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情万种 第十章
  趁炽不注意,双胞胎偷偷凑近子枫,在她耳边讲悄悄话。  
  「妈咪,那个叔叔真的是我们的爹地啊?」天翊皱着眉头问,一脸的愁云惨雾。  
  「骗人的吧,妈咪,他那么凶!」天翔也一脸不苟同。  
  「那种新爸爸我不要。」天翊反对炽成为他们的新爸爸。  
  「我也不要。」天翔附和着。  
  他们仍记恨着炽强行把他们带离幼儿园来到「四焰居」,又不让他们玩他那台精巧的卫星行动电话,又吼他们,因而正努力打消母亲要和那个怪叔叔结婚的念头。  
  方才妈咪说那个人是他们的爹地后,那个男人乐得像中了几亿头彩,不管他们年纪还小,当他们的面就亲妈咪的嘴。  
  还好焕叔叔很有风度,马上转身走掉了,妈咪才没有丢脸丢到别人家去。  
  然后那个很色的叔叔立刻宣布他和妈咪要尽快结婚,要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跟他们玩——恶,他们才不要那个坏叔叔跟妈咪生小孩咧,他的小孩一定很不乖,他们不要。  
  因为他们不要不乖的小弟弟或小妹妹,所以他们要尽力打消妈咪帮他们找新爸爸的念头。  
  「小翊、小翔。」子枫尴尬的笑着,她要怎么跟聪明的儿子解释炽并不是他们的新爸爸呢?「妈咪没有要帮你们找新爸爸啊。」  

  「那妳为什么要跟坏叔叔结婚?」天翊不高兴的问。他就是讨厌那个叔叔,虽然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觉得他很酷,很崇拜他,但是他马上就让他们哭着找妈妈,所以他决定讨厌他。  
  「这个……」子枫想着,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儿子们明白炽是他们的生父。  
  「我们会被虐待,像白雪公主的后母一样。」天翔阴谋论的说着。「那个坏人会把我们丢到没有人的森林里回,把我们的心脏挖出来吃。」  
  子枫被天翔认真的话给怔楞住,哭笑不得的看着小脸上写满不赞同的儿子们。  
  「小翊、小翔,炽是你们真正的爸爸,不是新爸爸,知不知道?要叫爹地,要有礼貌。」想不出对付儿子的方式,子枫只好简单的说。  
  「为什么?」小男生不服气的鼓起腮帮子。  
  「因为他是爹地,不可以没有礼貌。」子枫耐着性子,扭转炽在儿子们心目中的坏印象。  
  「妈咪,妳喜欢他对不对?」天翊瞇起眼,那模样跟他老爸有七分相似。  
  子枫差一点笑出来,儿子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对,妈咪喜欢他。」如果他们会爱屋及乌,也跟着喜欢炽就好了。  
  「啊?真的哦。」天翔丧气的垂下头。「妈咪,妳不要喜欢他好不好?他好丑哦。」他开始挑剔起抢走妈妈关爱的人的毛病。  
  「对,他真的好丑。」天翊在一旁用力的点头附和,不承认那个叔叔其实好酷!  
  「噗——」子枫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们说炽很丑,不也是说他们自己很丑吗?哈,他们跟炽相似度达百分之百,只有小孩子不知道。  
  「妈咪,妳为什么喜欢他啊?」虽然很不满意那个男人,但是妈妈喜欢,他们又能怎么办?  
