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残月 第十章
  长安城西二辆马车自远处驶来,车轮轮辅,马蹄声的的尝尝的响。马车行得并不快,却很稳,它在一大宅边停下。
  大宅气势很大,门前伫立的不是寻常富商大贾宅门之外的石狮,而是一双麒麟,自古麒麟的尊贵仅次於龙,乃至高权力的象徵,这宅子的主人竟用麒麟石雕做守门之兽,想来身分地位绝不低。
  八名军士分别守卫於正门左右,腰背挺得笔直,见有马车过来,均视若无睹,挺山且不动,看得出都受过极严格的训练。
  马车停在大宅门前,车门被由内打开一双男女自车中出来,其风采神韵若明珠美玉一般,两人执手而行,宜若瑶池双璧,绝美得似神仙。男子看来温和儒雅却高华自现,女子气韵清冷而姿容妍丽,两人神色间都带有苍白与憔悴。
  “尘,你到长安就是要来这里?”冷清寒方下马车,就看见大宅门楣之上赫然悬挂一方巨匾,龙飞风舞的烫有恭王府三个金色大字。
  楚落尘抬头望了一眼那方巨匾,淡淡的笑道:“不错,就是这里。”
  冷清寒默然,明显感受到自他身上散发的沉郁气息,纵使他笑著。她什麽也做不了,只是随著他的步子,走上恭王府高高的台阶。
  其中一名守卫拦住他们喝道:“什麽人,竟敢擅闯恭王府?”
  楚落尘温和客气的道:“在下有事求见王爷,尚请通报。”
  “求见王爷,王爷是什麽人都见得的吗?还不快走。”守卫哼了一声,态度十分不屑。
  “你都尚未通报,又怎知恭王爷一定不会见我?至少你该通报一声。”  

  一双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番,那守卫哼笑一声,“就凭你?”
  他确实生得绝美,但一身白袍却极是普通,更无任何华贵之物点缀!同行两人都是衣著朴素,毫无大富大贵之人的奢华之气。见惯了进进出出的达官显贵,他不将两人看在眼中,一脸的不耐。
  “我?我又如何?”有些奇怪了,楚落尘看看自己,并没什麽不对,啊,这人干麽一脸不屑?
  有些惊讶他的迟钝,冷清寒不知道残月楼在他手上两年,为何还能侥幸留存下来,甚至事业扩大了一倍?他简直是……半点不懂人情世故。
  “你还能如何?人家狗仗人势,看你一无官位,二无钱财,自然不给你通报。”冷清寒冷睨了那守卫一眼,不齿道。
  “啊?原来是这样。”楚落尘明了的点头,银票他身上是有很多,那是慕容云飞在临走时硬塞给他的,他曾告诉过他们此行的目的,他们自是知道他用不到什麽银两,却仍塞给他许多,他本还暗自奇怪,而今看来似乎是有先见之明。  
  方欲伸手入怀,拿出银子希望能打通关节,却见守卫大怒,一把向冷清寒抓去,想来是为那句狗仗人势动了肝火。
  “大胆。”冷清寒冷叱,楼主之威自然表现,她身形微微一晃,躲过他那一抓,反手一抡,立时将他摔了出去,滚下台阶。
  其馀七名守卫原本不言不动;静静的肃立,而今见状便要一拥而上,此时,恭王府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一名白发老者徐步而出,威严的沉喝——“还不住手!”
  守卫们见老者出来,均是一惊,慌忙施礼,“邵总管。”
  此人正是恭王府内务总管。
  “究竟何事,竟喧嚷至此?”邵总管语声之中带有责备之意,同时不著痕迹的打量楚落尘及冷清寒两人。
  被摔下台阶的守卫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愤然道:“总管,这两人要见王爷,但既无拜帖,又无推荐信,狂傲无礼至极,简直藐视王府。”
  “你给我住口。”邵总管喝道,将视线转至楚落尘身上,问:“可是这位公子要见王爷?”这里是长安,多得是达官显贵、名门贵胃,眼前两人虽看来衣著普通,但都有一种隐然的超卓之气,是以他小心谨慎不敢得罪。  
  楚落尘优雅一揖“正是,不知王爷可在府中?”
