一见你就灿烂 第九章
  就这样,先帝让自己七岁的女儿背上骂名,坚持改革。
  只不过律法中加入一条规则—— 身为男子,不得任三品以上大官。
  这条律法,稍微平息卫道人士的愤怒。
  隔年消息传出,此届科考,有三成男子考上进士。
  他们受封的官位虽小,但男人总算出头天。
  这变化有许多人赞成,当然反对的也不在少数。
  反对人士,自然是担心自家女儿多了竞争对手,往后在仕途上,倍加艰难。
  而赞成的除男人之外,还有不少「男人的娘」,确定自家儿子的未来有希望,不必关在家里弹琴、画画、写诗,也能走出府门,与女人一较长短,谁不举双手投下同意票?
  从那之后,男人的社会地位,随着知识增长与就业机会增加,慢慢攀升。
  如今士农工商中,男子从事农业及工匠业的,已远远超过女人,占农工总人口数的六成。
  如明玥公主所言,男人体力好,有他们加入生产线,不但制造出来的工具精良、农产丰收,短短两年,朝廷收到的税金是过去的两倍半,这个成绩将反对改革的朝臣们封了口。

  以行商的男子人口数目来看,也占市场将近四成,而走仕途的男子也突破官员人数的两成,尽管无法突破三品这个限制,也已经让不少男人打从心底感激明玥公主。
  而各行各业中,差别最大的,就是国家军队了。
  眼下的状况是—— 兵将中的男子人数直逼八成,并且有人突破三品限制,已经成为二品大员。
  为什么在军队中,男女比例会转换得这么快?这就不得不提男女先天上的体能限制了,女人每个月有生理期,但敌军来袭,岂会顾虑到你的小日子什么时候到?再者,男人本就血气方刚,过去只能在女人身上发泄,现在有一块这么好的战场,谁不愿意冲锋陷阵?
  更何况军队中的升迁,是以军功说话,两军交战,体力胜者赢,几场战役下来,谁优谁劣、一清二楚,就算朝廷不淘汰女兵,敌军也会帮着淘汰。
  因此造成军队中阳盛阴衰的情况。
  说完明玥公主,再谈谈由皇贵夫所出的明珠公主。
  年幼时期的明珠公主,长相好、脾气佳,一张小甜嘴,甜得女帝宠爱不已。
  只不过长相好和脾气软这种事,若是长在日后要和番的皇子身上,倒不是坏事,但想当女帝的话,就太缺乏说服力了。
  五年前先帝病重,朝中大员分成两派,一派拥护明玥公主、一派拥明珠公主。
  拥护明珠公主继位的,是由皇贵夫的娘家、周氏家族领军,结合朝堂近三成的臣官。
  而明玥公主因为正皇夫去世得早,外祖家中女子数量单薄,渐渐地家族淡出朝堂,外祖家的势力远远不能与皇贵夫娘家抗衡,但明玥公主的坚毅、聪慧、卓尔不凡……让许多对朝堂兴旺有责任的大臣们,积极拥戴。
  据说当时女帝有意命明玥公主接位,但奉命进宫拟遗诏的左相,却在三日后于宫中暴毙,之后女帝命右相进宫。
  当日深夜,女帝驾崩,遗诏上写的继位人选是明珠公主,消息传出,朝中一片哗然,纷纷质疑遗诏真假。
  紧接着明玥公主因宫中失火而葬身火海,明珠公主这才顺利即位。
  先帝最小的女儿是明希公主,也就是正穿着肚兜,躺在棉被里听故事这位。
  明希公主的亲生父亲身分低下,在后宫没有地位,再加上资质普通、样貌普通,别说朝臣们,就是对皇位虎视眈眈的皇贵夫,也没把她放在眼里。
  因为明玥公主死得蹊跷,明珠公主担心背上残害手足的骂名,所以对盛明希相当宽厚。
  不但封她做顺亲王,也不逼她离开京城到藩地就居,而明希公主也是个知情识趣的,对朝堂大事一概不管,一心喜爱钻钱洞,哪里有银子可以挣,她就往哪里跑。
  即使成了女帝的明珠公主不逼她远离朝堂,盛明希却也一年到头都在外地跑。
  这一回便是下了一趟江南,开几间饭馆,正准备大赚一票同时,不晓得哪里来的一票匪徒,把她的侍卫杀的杀、砍的砍,然后就……
  就这样了!
