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我们的 第十章
  他们来到游乐园,果然看到小海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乖乖坐着等着他们。
  “妈咪!”一见到蓝芸儿,小海立刻跳起来冲向她。
  蓝芸儿蹲下身迎接儿子热情的拥抱,小海将她抱得好紧,像是怕她会再离开一样。
  “妈咪,我打电话给你都没有通。”小海噘着嘴说。
  “对不起,对不起……”一见到儿子,蓝芸儿所有的压力跟着释放,泪流满面的抱着他一直道歉。
  鲁元航弯下腰,伸手摸摸儿子的头。见到小海他宽心了不少,只是该骂的还是得骂。
  “小海,你怎么可以偷偷从学校溜走呢?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爸爸还以为你不见了。”
  小海听到父亲这么说,有些不安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小身子更往母亲怀里窝去。
  “因为我想去找妈咪啊。”
  “你想找妈咪可以打电话给她,怎么可以不跟老师说一声就跑掉?而且你也没有跟爸爸说。”鲁元航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跷课,还好现在人找到了,可是因此引发的骚动,小海得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我打不通妈咪的电话啊。”小海说得很委屈。

  “那你更应该待在学校里,怎么可以跑出来,而且还一个人跑来游乐园?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我们班上的黄晓薇给我一张这个。”小海掏出口袋里的悠游卡。“以前妈咪有带我来过,我们用这个搭捷运,我都记得。”
  蓝芸儿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她的确带小海来过,为了省钱他们是搭捷运来的,幸好小海记得所有的路线,所以没走错路,他身上也带着足够的钱,只是他一个人穿着制服在游乐园里身边又没有大人陪伴,这才引起了管理人员的注意,立刻联络了家长。
  “爸爸,我好饿喔,我们可不可以去买东西吃?”
  鲁元航看着儿子可爱的小脸,又怎么能说不好。
  “爸爸跟妈咪为了找你到现在都还没吃饭。”
  “那我们一起去吃好不好?”
  “好,你问妈咪想吃什么。”也许小海说的话芸儿会比较容易接受。
  没等小海问,蓝芸儿就自己开了口。
  “小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她的回应让鲁元航松了口气,感觉上她不像在生气,想起了今天他对她说话时的恶劣口吻,他不知自己是否该庆幸芸儿有一副好脾气,即使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好,那我们要快一点!等一下我还要回来坐马车……”
  “你还想玩?”鲁元航忍不住问道。
  “是啊,因为我什么都没有玩到就被抓到了啊。”
  瞧他一副可惜的模样,鲁元航忍不住被他那扼腕的表情给逗笑了,他同时看了蓝芸儿一眼,只见她的目光停在儿子身上,虽然她的鼻子和眼睛都哭红了,但着急的神色已经明显的平复许多。
  不再多说什么,他们牵着小海的手往餐厅走去,鲁元航感觉得出来她原本坚持的态度已经放软,或许他们之间还是有转机的。
  晚上九点多,鲁元航走到儿子房间门口,看着蓝芸儿就坐在小海的床边温柔的对着儿子说话,他忍不住往里头多看了几眼,就怕这一切只是他的梦。
  本以为经过这一天的波折,加上因为小海不见他对她说了些不好听的话,她应该不可能会留下来,可是当小海要求她留在他身边时,芸儿竟然点头答应了,一直到现在她人已经在这屋子里,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妈咪,你真的会留在这里吗?”
  “嗯。”蓝芸儿数不清这是小海第几次问她了,即使她已经答应会留在他身边,小海还是问了又问。
  “那你明天早上会跟以前一样叫我起床吗?”
  “会啊。”
  “以后每天你都会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对。”
  “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叫爸爸带你去买衣服,要不然这里没有你的衣服,你会不会就跑去别的地方住了?”
  “妈咪明天会把衣服带来。你早点睡,以后上课一定要乖乖的听老师的话,不可以再偷溜出去了,知道吗?”
