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难推销 第十章
  他把她当成他的整个世界,最后这一切换来的却只是愚蠢的嘲弄。
  黑冢辰拾起球,用力的打向墙壁,球因强劲的力道反弹回来,他依然用力一挥。
  石川仁透过玻璃观察着黑冢辰,他这个样子根本不像在打球,反而像是在泄恨。
  他从台湾回到日本这一阵子,外表看来似乎一切都好,但实际上石川仁很明白——黑冢辰变了!
  他冷眼旁观的看着黑冢辰走出来,弯腰从椅子上拿起白色的大毛巾,擦拭着自己前额的汗水。
  「你的心情依然没有办法平复吗?」石川仁轻声的问。
  黑冢辰不带任何情感的瞄了他一眼。
  「我知道我很多嘴。」石川仁无辜的说:「我只是关心你。」
  「不需要!」黑冢辰走向更衣室,打算清洗一下再回家。
  石川仁缓缓的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
  一切发展就如同山田喜树所预期,黑冢辰在冷静过后回去找孔博雅,想再好好和她谈谈时,发现她已经收拾行李离开,极度的愤怒和失望使他放弃了她,跟着他们回到日本,表面上看来似乎都很好,但是每天与他共事的石川仁却察觉了他的转变,若说以前的黑冢辰不苟言笑的话,现在的他更是生硬得令人看到他就下意识的退避三舍。

  「刚才社长打电话给你,要你回去吃晚餐。」石川仁一看到清洗出来的黑冢辰便说道。
  黑冢辰反应冷淡的收拾东西。
  「辰君,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听到了。」黑冢辰拉起拉链,站直身子,「跟我去喝一杯。」
  「可是社长……」石川仁因为看到黑冢辰的眼神而闭上了嘴。
  黑冢辰率先走出去,他很清楚自己在球场上的表现像在泄恨,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是种发泄。
  随着距离与时间,他对孔博雅的愤怒并未消失,但是他也很清楚明白自己无时无刻不是在想她,除了愤怒之外,有另一种更深刻的情感在他的心中发酵。
  他在酒吧里大醉了一场,而且找了一个女人,随便的一个女人。
  他的举动让山田喜树气得几乎疯掉。
  山田喜树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任何事。
  瞪着坐在面前的黑冢辰,他感到自己的怒火不停的往上冒。
  「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就算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但是狂欢一夜、一大早就到公司上班的黑冢辰,还是掩不住一身的酒气。
  黑冢辰轻靠着椅背,手里拿着等会儿开会的资料。
  「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同意让那个女人进门吗?」山田喜树哼了一声,「想都别想!」
  黑冢辰知道山田喜树口中所谓的女人指的是孔博雅,他的目光一垂,没有任何反应。
  「我可不是慈善家,花了大把的钞票帮她家度过难关,最后还收她做我的孙媳妇!她是不错,但她不是这世上唯一的女人。」
  山田喜树的话终于激起了黑冢辰的反应,他微抬起头,轻声问道:「社长,你说什么?」
  山田喜树被他锐利的眸光一看,微吃了一惊,但尽力保持冷静,他当然不会让个晚辈给吓住。
  「我说的还不清楚吗?我帮孔家度过了难关,而她离开你是理所当然的事,你最好给我争气一点,别再把心思浪费在那种女人身上,听到没有?」
  黑冢辰的脸色一沉,他记得很清楚,孔博雅说——她要结婚,对象是一个可以帮她家度过难关的一个人,而那个人很老、秃头、自私、自大还不懂礼貌,这些形容山田喜树真是太贴切不过,不过他肯定山田喜树不可能会娶孔博雅,这代表着事情不对劲。
  「没想到你们见过面。」他不动声色说道。
  山田喜树一脸得意,「没错!只要几句话,她就全都听我的了。」
  黑冢辰用一种冷硬、打量的目光扫视他,「所以,她知道我是社长您的外孙吗?」
  「没错!」山田喜树的回答没有迟疑。
  如果她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那么市侩的话,在知道他是谁之后,她该做的不是放手,而是紧紧、牢牢的捉住他!