  「……新帝即位后性情大变,变得多疑、变得残暴,不把百姓当人看,大小政事全数托付给皇贵夫家的亲戚,一堆的姑姑、阿姨、堂姊妹,把持大半朝政。若这些人一心为民倒也无妨,谁料竟是一窝子硕鼠,只想以权夺利,把天下利益尽纳入囊中。于是官员们上行下效,当官只想抢肥缺,不少贫癠之地一官难求,新帝执政短短五年,税赋一年比一年高,百姓叫苦连天,于是贫富不均、于是官逼民反、于是盗贼横生……」
  「所以大盛王朝正处于风雨飘摇中?」小希问。
  「嗯。」阿叡点点头,深思吕筝把这些事透露给自己的背后目的为何。
  「听起来不太妙。」
  「嗯。」阿叡又点头,眉头纠结着。
  「那……我们要不要逃?」
  小希问了句很白痴的话,让阿叡横她一眼,又出现举手巴人后脑的冲动。
  「逃到哪里?二十一世纪吗?好啊!告诉我,从哪个方向逃?」阿叡臭脸。
  如今盗贼横行,身为王爷、带领不少侍卫的她,在外面跑两圈都会挨刀子,天底下还有比顺亲王府更安全的地方?
  「唉,不逃的话,我又不知道顺亲王是什么性格脾气,如果被人拆穿怎么办?」会不会被绑在木桩上,一烧以谢天地?
  「记不记得祺祺是怎么说的?」阿叡问。
  小希眯紧双眼、认真回想。
  ……听说只要能够找到大盛王朝,就可改写书里面的内容……就会穿越到书里面,成为里面的主角,主导故事发展。
  ……故事演完就出来啦,像阿叡,演完一出戏,就能从角色中抽身。
  小希用力击掌,「想起来了,我是主角,我有权利改写、主导整个故事。」
  松口气,既然以她为尊,还怕什么?
  她笑眼眯眯地望向阿叡,勾住他强健的手臂,靠上他完美的六块肌,实在是太幸运了,居然能和这么聪明厉害的阿叡携手玩穿越?福气啦!
  看着她傻笑的模样,阿叡忍不住吐槽。「当主角很得意吗?」
  「是啊,我当一辈子奴婢,现在竟然是王爷,算不算命运翻转出头天?」
  「你脑袋里面到底装什么?难怪大『剩』王朝会这么乱,就是被你们这群没脑袋的笨女人弄出来的。」
  「唉唷,干么这样讲话,那个明玥公主不是很厉害吗?」说着,头又朝他的胸肌蹭过去,嘿嘿嘿,王爷和男宠捏……不爽可以踢他,心烦可以揍他,乐了还可以勾勾手指说:过来给爷捶捶腿。
  越想越幸福、越想越快乐,她终于明白,好运不会一直停留在同个人身上。
  「你在吃豆腐吗?」他轻飘飘问一句。
  「是啊!」话刚说完,视线往上调二十度,和臭脸叡的目光对上,奴性很高的小希心脏一悚,立刻一秒钟王爷变奴婢,使出她的第一套基本功—— 装萌。「不是啦,是我在喂你吃豆腐。」软软说完,又往他胸口钻几下。
  噗!他忍住喷笑欲望。
  不少人私底下问小希,为什么能无惧邵叡的怒气?还不简单,就是天生脸皮厚啊。
  把音调压低两度,他说:「起来。」
  她噘起嘴,很可爱地眨眨大眼睛,继续磨练脸皮功。「干什么啦?是爷叫奴家上床的。」
  奴家?真的不能怪他太暴力,实在是她很欠揍,长腿一踢,小希像不倒翁似地翻转两圈,滚到床的另一边。
  「去叫你的总管弄一桌好料的来。」
  「哦、对,我们还没吃饭。」
  她笑咪咪地裹着棉被下床,打开衣柜,翻出一套衣服,她背过阿叡,把手臂穿进衣袖里,然后……然后就是高难度工作了,哪条带子应该绑哪边?为什么套上去,看起来会像透视装,衣领这么低合理吗?
  阿叡在床上等半天,发现她还没摸出头绪。啧,以前不觉得她笨,现在觉得她实在笨得很严重。
  阿叡重叹,走到衣柜前,翻出一件白色长衫,说:「脱掉,先穿这件。」
  哦……明白。
  她脱掉罩衫,小肚兜再度在他眼前晃荡,几乎是同一瞬间,他的生理机能立刻重启,腥热的感觉在鼻翼间流窜。
  如果他因为失血过多,在大盛王朝驾鹤西归,哼哼……会的,他一定会在死之前,将她吃干抹净!
  抢过衣服,他把她两只手俐落地塞进衣服里。
  这时候,小厮在外面扬声喊,「王爷,王夫回府了。」
  王夫?什么鬼啊……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