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到粗鲁鬼 第十章
  由于莫非与花翎在外“私定终身”,除了花色,花家人完全被蒙在鼓里,而莫非的父母也觉得既然两个人都许诺要结婚了,实在应该到台湾见见亲家,顺便为儿子提亲,于是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飞抵台湾。
  “翎,我看起来还好吗?有没有什么地方不OK?”
  到了花家门口,莫非难掩紧张的东拉一下衣服,西顺一下头发,平常从容自信的模样全飞到九霄云外。
  花翎从上飞机开始就边吐边回答他这个问题,直到现在双脚都落地了他还在问,不禁有些不耐。
  “都不OK啦!”
  莫非一听,更急了,马上停住脚步。
  “真的吗?怎么办,现在再回去换衣服会不会来不及?迟到的话,伯父伯母万一生气,不把你嫁给我了怎么办……”
  他更加慌张的整理平整到不能再平整的西装,担心的碎念起来。
  花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你到底要不要进去?不进去我就先走了喔,累死我了。伯父、伯母,这边请。”
  伊斯里和孟若评看见儿子还在做垂死的挣扎,也只是摇了摇头,便跟着走进花家。

  只是伊斯里在经过莫非身旁时,小声的对他说:“儿子,虽然当时我到你妈家去提亲时也很紧张,不过……你真的太夸张了。”
  被嘲笑的男主角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才以慢动作回复平常模样,最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重新端出王子优雅温文的气势。
  “贾西亚,走吧,别让人久等。”
  呜……王子殿下的恢复功力越来越强了,他好感动啊~~流着两行泪,贾西亚莫名其妙成为此次提亲行列中最早掉泪的奇葩。
  “妈、爸,我回来了。”一进家门,花翎就扯开喉咙大喊。
  一会儿,花家人就从屋子各处冒出头来。
  “回来啦!”花家主母楚琬率先迎了出来。“这两位应该是爱丁利亚的国王和王后吧?请坐。”
  花翎也不意外,“色都告诉你们啦?”
  “是呀,你这孩子真是的,谈恋爱是好事,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呢?”花农走出房门,对客厅里的客人点了点头,才有些埋怨的接话。
  “亲家公、亲家母,今天我们是来为小犬提亲的。”孟若评不改商人本色,简明扼要的把目的说出来。
  “啊哈哈哈哈,男人婆也有人要啊?”花橙从楼梯上走下,很不客气的大笑。
  “翎不是男人婆,她是我眼中最美的女人。”甫进门的莫非正好听见这话,马上出声反驳,看见大家全把眼光转向他,才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莫非,我……我想娶翎。”
  走到明显有些不安的男人身边,花翎给了他一个微笑,然后坚定的环视众人。
  “爸、妈,我想和莫非结婚。”
  “哇,好棒喔!姊,恭喜你。”不知何时走到厨房摸了包卤味的花容,边啃鸭翅边含糊不清的道贺。
  花色则是一脸贼笑的走出房。“二姊、未来姊夫,可别忘了给我情报费啊。”
  “知道啦,钱鬼!”花翎头痛的抚额叹息。
  “只要你们说好,爸妈不会有意见的。”楚琬柔柔的笑着。
  看着眼前和二女儿十指紧扣的英俊美男子,从他注视翎翎的专注与深情看来,她相信女儿一定会过得幸福。
  “没错,我们是乐观其成,不过,希望你们能在台湾办一场婚礼,就和漾一起吧。”
  唉,两个女儿一嫁就要嫁到日本和爱丁利亚,他这个做爸爸的起码也要为台湾亲友谋福利,除了让大伙见证她们的婚礼,也要让大家沾沾喜气才是呀。
  “那是当然。”
  同为人父,伊斯里很能明白父亲不舍子女的感情,更何况人家还是把女儿嫁到他们那么远的地方,有要求当然一定要配合。
  “哇,漾也要结婚啦?”花翎开心的大叫着,“一起办的话,那婚礼一定很有趣!”
  莫非不解的看她,“有趣?”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一阵恶寒呢?
  “咳咳,那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婚礼的细节吧!关于采买部分……”花色不知从哪变出计算机和记帐本,非常专业的挤到长辈间,列出一串密密麻麻的清单。
  “未来姊夫,你要不要来一个鸭舌头?”花容嘴巴全塞满了,但眼睛还是流露出舍不得的目光,看着手上递出的食物。
  呜……那是最后一个了,她好想吃,可是要跟未来姊夫示好,以后他才会爱屋及乌的成为她的食物供应商,呜,做人好难啊!