  他将手上的资料丢到桌上,猛然的站起身。
  「你做什么?」山田喜树有些意外的看着黑冢辰。
  山田喜树年事已高,所以黑冢辰尽可能的给予他尊重,但他不允许他一再的左右他的人生。
  「去台湾!」
  「做什么?」山田喜树一脸的错愕。
  「如果我得不到孔博雅,这辈子你就等着绝后吧!」
  听到黑冢辰的话,山田喜树倒抽了一口气。这小子竟然敢拿这种事来威胁他,偏偏——他真的还挺怕的……
  孔博雅有点疲累的朝公车站定,看着川流不息的车阵,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一部黑色的车子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一点都不在乎公车来了没有,反正她的生活日复一日,向来没有多大的变化。
  山田喜树如他承诺的出面替她家度过了危机,但她也没有因此回到孔家,她选择继续一个人生活。毕竟就算她的身边没有黑冢辰,她也不会盲目的再让自己过着以前那种任人摆布的生活。
  反正对于她这么一个不长进的女儿,孔家也不欢迎她回去,所以她就继续自力更生,不靠任何人。
  她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四周,这个声音触动她的心,但是她不太确定有没有听错。
  然后她看见他大步的朝她走来,一瞬间,她的心激动的跳起来,脸上的表情因为看到他而为之一亮,对他的思念不经意的完全流露出来。
  看见了她的表情,黑冢辰既感到松了口气却又生气,「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车。」她没有心机的回答。
  「为什么会在这等车?」
  「我……」她回得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要坐公车回家。」
  「孔家大小姐,」他的声音有些讽刺,「竟然要坐公车?可不可以告诉我,这哪里出错了?」
  听到他的话,她的心开始下沉,她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的车子送修了,又不想坐计程车,所以……」她的解说在她自己听来都显得气弱,她叹了口气,决定放弃解释。
  他拉住了她的手,往他车子的方向拖。
  「做什么?」她有些焦急的问。
  「谈谈。」他把车子驶入拥挤的车阵中。
  她知道她该立刻下车,并且要他离开,永远不再见面。但是她开不了口,毕竟她太久没有看到他,她止不住对他的思念。
  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她想多看他一下下。
  车子在他所开设的拉面店前停下来。
  她从骆弘芸的口中得知,黑冢辰并没有把拉面店顶让,只是全部交给高薪从日本请来的大厨打点。虽然每次都克制自己,但是她就是会忍不住的一再经过这里,只不过她并没有勇气踏进去。
  「进去吧。」他拉着她,绕到后头爬上曾经是他们两人短暂停留的家。
  这里的摆设没有因为主人不在而有任何的改变,这样的感觉令她心里升起莫名的喜悦。
  「你结婚了吗?」他的声音透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阴沉。
  她的身躯一僵,听到他的问话,她的神情一黯。
  「为什么不回答?」他拉住她的手,接着身体靠了过来,两人近得几乎贴在一起。
  她抬起头,看着他,从他的眼中,她看见一种特殊的脆弱,「就快了。」她强迫自己开口。
  「快?!」他的双手突然收紧,令她陷入他的怀抱中,「你若再继续说谎,我一定打你一顿!」
  她茫然的看着他许久,「你知道了些什么吗?」她的脸上有着怀疑。
  「搞清楚,」他仔细的审视她的脸,「现在是我问你问题,不是你问我。」
  「没有婚礼!」她压抑许久的情感突然爆发,挣扎着要他放开她,对现在的情况感到生气,「在可以想见的日子里,不会有婚礼!至少目前——我还没想到婚姻。」
  他的嘴角浮现一朵微笑,他吻着她的双唇,「如果没有婚姻,当时为什么骗我?而且连机会都不给我就收拾东西离开?」
  她没得选择,毕竟这是她与山田喜树之间的协议,只是她不知道是否应该跟他坦白。
  「你该不会是想要保护那只老狐狸吧?」黑冢辰怀疑的看着她。
  她没那么伟大,她当然不会想要保护山田喜树,只不过这个人是黑冢辰唯一的亲人,她不想他们之间因为她而有冲突。
  「就算不是因为你外公,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她的脸上有掩不去的失落,「如果你真的重视我,你不会骗我。」
  「骗你?」他的声音透着不悦,「我哪里骗你了?」