  他们已经讲好了,要保护妈咪一辈子!妈咪喜欢的东西,他们也会喜欢——虽然那个叔叔真的超讨厌的,但是他们会尽量去喜欢那个臭叔叔啦。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子枫柔美的唇扬起,温柔笑着。「以后你们也会遇到喜欢的人,没有理由的喜欢。」  
  「可是为什么他是我们真正的爹地?」天翊还是不了解的问。  
  「对啊,妈咪,我们的爹地不是早就不在了吗?」天翔也跟着问。  
  「对不起,妈咪骗你们的。」子枫诚实的对孩子说:「他是你们真的爹地,妈咪这回没有骗你们。」  
  「为什么?」双胞胎异口同声的问。「为什么妈咪要骗我们?」语气中有着对母亲的不满。  
  因为她从小就教他们,要做一个诚实的乖小孩,妈咪却骗了他们好久,说他们的爸爸在天上,结果他们的爹地好好的啊,而且还很讨厌。  
  「因为妈咪跟爹地吵架。」子枫叹口气,说出实情,「妈咪很生气,所以带着你们走掉,这是妈咪不对。」  
  「吵架!?」小双胞胎不禁大声起来。  
  「对,妈咪跟爹地吵架。」子枫叹息,她不习惯对孩子说谎,还是说了实情。  
  「跟妈咪吵架,让妳生气,他一定很坏。」天翊肯定的语气诉说着,方才软化的态度又故态复萌。  
  「对,他跟妈咪吵架,又让妈咪生气,他一定是坏人!」天翔生气的说着,小脸都气红了。  
  「我们的爹地才不是坏人!」天翊大声喊着。  
  「对,所以他才不是我们的爹地!」这是天翔的见解。  
  子枫又头大了,唉,她果然还是太老实,有时候还是需要来一点善意的谎言,否则事情很难收拾。  
  「我不是你们亲生老爹,那你们的爹地在哪里?」听儿子那些不象话的童言童语,炽差一点痛下杀手——打小孩。  
  他们到现在还把他当坏人,真是不受教的孩子,只有外表可爱,内心……哼!可恶透了!  
  一定要把他们赶到少主那里去受训,免得小子气死他这个老子!炽暗暗决定。  
  被捉到他们跟母亲打小报告,他们也没有露出惊惶失措的表情,一脸漠然的看着他,小小的食指指着天上。  
  要不是他们现在的表情太惹人厌,不然炽真的要为他们泰山崩于前不改其色的表现喝采。  
  不愧是尽得他真传的儿子,年纪小小就有不凡气度。  
  「你们的手指在指什么?」炽古怪的问。  
  「爹地啊。」小男生理直气壮的回答。  
  「噢——」子枫哀嚎一声,把脸埋进掌心里,心虚的不敢看表情透露着狐疑的炽。  
  「爹地?」炽抬头看,他并没有在天上飞好吗?这两个小孩疯了不成?  
  难道天才小孩都这么让人难以理解?  
  「爹地在天上啊,当天使去了,妈咪说的。」小兄弟一脸正经地道。  
  炽阴狠的瞪着表情无辜的儿子。  
  他在天上当天使!?  
  「子枫——」他危险的语调冰冷。  
  「对不起!」她愧疚的低下头,鸵鸟的闭上眼睛,当做没这一回事。  
  「你那么凶,哪有可能是我们的爹地?」天翊更肯定了。  
  「对嘛,天使都是善良的,叔叔像撒旦,不会是我们的爹地。」天翔好高兴找到他不是他们父亲的证据。  
  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好,原来在子枫心里面,他还算是善良的,但对儿子们来说,他可能比恶魔还坏吧。  
  因为他抢走了他们相依为命的母亲。  
  二话不说,炽直接抱起两个小鬼,不管他们的挣扎吵闹,抱进浴室,面对里头的化妆镜。  
  「看清楚。」力大无穷的抬起两个不轻的小鬼,炽横眉竖眼的叫他们看镜子里。  
  如果他们父子三人一同出现在街上,不会有人说他们不是一家人,只有这两个白目的小鬼会说这种让人气绝的蠢话。  
  「啊?」小兄弟同时看清镜子中的倒影。  
  他们已经很熟悉与自己相似的脸孔,但是现在才发现,那个他们口中的坏叔叔,长得跟他们好象哦!  
