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上司怎么办? 第五章
  「表哥该不会就是去那里跳的吧?」方梓璇笑问。
  「是啊、是啊。不过想偷老古,要走到后山荒废的三合院屋子,三合院的墙头才有老石头可以偷。」杨祺晨说。
  「我服了你!」方梓璇摇头,继续吃她的苹果。
  「唉,你别不信,我起先也不信,可是你看看我,现在订婚了啊,下个月要结婚,说不定明年我就当爸爸,你要当表姑了。」
  「对啊,反正晚上闲着也没事,你去拔拔葱、拔拔菜,当运动啊。」爷爷居然加入说服行列,「梓炎你陪妹妹去,也去跳一跳,没损失,爷爷想活着看你们找到伴,我年纪大了,再活……」
  「停!停停……呸呸,大过年的,爷爷在说什么啊!」方梓璇打断爷爷的话,她天不怕地不怕,死皮赖脸装白目,就是没办法听长辈把死不死的挂在嘴边。
  「唉呀,爷爷讲真话啊,我七十好几了……」方爷爷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跟你爷爷棺材进一半了,最担心的就是你们两个,一个没女朋友、一个没男朋友,几岁了啊,奶奶跟爷爷像你们这么大时,孩子已经在上学了……」一旁方奶奶加入战局,老人家毕竟盐吃得比年轻人的饭还多,十分精明,知道孙子孙女心软,加把劲地催促。
  「拜托啦,饶了我跟哥……」方梓璇求饶,可看看偌大的客厅里,她赫然发现大家目光炯炯全盯着她跟大哥这个黄金单身汉,接着醒悟他们俩确实是家族里仅剩的剩女与光棍。
  她求救似地看了看大哥,没想到他只是无奈耸耸肩,说:「我可以陪你去偷拔菜、偷拔葱,如果你想去的话。」
  「啊?」她差点要哀号出声,如今全家唯一不会逼她的可爱娘亲在厨房切水果,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的眼神,她快招架不住……

  「你愿意去跳菜圃?偷老石头?」方梓璇不敢相信。
  方梓炎再度耸了耸肩,不是十分在乎地说:「如果这是把你‘销’出去的办法,我愿意陪你去做做傻事。」他低低在方梓璇耳朵边说:「你已经二十五岁了,我很担心,再拖下去不是办法。」
  方梓璇瞪着大哥,「偷葱、偷菜难道就是好办法?」
  「至少有成功例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方梓炎笑着说。
  「去吧、去吧,既然你大哥肯陪你去,你们一块儿去正好有伴。」爷爷说。
  「爷爷奶奶没其他心愿,我们年纪这么大了,就只想看你们一个个幸福……」
  「好、好,我去,可以了吧。」方梓璇受不了老人家的哀兵政策,站起来。
  方妈妈这会儿从厨房端出另一大盘水果,听见方梓璇的话,问:「你要去哪里?」
  「去偷拔菜、偷拔葱,大哥要去跳菜圃、偷老石头。说走就走,你们等我嘿,一个都别走,等我拔菜拔葱回来明天加菜!」
  方梓璇往外走了,方梓炎火速拿了车钥匙,跟在妹妹后面出门,笑声、口哨声,甚至有掌声,此起彼落地响了好一阵子。
  花园别墅围墙不高,也没防御措施,方梓璇随便一使劲撑起自己身体,轻巧一跃,翻过围墙。
  载她过来的方梓炎先去后山荒废的三合院老屋了,说好偷完老石头过来找她。
  她站在一整片大菜圃前,双手环抱在胸前,自言自语起来,「有钱人就是奢侈啊,有机菜园……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跑来偷拔菜跟葱?!这么荒唐的事,我竟然做了!」
  天上高高挂着一轮皎洁明月,柠檬黄的淡淡月光,将她的身影照得更为修长。
  「有机是吧!既然要偷,就偷多一点好了,明天加菜!」
  她跑到种葱的菜圃边,毫不客气拔了一大把青葱,又跑到种菠菜的菜圃边蹲下,耳边莫名响起关棠骐那把好听却满是嘲笑味的声音——
  「我确定你吃了很多菠菜!」
  方梓璇右手抓着葱,看着一整片茂盛的菠菜,「我就偷摘菠菜了!我要吃很多很多菠菜,当个力大无穷的大力水手,臭关棠骐!」
  她完全不手软,拔了超大一把菠菜,正当她心满意足,右手一把葱,左手一把菜,准备站起来时,隐隐约约地,她彷佛听见一道悲伤的男低音,模糊地说——
