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小祖宗 第十章
  不愧是军人出身的安雅,在逃过暴民们的侵犯后,她立即当机立断的闯入罪犯中心保安局,单枪匹马撂倒站岗的警卫,并单手勒紧地方保安官的脖子,要他们立刻带兵抢救橘城御首。
  一时间,风驰电掣,全站兵荒马乱地进入警戒期,大批荷枪人员挨家挨户的搜查,连下水道也不放过,务必要找出下一任的总理候选人。
  这时,橘城派来的安全侍卫也加入寻找的行列,上千名安管人员不眠不休地翻遍每一吋看得见的角落,不敢歇息地奔走在已经被净空的街道上。
  终于在第三天,他们由萨塞尔手腕内的晶片所发出的微弱讯号找到人,这一区有所谓的干扰电波,所以才未在第一时间内接收到。
  不过他们没来得及救回卓文音,在发现她的时候她已气绝身亡,全身赤裸,体无完肤,睁着无神的眼似在问:“为什么是她?”
  萨塞尔下令安葬她,给予军人的最敬礼,她的遗体缓缓沉入海底,随潮流而去。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美莉亚狂怒地咆哮着,不敢相信耳朵听见的话,面对儿子冷漠而疏离的眼神,她恐慌到全身发抖,好像她正在失去他。
  不。
  正确来说,她已经失去他了,当她看见昔日好友出现在儿子身后,她的理性全然崩盘,神情紧绷地宛如没有生命的木雕,害怕得一度想当众射杀安芙娜。
  但她没有行动的主要原因是丈夫对她摇着头,似乎对她颇为失望,不希望她一错再错,毁了自己。

  虽然丈夫并未走向安芙娜,远远相隔一大片人潮,可是她看着安芙娜、萨塞尔以及安雅站在一起的画面,她突生一种可笑的错觉,这才是一家人吧!他们的外观和气质多么的相像。
  “你没听错,母亲,我决定放弃御首之位,选择成为第一批人类移陆计画的一员。”由他策画主导,今年三月正式执行。
  “你……你疯了是不是?那是一块什么也没有的不毛之地,一年之中还有所谓春夏秋冬的季节,你怎么可能活得下去?!”无异是找死。
  海底城恒温二十六度,终年不变,这里有丰富的海洋资源,取之不竭的地底能源,以他崇高的地位,还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
  “就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才要当人类第一位垦荒者,我要亲手开拓属于自己的美丽家园。”萨塞尔看了一眼心爱的女子,眼中满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春天的繁花似锦,夏日的酷热,汗流浃背,秋凉时的缤纷落叶,以及冷得只想钻暖被窝,吃火锅的寒冬,我都想亲自体验看看。”
  图片上的风景是那么的美丽,仿佛不是真的,他想用自己去体验些,如梦似幻的景致。
  “你别太天真了,荒芜的土地是种植不出一朵花的,你以为拥有一腔热血就能改变吗?万物死寂的陆地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她坚决的反对到底。
  “不,母亲,你错了,生命是不会被埋没的,它并未完全死寂,只是沉眠,就等着我们唤醒它。”他期待着。
  美莉亚忿忿地挥着拳头。“不行,我绝不同意,赶快把这愚蠢念头从你脑中抹去。”
  他还没当上总理,而她也未完成海底总巡官、掌握三军的心愿,他怎么可以放掉唾手可得的机会,一无所有地从头开始?
  “母亲,我只是告知你,并不需要你的应允。”他的意思是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你……你……”她气极地将怒意牵扯到第三人身上。“你,就是你!你到底在我儿子耳边煽动什么?让他竟敢不听我的话。”
  被怒火波及的方缇亚缩了缩脖子,一手覆在肚子上,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上前。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有权选择他要做什么,或是不做什么,没人可以代替他作决定,即使是你,美莉亚夫人,也不能把他当傀儡一样操纵。”
  人没了自由,就有如鱼没了水,他会痛苦地挣扎,直到缺氧而亡。
  “我操纵?!”她愤怒的大吼,“我是为了他好,为什么他始终不明白。”当高高在上的御首有什么不好,手握大权,掌理万千人民生计,如神祇一般的受人推崇。
  “不明白的是你,你问过他要什么吗?或者给过他什么?除了你一再的要求再要求,你给的未必是他想要。”一个不了解儿子的母亲何其可悲,共同生活了三十二年,却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
  不豫遭到指责,美莉亚冷诮的扬唇。“这是我们母子的事,轮不到你这罪犯来多嘴,你应该待在中继站,谁允许你返回橘城的?”
