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摸摸赖上你 第十章
  莫仲天正襟危坐在病床旁,眼睛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经过医疗团队的全力医治及审慎评估,乐飞影做了最后一次的手术。
  手术结束后,查尔斯向他保证,三天之内,她一定会醒过来。
  今天已经迈入第三天了,他将所有人都赶出病房外,只留下自己守在她身边,等着她醒来,他要她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他,如同当初他昏迷了半年,睁开眼,就看见她一样。
  刺眼的光线强迫的进入她的眼中,她不愿意就这么睁开眼,就这么在睁眼与闭眼中挣扎,直到她听到耳边传来刺耳的声音。
  “乐飞影!你要是敢再不醒,你就完蛋了。”他那讨人厌的因子又回到了体:内,总是言不由衷的说出反话。
  他明明就看见她的眼球在动,干嘛不愿意睁开眼。
  “你再不睁开,我就掐死你!”他威胁的说着,当然他不可能真的掐死她,只是要她快点睁开就是了。
  咦!?这说话的口气怎么那么熟悉,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睁开眼,眼前原本还是模糊的影象渐渐清晰。
  她终于看清楚是谁了,是莫仲天,对了……他恢复记忆了,这才是他原有的说话方式,总是那么冷酷无情。
  她真的醒了!查尔斯没有骗他,她真的醒了!莫仲天难掩心中的兴奋,直接把她紧紧搂进怀中,舍不得放开。
  门外的人隔着玻璃窗也看见她醒来了,不管莫仲天如何的交待不准他们进来,凯瑟琳还是带头冲了进来。

  “飞影!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上帝啊,从明天开始,喔不!是从现在开始,我凯瑟琳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神了,我终于可以跟乐家的列祖列宗交待了,太好了,太好了!”她双手合十不停的朝天感谢“你终于醒了,而仲天也恢复记忆了,一切皆大欢喜啦,这样子我就不用再面对他那张阴森的脸,真是太好了!”海光影也开心直说个不停。
  乐飞影一直都没有说话,她安静的听着两人一搭一唱,接着才将眼睛转向身旁的男人。
  “我有要你们进来吗?通通出去!”莫仲天放开乐飞影,恶狠狠的瞪着他们。
  “好好好!我们出去……”海光影识相的拉着还想说话的凯瑟琳,两人准备要出去。
  就在他们打开病房门,准备走出去时,乐飞影的话又让他们停下脚步。
  “该出去的是你吧!你是谁?我又不认识你,待在这里做什么?”她眨着眼说着,看了看莫伸天,又看了看门口的男女。
  “乐飞影,我是莫仲天啊,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呢?”莫仲天的脸色瞬间刷白,她到底在说什么?她还是摇头,“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凯瑟琳甩开海光影,往床边靠去。
  她笑了笑,“脾气非常糟糕的凯瑟琳。”“那我呢?”海光影也靠了过去。
  “海光影。”她说着。
  “那他呢?”凯瑟琳指了指莫仲天。
  她摇摇头,“不认识。”莫仲天的脸色瞬间刷白,慌张的站了起来,朝着门口大喊:“查尔斯,我要你立刻滚过来!”