  「你学我们!」他们指控着。「你怎么可以长得像我们!」  
  这白痴的话让他们得到炽一记狠厉的瞪视。  
  「我比你们大,是你们像我,不是我像你们。」炽也跟着幼稚起来,强辞夺理。  
  子枫听他们父子三人的对话,好几次差点喷笑出声。怎能怪她教坏小孩?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这样吗?」双胞胎疑惑的面面相觑。「老师没有教耶。」  
  「老师教的东西你们喜欢?」炽嗤之以鼻。「我不信。」他的儿子绝对跟他一样,对教条式的教学方式反感。  
  「老师教的好无聊。」天翊同意的点点头,他不喜欢每天上学唱儿歌玩大风吹,好幼稚,一点也不有趣。  
  「嗯,无聊。」天翔也同意炽的说法。  
  「那我说的话是不是比老师更有信服力?」炽令人发指的教坏小孩。  
  「嗯,一点点。」他们点头承认。  
  「我是你们的爹地,听到了没有?爹地,敢再乱叫一次叔叔,我就揍扁你们的小屁股。」炽逮到机会乱教,凶恶的威胁着。  
  「是,爹地。」双胞胎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傻傻的喊爹地。  
  炽满意的赏给他们一人一记响吻。  
  「乖。」  
  他们怪异的互看对方,刚才——那个爹地好象亲了他们一下哦?天翊不相信的看着孪生弟弟。  
  是真的耶!我们有爹地亲,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吗?天翔也用同样复杂的神情看着孪生哥哥。  
  「爹地跟妈咪的婚礼结束后,爹地送你们去别的地方念书,学你们喜欢的东西。」炽打算的很美。  
  「那是什么地方啊?爹地。」天翊好奇的问。  
  「你不会想把我们卖掉吧?」天翔还是对他带着防备。  
  「一个好玩的地方。」他卖关子。「有拆不完的计算机和电话,随便你们玩。」  
  「真的?」小孩子一听可以尽情破坏,眼都亮了。  
  「真的,而且不会有人骂你们。」拆越多,少主会越开心,他会好好的训练他们成为蔚门的生力军。炽正打着把儿子推进火坑的主意,不自觉嘴角露出邪笑。  
  「爹地,我好爱你哦——」小孩子心眼也很多,见风转舵的功夫之高,让人望之莫及。两人撒娇的扑进他怀里,满足了为人父的虚荣心。  
  炽,绝对不是第一个听见孩子说爱时露出傻笑的蠢爸爸,绝对不是。  
  「等一下。」子枫冲动的冲进浴室,拉出在里头上演寻亲记的父子三人。  
  「说清楚,你要送他们去哪里?」子枫像只护卫小鸡的老母鸡,扠着腰质问着。  
  她不许他剥夺儿子们的童年!她要他们快乐的玩闹,不要他们学太多东西扼杀掉他们的纯真。  
  「我们讨论一下孩子们的姓氏问题。」炽不回答她的问题,径自说:「何天翊、何天翔,有点难听,不如改成单名如何?何翊、何翔,简单又好记。」  
  「我不是要跟你讨论这个……」  
  「好耶!」结果子枫没反应,反倒是小孩子们开心的跳了起来。「这样我们调皮被罚写名字的时候,手指头就不会那么酸了,爹地,你真好。」  
  炽的决定意外让他得到孩子们的支持,在评分表上又给他加了高分。  
  这个爹地很上道哦,知道他们最讨厌写字了,才帮他们改一个好写又很酷的名字。  
  何翊、何翔,好好听哦!他们很满意自己的新名字,一点排斥的意味也没有。  
  「名字的事情好解决,何靖炽,你少给我在那边装傻,你要把我的儿子送到哪?说清楚。」子枫不让他逃避话题,硬是要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一个让他们玩得开心的学习环境。」他简单的说。  
  「你少来。」子枫嗤之以鼻。「我说过,我不要我的孩子被当成白老鼠,施行什么英材教育,我要他们有一个快快乐乐的童年,你少给我打歪主意!」把孩子送到蔚门,终年见不着面?想也别想!  