  “我知道了,我明天会跟老师说对不起。”
  鲁元航回到卧房,看见蓝芸儿把在路上买来的换洗衣物放在椅子上,显然她今晚会和他同房,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竟然有些紧张,他已经不记得上次两人同床时的情况了,只大概记得他以前回到家洗完澡后就上床睡觉,他们的互动非常糟,而他不能再让那种情况发生。
  过没多久,蓝芸儿果真走进主卧室。
  “他睡了吗?”鲁元航开口问道。
  “嗯,已经睡了。”她拿起换洗的衣物,就往浴室走去。
  他们的对话就这么短暂的结束了,鲁元航开始明白以前芸儿为什么总是找一些无聊的话题跟他说,因为在意,所以才更不知所措,只是他以前从没试着去体会她的心情。
  躺上床,他比新婚之夜还紧张,等到浴室的门终于开启,他闻到沐浴过后的蓝芸儿有着一身属于他的味道,他已经先将卧房的灯光调暗,没有刻意的望着她,只怕造成她的压力,听着她的脚步朝床边走来,跟着床的另一侧承受了她的重量,她就躺在离他不到一只手臂距离的地方。
  “明天要我请人去帮你搬东西吗?”
  “不用了,找自己去拿就好。”
  “你的车停在地下室,钥匙挂在吧台上面。”
  “好。”他们的对话很客气,疏远得不像是夫妻。
  “我订了一辆新车。”早上开那辆车载她让他感觉浑身不对劲,所以他决定换车,见她没说话,他又说:“以后我不会再送其他人回家了。”
  这又是某种承诺吗?蓝芸儿没有回话,她知道鲁元航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他以前开着那辆车接送过不少人,但她宁可避开这件事不谈。
  “你不用洗衣服,洗衣店的人会来收,打扫的事我也有请人,那些事你都不用做。”
  “没关系,我做就好了。”她的声音很轻。
  “书房里的书桌右边的抽屉里有一点现金,你可以先拿去买东西,我明天会帮你开个户头,以后你就可以用里头的钱去买。”
  既然她决定回到这个家来,那他会让芸儿知道他有足够的能力让她过最好的生活。但当他说完,却迟迟没听到她的回应,他不禁有点急了,伸手将灯光微微调亮,只见她把脸埋在被子里,眼睛则是闭着的。
  他倾过身,凑近脸看着她,见她没有反应,他轻摇了她一下。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她的睫毛在灯光下形成了疲倦的黑影,双眸在他的询问下微微的睁开,然后又沉重的闭上,若有似无的点了头,唇瓣跟着动了几下。
  “我昨晚没睡好……”
  她微弱的声音惹来鲁元航一阵心疼,昨晚那近乎决裂的通话之后,他们谁也没睡好,如果知道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时她就会回到自己身边,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那昨晚他们谁都不用历经一夜难眠的磨难了。
  “我今天对你说话的口气很差,但你应该知道我当时很着急……”
  他想跟她解释当时自己的失控,只见她轻摇着头,脸往被子里埋去,那想睡的模样让他将满腹的话吞了回去。
  鲁元航不再像以前躺得离她远远的,他主动靠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再一次感觉到她的体温,即便她没有回以拥抱,但这对他来说已经够了,他的妻子已经回到他身边,这一晚他相信两人都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再多的话他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对她说。
  一切就好像回到她没离开之前一样,蓝芸儿一手包办了所有的家事,这间屋子有了女主人之后更像一个家了,他们重新把这个家又组合了起来,鲁元航下班回到家后可以吃到老婆做的饭菜,儿子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只是鲁元航仍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他的超完美娇妻的确回到他身边了,但一切真该是如此吗?
  在见识过芸儿对他爆发不满的那一面后,现在她的温驯总让他觉得不安,每次他想对她多说些什么,她总是假装在忙其他事,虽然她的人回到他身边,但她的心却还是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他。
  “妈咪,你还有把我的照片放在你的皮夹里吗?”
