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男好坏 尾声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周茗茗一如以往的打扫房子,拿了条干净的抹布在房间里东擦擦、西抹抹,拿起摆在床头的高倍数望远镜,用力擦拭。
  「真是奇怪的人。」她忍不住说,她那个男友把望远镜供在床头,还不准她碰,实在很奇怪。
  他去美国参加一年一度的玩具大展,为期半个月,每天都打电话回来跟她聊天、问她去哪里──她男友,很黏。
  把望远镜放回原位,她开始认真打扫。后天他就回来了,要把地方空出来放他的脏衣服,那个脏鬼一定都乱塞,当行李箱打开衣服就会爆开飞出来,不是她末卜先知,是他出差数次回来后的经验之谈。
  「真干净。」她满意的环视一圈,最后走进浴室洗澡,套着游仕晋的大T恤走了出来,躺在King Sie的床上滚来滚去。
  然后,她男友打电话回来跟她聊天,估计要聊两个小时他才会收线。
  「不用帮我带东西,我不缺。」她拒绝男友为她带礼物回来的提议。「不过,帮爸爸买X-BOX的游戏片,爸爸的机子是美版的。」她爸爸热中的事物又多了一样──泡茶以及打电动,除了网路游戏之外,任何平台的游戏都接触,玩得很疯,而且还跟游仕晋互别苗头。
  「为什么我要帮那臭老头买东西?」话虽这么说,他却想到最近新出的几款游戏,老家伙应该会很喜欢。
  听见他这么气冲冲的回话,她叹了口气──这两个人还是不对盘。
  「因为你想娶他女儿。」当然要收买岳父啊。
  「我不需要经过他同意!」就是不肯跟周金龙低头。「不要再说了,我不是记恨他无双用赵云暴风杀三千打赢我才这样说,我没有记恨,我没有!」明明就有。周茗茗小声咕哝,偷笑。

  这两个人,平时凶狠咆哮,看起来就快要打起来了──但其实最后都没有人先动手,就是在嘴巴上气气对方也好。
  随便闲聊,东扯西扯,她快要睡着了,但是电话那头的人还很有兴致的讲个不停。
  她只好找事做,随手一摸,摸到了他床头摆着不许她碰的望远镜,乱玩。
  「大哥太没人性了,重色轻弟。」
  「嗯。」哇,看得真远。她分心玩了起来。
  「你说!怎么有人这样?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跟大嫂传简讯,我就不行,什么道理?」
  「对啊,怎么可以这样。」欸,红外线耶,高档货,看有什么好看的。
  她下了床,走向落地窗一把拉开窗帘,转着远近四处乱看,一边虚应游仕晋。
  上下左右──外头没什么好看的,都被大楼挡住,而且时间不早了,住户们都睡了,眼前的大楼一片黑,顶多点盏小灯,她失望的撇嘴,还以为可以看见什么风景,结果都没有──她只好拿来观望天上的云和月亮,嗯……真不懂他买这么高级的望远镜摆在家里做什么,不能理解。
  就在她要收回望远镜时,对面大楼的下一层楼突然亮了灯,因为太突兀了,她便把望远镜转了过去。
  「茗茗,我好想你。」
  「我也是!」哇,是情侣吵架,男的把女的扯到屋子里对她咆哮耶,女的也不甘示弱回吼,两个人吵成一团,在客厅里绕来绕去……嗯?怎么那张方桌很眼熟?
  不就是她去IKEA买的?啊!窗户有盆栽,她种的风信子啊!
  再仔细看,那男的皮肤白皙,身材还不赖──「哇噢──」是俊彦,哇塞,他带女生回家耶,他已经很久没跟女生亲近了,这女生是谁?是谁是谁?「仕晋仕晋,我看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啊──」尖叫,因为她亲眼看见俊彦把心一横,捧着那女孩的脸强吻!
  她掩嘴偷笑,觉得看到了非常有趣的东西,心想着俊彦完蛋了,她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让哥哥们去问他那女生是谁,哈哈哈──「看到什么?」
  「我看到啊……」等等,不对。
  周茗茗后知后觉的想到,那间一房一厅的独立套房,以前是她在住的耶!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会在看不到风景的房间摆一个望远镜,还高倍数、红外线咧,根本就是在偷窥她吧!
  「茗茗,看到什么?」不知秘密被发现的游仕晋,轻快地追问。
  「我啊,现在站在房间的阳台哦!而且啊,我看见俊彦带女生回家耶,他们哦,啧啧,真是有够热情的!」
  「哈哈哈哈──」他爆笑。「真的假的?一定要笑他──呃,茗茗。」他屈指算来,不对,现在太晚了,大楼跟大楼之间又有点距离,她怎么可能看得这么清楚?「你……怎么看到的?」她用非常轻快的语气对他说:「就用你床头供起来的望远镜啊,真清楚呢!」当然,就是因为很清楚才花大钱买那一台回来用。
  「哈哈哈哈……茗茗,时间不早了,晚安,后天我就回去了,要想我哦。」
  「我有说你可以挂电话吗?」周茗茗口气一转。「游仕晋!你偷窥我多久?!」抓狂的追问。「什么时候开始的?」见无法逃避这个话题,游仕晋支支吾吾地开口,「啊,嗯就……你不是搬错家吗?第二天我就去买了那台望远镜……你很可爱啦,真的,我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没有。」生气了!他吓得连忙灭火。
  「你除了每天抓我出门时间在我身后等我,还有偷窥啊!」她用吼的,脸上一片热辣。
  想不到自己被偷窥了一年还不自知,天哪,她闹出那么多笑话,不就都被看到了?