  「你是山田喜树的外孙、未来的日飏航空的接班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那不重要。」他的口气轻描淡写。毕竟对他来说,两人彼此真心相属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才怪,」她不以为的说:「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你也把我想得跟我妈一样,是个势利的女人!」看苦他的脸色转为阴沉,她依然坚持,「别否认,至少在我告诉你我为了钱而选择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你做的不是要我打消念头,而是说我会后悔,然后转身离开。你真的以为我会这么做,对不对?到底在你心目中,我是怎样的女人?」
  「怎样的女人?」他火大的看着她,「自以为是的女人!」
  听到他的话,她企图推开他。
  「我会放手就是疯了!」他任由她在他的怀中挣扎,接着他低下头来狂吻她,他激动的行为几乎弄痛了她,但他根本不在乎,只把这当成一种补偿,补偿他这一阵子因为她吃的苦头。
  「你竟然因为那老家伙的话而离开,」他紧紧的搂着她,「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
  她惊讶的看着他,他竟然称自己的外公老家伙……
  「我认为这对你最好。」对她而言,下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我警告你,」他瞪着她,口气带着—丝阴沉,「别再擅自决定什么东西对我最好,因为你不是我!对我而言,我要你在我身边,这才是对我最好!」
  不可否认,他的话使她心中霎时充满喜悦,只是她依然迟疑——
  「我不想你因为我的缘故而失去继承权。」她的声音轻柔,语气中充满矛盾。
  「你根本不需要在乎这个,因为继承权只有我要不要的问题,没人可以用这左右我,」他情绪激动了起来,「我很爱你!就算在我以为你因为利益而放弃我的时候,我还是爱你!这些日子以来,我无法不想你,所以我要你跟我回日本。」
  听到他赤裸裸的告白,令她感动。
  她的声音略略颤抖,几乎带着哭声,「可是你外公……」
  「他交给我处理,终有一天,」他的眼睛闪过算计,他一点都无法原谅他竟然试图将孔博雅带离他身边,「我会要他在你面前低头认错。」
  以山田喜树的高傲,她不认为会有这么一天。
  「说你会跟我回去!虽然我知道你讨厌日本,甚至不喜欢日本的食物,但那是我的家,我有我的责任,」他低下头,在她的耳边呢喃,「我可以答应你,我们依然可以保有这里,在你想回来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但当然,得要有我的陪伴。」
  他可不能忍受她又突然莫名其妙的不见。
  「听你说这些话,我怎么可能不跟你走。」她低语,眼眶红了,这阵子她想他想得心都痛了!
  紧拥着他,虽然她真的不想离乡背井,但为了他,一切都值得。
  谁能想象,讨厌日本所有一切的她最后竟然选择了一个日本男人,跟他远走高飞……
  两年后
  「你该知道,你已经三十岁了!」山田喜树等了黑冢辰好几天,打电话也派了人,但是黑冢辰不回家就是不回家,逼着他老人家忍不住大动肝火的冲进公司找人。
  对于婚姻大事,黑冢辰总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态度,看得山田喜树快要抓狂。
  「我在三十岁的时候,早就已经生下你妈了!」
  「你是你,」黑冢辰不带情感的说,动手整理资料,准备到会议室去开会,「我是我!」
  「你给我站住!」山田喜树吼道:「我在跟你说话!」
  山田喜树有预感,他终有一天会被他气得爆血管。
  石川仁的目光迟疑的在两人身上打转,他聪明的不介入这一老一少之间,毕竟帮了哪边都不对。于是他沉默的拿起资料,打算尾随着黑冢辰到会议室开会。
  「石川,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但他却总是不懂。」
  听到山田喜树苍老疲累的声音,石川仁一楞,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你看你,都结婚了,辰君呢?」山田喜树叹了口气,「他怎么就是不听话?就算我说他一天不结婚,我就一天不把日飏航空交给他,等我死了把日飏航空给别人,他还是不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难道我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一年前,石川仁娶了个台湾妻子,长得漂亮不说,更烧得一手好菜,每次看到山田喜树总是热络得好似两人才是祖孙,虽然不是日本人,但是山田喜树还挺喜欢她的。
  「其实辰君也不是什么都不在乎。」石川仁拿着资料站在山田喜树的面前,「他至少曾经在乎过一个人。」
  山田喜树拉下了脸,「你是指那个姓孔的吗?都已经两年了,他应该忘了吧?」
  石川仁耸耸肩,「看样子他并没有忘。」
  「所以呢?」山田喜树不悦的嘟囔,「你是说我叫他们两个分开,是我做错了吗?」
  山田喜树不笨,他当然知道黑冢辰的心中有人,而那个人还是被他赶走的孔博雅。
  「当然不是!社长有社长的考量,你只是在做你认为对辰君好的事;只是……」石川仁欲言又止的看着山田喜树。
  「要说什么就说,」山田喜树嚷道:「不许吞吞吐吐。」
