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千金最够味 第九章
  数日后,桃园国际机场。
  是机场的冷气太强吗?坐在咖啡座里,翊羚感觉很冷,忍不住拿出随身行李内的喀什米尔披肩围在脖子上,双眼无意识地望着新换的手机。
  坐她对面喝咖啡的范紫款见状,摇头叹气道:“翊羚,不要再一直盯着手机看啦,你都要出国了,为什么不肯主动打个电话给邓肯杰,把所有的事说清楚呢?”
  “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翊羚嘴硬地说。“我要去巴黎开会是我的事,而且,我跟他早就分手了,我们现在已毫无关系。”
  “如果真的不在意他,那你为什么总会有意无意地盯着手机?你喔,真的太倔强了。跟邓肯杰冷战也就算了,居然还换掉手机,连号码也一并更换,而且还要去巴黎开会两个礼拜,就算他有心要联络你,也很难吧?”
  紫歆苦口婆心地劝着。“不要再任性了,我看得出来你跟邓肯杰对彼此用情很深,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他学妹的事,我想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你不能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啊!”
  翊羚无语地望着眼前的咖啡。
  解释的机会?唉,天知道过去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像是掉了魂的人,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地乱发脾气,而且食欲不振,晚上还会焦虑得无法成眠……总之,就是一个惨字。
  但,她绝对不会再主动回去找他,自取其辱的。
  无法忘记数日前的那晚,她傻傻地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傻傻地望着他家窗口所透出来的灯光时,接到邓肯杰打给她的电话,两人在电话里吵得更加激烈的事。

  他说,她是个无理取闹又脾气火爆的女人。
  翊羚气到要抓狂了,明明是他先背叛她,跟伊丽丝当街拥吻,居然遗有脸指责她的脾气多坏、多差劲,这算什么?
  她气邓肯杰,更怨恨自己的没出息。
  尽管那一晚在他家楼下哭得心痛欲绝,发誓再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发誓会努力忘了他,但……只有天知道,她根本做不到。
  察觉自己还是偷偷等待着他打来的电话,翊羚恼怒之下便更换了手机号码。原本她使用的手机是邓肯杰所设计的“诗?手机”,所以她干脆连手机一起更换,就是不愿再看到会想起他的任何东西。
  她要强迫自己忘记,把属于他的诸多回忆通通删除!
  好苦……沉甸甸的思绪让她愁眉不展。倘若她的心里也有一部电脑就好了,那么,她只要狠狠地按下删除键,就可以完全删除掉有关他的所有记忆,包括他灿烂飞扬的笑脸、他温暖厚实的大手、两人一起去打棒球、手牵手去路边摊吃宵夜、一起窝在爱的小屋耳鬓厮磨、他常常体贴地下厨煮饭给她吃……所有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不要再想了!翊羚一口气把黑咖啡暍光,强迫自己收敛心神。她马上就要搭机前往巴黎,展开为期两周的新品观摩会了。其实,这项观摩会她原本打算派公司的研发部经理参加,但她受够了失魂落魄的自己,所以她要把自己逼出国,要逼自己振作点,找点正事忙,逼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紫歆看了看手表。“我也该准备登机了。翊羚,你真的不打个电话给邓肯杰吗?”
  唉,她真心希望他们小俩口可以和好如初,让翊羚重展笑颜。
  “不。”她坚决地摇头。
  她承认自己在爱情方面是软弱的,她对他仍有期待,觉得两人之间也许真的有误会,也许她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就像邓肯杰说的,两个人应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但强烈的自尊却阻止她付诸行动。
  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已经很丢脸了,用不着再去自找羞辱。
  紫歆无奈地看着她。“翊羚,你是我们这群姊妹淘里面最聪慧机灵的,你一向都很有主见,也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但,关于爱情……我不是说你必须软弱退让,我只是觉得,既然你对他用情很深,是不是该给双方最后一个机会,而不是这么决裂地分手呢?感情一旦错过了,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翊羚无法言语,她知道好友很关心她,但、但……她心底的怨恨就像山那么高,邓肯杰明明跟伊丽丝当街热吻,倘若有误会,他为何不到“杰森”或是她家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让她寝食难安?为何要让她偷偷流泪?她痛恨自己的软弱,更痛恨他的无情!