  “不、不必了,你吃就好。”
  被那样壮烈的悲戚眼神看着,就算他想尝鲜也会割爱的。莫非客气的把食物推回去,就见眼前人的大眼立刻盈满欣喜,开心的坐到一旁去享用了。
  只是没多久──
  “未来姊夫,我的情报费……”
  “未来姊夫,我们家粗鲁鬼……”
  “未来姊夫,豆干……”
  处在此起彼落的“未来姊夫”声中不到十分钟,莫非还来不及高兴,头就开始痛了起来。
  “翎?”突然,有只小手拉着他直往门边移动。
  “嘘,我们溜出去吧。”花翎老早就想落跑了,那些琐碎的细节什么的实在麻烦。既然色想包办,那就推给色吧,她和莫非到时只要出入就好,多方便啊!
  走出花家,莫非还有些迟疑。“这样好吗?”
  “再不走,等一下只怕你走不了,相信我吧。”
  她非常了解家里人,等会儿吃饭时铁定会来场身家调查,所以只好对不起未来的公公婆婆,让他们挡着先啦!
  “这样啊……那翎,你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周翔保全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有事?”坐在桌子前的男人声音很冷,头也不抬的抛出一句。
  昔日对她最好的师兄,如今竟然连看也不看她一眼,花翎难过的站在门口,破天荒的让门完好如初。
  “不请我们进去?”
  莫非悄悄握住她的手,无声地给她力量,拉着她走进门。
  狄阙手上的笔还是没停。“你不是进来了?”
  这样冷淡的表现,分明还是在生气。
  “师兄──”花翎怯怯的唤。
  原本振笔疾书的男人顿了一下,但马上又继续动作,没说话。
  可以让她任性耍赖的男人,一直以来都不是他,是他想得太美了。
  走上前,莫非突地伸手抢走好友手上的笔。“让女孩子难过的男人,最差劲了。”
  听见这话,原本一直表现得很冷漠的狄阙倏地站起身,恶狠狠揪住他的衣领。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难道还要我笑着祝福你们?作梦!”说完,他使劲一推,硬是把莫非推离数步。
  “不是的,师兄,他不是这个意思──”花翎急忙冲上前想解释,却又被莫非打断。
  “谁希罕你的祝福了?”站稳身子后,他不屑的冷哼。“我们来,只是想为了你帮我们的事道谢而已,至于其他的,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莫非,你怎么这么说话!”他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莫非只是瞄了她一眼,然后回了一句,“我又没说错。”
  把拳头捏得死紧,狄阙咬牙切齿的迸话,“谢字收到,现在你可以滚了!”
  闻言,莫非也真的牵起花翎的手就往门口走,只是边走还边说些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翎,走吧,看来他不是很在意我们的谢意,那也不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反正他是……那个名词是什么?让我想想……对了,他是我的‘手下败将’嘛!”
  如果失恋是逊,那么失恋再加上被情敌奚落而不反击就是孬了,狄阙不孬,所以一记重拳立刻击上莫非俊俏的王子脸。
  “啊!师兄别打了!”花翎着急的就要出手阻止,但莫非却硬是把她推出门外,落锁。
  “开门啊!喂!开门!”她在门外不停拍打,却只听见里面不断传来互殴的重击及闷哼声,就是没有人愿意理她。
  “莫非!师兄!你们再打,我就要破门喽!”也是,反正她从来没在意过这扇门换了多少次,再来一次就当“沙必斯”吧。
  想到这,她脚一抬,“砰”的一声就把门给踹开。
  “叫你们别再打了是听不懂喔……”
  本来准备当河东狮的花翎蓦地止住声音,因为她发现,居于下风,被打得有点凄惨的莫非,嘴角居然挂着……笑?!
  所以,他刚才那样说,是故意的?
