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他居心不良 第十章
  「你也太天真了,这间医院有最好的设备、最顶级的医务人员,但凡小医院治不好的,都往这里送,怎么可能不忙?」刘悠悠才实习没多久就深受其害。
  「这样啊……怪不得我看周学长一直挺忙的。」林晓微点点头,一脸受教。
  「对啊,他可是妇产科的镇科之宝,人称周一刀,而且他那刀工着实出神入化,很多患者都慕名而来要他主刀。」
  「刀工?」林晓微一脸困惑。
  「我只看过周老师的手术影片,他的缝补技术简直称得上是艺术。能者多劳嘛,估计上头恨不得周老师能够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医院。」
  「这么夸张?」林晓微难掩错愕。
  「这哪里夸张了,如果是那种比较严重的,一台手术下来可能要十几个小时,幸好他是个男的,体力好一点,要是让我去当助手,光是肚子饿都能让我生不如死。」刘悠悠说得直接。
  林晓微听着,心思转啊转,并没有多说什么。
  刘悠悠实在太累了,一回到家,火速洗了个澡就睡了。
  林晓微却是时隔多年,难得失眠了,上一次失眠,是她为了大学联考冲刺,一闭上眼睛就是各个科目的内容在脑海中流窜,根本无法入睡。
  那时的她,每天都听父亲说他朋友的儿子从小聪慧过人,如何连跳几级考到国外名校,乃至一路攻读博士学位。

  也许父母只是纯粹想替她打气,殊不知却带给她不小的心理压力。
  对她这样从小就资质平平,要靠死记硬背才能保持好名次的人来说,那个被父母形容成超级优秀的天才榜样,根本就像个不存在的幻影。
  她也曾经在失眠的漫漫长夜里想像过那个独自在异国他乡求学的榜样,可是那所有的所有之于她都只是个遥远的想像罢了。
  然而这次,她一闭上眼睛,都是周悦景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长凳上的模样。
  如此清晰的情景在她脑海中慢镜头重播,彷佛她还在转角处偷偷望着他,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孤寂。
  她想,他应该真的很累了。
  良久后,她才迟钝的明白过来,她这是在心疼他。
  林晓微一直等到天色大亮后才稍有睡意,等她醒来时,刘悠悠已经去医院了,她一看时间,只剩下十几分钟上班就要迟到了,她火速刷牙洗脸换衣服就出门了。
  周一例行开会,员工就那么几个人,主管照惯例传达老板指示的大方向,听得每个人都昏昏欲睡的,唯有以新人自居的林晓微无比认真的做笔记。
  她工作的这间报社没什么名气,根本无法和那种位在招摇办公大楼的大报社相比,反正大家都不期望做出什么成绩,毕竟再烂也就这样了,只要公司没有收起来,每个人都是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
  「晓微,你手上的这个专题快结束了,你有空的话可以构思一下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专题。」会议结束后,俞芳忽然提了一句。
  「俞姊,我想做一个医务人员的专题报导,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不太好,医病关系日益紧张,我们要帮哪一边,医院还是病患?而且涉及的层面又广,咱们还是不要挑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了。」俞芳不假思索就否定了林晓微的提议。
  「这样啊……」林晓微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
  「主要是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等之后有合适的机会再看看情况吧。」林晓微是她带过最上进也最有想法的后辈,她不想太打击她,便安慰道。
  「嗯,谢谢俞姊。」虽然知道俞芳多半是敷衍,但至少还有一点渺茫的希望,林晓微在心里默默替自己打气。
  林晓微没想到刘悠悠这天居然破天荒的没加班,她才刚下班回家,就见到刘悠悠在厨房大展身手。
  「小微,你今天有口福了,我炖了汤,还特意放了几片你妈寄来的鹿茸,今晚咱们俩好好补补身子。」刘悠悠指着刚出炉的鸡汤,得意的道。
  「你今天怎么没加班?」
  「谁规定我天天都要加班的?说也奇怪,今天周老师居然没来上班,手机也打不通,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刘悠悠随口提了一句。
  「他会不会是生病了?」林晓微马上想起他昨天说身体不舒服。
  「不知道。来,赶紧嚐嚐我的手艺。」刘悠悠用汤匙盛了点汤送到林晓微嘴边。
  林晓微喝了一口,不解的问道:「你煮这么一大锅,我们两个人又吃不完。」
  「那就留着明天煮面吃啊!」吃货一枚的刘悠悠脑袋瓜一转,就想好了明天的午餐。
  半个小时后,刘悠悠吃完了饭就回房间去了,林晓微则是把剩下的半锅鸡汤盛到保温瓶里,想着明天下班去买食材再煮一锅养生汤弥补刘悠悠,便急着出门了。
  一听刘悠悠说周悦景一整天联络不到人,她便有些魂不守舍的,一顿饭也吃得心不在焉,只想亲眼看看他的情况。
  她记得周悦景说过鸡汤是最好的青霉素,也幸好她去过他的住处,离她现在住的地方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
  林晓微骑着脚踏车来到周悦景住的社区楼下,她把脚踏车停好,跟管理员说了一声,幸好对方还记得她,便让她直接上楼了。
  坐电梯来到周悦景住的那层楼,林晓微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没有人来开门。
  他是不是不在家?