  「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那声音逐渐低缓,消逝,她回头,想找声音来处,突然一阵清风拂面,强烈晕眩袭来,下一瞬,她失去意识,整个人倒在菜圃旁,手里的葱与菠菜,散落一地……
  【第三章】
  明永乐五年
  十二月中金陵才迎来入冬第一场初雪,气候冰寒冷冽,女子拨弄了两下屋子里的炭火,在通风的窗边坐下,手捧书卷,借着冬阳一行行细读。
  门外一阵细碎脚步,厚重的帘子外,清脆的女音传来。
  「夫人,俞二爷来了,在外厅候着。」
  是春绿的声音。她闿上书卷,道了一声,「进来。」
  厚重帘子即刻被掀起,冰寒的冷风卷进些许,她瑟缩一下,帘子旋即又阖上。
  「让夏荷暖壶桂圆茶招呼二爷……」
  话还没完,机伶的丫头立即含笑回道:「二爷正喝着。奴婢替夫人拿白貂裘衣可好?」
  「好。」她起身,放下书卷,到火炉前暖了暖手,怕冷的她,实在耐不了寒,没下雪前,寻常人家不起炭火的,可上个月天才微寒,她已受不住寒在屋内烧炭火取暖。
  暖过手后,春绿拿来裘衣为她系上,她拢紧裘衣,往屋外走。
  「二爷方才念叨,夫人大病后,身子骨已不若从前,要仔细照顾别受寒了。」
  「嗯。」她敷衍似地点头,往外厅缓步慢行,眼前刚下了第一场雪啊,唉,漫长的冬天才正要开始,她心里有苦说不出……
  一个出生在亚热带的人,偏偏穿越到只要冬天就下雪的古代,没暖气、门窗挡不了寒风渗透,烧炭火取暖,还得担心一个不小心中毒身亡,真是难为她了。
  转眼,她来到明朝,已经三年有余。
  三年啊……恶梦般的三年,刚开始,她醒来以为自己是作了梦,被一群穿着古代服、说着方言的人包围,她不敢开口、不敢说话。
  半年过去、一年过去,太阳升起又落下,她每天吃喝拉撒睡,全有人仔细帮她打点好,她每日每日面对同一群说奇怪方言的人,花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接受基于某个无法理解的原因,可能她拔菜、偷葱当下,外星人突袭地球,造成时空混乱,她被带到过去了,来到与她出生年代相差六百多年的大明朝。
  慢慢的,她听懂这里的地方话,也学了地方话,她逐渐摸清她在这时代的身世背景,春绿是她的贴身丫鬟,是第一个「发现她失去记忆」的人,认定她是因大病才失去记忆后,春绿一点一点告诉她所有跟她有关的事。
  当她终于决定面对现实,第一次照铜镜,她惊骇的发现,铜镜里是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姑娘。
  春绿每天与她闲聊,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原来她是落没世家大族的嫡长女,余家则是南方经商有成的大户人家,长房嫡子成了武将,为求发展稳固,求了她这门亲事,尽管她家已经落没,但在讲世族背景的金陵城里,落没世家大族的名号,比起南方富商顶用得太多。
  她十五岁过门,成亲隔日夫君便领命出征,隔两年征讨海盗失利的消息传回金陵,圣上念其忠勇且长年征伐辛劳,亲封她为诰命夫人。
  她这才知道,这是大明朝,在位皇帝明成祖,而她丈夫是因为领军打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海盗陈祖义失利,被陈祖义杀了。
  陈祖义的三光手段,烧光杀光抢光,让皇帝恼怒,拿五十万白银悬赏陈祖义项上人头,可惜她的夫君,五十万白银没拿到,反而赔上性命。
  据春绿的说法,得到消息后,她成天以泪洗面,悲痛欲绝,圣旨传来那天,她接下圣旨,旋即晕厥倒地。大夫来看过后,说她是悲极攻心脑,引起卒中,命悬一线,恐怕难以回天。
  在现代大概就是脑中风,才十七岁就中风,不知能不能算得上是奇萌?
  春绿说,余家四代只出她一个皇帝亲封的诰命夫人,余家上上下下一致决定怎么样也要把她救回来,不知花了多少金银、昂贵药材吊着命悬一线的她,跟阎王爷抢人。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