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耍心机 第十一章
  他是在接到一封邀请函之后,问人了,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无聊组织的存在。自从他离婚的消息在商场上传开之后,他是接过不少人的问候与打扰.并且被别人以饱和过度的同情眼光怜悯着,彷佛离婚是件多么惨烈且不能宣之于口的隐疾,说了会伤害到当事人。然而不说几句、不表现一下,却会使自己惩死。寄给他这封邀请函的人,是他国中同学,并不算有什么深交,但已经是这个团体中与他算是最相熟的人了,寄了帖子也不会被看也不看的送进碎纸机里资源回收。
  他们这些人认为他现在与他们是「同一国」的,理所当然要加入这个同好会,一同互相扶持、交流各家离婚的意见,而且,他肯定正需要。
  罗以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脸,怀疑自己脸上莫非写满了无助与失意?所以别人对他的态度才会有那样微妙的改变?
  莫名其妙!
  就跟他这一两年来在台湾爆红一样的莫名其妙、毫无道理!
  他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二世祖,全台湾的二世祖随便数数都可以数出几百名。那些人里,更有乐于常常光临娱乐新闻版面的花花公子,为世人耳熟能详,媒体不去注意那些人,偏偏要来注意他,直一是没道理!
  说他是台湾金融界新奇迹、基金界白马王子、富家子弟的榜样!
  种种不知道是怎么被吹出来的溢美之词,拼命从记者手里写出,不断放大,盲目追棒,将他吹到简直可与索罗斯齐名,登在报章上,似乎只要记者这样写出来,它就是真的了。
  天晓得他只是一个小小基金公司的主事者,他当然希望公司鸿图大展,总有一天发展成「宏图」企业体里金融事业的主力,但那个愿景,现在还没达成,事实上,还差得远呢!
  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媒体在疯个什么劲儿!
  他经营着一家中小型投顾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代客操作海内外基金与期货,也是运气好,这几年新兴市场大发利市,只要投钱进去,通常都有可观的成果呈现,而他自然也操作得成绩斐然。但那只是个起步,为了让客户建立对他这个投顾团队的信心的开始。

  他的核心重点是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基金王国。他的公司规模不大,目前旗下只有七档基金在运作,而且大多数投资客基于对台湾本土基金公司的不信任,甚少愿意投资金钱到这些基金里,目前他最大宗的客户,其实还是与家族有往来的朋友,其它普罗大众对他公司的基金仍是信心不足,募集的状况始终不见好一不过,经过这些财经记者的大吹特吹之后,倒是吹来了不少盲目崇拜型的客户。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为此感谢媒体……这样的好业续,算了,不提也罢。
  也确实,台湾的基金操作机制相当的不健全,经理人总是随意更换,完全置投资人的权益于不顾,光是上半年度,整个台湾的基金经理人就撒换过二百个,可以说每一档基金的操盘人几乎可说是甫一接手,就被撒换掉了,然后再继续搞不清楚状况的去接下一档基金,胡乱操作,一切跟着感觉走。
  如此粗率的行事,巨大的资金就在上头这些人任意玩弄中给玩丢了,即使台湾股市大涨,基金竟还是以溜滑梯的速度崩落,问题就很大了。怎么可能会有绩效可言?台湾的基金怎么可能操作得好?
  他三年前奉命回台成立投顾公司,接手那七档自开始募集以来,始终没有起色的基金。这是宏图的金融体系中,比较荒无的一块,经营得连年亏损,声誉极差。
  而他从在美国读研究所时,就在知名的基金公司打工实习,毕业后,顺利被聘任为正式职员,在那样竞争的环境之下,他日子过得很辛苦,但同时也学到很多,每年都顺利的晋升职等。当他离开那家公司,被征召回国为家族效力时,其实公司正考虑将他调派到香港,接手亚洲基金业务的执行长职务,后来接到他的请辞函时,更是直接决定任命,但他婉檐了,决定回国。
  他的工作绩效不错,但那不是平白得来的。有人把工作叫作卖命,而他,在那家公司服务时,确实是直一真正正的卖命,不管上班还是下班,他满脑子都是公事公事公事!在洋人的世界想要出头天,就是得付出比他们更多的努力,他是很认分的,从来不会因此而抗议种族歧视什么的。如果种族歧视是事实,那么抗议能改变什么?人心本来就是自私的,身为外来者,来抢人家的饭碗,会遭人不公平对待是正常,有空抗议,还不如闷头多努力一下。
  记者将他在美国的工作成续吹成了华人之光,这就是一切「红」的开始。
  好像他是个天才,随随便便就可以在美国最顶尖的公司当大主管,什么努力也不必。谁又会管他为了工作上的成就,付出多少代价?而今他在台湾做了三年,这点小小的成续,甚至达不到他计划中百分之十的成果,居然也叫成功?也叫台湾商界新奇迹?不可思议!