  “有啊。”蓝芸儿一边洗碗,一边回答儿子的问题。
  “我有跟爸爸说,说你打开皮夹就可以看到我,但是爸爸说他不要把你放在皮夹里,他要把妈咪放在家里,我们打开门就可以看到妈咪。”
  蓝芸儿不知自己该做何反应,只好给儿子一个微笑,将洗好的碗盘摆进碗柜里,回过头便看见鲁元航站在厨房门口望着她,她立刻别开眼,拿起抹布开始擦拭流理台。
  鲁元航当然看得出来她只是在装忙,开口道:“小海该睡觉了。”
  “我带他回房。”蓝芸儿连忙说。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带他去睡觉。”
  小海乖乖的跟着父亲走回自己的房间。
  每天一到这时候,蓝芸儿总是坐立不安,少了小海当屏障,睡前这段时间她得独自面对鲁元航,这对她来说是每天最难熬的时候。
  她承认这段时间鲁元航确实对她很好,也看得出他是真心想弥补她,他也帮她换了一辆新车,还在她的户头里存进一笔可观的钱,甚至连现在他们所住的这间房子他都转入她的名下。
  有时他会打电话回来要她不要准备晚餐,下班后就带着她和小海上馆子吃,昨晚他们一起去吃饭时,他甚至一路上都握着她的手,好像他们真的是对感情很好的夫妻。
  今天早上她起床时,发现手指上多了一只镶着蓝钻的戒指,她知道鲁元航真的在补偿她,但是……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因为她不知道该对这样的他做出什么样的表示。
  一双手臂从她身后拥住了她,她立刻从自己的思绪里醒来。
  “小海已经睡了吗?”不让他有开启其他话题的机会,蓝芸儿想也不想的就开口先问。
  “你不会真要我坐在他床边等他睡着才走吧?他已经长大了,现在他连床边故事都不爱听了。”他微微收紧拥抱,贪恋的抱着怀中的人儿,一边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不用做这些事吗?我可以请人来打扫,我不喜欢看你在家里总是在忙着做这些事。”
  “我只是随手擦一下,差不多弄好了,我该去洗澡了。”
  “快去吧,我已经帮你把水放好了。”
  蓝芸儿有些惊讶,不过也松了口气,至少泡个澡她可以拖延一下上床睡觉的时间。
  不过躲得过一时躲不了一世,洗澡水都冷了,她连打了两个喷嚏才不得不起身,离开浴室回到那张有着他的大床。
  “爸说他这几天就要回美国,你知道这件事吗?”抢在她装睡前,鲁元航向她提起这件事。
  “知道。”她有和董为珊联络,当然会知道他们要返美的决定。原本她也可能跟着他们一起到美国,只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她认清楚自己离不开小海的事实,所以没再向现实挣扎,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
  “过几天我有一个朋友的作品发表会,我可以带你一起去。”
  以前他总是独自前往,但日后他都会带着芸儿一块出席,这可以向她证明他并没打算让她当阴影下的另一半。
  “不用了,我想待在家里,我得照顾小海。”
  “我可以请人来帮忙看着他。”
  蓝芸儿只是摇头,之前她出席宴会用的并不是鲁太太的身分,所以她才愿意露面,她并不想和鲁元航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那种场合,遇上任何一个和鲁元航曾经闹过花边新闻的女人,那场面会令她感到难堪。
  “我自己照顾他就好了。”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可以带你一起去。”
  蓝芸儿感觉到他朝她靠过来,搬回来后每天晚上她总是战战兢兢的,她担心两人是否得发展有亲密关系,她知道她没办法拒绝,所以她在他有所行动前先入眠,可是这样的方式能成功几次?她并没有把握。
  “我不想去。”她声音微弱的回道,就在她想翻身背对他时,他先伸手将她困在怀里,她只好闭上眼睛,不去面对他看着她的目光。
  “有我陪你,偶尔我也想带你出去。”
  听着他说的话,蓝芸儿只是摇摇头。她以为只要回应给得少就可以躲开一些亲密的接触,但这回她显然没那么幸运,落在她唇上的温柔轻触是他的唇,而他搂着她的姿势也有了变化。
  她是他的妻子,当然明白他想要什么,只是当年热恋时的火花早已熄灭,再经过这几年情感的淡化,他们在床上的亲密也少了情人该有的依恋,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她只要等着一切结束就好。
  可是这回却不一样,鲁元航亲吻了她许久,捧着她的脸颊轻柔的抚摸,就像是在确定她的存在一样,只是反覆的吻着她,却不急着有其他的动作。
  这对她来说是种折磨,她不要他突然变得这么温柔,她不接受他的挑逗,那是他们还相爱时才做的事,现在他们可以直接跳过那些过程。
  深吸了口气,她带着壮士断腕般的心情主动脱掉身上的衣物,躺回床上等着他,可是等了许久,却只等到鲁元航百般爱怜的亲吻而已。
  蓝芸儿终于沉不住气的抬眼看他,像是在询问他为什么不动手。
  但当她的眼对上他的黑眸时她就后悔了,因为他一直都看着她,他的眼神里有着她承受不了的包容。
  “你忘了该怎么吻我了吗?”