  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但相信他这么做必有他的道理,所以花翎没有再试图阻止扭打成一团的两人,反而窝进非常熟悉的沙发里,安静的看起Live互殴秀。
  过了半个小时,直到两个男人都瘫平在地上,狄阙的眼角和嘴角都挂彩,而莫非则是整张脸再也看不出哪里可以称为英俊后,她才慢条斯理的站起身。
  “‘运动’完应该可以好好聊天了吧?我先去帮你们准备毛巾和医药箱。”
  这大概是他们一笑泯恩仇的方式吧,唉!男人。
  等花翎离开后,莫非才喘着气开口。
  “阙,以后她就是卡洛斯太太了。”
  狄阙单手握拳横放在眼前,让人看不见他眸中的伤感。“……我知道。”
  “我不会说对不起。”
  爱情里没有对错,爱不了的,虽然伤心,但是爱人的那份心情仍是值得尊敬的,不该用对不起来否定。
  哼了一声,狄阙又往旁边人的肚子上捶了一拳。“没必要。”
  “这是最后一下。”
  再这么挨打下去,他的婚礼可能要延期了。
  “谁理你。”又一拳,中脸颊,但力道明显轻了许多。
  “我会好好对她的。”
  坐起身,狄阙瞥了身边的人一眼。“你最好说到做到,如果让我有机可乘,你不会有机会再见到她。”
  莫非笑了,满是青紫和血迹的脸更显滑稽。“嗯,谢谢你。”
  这声谢谢包含太多太多,他相信身为好友的阙一定能了解的。
  拿着张罗来的毛巾和医药箱,花翎走进房里,把毛巾丢给两人后,就打开医药箱忙碌起来。
  “翎,你不帮我擦吗?”莫非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说。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己擦!爱打嘛,活该!”
  即使大概明白这是他们和好的方式,但看他的伤势比师兄严重好几倍,她就还是忍不住生气。
  望向默默擦着嘴角血迹的另一个男人,花翎放软了声调,“师兄──”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要幸福。”抬头,狄阙微勾起唇,眼中尽管还有一些情愫,但那已不再重要了。
  “嗯,你也是。”她睁着大大的眼,带着幸福的笑容,渐渐靠近这个对她超级好的师兄,然后──
  “嘶!”他痛得倒抽一口气。“你是故意的。”
  “哪有,你看我对你多好,莫非都排在你后面哩,快过来让我上药啊!”扬起手上沾了双氧水的棉花棒,她笑得很奸。
  没办法,她也打不赢他,没办法帮莫非报仇,只好用这种小人招数了。
  “你们可以回去了,我自己来就行。”迅速站起身,狄阙走到门边做出送客手势。
  虽然他还喜欢她,可不代表就想任她的粗鲁在他脸上发挥,就算他很能忍耐,也还是会痛的。
  “真的不要我帮忙?你想清楚喔,这很可能是你最后一次享受我的服务哩!”
  见状,莫非决定舍身救友。“翎,我们快到医院去吧,我有点不舒服……”
  “什么?哪里?你也真是的,就爱逞强……”紧张的冲上前去,小心搀扶着莫非,她一路絮絮叨叨的念出门,马上忘了要报仇的小心机。
  看着两人相依偎的背影,狄阙深呼了口气,走回医药箱前开始包扎起伤口,最后,轻轻的哼起歌来。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
  六月的某个早上,花家外响起一串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一辆气派的黑色宾士紧接着停在大门前,然后,自后座走出一位身形挺拔,模样优雅的俊美混血儿男子。
  他的眸子是美丽的深蓝色,其中写满了喜悦,搭配一身帅气笔挺的雪白西装,俨然就是每位女性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最佳写照。
  在他前方,是两列拿着花篮的年轻女性,她们全都洋溢着笑容,每当他踏出一步,她们便会洒下色彩鲜艳的玫瑰花瓣送上祝福,整个画面美得就像一幅画。
  可是,待莫非走进新娘家后,却发现原本幸福的感觉瞬间全部走样了。
  只见偌大的厅堂内,挤了不下数十名黑西装打扮的男人,他们全都恭敬的一字排开在两旁,气氛相当肃穆。
  “请问……”他有些疑惑的问其中一个黑衣人,“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他记得在台湾要穿全身黑参加的仪式,应该是告别式之类的吧?
  “哪尼?”
  显然黑衣人听不懂中文,一开口就是日语,就算莫非换用英文问,他也是一脸“莫宰羊”。
  他们之间的骚动很快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就见一直站在楼梯口边仰望的男子倏地转过身来,在看见万黑丛中一点白的莫非后,原本就有些凶恶的脸变得更不友善了。
  他直直朝莫非走了过来,剽悍的身材极具压迫感。“你……是花翎的男人?”
  总算遇到一个会讲中文的。“是。你是?”
  “如果你等一下牵错人,我会卸下你一只手作为惩罚。”
  说完,黑衣人部队的首领便又回到原本站的位置,继续望着楼梯上方的新娘休息室。
  被威胁得一头雾水的莫非,只能站到一旁去等候。
  “吉时到,新娘出来喽!”