  她忽然想到这个可能性,又按了几下门铃,还是没听到什么动静。
  好歹他也是学医的,总不会出什么大意外吧?也用不着她特地送鸡汤过来。
  想到这里,她便转身打算回家去了,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来—
  「你怎么来了?」周悦景的声音果然比之前又沙哑了一些,还带着一丝狐疑。
  林晓微被吓了一大跳,转过身时,用空着的右手重重拍抚着胸口。「周学长,原来你在家啊?」
  「嗯。」他轻轻点了点头。
  「悠悠帮你炖了鸡汤,她现在有事走不开,我正好有空,就帮你送过来了。」她不由得感到窘迫起来,只好把刘悠悠给拖下水了。
  「先进来吧。」周悦景并没有求证她的说法可信度有多高,侧过身让出通道。
  「嗯。」林晓微表面上故作镇定,心里头还是有点不自在,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走了进去。
  他忽然开口问道:「出门怎么穿这么少?」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啊?」被他这么一提醒,她低头看了下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长袖。
  刚才回到家她把羽绒外套脱了随手挂在椅背上,后来又急着出门,就忘了要加衣服,不过还真神奇,她一路上都不觉得冷,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反倒忍不住打起哆嗦。
  「汤还热着,你先喝一点吧。」林晓微把保温瓶放到餐桌上,边说边把盖子转开。
  一回身,却没看到他的人,她以为他是去厨房拿餐具,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就见他拿了件外套出来。
  「先将就着穿吧,免得感冒了。」
  林晓微现在真的觉得挺冷的,说了声谢谢后就接过外套穿上,接着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不多加件外套?」他只穿着居家休闲服,不过可能是在发烧,他的双颊有点红红的。
  「我没事。」周悦景去厨房拿了餐具,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安静的喝着汤。
  也许是他感冒发烧的缘故,他的体温似有若无的喷拂到她身上,让她浑身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
  好不容易等他喝完了汤,林晓微默默长吁了口气。「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她把保温瓶收好,起身要回家。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周悦景也站起身。
  「你身体不舒服,不用了。」她连连摇手。他这个样子开车多危险啊,还不如她自己骑脚踏车回去来得安全。
  「我只是发烧,又不是酒驾,而且我吃的药也不会让我想睡觉。」他一针见血的点出她的顾虑。
  林晓微只得讪讪的同意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周悦景说完,就朝主卧室走去。
  林晓微才刚坐下来,就听到门铃响了,她不知道是谁来了,但她是客人,总不好代替主人去开门,她有些不安的望着主卧室的门,希望他能快点换好衣服出来。
  不过惊悚的是,没几秒她就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
  林晓微有些惊惶的站起身,不知怎地,她有种即将被他的正牌女友抓包的不安,她很担心会替他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下一秒,大门果然被打开了,不过来人是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家,满头银发,看起来保养得挺不错的,更神奇的是,老人家的手里也拿着一个保温瓶。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