  她出院了,被带回了古堡里,原以为一切将变得平静,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他记忆恢复了,却换成了她失去记忆,不过她没有忘记一切,而是独独忘了他,这项消息对他来说可是晴天霹雳啊!查尔斯说可能是他以前对她太坏,所以她选择性的丧失了部份记忆,而这部份偏偏只有他,可见他过去有多可恶。
  他该说什么呢?这只能怪自己了。
  就像现在,面对她的无理取闹,他只能默默承受,谁教他欠了她呢。
  “我要回台湾。”乐飞影拿出衣橱里的衣服,把它们放进行李箱。
  “不行!我不同意!”他把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件件又挂回衣柜。
  “我要去哪里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你是谁,我又不认识。”她再次将衣服从衣橱里拿出,放回了行李箱。
  “我说过了,你只是暂时失去记忆,你是认识我的。”他又重覆将衣服挂回去。
  现在是怎么样,失去记忆后的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都已经回来一个星期了,他也跟她解释了所有的事情,但是她还是不理会他。
  他每天跟在她身后打转,就是想让她想起一点关于他的事情,结果她一点事情都没有想起,还不断的拒他于千里之外,处处躲着他。
  而现在又重提要回台湾的事,害他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她一把抢回他手中属于她的物品,“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我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还我啦,我要回台湾。”看他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她窃笑在心里。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待在这里不是很好吗?”他死命抓着她的衣物不让她拿走,真是风水轮流转,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要求人的一天。
  “不好,我对这里很陌生,我的家在台湾,我想要回家。”她仰起小脸说着,手中还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陌生!?你是针对我吧?”他突然大吼了起来,放开手中紧抓的衣服。
  这一放乐飞影立刻重心不稳的往后跌去。
  “啊……”救命啊!莫仲天反应很快的向前一跨抱住她的腰,一个转身,自己当肉垫,让她跌到自己的身上。
  还好……刚刚差点就要头部着地了,但是,现在的样子也没有比较好啊,因为她就这么趴在莫仲天的身上,而他还紧抱着她不放。
  “放、开、我!”“不要!以前我们也常常这样抱在一起,我好喜欢这种感觉。”他另一只手也用上,双手并用环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环抱在胸前。
  她不停的想要撑起身体,却毫无进展,“你喜欢,我可不喜欢……我要起来啦!”“还是你不喜欢在上面,那换个方向好了。”他整个人一翻,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底下惊慌失措的她。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怎么又变成这样了,她小手抵着他的胸口,以免他乱来。
  “我想这样……”他俯下身,偷定她一个吻。
  她的俏脸立刻火红了起来,“你怎么可以吻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以前就很喜欢吻你了。”他笑得很温柔,有别于面对其他人那般冷酷。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放开我啦!”她用力的推开他,这次不晓得是他愿意起来还是怎么了,竟然顺利推开他。
  她快速的坐起身,拉着被弄乱的衣服。
  “我刚刚救了你喔,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说声谢谢?”他盘腿坐在地上,笑看着她。
  “哼……不稀罕!”她的脑中还盘旋着他刚刚的吻,虽然很短暂,却足以让她脸红心跳。
  他挑眉,兴味十足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我已经决定明天就回台湾。”她站起身,又开始收拾行李。
  听见她重提回台湾的事,他的一张脸又垮了下来,“你非回去不可吗?”她转过身,双手插着腰,“是的,我非回台湾不可!”他也站了起来,硕大的身影立在她的面前,双臂抱在胸前,一双阴鸷的黑眸紧盯着她。
  “你、你、你又想做什么?”她慌张的不停往后退。
  “不许走。”他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面前,“啊……你究竟想做什么?”整个人撞进他的胸前,让她又羞又慌的。