  “王爷是在府中,但公子当知,王爷身分尊贵,不是常人见得的,即使老朽为您通报,王爷也不一定会见您。”
  楚落尘将腕上一双玉钤解下,通与邵总管。
  “总管将此物呈给恭王爷,在下相信他会见的。”邵总管接过,置於掌中定睛看去,只见玉钤通体如雪般莹白。每只玉钤之上均雕有九尾玉龙,其雕镂之技已臻化境,著实是稀世之宝,珍贵无匹,而且龙乃皇室象微,玉钤之上竟然雕龙,这意味著什麽?
  邵总管一凛,深深的望了楚落尘一眼,恭敬的道:“您稍候,老朽这就去通报。”
  冷清寒觉得怪异,不知道他为何一定要见这恭王不可,甚至连从不离身的玉钤也取下作为信物,她是知道他的身世的,自然更明白自从他出富,就再不愿与星室有所牵扯,但这次又为何决定再来长安?
  犹记得出发之前,他与慕容云飞有过一番长谈,而後慕容云飞三人就相携离去,当时她并未在出息他们谈些什麽,而今想来却又显得怪异。他们知道他要来这里吗?还有他们是否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是否只有她一人被蒙在鼓里?
  “尘,你来这里究竟要做什麽?”终於忍不住,她发出疑问。
  “先别问好吗?待事情完了,你自会知道的。”
  没有再说什麽,冷清寒静静站在一边,心中有些怅然,她不明白他为何不告诉她,她同他一起分担不好吗?他从不曾瞒过她什麽,为何这次弄得如此神秘?揽过她的肩,他轻叹一声。并非有意瞒她,只是若让她知道他此来目的,她一定会阻止他的,就如同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著她毒发一样,她绝不会任他为了她犯险。
  过没多久,邵总管就出来了,笑道:“这位公子。王爷有请。”他无法形容王爷见到玉钤时脸上的震惊,几乎是立刻命令他恭请玉的主人入府。  
  楚落尘微微一笑,牵起冷清寒的手举步入内,邵总管微一躬身,在前引路。
  恭王府内当真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尽是富贵堂皇之态。
  穿过九曲十八弯,又行过花团锦簇的小径,楚落尘笑道:“想不到恭王府四季如春,初冬之际,各地奇花尚可如此争奇斗艳,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邵总管闻言之下与有荣焉,自豪的一笑,“王爷自幼甚爱花草,以搜集天下奇花为己任,更雇有经验的花匠照顾,为的就是使府中时时可见盛极之花。”
  “王爷当真是风雅之人,雅兴著实不浅。”楚落尘淡淡一笑,想来他是没有找错人了,十之八九醇香就在这恭王府中,而今问题是该如何令爱花成痴的恭王爷割爱了。”一路低声交谈,邵总管将两人领至一间气势恢宏的大厅中,大厅主位之上坐著一紫袍年轻人,一袭紫袍之上绣有描金麒麟,年轻人俊眉朗目,一身尊贵之气,但神色间倨傲异常,大有天下唯我独尊的狂态,楚落尘几乎第一眼就能肯定,他便是自己此行要找的正主儿,恭王李彻。
  果然,邵总管弯身恭敬的道:“禀王爷,客人带到。”
  李彻眯起眸子挥挥手,“你下去吧,除了玉钤主人留下,其馀的也退下。”
  自从楚落尘进入大厅,李彻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他,眼神极是复杂。  
  “是。”邵总管恭应一声,向冷清寒道:“姑娘,请随老朽至偏厅等候。”
  冷清寒置若罔闻,毫不理睬。
  楚落尘见状轻推她一下,“寒儿,听话。”  
  “不。”她简洁又坚决的道。那个王爷怪异得紧,让她觉得他似乎不怀好意”。
  “寒儿。”楚落尘无奈,又对她说不出重话。
  “呵呵。”李彻忽然笑了起来,“算了,姑娘要留下就留下吧,好了,邵总管你退下。”
  “是。”邵总管应道,躬身而退。
  大厅之内只剩下楚落尘、冷清寒及李彻三人,李彻自主位上站起,走至楚落尘身前,“我该称你什麽呢?皇兄、太子,还是李循?”