  「子枫,我是为他们好。」炽叹息。  
  「不可以。」她说什么也不肯他把孩子送走。  
  「蔚门会好好教导他们,引导出他们的潜能,妳也知道,普通的幼儿园根本没有办法教他们,他们也不喜欢上学,不是吗?」炽要她面对现实。  
  他们现在就像普通的父母,为了孩子的教养问题而吵架。  
  「原来爸爸妈妈吵架就是这样啊!」天翊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  
  「好大声哦!」天翔也叹为观止,瞪大眼睛看。  
  他们完全被晾在一边,而那对父母正吵得高兴咧。  
  也好,他们很想看看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说的,爸爸妈妈吵架的样子有多可怕,仔细的看了一下,嗯……也不会很可怕啊,爹地就不敢太大声,只有妈咪像火鸡一样,吵得好大声哦。  
  「子枫,妳别这么无理取闹。」炽头痛的揉揉太阳穴。「他们有才能,现在正是发育的年纪,要趁筋骨柔软时练武,才对他们有帮助。」  
  「我不要他们学那些。」子枫否定。  
  「练武?」不料,他们却很感兴趣。  
  「爹地,练武会像你一样强壮吗?」天翔兴奋的挥舞着小拳头。  
  「上次姑姑她们有教我们一点点蹲马步哦!好累,可是我想学。」天翊同样跌破子枫的眼镜,兴致勃勃。  
  子枫傻眼,她现在才知道孩子想学的东西跟一般小孩有多与众不同。为什么他们之前都不说呢?她还以为他们只要吃得好、玩得痛快就好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想学武。  
  「那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像爹地一样厉害,可以保护妈咪呢?」天翔苦恼的偏头想。  
  「会很久吗?」天翊也同样苦恼。  
  「练武不只可以防身,还可以强健体魄,小翊、小翔,练武是一段很漫长的路,至少要学个几年才小有基础,如果你们想学到像爹这样,得花个十年、二十年。」  
  「那么久啊!」双生兄弟失望的叹息。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小,有的是时间学。」  
  小孩子看得很开,有兴趣的东西就是有兴趣,说什么也要学起来。  
  「好!」炽激赏的笑道。「有志气,不愧是我的儿子。」  
  见他们父子三人讨论得高兴,子枫可不爽了。  
  什么跟什么,她有准他们去学吗?  
  她知道她这种心态很不对,孩子有兴趣就不该扼杀他们的好奇心,但她就是气不过,也许是因为孩子不像她预期那样,会在她身边多陪她几年,以至于一时无法接受吧。  
  「作你的春秋大梦!」子枫朝炽大吼。「不准带我儿子去那些古怪的地方,我不许!」她舍不得啊,她的孩子那么小,怎么可以离她太远呢?  
  「子枫,妳反应会不会太激动了点?」炽好笑的道。  
  又不是生离死别,把孩子送到加拿大,蔚门位于温哥华的总部接受教育,他们夫妻也会同行,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虽然是气话,说要把儿子交给蔚门教育,但他不是狠心的父亲,只是要孩子们忙得没时间来打扰他们夫妻罢了。  
  「我管你!」子枫气得全身发抖。「婚事取消了!在你打消送走他们之前,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再见。」一手牵起一个儿子,她转身就走。  
  炽傻眼,她怎么说风就是雨的,都二十六岁了,个性却跟二十岁差不了多少!又开始任性了。  
  「子枫,妳回来。」他拉住她。  
  「放手。」甩开他的手,子枫骄傲的抬高下巴。「想清楚了再来找我。」说完,带着两个儿子走出他的房间。  
  「该死的!」炽低咒了声,正想追出去就接到少主的电话。少主交代下来的任务让他错失良机,只能看着子枫走出他的居所,无计可施。  
  加上儿子悲悯的眼神,让他的心情更阴郁……  
  他妈的!他竟然被儿子同情,他……真他妈的孬!  