  “你为什么要失去记忆?好不容易我什么都记起来了,为什么偏偏换成你?”他看着她,眼中带着忧伤,他不晓得该怎么做才能让她记起一切,原来被遗忘是那么痛苦。
  看见了他眼中的苦涩,原本还想挣扎的她也停下了动作,“莫仲天……你……你怎么了?”“我没事……既然你那么想回去,那就回去吧!”他放开了她,眼神却无法移开,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重新爱上自己,或是让她为了他留下来昵?“我可以回去了?”乐飞影有些不敢置信。
  “要滚就滚远一点!”他突然生气,不过不是对她,而是气自己的无能。
  他突然将她推开,不愿意再待在这里,转过身直接离开房间。
  乐飞影被推坐在床铺上,噘起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不晓得该说什么。小气鬼,脾气还是那么坏,果然恢复记忆后的他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
  她走到窗边,一眼就看见气冲冲走掉的莫仲天,又跑去外头练箭了。
  “你还要瞒他多久?”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乐飞影微怔,转过身看向门口,“莫凡?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他缓步走到她身边,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当然听不懂。”莫凡摇了摇头,看着窗外拿着弓箭的男人,“我想全世界只有他看不出来你是在装失忆吧。”难道大家都知道了!怎么会……她装得很烂吗?“这叫旁观者清,海光影、凯瑟琳通通都看出来了,偏偏那位当事者跟笨蛋一样,还在那边懊恼个不停。“原来你们都知道了!”没错,她是故意假装忘了他。
  谁叫他骗了自己这么久,报了个莫名其妙的恩,为了替自己出口气,她也要骗骗他。她曾说过,这笔帐等到他记起所有事后会好好跟他算清楚的。
  “这场游戏你还打算玩多久?”乐飞影贼贼的笑了,“玩到他自己发现为止。”起了个大早,乐飞影真的把行李都准备好,打算搭下午的班机回台湾去。
  梳洗完毕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噜的叫着。
  “不晓得艾玛有没有准备什么好吃的,下去看看好了。”她拿起一件薄衫套上,往楼下的餐厅觅食去。
  远远的她就听见一男一女的声音,女的是艾玛,男的则是莫仲天。
  “不是这样子……”“那是怎样?”莫仲天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了。
  “不能马上就翻,这样蛋会烂掉啦。:父玛很有耐心的教着。
  “那你告诉我一个明确的时间啊!否则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翻呢?”艾玛翻了个白眼,“亲爱的公爵,这是在煎蛋,不是在考试,不需要计时吧。”“不计时,我怎么会知道蛋究竟熟了没有?”他的口气还是不太好。
  “公爵,我看这里让我来处理就可以了,你去看看粥好了没。”艾玛微笑的接手他手中的铲子,似乎在暗示他:拜托你不要继续找我的麻烦!莫仲天识相的走到炉子旁,眼睛紧盯着炉上的清粥。深怕它滚了自己没有发觉。
  “公爵,其实你……”“滚了、滚了……现在要干嘛?”原本想劝他放轻松一点,但莫仲天的紧张程度似乎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抚平的。
  “放蛋液。”艾玛决定放弃指导,直接指挥。
  “好!”他拿起一旁早已打好的蛋液,整个倒下去。“然后呢?”“然后……喔一天啊!公爵,你要边搅边倒啊……你怎么可以整个倒下去呢!”看来今后要劝公爵别再进厨房了。
  “什么!要搅?你又没说。”莫仲天被搞糊涂了,没想到料理的学问这么大!“哈哈哈……”乐飞影再也忍不住,一鼓作气的大笑出声。
  天啊!她从来不晓得莫仲天下厨的样子可以那么蠢,那么可爱。
  莫仲天一脸难看的转过身,瞪着捧腹大笑的她,“喂,不准再笑了。”
  “哈……我……我……哈……”她还是停不了,因为这书童里面太难得、太经典了。
  他的神情严肃,眉毛不停的抽动着。
  艾玛趁机拿过莫仲天手中的杓子,看看能不能抢救这锅“蛋粥”。
  乐飞影抬起头,看见他横眉竖目的表情,她识相的闭上嘴,忍着。
  “你在煮什么?”她走到里头,看着锅里的食物。
  “这里很热,你别进来。”莫仲天拉着她往餐厅走,不打算让她看到里头的惨状。
  “我好饿……”她嚷嚷着,她是来找食物的,怎么被拉出来了?“再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你乖乖坐在这里等。”把她拉到椅子上坐好,他转身又回到厨房。
  乐飞影看着他跑了回去,没多久就端着餐盘走出来。
  “吃吧!”将餐盘放在桌上,推到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她看见盘中有半生不熟的蛋,还有焦黑的葱花。-
  “葱花蛋。”“你弄的?”她抬头看向他。
  他点了头,虽然不太好看,但他试吃过了,绝对能吃。