  打从一见到他,他就可以止目定他是二十年前被带出宫的前太子——李循!毕竟这等绝美的容颜,世上有几人拥有?何况他尚持有皇室至宝九龙极天雪玉钤,这都足以证实他尊贵显赫的身世,但今日他不期然的来到王府,意欲为何?
  楚落尘淡然飘忽一笑!“自从二十年前离去那日我再不是皇室中人,何来皇兄、太子之说?”
  “那你来我这恭王府做什麽?不怕我杀了你吗?父皇对你心怀愧疚,这几年一直在寻你,你的存在是我的一大威胁。”李彻对皇位早有觊觎,当今太子无能,这江山迟早会落在他的手中,他不会让任何人阻碍他。
  冷清寒凛然一惊,挺身护卫於楚落尘身侧,警戒的盯视李彻的一举一动。
  楚落尘安抚的握了握她的手,淡淡的道:“我来并不是与你争夺九五至尊的宝座,否则我去的就会是大内,而不是你这恭王府。”
  “噢?那麽说说你的目的,你此来又是为何?”李彻挑眉,感兴趣的问。“我是为醇香而来。听说王爷植有醇香这一西城奇花,在下希望王爷可以割爱,赐赠一枝。”  
  西城奇花醇香,曼陀罗,冷清寒自然的将它们联想在一起,难道他是为了解她身上的毒?
  “放肆!你可知道这偌大的王府中,醇香也只有一株而已,还是孤王千辛万苦方才求到,你竟妄想孤王割爱,作梦。”李彻怒道。醇香是他最爱的奇花之一,平日珍视异常,小心翼翼的呵护,又怎肯轻易让人。
  “王爷!在下确实急需醇香一用,万望王爷割爱,再说日後若王爷得登大宝,什麽样的奇花不能得到,又何借一枝醇香?”眉宇间隐含轻愁,楚落尘几近恳求的道。
  冷清寒摇头,“尘,我们离开这里,别理会什麽醇香,我们走好不好?”她肯定他要醇香绝对是为了解她的毒,不然依他的性子断不会再与皇室有所牵扯,更不会这般低声下气的委屈自己,她不要他这样的。  
  “不可能,醇香孤王绝不会给你,你死心吧。”李彻别过脸去,楚落尘脸上的轻愁竟令他心生不忍,这著实怪异。楚落尘语气低柔下来,“醇香在下誓在必得,难道王爷当真要逼我回宫觐见皇上,恳请他赐下醇香不成?”
  “你在要胁孤王?!”李彻霍然转身,目现狂怒。
  “这只是不得已的下策罢了,王爷若认为是要胁也无妨,在下的目的只是醇香。”楚落尘一脸莫测高深,态度坚持。
  “孤王若立刻杀了你,你还能留下性命面圣吗?”李彻不甘的咬牙道。
  楚落尘毫不在出息的笑,“王爷请便,只是在下既然敢来,自然有所仗恃!且不说你是否杀得了我,即使我真陷在这里,我可以保证,今日之事不消半个月必定朝野皆知,皇上自然也不例外,那麽,到时即便皇上再宠爱你,想来也绝不会改立你为太子,且从此你在朝中声威必定大减,为了一株醇香是否值得?还望王爷三思。”
  李彻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冷然道:“这算诸葛孔明的空城计吗?可惜孤王不是司马懿,与孤王玩这一手,是你失策了。”言罢出手如电,向楚落尘攫去。
  冷清寒向前一步,手腕翻转之下,格开李彻攫来的左手,同时轻轻一挥,震得李彻浑身发麻,跟跆遏後。瞪著她,李彻难以责信如此美丽的年轻女子竟有这等功力,这於理不合啊,想他自幼从师大内高手,自认武功高绝,而今看来,竟抵受不住她一掌之力,难道她在娘胎中就开始练武吗?