  一说完,她扬手要侍卫逮捕方缇亚,再一次将她送往死亡之地。
  “我。”萨塞尔出声一阻,并将心爱女子拥入怀中。
  “你?”她脸色一沉,冷哼,“不要忘了你已经辞了御首之位,没有权力赦免她的罪行。”
  “如果再加上总理亲手签署的特赦令呢?”他取出一张盖有四方官印的文件,上面的方正大字清晰可见。
  美莉亚冷抽了口气。“怎么可能?!她刺伤的是总理阁下最疼爱的侄女。”
  “那要看在什么情况下造成的,你没注意到当时诊疗室的隔帘后,有一对来自亚洲区的使臣夫妇,两人都清醒,而且聆听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而他们愿意出面作证,一五一十地详述当日的情景,虽未见到事件的发生,但是一言一语已说明方缇亚并未蓄意伤人,而是被陷害的。
  明智的总理知其详情后并未偏袒自家人,反而公正地做了判决,还无罪者一个公道。
  而自作自受的乌丝坦那一刀刺得太深了,伤及生育器官,即使抢救得宜,但医官们仍遗憾地宣布她将无法孕育孩子。
  一得知此事,她情绪激动地哭了,在知晓萨塞尔抱伤带着方缇亚回橘城,公然地出双入对,宛如新婚夫妻,她最后一根绷紧的理智断了,当场崩溃地杀死当初出主意的女仆米拉。
  不过她并未送到中继站安置,而是送进医疗所,因为她疯了。
  “什么,帘后有人?”美莉亚身体震动了一下,有着大势一去的慌乱。
  “我自愿请求移居陆地免除你的刑责,总理同意你能继续行使保安官职权。”原本她会被卸任职务,终生不得担任公职。
  她表情一震,好像不太能接受儿子为了她做了什么。“我是为你好,我是为你好!”她喃喃自语着,仿佛不这么说会对不起自己。
  “我已经大到不需要你来告诉我什么事对我好,我可以自行判断。”而他也该切掉这条名为母亲的脐带,不要再妄想安排他的未来。
  “你……你……”她仍不放开权力对她的诱惑力,慌得想留下他。“你不能一走了之,橘城的人民怎么办?他们还要仰赖你的带领。”
  目光沉凝的萨塞尔摇着头。“不一定非我不可,亚洲区的流风之弟流云愿暂代御首一职。”
  “你让个外人来统治我们,你是何居心?我要你收回成命,重同工作岗位,不许再提什么登陆计画,我以母亲的身份命令你。”
  一听橘城将易主,而且是对她最不友善的流云,美莉亚自知将无往日的风光,气急败坏地朝他大吼,企图挽回颓势。
  “你真是我的母亲吗?”他莫测高深问。
  “什……什么意思?”她语塞了一下,不安地瞥了安芙娜一眼。
  “当年的事不是没人知情,念着你对我有过养育之恩,我愿意尊称你一声母亲,这样还不够吗?”他虽未言明,但透露出已得知实情。
  当年的安芙娜未经政府安排怀有身孕,她同意认罪好留下腹中子,再由美莉亚抱回养育,佯称自己的骨肉,瞒天过海地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
  所以美莉亚无法爱他,因为一看见貌似好友的小脸,她就会想起自己曾做过的事,内心又是煎熬,又是怨妒,气愤丈夫对她的用心多过于她。
  安雅和萨塞尔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而安雅早就从母亲口中得知她有个哥哥,因此她比一般人更努力,想接近这既亲近又陌生的亲人。
  “请多保重了,母亲,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唤你,希望你能得偿所愿,拥有你想要的,我会在遥远的地球表面祝福你。”
  陆地,我们来了。
  话一说完的萨塞尔便牵起心爱女子的手,带着亲生母亲和妹妹走向登陆小艇,临走前,他看了父亲一眼,点头致意,便转身进入船舱。
  他和父亲长谈过,他并不愿意和他们一道走,父亲语重心长的说,有件事他逃避了三十多年,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隔着透明的窗,海水缓缓注入,慢慢往上漂浮的小艇在适度的减压后,化身一道白浪往上冲,逐渐消失在送行者的眼中。
  “我们回家吧!美莉亚。”
  “回……回家?”望着丈夫平静的眼眸,美莉亚怔住了。
  “也许还不算太迟,我们领养个孩子,这次要活泼点、可爱点,不要有太讨人厌的个性,萨塞尔算什么,我们不要他了。”那孩子去追求他自己的幸福了,他祝福他。
  三十多年的夫妻谈不上年轻浓烈的爱情,那细水长流的家人般亲情培养不难,他和安芙娜的那段过去已经结束,为了大家好,他会试着给美莉亚想要的。
  而他想,美莉亚也会给大家想要的。
  “诺斯……”美莉亚眼眶中含着泪,心底的怨恨渐渐地淡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哇!这里是……这里是陆地?!”