  她不可思议的又看了他一眼,他为她下厨吗?“凯瑟琳小姐说,你在家乡最爱吃这些东西,所以公爵今天一大早,就把我叫起来准备这些食物。”莫仲天瞪了艾玛一眼,要她闭嘴闪人,艾玛笑笑的转身回到厨房收拾残局,把空间留给小俩口。
  “你去问凯瑟琳的吗?”她转过脸,看着面前的食物。
  他以前从来不会问她爱吃什么?想吃什么?现在竟然为了她亲自下厨!老天,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是热的。
  “嗯……那女人说你很爱吃,但是,咳咳咳!”他干咳了起来。
  “但是什么?”她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他搔搔头,别扭的开口:“对不起,我从来没问过你的喜好,总是要你配合吃我想吃的东西,做我想做的事情。”他竟然会道歉!她眨了眨眼,斗大的泪珠顺着脸庞缓缓落下,她马上转过脸,不敢看他。
  他没有忽略掉她的眼泪,转回她的脸,伸手替她擦去眼泪。
  “趁热吃吧,放心,我试过味道了,应该比你做的食物好一些,起码不会有很奇怪的味道。”乐飞影想到了上次自己下厨的事,这男人是在嘲笑她吗?她转过脸瞪了他一眼,“难吃又怎样,你还不是吃得很开心。”话落,她舀了口粥吃着,咦!真的不难吃耶,虽然样子不好看。
  为什么这男人煮的东西竟然比自己好吃,真是不公平。
  莫仲天扯开了笑容笑着,但他似乎想到什么,笑容瞬间消失。
  “你怎么知道我吃得很开心?”“什么?”她没有抬头,又吃了口葱花蛋,哇,味道真的不错耶!抢下她手中的筷子,“别跟我打哈哈,你记得上次煮东西,而且还记得我吃得很开心!”“我刚刚有这样说吗?”她开始装傻。
  “有,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他突然开心了起来,抓住她的肩膀转向自己,仔细的瞧着她。
  “没有!”她矢口否认,但心里则暗忖,这男人好迟钝喔,怎么还看不出来她是装的啊?他一双肩瞬间垮了下来。
  “莫仲天……我要搭下午的班机回台湾。”“不行!你不能回去。”“为什么不行,你忘了,昨天是你叫我快滚的。”她刻意提醒他。
  “那……那……那是……”他突然结巴了起来。
  “那是什么?”她瞪大眼,等着他的答案。
  他开始手足无措的解释:“那是开玩笑的,我没要你真的滚啦。”“我行李都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回家。”看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她觉得开心极了,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一天。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他抓住她的手,紧握着。
  “很痛耶,放手啦。”甩开他的大手,她站了起来。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他也跟着站起,走到她身旁。
  “你忘啦,我失忆了。”她转过头,不看他。
  “你!”他快气死了,这女人怎么那么卢啊!她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的眼,这个笨蛋,就不会说要跟她一起回去吗?她离开他,他不会追着她就好了吗?“我下午就走,听到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在这里不好吗?”她摇摇头,“当初我是因为留下来报恩的,现在恩没了,我也不需要再留下来,而且你已经不需要我保护了,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呢?”“为了我,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而留,下来吗?”“看来你永远都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她推开他,转身走人。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没有追上去,因为他真的不懂,她到底要的是什么?尾声
  下午五点三十分,法国戴高乐机场。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凯瑟琳再一次确认着。
  她摇了摇头,她要的只是一句话,一个简单的承诺,而不是他霸道的只想要她留在他身边,但他为什么就是不懂呢?“既然不后悔,干嘛还哭丧着脸啊?”凯瑟琳捏了捏她的脸颊,要她笑一下。
  “很痛耶!干嘛捏我啦?”她拍掉凯瑟琳的手,瞪着她。
  “明明就舍不得,难道你不怕有人再追杀他喔?”“追杀?还有谁要追杀他,威尔不是被关进监狱了吗?他也过了三十大关,应该没事了,还是又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凯瑟琳举起双手,“等等!你停一下,我刚刚只是比喻一下,没有人要杀你的心上人。”“那你干嘛吓我?”乐飞影抓过她的衣领,什么嘛,害她的一颗心差点跳了出来。
  “你很无聊耶,既然挂心着他,何必要急着赶回去呢?反正乐家神偷这块招牌已经被你砸了,你就留在法国好了。”乐飞影放掉她,闷不吭声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海光影匆忙的从远方跑来,“我帮你们划好位了,可以登机了。”把护照交到她们手中,接着帮她们拿起随身的行李。