  她只能勉强挤出笑容。“别担心,也许出国两个礼拜对我是好事,能让我从目前的困境中抽离,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不要什么?”
  “你能这么想就好,不过,答应我,一定要慎重思考再下决定,不要让自己后悔。”紫歆握住她的手。“我该前往登机门了。”
  “我陪你一块儿过去,反正我的登机时间也差不多了。”
  两人会一起到机场,说来也很凑巧。
  翊羚原本就打算在今天搭飞机前往巴黎开会,而紫歆则是在台湾举行婚礼后,必须返回日本,回到亲爱的老公身边——她老公因为有重要公务,已经在前两天先搭机返回东京了。
  两人挽着手缓缓走向登机门,突然,翊羚皱起秀眉。前面那个女孩……是不是她看错了?
  她又定睛一看,赫然发现自己没有眼花。唉~~真是冤家路窄,怎么所有的人都选在今天出国?
  站在前面的,正是她最下想看到的女人——伊丽丝。
  只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还有一个外型斯文的男人。翊羚也认得那个男人,她是酆肯杰在耶鲁的学弟罗杰,他们曾经一起吃过几次饭。
  罗杰双手紧紧扣住伊丽丝,痛苦地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吗?要这么绝情吗?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不要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伊丽丝低着头,睑上有泪痕,声音沙哑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无情,正因为我知道自己无法回应给你相同的感情,所以,我不能自欺欺人地跟你在一起。放弃我吧,用不着跟我回美国,没有意义的。”
  罗杰伤痛地看着她。“你还是忘不了他,对不对?”
  “忘不了又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我在他面前有多难堪……他根本不需要我,他认为我的存在只会影响他跟苏翊羚的未来……我真的好气,他人都躺在医院里了,却还口口声声地念着苏翊羚,她到底有哪里好?”
  什么?!听到这里,翊羚无法再保持冷静,脸色丕变地冲上前,抓住伊丽丝问道:“你……你说什么?你说谁躺在医院里?邓肯杰怎么了?”不,她在心底祈求着,不要发生可怕的事,她会承受不了的!
  伊丽丝和罗杰同时回头,错愕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伊丽丝打算搭飞机回美国处理一点事,而深爱她的罗杰则亦步亦趋地追随她。
  “先回答我的问题!”翊羚喘着气,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口,急切地追问:“你说谁躺在医院里?不是邓肯杰!不是他,对不对?”
  伊丽丝冷冷地看着惊慌失措的翊羚,诡异地冷笑。“你跟他不是分手了吗?干么管这么多?好吧,看在你苦苦哀求的分上,我就好心地告诉你吧!你心爱的邓肯杰现在正躺在XX医院,性命垂危,倘若你还想见到他最后一面,最好快一点赶过去。”
  不!不!脚底的地板好像瞬间裂为粉碎,她整个人急遽往下坠落,一直坠落,落到无底的深渊。
  她颤抖到连站都站下稳。“你……你说谎,这不是真的!”
  他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奄奄一息地躺在医院?不!不!她不要这样!