  「有的时候社长以为对辰君好的事,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山田喜树皱起了眉头。
  石川仁老实的回答,「其实前几天,我带着我太太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辰君带着一个女人。」
  山田喜树的眼睛一亮,「什么女人?」
  「孔小姐。」
  山田喜树的表情像是被雷劈到。
  「你确定?」
  石川仁点头,「距离不远,我肯定没有看错。」
  山田喜树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向会议室打算要质问黑冢辰。
  「社长,请先冷静一下,」石川仁立刻跟在他的身后,「听我把话说完好吗,那天我看到孔小姐,她好像怀孕了,我太太还说,看她那个样子应该是这一阵子就会生了。」
  山田喜树因为这句话,手硬生生的停在会议室的门把上,「真的吗?」他一脸的怀疑。
  石川仁肯定的点头。
  山田喜树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石川仁轻轻按下把手,把门给打开,「所以社长,有事还是好好说,别跟当年一样,弄得两败俱伤。」
  黑冢辰的目光冷冷看着进门的山田喜树,但他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的时间不长,注意力再次回到桌上的资料。
  山田喜树还来不及开口,一声清脆的电话钤声响起。
  几个主管面面相觑,公司规定进入会议室之后就要将手机关机,不知道是谁坏了规矩。
  就见黑冢辰慢条斯理的拿出西装外套里的手机,接了起来。
  众人震惊的看着他,因为说穿了,这个不准在会议室里接私人电话的规定还是他定的,没想到他也是第一个破坏的人。
  「什么?」他猛然站起身,脸上写着惊慌,「你哪里都别去,我马上回去!」对方不知道回了什么,令他突然情绪失控,「孔博雅,你给我听话!」
  他一边讲电话,一边目中无人的快步离开。
  「这是怎么一回事?」山田喜树感到莫名其妙。
  石川仁很快的就抓到重点,「看来孔小姐要生了。」
  山田喜树一睑错愕,「这么快?」
  要不是情况特殊,石川仁差点笑出来。他连忙跟着山田喜树一起走出去,今天的会议看来是开不成了。
  「社长,你小心点!」石川仁紧张的护着山田喜树。
  两人才出大楼,正好看到把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的黑冢辰。
  「拦住他!」山田喜树说。
  石川仁立刻对黑冢辰挥了下手。
  车子一停,山田喜树迳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社长?!」黑冢辰的口气不善,「你在做什么?」
  孔博雅要生了,他赶着回家送她去医院,可没空再应付他。
  「开车。」山田喜树不悦的说。
  黑冢辰的眉头一皱,将车开入车流之中。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山田喜树并不喜欢现在的情况。
  黑冢辰瞄了山田喜树一眼,「我没结婚。」
  山田喜树皱起眉头,「但是姓孔的丫头不是怀孕了吗?」
  「谁告诉你的?」黑冢辰的口气阴沉。
  「你管谁告诉我的,」山田喜树严厉的说:「真有这回事?」
  「没错!」他直截了当的回答。
  山田喜树闻言,情绪转为复杂,他一直很希望能够看到家里有新的生命诞生,但是偏偏这个新生命的母亲并不是他想要的……
  「不过不管博雅是不是怀孕,」黑冢辰不留情的说道:「她生的孩子,跟你、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山田喜树的脸色难看至极,「什么意思?她的孩子不是你的吗?」
  黑冢辰眼睛一眯,山田喜树的话真令人火大,「当然是我的!」也只能是他的。
  「那为什么说她的孩子跟你我没关系?」
  「因为你不要这个人当你的孙媳妇。」他理所当然的回嘴,「我也说过,如果你不接受她,我会让你绝后!我说到做到,这个孩子出生——顺便告诉你,这是个男孩,」他冷冷的说:「他出生,不会姓山田也不会姓黑冢,而是姓孔!入的是台湾籍不会是日本籍,博雅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他们会很高兴他们家后继有人的。」
  「你想气死我!」山田喜树的声音带着怪异的尖叫。
  「我只是做到你的要求而已。」车子开进了一个高级住宅区,黑冢辰在一栋洋房前停了下来,匆忙的解开安全带。
  山田喜树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有种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
  黑冢辰没空留下来理会山田喜树,毕竟对他来说,任何人都没有孔博雅来得重要。
  这个小子对待他的方式好像跟他有仇似的!山田喜树错愕的看着黑冢辰背着一个包包,小心翼翼的护着孔博雅走过来。
  「一切都会没事的!」山田喜树听到黑冢辰用着他从没听过的温柔语气对孔博雅说话,「相信我,一切都没事。」
