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千金万人迷 第九章
  尽管书瑀非常不愿意再看到欧阳圣擎,也不愿再跟他有任何交集,可他却在最短的时间内,和育幼院里的每个人都混得很熟,不仅修女喜欢他,妙语如珠的他还逗得每个孩子哈哈大笑。孩子们开心地围着他,帮他组装组合式书桌、装设新的台灯,那些画面让书瑀看了就觉得火大。
  看到这些缺乏物质的小孩终于拥有最好的礼物,她当然感到开心。可是,这一切不应该跟欧阳圣擎有关!她讨厌他再度闯入自己的生活;讨厌她不管定到育幼院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孩子们雀跃地围绕着他,笑声不绝;她更讨厌自己的视线老是会不受控制地偷偷飘向他!
  欧阳圣擎取得修女的同意,要在育幼院暂时住下来。书瑀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撑不了两天就会投降了。没想到,他兴致盎然地帮育幼院做了好多事,他买来很多修缮的工具,帮育幼院粉刷墙壁、修理漏水的屋顶和马桶、换掉有破洞的纱门,敲敲打打地修理好故障的床架还有一些家具,让孩子们快乐得不得了,直说他是圣诞老公公。
  虽然所有的人都喜欢他,连修女也跟他聊得好开心,可书瑀就是铁了心不甩他、不看他、更不跟他交谈。内外煎熬地撑了六天之后,她终于受不了,率先逃回台北了。
  从不喝酒的她还买了半打啤酒,躲回自己的小窝喝闷酒,但却越喝心情越烦躁、越喝越火大、越喝越茫然。
  昨天晚上,修女曾私下找她聊天,语重心长地劝告她,说这年头好男人不多了,她看得出来欧阳圣擎对她一往清深,否则不会花这么多功夫来弥补,希望她不要再任性了,好好给圣擎一次机会,不要造成终生的遗憾。
  烦闷地捏紧啤酒铝罐。“我任性?我哪里任性了?大家都说那个混蛋是好男人,厚~~他哪里好啊?他只会在别人面前卖乖,装得一往情深的样子,其实他根本是个既自私又不负责的王八蛋!”
  咬牙切齿地骂着,可心底却有股细微的声音在反驳——他真的是一个自私又不负责的王八蛋吗?
  不。倘若他真的是个自私的人,当初谢甫升骑车撞到他的时候,他就不会撤销告诉,也不会放弃要他赔偿那一百多万。
  她知道,他要求甫升去他家打杂,为的只是想磨磨甫升的戾气,希望他能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脑中飘过好多好多的画面,她想起上次去南部时,他带她直奔垦丁,住在一间好美的民宿,还体贴地准备他讨厌的草莓当她的早餐,看到她吃得很高兴,他的笑容显得无比满足。

  她想起在那个海边,他像个孩子般开怀大笑,故意抓海参来吓她,还把一只好可爱的寄居蟹放在她掌心。
  凉爽的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那幅海天一色的美景,那股盈满心头的爱恋,还有被呵护的感动,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她还想起当她对他说完自己的身世,问他是否要分手时,圣擎慎重说出的话——
  这是我听过最愚蠢的问题。梁书瑀,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你不知道自己是多么优秀美好吗?我爱上的是你这个人,是闪闪发亮的梁书瑀,是一个脾气倔强,却把我迷到神魂颠倒的女孩。应该是由我来问你这句话——你确定还要跟我交往吗?也许我不够温柔,心思不够细腻,也不是你所有的追求者中,最优秀出众的男人。但,我拥有一颗疯狂爱你的心,不管发生任何事,这份爱只会越来越浓烈,绝对不会褪色,你愿意让我继续守护你吗?
  当时,他黝黑的眼眸燃着熊熊的火焰,那把火一直栖息在她的心坎,宛如护身符般,牢牢地守护着她的心、她的灵魂。让她知道自己是美好的,是被用心呵护着的,她无须再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因为有一个优秀杰出的男人想牵起她的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头好痛……”按着痛楚的太阳穴,已经喝到醉茫茫的书瑀觉得好像有人拿榔头不断地敲击她的脑袋般,让她头痛欲裂,让她的心彷徨无所依靠。
  口口声声说不想再见到他,说她要慧剑斩情丝,彻底斩断这份不属于她的感情,可这颗心为何会这么痛啊?为何她这么努力了还是忘不了他?只要一闭上眼,跟他在一起的种种回忆都会窜入脑中。
  “烦烦烦!快烦死人了!”书瑀又打开一瓶啤酒,仰头灌下。她想让自己大醉,想靠着酒精来忘掉一切,麻痹她无法控制的情愫。
  喝到头昏脑胀之际,门铃突然响了,书瑀以为是翊羚或晓萝来看她,摇摇晃晃地走去开门,然而门一打开,她的酒也醒了大半!