  紫歆赶紧搀扶着她。“翊羚,撑住,我立刻陪你赶往XX医院。不要怕,我们先赶过去再说。”
  情况非常危急,她只好先取消她和翊羚的机位,过几天再回日本了。反正,亲爱的老公一定可以体谅她的。
  “好……”翊羚六神无主地任紫歆拖着走,眼泪争先恐后地坠落。
  不要,她不要他出事啊!她宁可让他伤透了心,宁可独自承受分手的痛苦,但她不要邓肯杰出事,不要、不要……——
  望着两人仓促离去的背影,罗杰不解地看着伊丽丝。“你为什么要说谎?学长明明只是因为胃痛而到医院就医,医生也说是轻微胃溃疡,不算严重,只要留院观察顺便做一些检验,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伊丽丝冷笑。“我讨厌那个女人!我喜欢乱说话整整她,不可以吗?不要啰嗦,我要上飞机了。”
  她转身,率先步向登机门,眼底闪过一抹落寞。
  表面上,她说谎了,但,她是以自己的方式在帮助这对恋人。她知道自己亏欠学长,害他跟女朋友吵架,她希望他们可以误会冰释,破镜重圆。
  她承认自己很坏,做了许多坏事,用了很多心机想得到邓肯杰的心,但当她看到他人都躺在医院里,却还是拒绝她的看护时,她除了愤怒,心底也悄悄掀起一丝震撼与感动。
  学长居然可以这么爱一个女人,就算她不在身边,他还是不愿做出任何会让苏翊羚误会或是伤心的事,他尊重她,把她看得比自己还重要,把她放在心房里细细地呵护着。
  伊丽丝被打动了,从小在破碎家庭成长的她,最渴望的就是一份坚贞不移的爱情,渴望有一个男人可以舍弃一切地呵护她、爱她,不管发生任何事都对她不离不弃。
  得不到邓肯杰的爱,她固然很幽怨,但看到整个人也瘦了一圈的苏翊羚,她心底也不好过。所以,她决定让他们见面,只要一见面,就可以厘清所有误会了。
  飞机要起飞了,伊丽丝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望了身边的罗杰一眼后,默默地转头凝视窗外的蔚蓝晴空。
  也许,她还无法马上忘记学长,接受身边这个一直温柔守护她的男人,但,她想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她想好好努力,变成可爱一点的女人,期待自己也能创造出属于她的爱情……
  两个月后。
  棒球打击场十分热闹,除了来练棒球的,还有很多人玩着一旁的游戏机,像是投篮机、空气曲棍球、自动发球的桌球机,甚至还有简单皈的保龄球球道。
  梁书玛和叶晓萝快乐地把所有的游戏机都玩了一遍后,坐在椅子上喝着冰凉的可乐,望着正在个人打击区的翊羚。
  “嘿,翊羚打得还真好,她大部分都击得中耶!这很不简单耶,你看,这里很少有女生在练球。”
  “对啊!”晓萝也深表赞同。“听说翊羚也是从时速八十的球开始练习起。不得了,她现在已经可以打时速一百二十的球了,真是进步神速啊!”
  书瑀和晓萝相视一笑,很有默契地道:“这就叫做爱情的魔力!恋爱中的女人啊,学什么都很快!”
  这时,翊羚走出打击区,打算休息一下,看到好友笑得很开怀,也笑咪咪地坐在一旁。“你们在聊什么啊?谈得这么开心。”
  “在称赞你啊!”晓萝道:“你好厉害喔,我单是站在铁网后面,听到球“咻咻”地破空飞来,那么尖锐恐怖的声音就让我吓得想拔腿逃跑了,你居然还可以越打越顺畅,现在已经挑战到时速一百二十的球了,真不简单耶!”
  “哈哈哈……”翊羚打开可乐拉环,笑得很得意。“过奖过奖~~其实还好啦,谁叫我这么有运动细胞呢?”
  书瑀笑睨她。“你喔,这么嚣张!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久前,你嘴里说着要跟邓肯杰分手,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结果一跟他复合,整个人立刻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就像在发光一样呢!”
  晓萝很羡慕。“真的耶!翊羚本来就很漂亮,在恋爱的滋润下,更是明艳照人,好美喔!既然邓肯杰对你这么重要,你以后要好好收敛一下,不要再火爆地乱发脾气了。”
  翊羚嘟起小嘴。“我哪有乱发脾气啊?唉呀,都说了那件事只是一场误会嘛,我全都弄清楚了啦!”