  楚落尘淡淡一笑道:“王爷,在下从不妄言,相信与否全凭王爷。”
  怔怔的站著,良久,李彻唤道:“来人。”
  邵总管走了进来,他方才待立於门外不远,似乎听见争执之声,但没有王爷召唤,却也不敢进来。  
  “你带他们去取醇香,然後送他们离去。”李彻挥手,在主位上坐下,阖上双眸。
  “多谢王爷,落尘在此向王爷保证,今生今世绝不会在皇室出现,预祝王爷大业可成。”楚落尘长长一揖,真心的道。当今太子无能,若江山日後当真传至李彻之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你能告诉孤王,你为何对醇香如此执箸?”李彻忽然问他,不明白为何有人对江山毫无眷恋,却在意一朵异域之花。
  楚落尘微微一笑,眸间现出暖暖的温柔。“我要醇香,是为我心爱之人的性命,否则醇香对我毫无意义。”  
  “孤王不懂。”
  他自然不懂,但冷清寒是懂的,她鼻头一酸,一直是这样,他总是毫无保留的为她付出一切。
  “王爷并不需要为这小事费神,在下等告退。”
  “等等,”李彻叫住他,自案上拿起那双玉钤,“这个你不要了吗?”
  “王爷不妨就将它视为在下对你相赠醇香的回报,留下作个纪念,对於在下来说,它已毫无意义。”说完楚落尘拉起冷清寒,随邵总管退出大厅。  
  李彻怔怔的望著他离去的身影,又望望手中玉钤,心头泛起一阵怅然。
  楚落尘在城内的四方客栈包下两问上房,而此时他正在冷清寒房中。
  “来,寒儿,将它服下。”手中是一碗澄清泛绿的药汁,尚散发著淡淡的香气。
  冷清寒接过,一口将它饮尽,坐下调息,迅速催开药效,她不愿辜负他的心意。
  满意的看著她眉宇间淡淡的红痕褪去,楚落尘这才如释重负的笑了。
  “寒儿,现在感觉如何?”见她收式,他轻问。
  “好多了!”她下床临窗而立。
  楚落尘行至她身侧,“你在生气?气我事先不曾告诉你,隐瞒了你吗?”
  “不,不是。”她摇头,语声低落下来,“我只是……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但心中却莫名的感到难过。
  揽住她的肩,他轻柔的道:“别怪我,寒儿,我还未坚强到能眼睁睁的看著你离我而去,两年前的遗憾,终我一生我都不愿再看它重演,明白吗?”
  “所以你就去涉险,去恭王府为我求取解药。”她终於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你这样做,我难道该高兴吗?”
  “傻孩子。”心疼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他将她拥在怀里,“说什麽涉险,恭王府又不是龙潭虎穴,难不成他还能吃了我?何况我们不是安然无恙的离开吗?带回了醇香,医好了你的毒伤,怎麽说这一趟恭王府都去得值得。”
  “你当然这样说。”冷清寒闷闷的道,有些不满他的轻描淡写,直至现在她还对李彻狂怒的样子记忆犹新,她知道他当时确实有杀人的冲动,若不是被他一番话震住,她没有把握两人能从恭王府全身而退。
  “不然怎麽说?若不去恭王府,你必定面对毒发命运,那时你要我如何独自一人苟活於世,倒不如尽一番人事,还有与你携手红尘的机会。”
  失去她的两年之中,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日子而今想来尚且害怕,当时若不是那份认定她尚在人间的意念支撑著,他早随她共赴黄泉。
  将脸埋入他怀中,她忍不住潸然泪下,她何来幸运,今生能得他如此深情以待,红尘相伴。
  拉她在椅上坐下,他温言呵慰,“好了好了,你身上的毒解了是件好事,怎麽反倒哭成这样。”递过一方白绢给她,“来,把泪擦乾净,你知道我爱看你笑的。”
  以白绢拭去泪水,冷清寒勾勾嘴角,权充一笑,楚落尘看她眼眶红红的,却又勾动嘴角作微笑状,著实娇憨得很,忍不住莞尔,在她对面坐下。
  咬咬下唇,她忽然道:“为何我从不曾见你流过泪,这样是不是很不公平?”
  楚落尘一怔,不知该怎麽回答她“你连这也计较吗?寒儿你真越活越回去了。”
  “是吗?”她微微皱眉,他在敷衍她吗?