  尾声  
  好不容易将私自离开蔚门的何豫薇给逮回来,亲自交到震怒的少主手上后,炽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华厦酒店,逮回他那不可爱、别扭的小女人。  
  「你找子枫吗?」笑意盎然的杜圣铭笑容亲切得让人讨厌。「她在会议室里跟孩子们吃下午茶,你可以去那里找他们。」  
  「谢谢。」炽冷漠地道了声谢。  
  「别客气。」杜圣铭暖昧一笑。「你温柔点就行了。」  
  在杜圣铭的示意下来到会议室,看见正从里头走出来的杜圣杰。  
  他在半年前已与方雪柔完婚,也就是说,自从他发现子枫生了他的孩子起,他已经跟她耗了半年以上的时间。  
  越想越不甘心,他竟然还是搞不定他的女人!  
  「找子枫?」杜圣杰优雅一笑。「她在里面。」手比了个请的姿势,也没有质问他怎么没有经过通报就来到总裁室,好象早料到他会出现一样,而优雅的杜圣杰早已将表妹准备好,随时等他来吃……真的很像这种感觉。  
  虽然满腹猜疑,但他现在没有时间理会那些小事,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跟子枫之间的恩怨。  
  他发现,他对她越来越没辙,拿她没办法,这情况是不是叫风水轮流转?以前是他霸道、不讲理,现在换成她无理取闹了!  
  摇摇头,炽认命的苦笑着,爱就爱了,能怎样呢?  
  轻轻推开会议室的门,露出小小的门缝,看见他最爱的女人和孩子,眼神不禁温柔起来。  
  「妈咪,爹地什么时候来带我们?」天翊抬起头来,轻声问。  
  「爹地跟我们说好的,我们要学武,不可以骗人。」天翔也放下小汤匙,哀怨的问着母亲。  
  「爹地不会来了。」子枫闷声道,却在心底臭骂。可恶的炽,快两个星期了,竟然敢连一通电话都不打来!算他狠!哼,他就最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给他好看。  
  「为什么?」小男生小脸皱成一团,好委屈的样子,都快哭了。  
  「要学武吗?好,妈咪明天带你们去学空手道。」子枫发狠,她就不信没有那个男人不行。  
  「可是我想跟爹地学。」天翊小小声的说。爹地比较厉害,焕叔叔讲过,爹地出任务的时候很神勇,以一抵十耶,他也要跟爹地一样厉害。  
  「我也是。」天翔也小小声的讲。「我想跟爹地一样厉害,穿黑色的衣服,好酷哦!」语气满是对父亲的崇拜。  
  炽的大男人虚荣心被满足了,不只女人崇拜会让男人志得意满,孩子的崇拜和信任,还会让他有股幸福感。  
  「我想爹地。」天翔低下头,声音小得不敢让母亲听到。  
  「我也是。」天翊扁嘴,忍住哭意。  
  「爹地不要我们了啦。」子枫没好气的道。  
  炽摇头,子枫又开始乱教小孩了。  
  「谁说的?」他推开门,闪进会议室。  
  「爹地!」小男孩看见父亲出现,立刻跳下椅子,放弃心爱的巧克力蛋糕,扑向他敞开的怀抱。  
  炽抱住他们,紧紧的搂在怀里,胸口涨满了幸福感。  
  他的孩子啊……  
  「对不起,爹地来晚了。」  
  「爹地,妈咪好生气哦。」天翔偷偷跟父亲告密。  
  「对,妈咪不肯让我们打电话给你,好小器哦。」天翊皱皱鼻子,抱怨着。  
  炽笑出声来,他的孩子为他说话呢,这种感觉真好。  
  「爹地去跟妈咪谈一谈,你们找别的事情做好吗?爹地保证,跟妈咪谈好后,一定带你们回爹地的家,做你们想做的事。」  
  「真的吗?」小孩子眼一亮。「我们要用爹地的计算机拼玩具小狗和恐龙。」  
  炽一僵,嘴角的笑容僵住,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万岁!爹地加油。」给他一记加油之吻,他们高兴的跑出会议室,找小舅舅杜圣铭玩去。  
  叹口气,炽来到子枫身旁,拉开椅子坐下。  
  她倔强的抿紧唇,一副不好商量的模样,他看了不免失笑。  
  她还是这个样子啊……  