  那一天在机场遇到伊丽丝,亲口听她说邓肯杰已命在旦夕,翊羚六神无主地冲到医院,一进病房就扑上去放声痛哭,不但把心爱的男人吓坏了,哭声之凄厉还引起护士和医生的关切,纷纷跑进来看是不是病人突然恶化,需要急救?
  搞了半天,翊羚才知道邓肯杰好得很,他只是胃溃疡,顺便住院做检查罢了。她知道自己被伊丽丝耍了,不过她一点都不生气,因为只要亲眼看到他气色红润,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她就安心了。
  破镜重圆的小俩口热情地拥抱,邓肯杰也详细地解释那天他为何失约。原来伊丽丝把他约出去见面后,跟他谈了很多家里的事,说她母亲、继父,还有仍留在南韩的生父给她的巨大经济压力。
  他感受得出伊丽丝真的很痛苦,情绪就快崩溃了,心疼之余,他无法放下她不管,是以当伊丽丝要求他陪她去海边散散心时,他没有拒绝,想说自己留意一下时间,应该可以赶回去接翊羚。
  没想到,到了海边后,伊丽丝故意不准他带手机下车,一边哭一边拉着他沿着海岸线走,越走离停车场越远。
  随着时间的飞逝,邓肯杰知道自己失约了,他想回车上去拿手机,打个电话给翊羚,但伊丽丝却坐在沙滩上哭得更加悲伤,还说她不想活了,人生了无生趣……
  唉,好人做到底,他只好耐心地安慰她,希望自己能在学妹最脆弱的时候,给她多一点温暖。
  好不容易,当伊丽丝狠狠地痛哭,尽情发泄情绪后,已经夜幕低垂了。邓肯杰开车送她回家,不料一下车,她就突然冲过来抱住他,可怜兮兮地哀求他不要推开她,她只想藉由拥抱得到一点力量。
  然后,就像翊羚所看到的,伊丽丝故意凑近他耳边说话,由翊羚的角度,很容易误解他们两人正在接吻。
  弄清所有的谜团后,翊羚又哭又笑地赖在他怀里,发誓再也不离开他,更不允许任何人再介入他们之间。
  因为差点失去,她才知道拥有一个深爱自己,自己也爱他的男人是多么幸运。这是上天所赐与的奇迹,她会好好珍惜这个男人,更用心地维护这段感情。
  这时,邓肯杰也走出个人打击区,来到她们身边,温柔地拿起毛巾帮翊羚拭汗。
  “累了啊?休息一下吧,待会儿我们要去哪里吃饭?对了,晓萝,你不是想吃麻辣锅吗?”
  复合后,两人分分秒秒都想黏在一起,去哪里都夫唱妇随,他也常常参加翊羚和好姊妹们的聚会。
  一提到美食,晓萝就很来劲。“对啊、对啊!我爱死麻辣锅了!我们去上次吃的那一家!喔,我真爱他们家的汤头,听说是专门聘请大陆的师傅传授独门技术,是最正宗的四川麻辣,以三十多种中药熬煮十二个小时以上,汤头香辣醇厚却不燥热,让人一喝就上瘾,我每隔几天就要冲去大吃一顿呢!”
  “那家的确很好吃,难怪生意那么好。”邓肯杰俊朗地微笑。“我也很喜欢他们家独特的汤头。书瑀,你觉得那家怎么样?”他很绅士地询问女士的意见。
  “好啊。”书瑀笑吟吟地附和。“我也很喜欢那边的锅底鸭血和牛肚、牛筋,吃了还想再吃呢!”
  “宝贝,你呢?吃麻辣锅好不好?”邓肯杰深情款款地望着心爱的女友。
  “不行啦!我也很想吃麻辣锅,可是人家最近好像吃太多辣的,火气大,长痘痘了啦!”翊羚委屈地指着额头上的一颗青春痘。“你看,这颗痘痘又大又红,讨厌死了,很丑对不对?”