  随着媒人声音一落,两个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新娘在下一瞬间出现在楼梯口,一前一后的下楼来,教人无法移开眼的,除了刻意相同的造型外,就是那两张一模一样的绝美脸蛋。
  “双胞胎?!”莫非一愕。
  现在他终于明白,翎那时说和她姊姊一起办婚礼会非常有趣的原因了。
  接收到那位黑西装大哥略带质疑的视线,他只是回了个笑容。
  “好,现在就请新郎来把新娘带上车,不过要小心别搞错人喔!”花农笑呵呵的宣布。
  莫非和那位真的长得很像坏人的姊夫于是一起站到两位新娘前,看着面前相同的脸蛋,他微微一笑,把手落在笑得腼觍的一位新娘面前。
  “翎,你饿了吧?我已经准备好方便吃的三明治,让你先止止饥,走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明明装得很像漾啊!”原本害羞的新娘立刻换了张脸,不服气的质问。
  “哪里像了?”
  荻原薰冷嗤一声,老大不爽的搂过已经憋不住眼泪的花漾就走。
  他可不会忘记这个小姨子之前的恶行,也早就学到教训了。哼,现在想再用那种蹩脚的演技骗他?先挤出三滴泪来再说吧!
  “可恶,有什么好嚣张的,要是漾不哭,我就不相信你认得出来!”
  花翎毫无气质可言的扮了个鬼脸,这才转向身边帅得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男人。
  “你还没说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呢!”
  “眼睛。”捧着她的脸,莫非俯身和她眼对眼,鼻对鼻,魅惑低语,“你看我的时候,有想把我扑倒的渴望。”
  一句话,让花翎瞬间羞到不行,如来神掌又落在亲密爱人身上。“哎唷,你又不正经!”
  难道她对他的感情已经满到溢出来了吗?否则怎么他随便就能看得出来?
  “二姊夫,你要保重啊,二姊的臂力是有练过的。”花橙亲眼目睹姊姊“行凶”,很够意思的上前要莫非保重。
  “放心,这也可以视为锻炼的一种。”他早就看开了。
  花翎眯起眼,摩拳擦掌的朝拳头呵气。“你们感情很好嘛,嗯?”
  “翎,没这回事,和我感情最好的是你呀,我们走吧,别让爸妈等了。”勾住她的腰,莫非迅速把自己家的“凶器”带离场,暂时免去花橙的皮肉之苦。
  就这样,两方人马各自出发到布置得美轮美奂的婚礼会场,只见早早就在接待处收礼金的花色笑得阖不拢嘴。
  “欢迎欢迎,陈妈妈,请往里面走,我爸妈会帮你们带位唷~~”
  赚翻了赚翻了!二姊和二姊夫真是慷慨,直接把礼金当成情报费兼婚礼规画报酬让她收个痛快,人家都这么大方了,她当然要站在这里确保大家都有把钱交出来喽!
  至于大姊那一方的……呵呵,就当顺便好了,她这个人很好懂的,有钱能A一定A呀!
  “翎,你觉不觉得花色笑得有点可怕?”新娘休息室里,莫非看着外头的情形说。
  花翎耸耸肩,早就习惯了妹妹的见钱眼开。“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对了,你有看到师兄吗?”
  “没有,不过我刚问过花色,她说他放下礼金就走了。”
  “好可惜,我一辈子大概就这一天最漂亮了耶,他还不看。”噘起嘴,她不甚开心的嘟囔。
  走到她面前,莫非突地伸手捏住她小巧的鼻子,然后在她脸颊上咬了一口。
  “还好他走了,因为你的全部,只能给我一个人看。”他皱起眉告诫。
  今天的她上了妆,别有一番不同风情,深V镂空后背的礼服剪裁,除了让她更显女人味,也让他整个人心猿意马,天知道他真的不想让她走出这里去养别的男人的眼。
  花翎吐了吐舌。“这么霸道啊……不过这样,我也会很公平的要求你只能属于我喔!”她笑得幸福。
  “当然,我已经等不及要套上婚戒了。”
  “是喔,我比较等不及的是──”
  “我知道。”
  “你知道?!”
  “嗯,我的吻。”
  “才不唔……”
  可恶,她明明是等不及想大吃一顿啊!
  不过,看在他也很美味的份上,就先、就先这样吧……
  【全书完】
  欲知花家老么独子花橙的恋爱故事,请看慕枫新月春天系列R032好色小男人番外篇之二《小男人,我好怕!》。
  欲知花家老大花漾如何邂逅黑道老大荻原薰,请看慕枫新月春天系列R052转角遇到爱之一《转角遇到爱哭鬼》。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