  「我也知道一切都会没事。」孔博雅忍不住笑了出来,「医生说,从阵痛到生产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你不用这么急着赶回来。」
  「要不是因为那个老家伙,我可以更快的!」打开车门,黑冢辰很不给山田喜树面子的说。
  「小心点,」他柔声说道:「别紧张!」
  「我一点都不紧张,」孔博雅拍了拍黑冢辰的头,「现在紧张的人是你才对!亲爱的。」
  黑冢辰亲了下她的脸颊,坐上驾驶座。
  孔博雅这时才注意到坐在前座的另一个人,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山……山田社长?」
  山田喜树不自在的清了下喉咙,这下反而变成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孔博雅了。
  「您怎么会在这里?」孔博雅抚着自己的肚子,眼神透着不安。
  「社长让你不自在吗?」黑冢辰注意到她的反应,立刻下了决定,「我让他在前面下车!」
  山田喜树一脸的震惊,好歹他也是他的外公,竟然为了女人赶他下车,他一定会被天打雷劈。
  「不用。」孔博雅忙不迭的阻止黑冢辰,「我只不过有点意外看到山田社长罢了。」
  山田喜树注意到了孔博雅用的语言,「你会说日文了?」
  「对。」孔博雅微笑,「说得不好,但是我很努力!」
  这两年来,她跟着黑冢辰定居日本,一开始就在语言上面做了很多的努力,后来她还交了不少的朋友,慢慢学习融入这里的环境。真正接触之后,其实日本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讨人厌。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黑冢辰率先下车,替孔博雅开车门。
  「山田社长——」原本要进门的孔博雅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看着不太自在站在车子旁的山田喜树,「他要怎么办?」
  「等会儿我会叫人来接他。」黑冢辰淡淡的回答。
  山田喜树闻言几乎要叹息,一个外人对待他,竟然比自己的外孙还要关心,孔博雅……难道之前自己真的错了吗?
  他如战败的公鸡似的无精打采。
  就在他自怨自艾的时候,黑冢辰去而复返。
  「进去吧!」黑冢辰酷酷的说:「博雅说,就算要派人来接你,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站在外头吹风。」
  山田喜树差点老泪纵横,「其实想想,这丫头也不错。」
  黑冢辰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孔博雅当然不错!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跟她走一辈子。
  「你觉得如果我要她把生下来的孩子姓山田,她会不会同意?」
  黑冢辰闻言对天翻了翻白眼。
  「我可以求她,」山田喜树兴奋的说:「跪下来都行!」
  这老家伙还真是豁出去了,黑冢辰瞪着山田喜树。
  山田喜树也不甘示弱的回视他,「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男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跟着老婆姓?」
  「让孩子跟老婆姓又如何?那还是我的孩子,姓名只是一个人的代号罢了,重要的是他身上所流的血是我的!而且跟你选择要跪在她面前,我想,我还是比较像男人吧!」
  黑冢辰的话令山圈喜树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不过我不会阻止你跪,」黑冢辰幸灾乐祸的说:「毕竟博雅心肠软,不一定她会愿意看在你的老脸上,同意让她第一个孩子姓山田。」
  山田喜树的五官一亮,「真的吗?」
  黑冢辰没有回答,只是快步的走向在病房里待产的孔博雅。
  「小子,我告诉你,」山田喜树忍不住在黑冢辰身后嚷道:「你这么对待我,早晚会有报应的。」
  「我有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外公,难道就不是报应吗?」黑冢辰山不客气的回嘴。
  山田喜树着实一楞,「下雨打雷的时候,你最好躲在屋子不要出门,不然小心遭天打雷劈……」
  黑冢辰冷哼了一声,根本懒得理会山田喜树。他曾承诺孔博雅,终有一天,他会让山田喜树向她低头认错。
  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而他一向说到做到!
  他的女人、他的孩子……好吧,还有这老家伙,这份幸福,他绝对会好好的把握!
  【全书完】
  *欲知自认大帅的靳偌文和娃娃睑的骆弘芸如何坠入爱河,请看甜柠檬系列084《不负责的男人之三少其实不花心》。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