  “宝贝,你一点都不丑,谁敢说你丑,我就跟他拼了。”邓肯杰眸光深情地注视她,轻轻拨弄她额前的刘海。“就算你长了一脸痘痘,在我眼底,你还是最娇媚可爱、最有魅力的女人。你的肌肤紧致光泽有弹性,而你的双眸就像是最闪耀的星辰。”
  “真的吗?”翊羚被一连串的甜言蜜语逗得好乐,小脸洋溢着玫瑰光彩。呵呵,能回到最心爱的男人身边,真的好幸福喔!
  书瑀和晓萝同时大笑。“好恶心、真的好恶心喔~~连闪耀的星辰都出现啦?厚~~不要在我们面前上演恩爱戏码啦!”
  邓肯杰还是笑意盎然。“不是我们故意上演亲热戏,而是我们的感情原本就坚固甜蜜!宝贝,对不对?”
  “对!”翊羚笑咪咪地在亲爱男友的脸颊落下一吻,然后突然充满斗志地站起来。“我觉得体内充满了能量,等我一下,我要再去打一局!我有信心这次一定可以击出超级全垒打,让铜锣为我发出最清脆响亮的声音!”
  三人都大笑。“好、好,我们等你!”
  她浑身是劲地进一入个人打击区,又投下一枚代币。虽然练球练好久了,但一直没有击出超级全垒打可是她心头一大遗憾呢!没关系,她觉得自己今天超Lucky,有幸运女神眷顾,拼一点也许真的可以击中铜锣呢!
  球来了!她握紧铝棒,奋力地打击。不错,连续几个球都打出好成绩。不过,她还是很想要击出超级全垒打。
  眯起双眼,翊羚更专注地瞪着发球机,想像它是全世界最可怕的变形恶魔,她一定要歼灭它!来吧,狠狠地PK,一决死战吧!
  咻!
  球破空飞来,翊羚手臂的转动弧度更大,耗尽全身力气奋力一击!!
  锵!
  了亮清脆的声音响起,球好像长了翅膀般高高地飞、高高地飞,以最美妙、最神圣的弧线击中悬挂在护网上头的铜锣!
  “啊啊啊~~”翊羚大声尖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办到了、她办到了!她终于得偿夙愿,打出超级全垒打了!
  “啊啊啊~~万岁、万岁!”站在铁网后方的书瑀和晓萝也发出最兴奋的叫声。“你好棒啊,我第一次看到有女生击中那面铜锣耶,你超猛的!”
  邓肯杰眼底充满赞赏。“宝贝,干得好!不愧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超厉害,叫你第一名!”
  “我终于办到了!”听到铜锣感应器自动播放的恭贺音乐,翊羚感动得眼眶潮湿。“呜呜呜~~没想到我居然可以……好开心、好开心……”
  她热泪盈眶地高举铝棒亲吻它,看着球以可爱的弧线缓缓坠落,邓肯杰已迫不及待地冲进打击区,猛力抱住她。“亲爱的,你亲球棒做什么?你可以打出超级全垒打,我应该是第一功臣吧?亲我、亲我!”
  说着,他把她的铝棒扔到一旁,捧起她的小脸,热情有劲地kiss kiss kiss,亲得啧啧有声。
  “好棒喔!好幸福、好感人喔~~”书瑀和晓萝,以及铁网后面围观的群众都艳羡不已。
  “你看他们亲得多么浑然忘我、你侬我侬!爱情万岁!恋爱的魔力太伟大啦!”
  “唔……”翊羚被亲到双唇红肿,全身轻飘飘、晕陶陶,奸像就要飞起来似喔,他发烫的唇总是可以让她浑身酥软、心火沸腾。
  爱情超美妙,恋爱最无敌。
  心爱男人的吻最麻辣、最激情、也最够味!
  【全书完】
  编注:㈠范紫款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715千金帮之一《爱哭千全行人运》。
  ㈡梁书瑀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近期千金帮之三《小气千全万人迷》。
  ㈢叶晓萝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近期千金帮之四《胖胖千金要减肥》。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