  “你来干什么?”
  “我可以进去吗?”圣擎的大手牢牢地接住书瑀摇晃的身躯,黑眸溢满疼惜。“老天爷,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心情不好尽管找我出气,不要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我会心疼的。”
  “不要碰我!”书瑀奋力推开他的手。“欧阳圣擎,你知不知道自己真的很讨人厌?你是黏人的苍蝇吗?我都逃回台北了,为何还要看到你?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书瑀,等一下——”
  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她狠狠地关上门,怒气冲冲地跳上床,拿起棉被蒙住头,对自己大喊:“不准开门、不准理他、更不准心软!梁书瑀,你有骨气一点!”
  虽然用棉被牢牢地包住自己,但她的手却开始发抖。她知道自己千万不能下床去开门,否则她一定会做出一连串愚蠢的事来,她会重蹈覆辙的。
  “啊啊——烦死了!”闷在棉被里大叫,脑门痛到很想撞墙。
  坦白说,经过这几天的冷静思考后,她可以理解欧阳圣擎为何会吃醋地打了卢逸轩,她也相信他跟穆亚筑之间是清白的,可曾经被冤枉的痛苦还是盘据在她心头,她无法原谅他。
  就因为爱得太深,由天堂坠落到地狱时,才会痛彻心肺。
  “不准出去、不准开门!不准、不准、不准……”深怕自己会冲动地下床,书瑀啃着自己的手指头,藉由疼痛来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
  身体好重,脑袋越来越昏沉了,醉醺醺的她终于抵挡不了浓浓的睡意,沉沉地入睡了……
  等到书瑀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七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口好渴……
  掀开蒙在脸上的棉被,坐起来,她看看闹钟,半夜四点了。
  她慢慢地下床,走到小茶几前倒水,一口气喝了两大杯水后,整个人却不受控制地踱到大门前,贝齿轻咬着下唇。
  天人交战许久后,她喃喃自语着。“都已经超过七个小时了,而且外面又冷得要命,他才不会傻傻地留在那里,一定早就回家了……他应该看清我的本性了,觉得我脾气超坏又任性,他会死心,不会再来找我了,所以……所以我打开门看一下,应该没有关系吧?”
  悄悄打开门扉,映入眼帘的画面却让她浑身一震,双手赶紧捣住小嘴,以防自己惊呼出声,但不争气的眼眶却慢慢地泛红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何要这样折磨她?
  欧阳圣擎没有离开,他就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靠着墙面睡着了!
  这几天气温骤降,夜里温度只有十几度,虽然他穿着外套,但刺骨寒风还是由楼梯间的气窗不断地灌进来。单是打开大门,她就冷到牙齿频频打颤了,她不明白,他为何不回自己温暖的家?宁愿受冷风吹,也要守在这里?
  细微的声响让欧阳圣擎顿时惊醒,他抬头,一看到书瑀,赶紧站了起来,但因为长时间姿势不佳,导致血液循环不良,他的脚几乎麻了。
  书瑀沉默地看着这一幕,转身走回屋里,拿出自己最厚的大衣递给他,语气冰冷地说:“衣服借你。你回去吧,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欧阳圣擎接过大衣,整个人却重心不稳地往前扑倒,顺利跌入屋内的地毯上。
  “好痛!我的脚麻了,站不起来。书瑀,拉我一下好不好?”
  书瑀不想理他,但这个男人一直待在她屋里也不是办法,因此她只好冷峻地伸出手,不料小手刚触及他的,就被一股力量拉过去!
  “啊——”惊叫中,她摔入他的怀里,跟他一起躺在地毯上,他还以身体牢牢地护住她,没有让她摔痛。
  她又怒又气地说:“你干什么?放开我!”她想挣脱钳制,但论力气,她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他勾唇肆笑,笑容充满魅惑。“你明明就是爱我的,不然也不会开门来关心我。书瑀,不要再跟我冷战了好不好?你可以骂我、打我,就是不要不理我。”
  冒着刺骨寒风守在门口真的很苦,不过,只要能追回心爱的女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书瑀面容冷冽,转过头去不肯看他。“我打你、骂你干嘛?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快点走吧!”
  “书瑀,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倘若你还在意穆亚筑的事,我可以立刻带你去找她。”
  “这件事跟穆亚筑无关,也跟卢逸轩没有关系,纯粹是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你不信任我。倘若一对情侣之间没有信任,那还要怎么走下去?既然你不相信我的人格,那就趁早分手,断得一干二净好了!你走啊!”