  难得清澈的天空,自得无杂质的云絮,徐徐的风吹在脸上,清爽的好似母亲的手拂过面庞,微凉中带着一丝宠溺的手温,让人感到被抚慰。
  阳光是那么无私的照在每个人的心上,淡金色的光芒落在皮肤,它是圣洁的,也是生命的喜悦,将扬笑的人儿染成蜜金色。
  放眼过去,是一片雪融后的景致,绿意全无,万物萧条,隐约翻起的泥色似还在沉睡,不见一丝生命迹象,安静地等候春天女神的到来。
  “缇亚,来看看这个吧!”萨塞尔挥手一唤,指着隆起的小山坡另一端。
  “看什么呀!不都是……那是我家?”它居然还在?!
  “是的,我们当初第一个挖掘点便是你家的周围,我们试图保持它的完整。”对他们而言,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古迹。
  “我的家没有被毁了……”方缇亚感动得笑了,泪水不停地落下。
  “要不要去瞧一瞧?”他轻拥着所爱的人儿,轻声地问道。
  “嗯!我要去。”她的家,作梦也会梦到的温暖小乐园。
  在萨塞尔的搀扶下,她小心地跨过起伏不平的泥地,在多次的地壳变动里,其实四周的环境已改变很多,处处可见断壁残垣,或是被埋在土里的房子只露出屋顶一角,使得行走相当困难。
  方缇亚的故居是唯一矗立着的房舍,看得出被整修过的痕迹,尽管外墙上的石灰有些剥落,显得老旧,可是建筑结构让现代科技补强得相当牢固,不刻意破坏的话,再住上百年也没问题。
  “咦?这是我的书桌……啊!是Kitty,我当初为了要收集它,差点逼全家人以7-ELEVEN为家……哇哇哇……小熊维尼,你居然还在……”
  像是在垃圾山捡宝的孩子,她又哭又笑地指着好几个破旧不堪的物品,十分珍惜地又擦又抚,眼露怀念地细数过去的种种。
  没想过还能有回家的一天,方缇亚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她只是不停地落泪,一一抚过曾陪她度过美好时光的事物,一幕一幕的回忆涌进脑海里。
  两人由屋里逛到屋外,一座小小的秋千立于庭园,风一吹,它便轻轻地摇晃,好像在说:快点坐上我,我们一同飞向天际。
  “我回家了!我回家了!我回到自己的家了,我……呜……回家了……呜……谢谢你,萨塞尔……”她不知该怎么对他说出她的谢意与爱意。
  “也谢谢你带我回家,我们会有个共同的家。”拥着她,他笑看洒满金色阳光的建筑物。
  “是的,我们的家,有你有我,还有数不尽的欢笑和快乐。”他们会建立一个有爱的家庭,让世界的美丽继续延续下去。
  “原来泥土是有味道,淡淡的……咦!那是什么?”一点点绿绿的。
  萨塞尔以为是石头,正想挖起来一瞧。
  “啊!是百合花的嫩芽,我种在土里的球茎……”经过三百多年,它居然还会发芽。
  “百合花?”
  方缇亚兴奋得趴在地上,细心地保护小小的幼芽。“可以耕种了,土地里已经长出新生命,这片土地活过来了。”
  “真的吗?”像是感染她的欢欣,他双手捧起一把泥土在鼻前嗅闻,一抹幸福的满足感充斥心间。
  “新的生命也在这里孕育。”执起他的手往自己小腹一覆,她温柔地笑了。
  “生命……”萨塞尔怔愕了大半天才明白其意,瞳眸惊喜的慢慢睁大。
  一道彩虹划过山的那一头,小小的绿芽奋力地往上伸展,相拥而笑的人儿望着朝他们走近的家人,在他们的眼中看见了希望。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