  “别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儿个还要赶路回残月楼。”楚落尘站起来一微微一笑,“我也回房休息了。”
  这段日子以来几乎耗尽他的心神,她毒伤未愈犹如一根弦在他心头紧绷著,而今终於放下一颗心,疲乏感立时涌上,是该好好歇息一番了。 
  冷清寒点头,纵使他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来日方长,现在他确实需要休息。
  楚落尘笑笑,推门出去,谁知门甫一推开,一个人摇摇晃晃撞了进来,楚落尘一个跟跆,几乎被他撞倒,冷清寒身形一晃扶住他,目光冷冷的瞪视那名差点伤了他的不速之客。
  店小二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哈腰道:“真对不住,扰了贵客的安宁。”随後望向那人,店小二的眼神立刻化为鄙夷!“你还不快滚,当这里是什麽地方?白吃白喝了十几天没钱付帐,咱们没报官已经不错了,还不带著你老娘滚上身痨病,若死在咱们这儿多秽气呀。”那人一身青布短村打扮,面容憔悴至极,向著店小二连连打揖,“小二哥,家母重病,小生手头也一时拮据,您行行好,将来小生有了银两,必定加倍奉还。”  
  楚落尘听他的谈吐似乎是个读书人,却不知怎会落得如此境地。
  “去去去,”店小二叱道,“少罗唆!咱们已让你白白吃住了十几天,你还要怎麽样?走了走了。”
  冷清寒打从见到那人就似有熟悉之感,此时细细打旦里後,更加确定他的身分,纵使他一直卑微的低著头。
  “冷致远!”她冷冷的唤。
  那人身子一震,抬起头来,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带著斯文的书卷气,眉宇间竟与冷清寒有几分相似。
  他原本不习汪出息到冷清寒,此时定睛一瞧,惊得是面青唇白,瑟缩不敢说话。
  楚落尘眸中闪过一丝了然,在床上坐下,静观其变。
  店小二面露惊讶之色,“这位贵客,你认识他?”冷清寒并不理他,再次向那人唤道:“冷致远?”
  “二……二姊。”那人嗫嚅,声音几不可闻,他正是冷清寒同父异母之弟,冷致远。
  “那女人也在这里?”
  悚然一惊,冷致远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二姊,我娘已经病重,神智昏沉,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吧。”他明白二姊对他母亲的恨,毕竟当年娘确实待她们姊妹极一可刻,甚至间接害死了大姊,所以对她的报复他并不怨,但今天娘已落至这般田地,遭到了报应,不能放过他们母子吗?
  冷清寒皱眉,“你起来。”
  冷致远依然长跪,不言不动。
  “叫你起来,你没听见吗?”冷冷一叱,冷清寒提高声音。
  猛打一个寒颤,冷致远怯然站起,不敢作声。
  自怀中掏出一张千两面额的银票,她走过去塞进他掌中,冷冷的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怔怔的望著手中的银票,冷致远不敢相信的望著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还不走?”  
  冷致远再次跪下,欲向冷清寒磕头,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再也跪不下去。
  “我说你可以走了。”冷清寒暗叹一声,他真是愣得可以。
  眼中有泪,冷致远长长一揖,没有再说什麽的转身离去。
  惊讶的看著眼前的巨变,店小二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冷清寒冷冷开口赶人,这才慌忙离去。
  这一切楚落尘全看在眼里,欣慰的露出一抹明若春阳的笑。终於,寒儿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放过了她的後母,也……放过了她自己。仇恨本就不该属於她呵。
  七天後,官道之上,一辆马车徐徐行驶。楚落尘斜靠在马车内置的软榻之上,冷清寒则坐在他身侧,温柔的望著他。
  原本计画六天前就起程的,但楚落尘的身子经那几日折腾,再抵受不住,方才躺下即大病一场,使行程不得不延後。
  脸色仍极是苍白,但这会他的神色却很愉悦,“残月楼是你的心血,交给雄飞你会心痛吗?”
  冷清寒柔和的笑道:“怎会,待这次回残月楼交代一切後,我们就回聆雨轩去,你正好也可以调养身子。”
  “是啊,待我在聆雨轩方圆十里布下阵法,便再也无人可以打扰你我清逸的生活了。”楚落尘轻笑。  
  冷清寒挑眉,“你想占山为王吗?”
  哈哈一笑,他将她拥入怀中,“你说是就是吧,与你一起,即便占山为王又如何?”  
  她靠在他身上,脸上有著幸福之色。是啊,只要他们在一起,其他的又有什麽可在意的呢?
  君若天上云,侬若云中鸟,相依相恋,天上人间!
  君似湖心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怜,浴月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若昙花一现。
  竹林晚归,飞雁南归了呵!
  一全书完一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