  「我问你,我有天忘了拿衣服包着浴巾到阳台拿衣服,结果浴巾掉在阳台,你也看见了?」他激动低吼,「什么?有这件事?!我没看到!」口气很扼腕。
  「呼──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那真是超糗。
  「但是,我有看过你洗衣服拿平底锅,不知道要做什么……」噗噗噗,他忍不住闷笑。
  周茗茗脸红得像番茄。
  「还有,浇花拿沙拉油──我一直很想问你为什么会拿沙拉油浇花。」他闷笑询问困扰他很久的问题。
  「就……不小心倒错,其实那是沙拉脱……」她为他解惑时还顺道澄清,还沙拉油一个清白。
  「噗嗯噢──」糟了,他快内伤了。
  「你笑!你敢笑你给我试试看!看我嫁不嫁你!」恼羞成怒。「你干么把望远镜留着摆在床头啊?又是纪念吗?」
  「对啊,它陪我度过一年的暗恋岁月,我舍不得丢了它──啧,之前我就告诉俊彦叫他把窗帘拉上,为什么他不听呢?这样隐私都没了。」怪起没有拉好窗帘的白俊彦。
  「你只是想叫他帮你掩饰罪行吧?」周茗茗翻了翻白眼。「俊彦的事,不能说出去。」她小声警告。
  「为什么?!」他不满、他不依!白俊彦那小子欺负起来很有趣,大家都喜欢他啊!为什么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能拿来玩他呢?
  「你讲也是无所谓啦,反正我少根筋大家都知道,我是呆呆老师啊,你忘了?只是,要向大家解释为什么我会看到呢?嗯哼,好问题,那就要提到我在你房间拿到的这个高倍数望远镜,可调远近焦距,清晰自然──为什么会摆在你房间呢?哎呀!在俊彦住进去之前,是我住的耶──你觉得,你跟俊彦两个人,谁会比较惨?」当然是他,因为他嘴贱,兄弟们都想找机会阴他。
  「啊啊──」仰天长啸。「死都不能告诉他们!」他握拳低吼。
  「来不及了。」电话中突然出现第三个声音。「我跟大哥都听到了,哈哈哈哈哈──」游仕德的声音突然从电话中冒出来。
  「啊!为什么偷听我讲电话!」游仕晋傻眼。
  「因为我正要跟厂商联络,谁知道你会占用电话线,一拿起来就听见你在讲话啊!哈哈哈哈,大哥也听见了,哈哈哈,笑死我──」游仕德大笑的声音传来。
  接着是游仕晋的懊恼暴吼,说什么「挂电话游仕德!窃听贼」之类。
  周茗茗握着电话,听着隔着太平洋那一头的吵吵闹闹,好像有听见什么「偷窥狂」,接着,她就只听见游仕晋的抓狂咆哮。
  嗯,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恼羞成怒了。
  抱着电话继续聆听,估计兄弟三人又打成一团了,唉,这些男人。
  「睡觉。」她没那么笨傻傻的等,挂掉电话回到床上,抱着被子睡下。
  其实她不怎么生气──如果她没喜欢他的话,她可能会因为被偷窥而觉得恶心,但是他只是看她打扫、出糗,还觉得她很可爱,进而喜欢她、追求她。
  「噗──」暗暗偷笑,她现在觉得游仕晋的眼光还满奇怪的,因为她出糗而爱上她,什么道理?
  等醒来她要告诉他她没生气,省得他傻兮兮的郁闷,还要面对亲朋好友们的嘲笑……就在她快要睡下时,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噗,」电话那头传来闷笑声。「我是二嫂,茗茗啊……仕晋真的偷窥你一年啊?哈哈哈哈……你真的拿沙拉脱去浇花吗?好可怜的花哦,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笨蛋!」周茗茗自暴自弃地回答。「你们都知道了、都知道了对不对?谁告诉你们的?啊──臭二哥!你们游家人最讨厌了啦!」她娇声埋怨。
  阮若岚同情的对她说:「孩子,你已经是游家人了,安息吧。」她埋进被窝里,咬着枕头呐喊,「吼……」她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
  摸摸平坦的小腹,想着她打算在仕晋回国后告诉他的好消息……好吧,她认命了。
  这一家人疯疯癫癫的,她得好好教她的孩子,不可以像他爸爸、伯伯们一样人来疯,虽然,她知道很难……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