  「子枫。」他轻唤了声,大掌欺上她娇小的肩膀。  
  「我不答应!」她拍了下桌子,转过头对他吼。「我承认你提供的环境很适合孩子们学习,但我绝对不准你把孩子送到我看不到的地方,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  
  「谁说我要把孩子送走?」炽快被她打败了。「问清楚好吗?没错,孩子们已经被少主注意到,身为蔚门人,他们会接受特殊教育,但不是他们两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加拿大受训OK?」炽失笑。「我们必须一起去。」  
  子枫一楞。「我们?」  
  「对,我们一家四口,蔚门占地辽阔,房间何止百间?我们一家四口长住在那里,少主也不会讲一句话,况且薇现在在那里……」说到这儿,炽沉吟半晌。  
  「薇?」子枫想起来了,那个如火焰般的红衣少女,美艳得不可方物。「她在……加拿大蔚门?」  
  「我不知道她跟蔚门少主有什么关系,我并没有想太多,但我多多少少猜想得到,她会是我们少主夫人。」他还不算迟顿,还知道少主劳师动众为了妹妹是为了什么。  
  「那你的意思是——」子枫瞅着他,等他回答。  
  「妳真的很不可爱,还很笨,赵子枫。」炽叹气,他怎么会爱上一个笨女人呢?  
  「怎样?」子枫不服气了。  
  炽没有说话,他闪电般伸出手,将她的小脸捧住,重重的给她一吻。  
  「我们结婚,带着孩子到加拿大去受训,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他对她感性的说道。  
  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因为这句话,让子枫露出笑容。  
  「好。」她高兴的答应,忘了先前的不愉快。  
  炽同样露出微笑,再轻轻的吻了吻她。  
  上回被儿子打断的好事一直没有继续的机会,或许今天晚上……他邪气的笑了。  
  「等一下!」子枫想到什么似的推开他。  
  炽皱眉,「又怎么了?」  
  「我的工作!」她气急败坏。「我怎么可以放下这里的工作到加拿大去?不可以。」  
  「可以。」原来是这等小事,炽嗤之以鼻。把工作移到加拿大不就得了?相信杜圣杰「绝对不会介意」把温哥华的华厦酒店分店交给子枫管理,他会十分乐意。  
  她爱工作,喜欢从工作中找到自信,他不会阻止,但子枫却误会了他的意思。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以放弃工作在家当黄脸婆?你想得美!何靖炽,如果你叫我辞职,我们婚就不用结了!」子枫扠着腰,气愤不平的吼着。  
  炽头痛的揉着太阳穴,「子枫,妳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不管,反正工作我是不会放弃的!」她很坚持。  
  「唉……」他的女人怎么这么难搞定啊?炽哀嚎着,当年那个有点鸡婆,但是俏丽可人的子枫呢?跑到哪里去了?  
  奇怪,炽埋怨的自问,当年他怎会喜欢上这个古怪的女人,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心?真是奇怪……  
  唉,看来这一对冤家啊,可有得吵了……  
  *想知道方雪柔和杜圣杰甜美的蛋糕恋曲,请看新月浪漫情怀1251《偷精狂想女》  
  *想知道何豫蔷和尼可拉斯.肯特的保镖之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1440《别怕,小绵羊》  
  *想知道何豫薇和蔚门少主蔚獠的不打不相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1452《火焰红薇》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