  他总是在忙,为了达成工作目标而忙碌,把许多事情都抛开不管不理,生活简直没有质量可言,如果不是有翠微在一旁……打住!怎么又想到她了?
  疲倦的抚了抚额角,罗以律从椅子上起身,一时也无心工作了,转身面对窗外。
  「老板?」正在报告上司下星期的行程安排的秘书,被罗以律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安排得不好,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接着说。」他淡道。
  「好的。」秘书心中偷偷猜老板心情似乎不太好,但为了什么不好,谁又会知道呢?她们又不是商小姐……唉,怎么又想到商小姐了?如今商翠微三个字可是全幢大楼的禁忌呢!切切不能提,连想都最好不要!
  「……接下来是一月十三日的下午二点,您将参加全国商总的春季茶会,五点回公司开业务会议。七点到十点这段期间目前没有安排……」
  「那就写下打网球。」
  「好的,不过,这里有张音乐会邀请函,时间是当天晚上六点半,不知道您打不打算参加?」
  「不重要的邀请就不必提了。」他问也不问地道。
  也难怪他要这样不耐烦,原本觉得他这两个秘书挺能干利落,对事情的轻重缓急分得很清楚,在行事历上的安排从来不会让他觉得多余或疏漏了什么,但近来却总会出些小纰漏,例如前两天摆在他办公桌上的「幸存者伺好会」的邀请函就是非常不应该出现的事,他几乎要以为那天是四月一日,而他那两名认真的秘书竟敢对他恶作剧了。
  而秘书也觉得很冤,自从商小姐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人会事先审核指点她们对行事历的安排,像是拆到这种类似上司私人朋友的邀帖,谁敢轻易往碎纸机里丢去?于是只好乖乖的被上司冷横一眼了,这总比错过重要讯息好吧?
  「是……这样的,容我向您报告一下。这里有两张邀请函,邀请您去的都是同一场演奏会。一张发自‘长盛电子’盛夫人,一张发自商夫人……也就是您的前岳母……」声音愈说愈小,最后几乎是缩在喉咙里了。
  盛夫人?罗以律想了一下,记起来是那个有数面之缘的柯小姐,她怎么会寄帖子给他?算了,先且不管。重点在于岳母……前岳母,她怎么会发帖给他?
  对于这个前岳母,他是相当敬重的。她在少女时期,就在几个世界性的钢琴大赛中崭露头角,被誉为天才钢琴家,曾经有机会享誉全世界,这同时也是国人的期待,那时贫困的台湾太需要有国际性的英雄产生来建立自己的自信心。但为了诸多外界不了解的原因,她后来竟选择回到台湾,结婚生子,仅仅开了间音乐教室作育英才,说是从此隐居也不为过。
  收到岳母的邀帖不奇怪,这三年他们夫妻回台湾,只要有不错的音乐演奏会,岳母都会寄帖子或门票来请他们一同去欣赏,也通常是寄到他这边没错……可是,现在因为一纸离婚证书的签成,岳母变成了前岳母之后,为什么她还要寄帖子来?
  在罗以律沉思之时,秘书连忙又补充说明:
  「这是一场不对外公闲的钢琴演奏会,演奏者是世界知名的新秀龙培允,演奏地点在华夏音乐学院的肖邦堂。龙培允在五年前参加华沙肖邦钢琴大赛,取得首奖,后来又接连在维也纳、美国盐湖城、荷兰李斯特钢琴大赛中亦有杰出表现。此次龙培允低调回国度假,受以前恩师之邀,才会在母校华夏音乐学院办这一场只有音乐人方能参与的不公开演奏会。非常的难得。」她也好想去说,音乐界的白马王子耶!就算不懂得聆听古典乐,光是看着那个王子就很赏心悦目啊。秘书在心底偷偷想着。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