  鲁元航把她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她强忍着情绪,那皱眉的表情,像是要上祭台的认命模样,他终于明白怀里的妻子少了什么,芸儿收回了她的爱,她不再回应他的吻,她唯一做的只是在忍受他。
  面对他的问题,蓝芸儿轻咬着唇,有着被看穿的不安,跟着她别过头,避开了他的凝视。
  但一切却没有因此而停止,她细嫩的雪背熨贴上一连串细碎的吻,他的大掌也滑上她的身子,从修长的美腿,到平坦的小腹,在她胸前的峰顶上徘徊许久,直到听见她的呼吸频率起了变化,才慢慢的移到她的肩头,顺势将她背对着他的身子转向他。
  “芸儿,看着我。”他轻声哄着她,唇瓣贴着她的脸颊,不时印上深情的吻,大掌由她的肩滑向她的手臂,跟着将她两只握成拳头的小手完整的包覆在一双大掌里。
  “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会保护你,永远站在你身边,再也不会忽略你,你不用忍受我,你只要让我爱你就好了。”
  他捧起她的手亲吻,他的吻就像是一把钥匙,让她握成拳头的手慢慢的松开,同时泪水也从她紧闭的眼角滑落下来。
  在鲁元航面前,她不只身体是赤裸的,就连她的心情也是……
  “你已经忘了该怎么爱我了。”
  “也许我表现的方式是错的,可是我心里一直只有你,我很生气……但我气的是自己,只是我总是把怒气发泄在你身上。”
  “没关系,算了……”她喃喃的说着,假装不在意的缩回手抹去脸上的泪,仿佛是接受了他的歉意,但实际上她只是不想再追究。
  “但我不想就这么算了,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没有扮演好丈夫的角色,我想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快乐,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也想跟我在一起,而不是为了小海勉强自己留在我身边。”
  “反正我已经在这里了。”
  “我知道你在这里,但我要的不只这样,我们已经错失太多了,我总是误解你的意思,让你离我越来越远,你有事也只憋在心里不肯跟我说,我不能再让相同的事发生,我不想再让你离开了。”
  “我回来了不是吗?”
  “但我是你回来的理由吗?”
  这么直接的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见她久久没有说话,鲁元航不禁问道:“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是爱你的?你真的认为我有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吗?”
  蓝芸儿泪眼迷蒙的望着他,这的确是她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
  “你没有吗?”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鲁元航极力的为自己澄清。“我不否认确实有女人对我投怀送抱,但我对我们的婚姻一直是忠实的。”
  “为什么?”如果真有那么多的机会,他又怎么能忍住不受诱惑?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那么做了,你会很伤心。”
  鲁元航抬起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他,轻抱着她对她说出自己的真心。
  “虽然我有时候会说些让你难过的话,但我一直都是爱你的,我不能想像我娶别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我也不能想像你若是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我自私的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个需要我的女孩,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哪天你会离我而去,谁知最后我还是把你逼走了。芸儿,你绝对没办法想像我有多担心你,我怕你会爱上别人,然后发现我有多糟糕,尤其是你坚持要跟我离婚的时候,我越是想挽回,却把你越逼越远,因为你已经完全不相信我了。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爱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他终于说了他爱她,这才是她想听的,也是唯一能将她留下来的理由。
  “那你可以不要爱我啊。”
  她的声音在发抖,这句话对他们来说是个测试,如果鲁元航还是爱她的,那他就该知道怎么回答。
  他只是紧紧的抱住她,就在蓝芸儿以为他忘记该怎么回答时,他终于说出了她想要听的话——
  “爱是我们两个人的,如果我不爱你的话,你怎么办?”鲁元航深情的看着她,“你以为我忘了吗?”
  “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忘了。”她的眼泪不停的滚落,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脸,只好将头埋进他怀里。
  “我没有忘,我只是忘了跟你说。”他抽了几张面纸帮她擦去泪水,在他怀里哭泣的女孩依旧是他爱的那一位。“我们的爱,少了谁都不行,我看过你自己跑去九份拍的照片,里头应该要有我的,过几天我带你跟小海去九份,这次我们可以拍三个人的全家福。”
  “要放在皮夹里吗?”
  “照片放哪里都一样,反正我已经把你放在心里了。”
  “但是就这样原谅你,会不会太容易了些?这些年来我为了你吃了很多很多的苦……”想起过去的委屈,她还是有些埋怨的。
  “你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折磨我不是吗?”
  “我又没有折磨人的天分。”
  “那就改成让我爱你一辈子好了……”
  蓝芸儿含着泪水,点了点头,整个人偎进他怀里。
  鲁元航担忧的心总算得以平静,看来他帮芸儿新买的衣服这几天应该可以派得上用场,他决定带她出去约会,他们可以回到过去相爱的时光,他心里有着说不完的情话等待往后的日子慢慢倾诉,只要爱还在,爱永远都是他们的。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