  “乐大小姐,要走口罗。”凯瑟琳提醒着她。
  “喔!”她站起身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飞影,你要好好保重,过些时候我再想办法带仲天到台湾找你,”海光影把行李交回她的手里,拍拍她的头。
  “我又不是小孩,不要这样拍我啦。”拉掉海光影的手,她环顾着四周,他真的不会出现吗?她已经要上飞机了,他怎么都还没出现?“不用看了啦,是你自己硬是要走的,莫仲天是不会来送行的。”凯瑟琳拉起她的手走向海关。
  “海光影!保重啦,有机会……喔不!是最好别再见了。”凯瑟琳雀跃的挥着手,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国家了。
  带着发呆中的乐飞影,她们上了飞机,接着在所有人都坐定位后,飞机缓缓驶向跑道,慢慢加速升高,离开了地面,飞向一望无际的天空。
  她要走了,而他……却没有出现。
  “那个笨蛋!”她气红了眼,为什么恢复记忆的他那么令人讨厌,她说要走他就真的让她走,笨蛋!大笨蛋。
  “小姐,我去厕所一下喔。”见她一脸忧郁,凯瑟琳却眉开眼笑,真是太诡异了!不过,乐飞影此刻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她,转向窗户,看着被夕阳余晖照耀的天空,眼泪不听使唤的掉落。
  她是不是该先投降?直接告诉他,她的心愿呢?不行,不行,她不能心软,不能事事都要她妥协,这样太不公平了。
  可是,如果他永远都搞不懂她要的是什么,那该怎么办?就在她摇摆不定之际,身边的位置有人坐了下来,知道凯瑟琳回来了,但她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哭丧的脸,因此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窗外。
  “别哭了。”咦?怎么会是男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好熟悉……她转过头……不停的眨着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怎么会是他?“仲……仲天……?”她哽咽的说着。
  他靠向她,吻去她脸上的眼泪。
  “你怎么……怎么会……会在这?”他笑了,用额头抵着她的前额,“来追你的,还有给你……你想要的。”“我想要的,我想要什么?”“我爱你……嫁给我。”他轻声说着。
  她还是眨眼,忘了该说什么?他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了,他终于知道了!他又吻了她的唇,“我爱你,我要你嫁给我,名正言顺的待在我身边,从此再也不准离开我。”这下子眼泪更是不听使唤的夺眶而出。
  “飞影,我可没有时间让你考虑喔,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他执起她的手,已经将戒指套了上去。
  她瞪大眼看着自己的手,“这……怎么会……?”她认得这戒指上的钻石,那是后冠上的主钻,他把它送给了她。
  “我说过,它们在你身上显得更加璀璨美丽。至于权仗上的主钻,还有其他的碎钻,我已经请人做成了你的婚纱。”“谢谢你……”“还有……很抱歉,我只会霸道的要你留在我的身边,现在我终于了,我要你成为我的妻子,我要你永远只能待在我的身边,你愿意吗?”“我………我愿意。”她破涕为笑,抱住了他。
  得到她的允诺,他突然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你要干嘛啦?”她狐疑地看着他。
  他对她笑了笑,接着转过头看向飞机上的众人,“各位,很抱歉,我想麻烦大家为我们的爱做见证可以吗?”“当然可以!”飞机上的乘客非常有默契的异口同声答应。
  “仲天,别闹了啦!”她娇羞的拉了拉他的衣角,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说这些,好丢人喔!他转过身,环抱着她的腰,望着她,“我,爱德华.亚瑟在此宣布,我要娶乐飞影为妻,一辈子爱她、疼她、照顾她永不离弃。”“仲天……”她的话来不及说完,就被他封住了唇,接着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而她则被他吻得昏天暗地。
  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他才缓缓的放开她。
  她的一张脸羞红得像熟透的蕃茄,不敢想像现在有多少眼睛盯着他们看。
  不过,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乐飞影瞬间从天堂掉进地狱。
  “对了,关于你……假失忆这件事!我们回到台湾后,再来慢慢算吧!”听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告声,她真的后悔答应嫁给他了,但好像来不及了。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