  “我没有办法走,因为我的心已经被绑架了,被一个脾气很坏,但笑容却像是天使般的女孩给绑架了。”他的黑眸炽烈暗深,漾满令她融化的深情。“书瑀,我知道自己犯下了好多错,我是个大笨蛋。但,我真的好爱、好爱、好爱你!爱得灵魂都被你掌控住,爱得整个人都无法自拔了。倘若你不要我,我就只是一副可怜的空壳。你可以一直打我,打到你气消为止。但,原谅我吧!”
  他执起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拍打,一下、一下、又一下……
  “够了!欧阳圣擎,这招对我没有用,不要再上演苦肉计了!”倘若没有用,为何水气会占据她的眼眶,让她视线模糊?看到他更用力地打着他的脸,她愤恨地抽回自己的手,想狠狠地臭骂他,可豆大的泪珠已夺眶而出!
  怨恨地轻捶他的胸膛,骂道:“你混蛋!你是十恶不赦的大混蛋!你无耻又卑鄙……”
  打到没力气了,她泪流满面地偎入他的胸膛,任那粗犷滚烫的气息包围自己,也任泪水濡湿他的衣衫。她好气自己的软弱,但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怀抱总是可以让她顿时松懈心防,可以让她心窝发烫、四肢发软,好像回到了最安全、最爱恋的“家”?
  ……一个梦寐以求的家。
  “书瑀,我心爱的书瑀……”他将她抱得更紧,不断吮吻她的泪水。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会相信你,百分之百地相信你,再也不让任何人、任何误会介入我们之间了。”
  蜜吻宛如雨点般落下,书瑀原本冰封的心悄悄回暖了,热流缓缓渗入四肢百骸里,浓烈的情愫更深浓,一颗心宛如温热的奶油,迅速融化了。
  唉,这个男人是她的太阳,是她灵魂的主宰,她早就身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他心疼地捧起她的脸。“你瘦了好多,这一阵子你一定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吧?唉,都是我的错。书瑀,你知道吗?去过育幼院之后,我发现自己更疯狂地爱你了。我爱出身困苦却活得比任何人都坚毅的你,爱认真执着的你,也爱倔强固执的你。我已经跟修女说过,会成立一个基金会,长期帮助院里的孩童,往后我的收入都会固定提拨一部分的金额,当成孩子们的奖学金。只要我人在台湾的话,一星期至少会到育幼院去一次,抱抱那些天使般的孩子。”
  他腼觍地微笑道:“在育幼院的这几天,我惭愧地发现自己以前真是不知民间疾苦。跟着孩子们一起吃饭后,我慢慢地改掉了挑食的坏毛病……呃……虽然还不是很喜欢吃红萝卜啦,但孩子们教会我许多事,让我知道要懂得珍惜,懂得知足惜福。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好多好多,我很高兴自己有这个成长的机会。”
  他柔柔地吻着她的脸庞。“我成长了,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变成一个更有能力守护你的男人。答应我,你要一直在我身边。我们是那些孩子的爸爸和妈妈,要一起守护他们,所以你不可以再任性地离家出走,抛夫弃子喔,这样子很残忍耶!”
  书瑀白了他一眼,双颊染上绋红。“你不要乱讲话啦!什么爸爸妈妈的?”这男人真恶劣,就会吃她豆腐。
  圣擎哈哈大笑,笑得眉飞色舞,又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我才没有乱讲话呢!你笑得这么开心、这么甜,代表我说对话了。书瑀,我们两个真是好福气啊,不用辛苦耕耘就有好多可爱的儿子和女儿,而且一个比一个乖巧呢!别人一定羡慕死我们了!”
  他是真心想照顾那些可爱的孩子,就算以后跟书瑀结婚,生下属于自己的骨肉,也不会减少他对育幼院里那些孩童的爱。那份爱让他觉得自己更充实,人生更圆满。
  书瑀整张脸已经通红了。“你不要再乱讲话了……”
  “遵命!老婆大人。呵呵,这个时候的确不应该再继续长舌,我懂你的暗示了,无声胜有声嘛!”
  他邪恶地笑着,捧起她的脸蛋,饥渴地品尝她的甜美,宛如沙漠中的旅人终于得到了甘泉的滋润般。
  喔,她好香、好柔软。
  她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热吻不断地落下,也在书瑀的心房铺叠上一层又一层的幸福。
  水波荡漾的美眸闪耀着光芒,觉得甜蜜的未来仿佛变得更加清晰了。
  她知道,她会跟这个男人手牵手一辈子。
  他们会一直、一直地走下去……
  【全书完】
  编注:
  ㈠关于范紫歆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71瑀千金帮之一《爱哭千金行大运》。
  ㈡关于苏翊羚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730千金帮之二《麻辣千金最够味》。
  ㈢关于叶晓萝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近期千金帮之四《胖胖千金要减肥》。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