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男人,好老公 第十章
  季家这一阵子历经波折,如今总算风平浪静,至于季彦发的犯罪事实也交由法官去审理,奶奶已不想再操这份心。
  而季氏就按季楚成的建议,让有能力的人去管理,并采取员工红利制,让他们可以更积极在工作上。
  阿彩也主动向老奶奶承认她私下帮季彦发做事,但老奶奶看在她有着身为下人的苦衷,原谅了她,让她继续在季家做事。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大事,陶立芃和外婆在老奶奶的劝说下住进了季家,如此一来老人家有人照料,老奶奶也有伴聊天,还可以让陶立芃与季楚成多一些时间相处,不必来回奔波。
  “陶立芃,起来吃饭了!”季楚成下厨做好早餐,拉开嗓子叫着还在甜美梦乡的陶立芃。
  陶立芃伸了伸懒腰,笑着起床下楼,“可以吃饭了?”
  “你还没洗脸刷牙吧!快去。”他笑睨她一眼。
  “哎哟!好麻烦喔!昨晚刷了,洗了才睡的。”她偷偷拈了块三色蛋入口,“嗯……好吃,真好吃。”
  “我说陶小姐,你真的要我对你另眼相看吗?还不去洗脸刷牙,不然不给你吃了。”他挡在她面前,双手插着腰。
  “真凶。”她这才看见他穿围裙的样子,忍不住掩嘴笑了出来,“哈……”
  “你笑什么?”他蹙起双眉。

  “你这样子真的好可爱喔!”她朝了吐吐舌尖,然后奔上楼去。
  “这丫头!”季楚成宠溺地摇摇头,将碗筷摆好后,她也梳洗好下楼了,“我刚刚已经边做边吃了,你自己一个人用,早上有班导会报,我得早点去学校。”
  “什么?我一个人吃呀!”她嘟起小嘴。
  他笑着摸摸她的头说:“中午我没办法回来,你也自己解决啰!”
  “好吧!你这么忙,我只好自己去吃饭了。”她赶紧帮他拿来外套,“外面好冷,要多穿一点。”
  “你乖乖待在家里,我交代的功课要做完,否则复学后怕你没办法消化。”他拿了资料袋后拍拍她的小脸,走出家门。
  陶立芃看着一桌子的菜,想想现在的确是他在照顾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被他疼爱的感觉真的很不赖呢!
  夹起菜吃了口,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为了感谢他,她努力的将他做的菜吃光光,然后再清洗碗盘。突然,她有一个想法,如果她中午去帮他送饭,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筹画了一个上午,她在中午前带着一份日式套餐搭公车去学校。
  到了校门口时她看看表,十二点十分,时间抓得差不多。
  她爬了几层楼,来到他的办公室,却看见何佳珍走在她面前,手里还捧着一样东西。
  何佳珍敲敲季楚成的办公室门,“楚成,你在吗?”
  陶立芃瞪大眼,她怎么还喊他楚成?!
  “请进。”看来他又因为忙碌没去吃午餐了。
  “我就知道你还在忙,来,这是我亲手做的午餐,虽然是早上带来热过的,不过风味不减喔!”何佳珍将餐点放在桌上,“吃完再忙吧!”
  “何助教,你不用这么做,我等一下可以去外面吃。”季楚成拧起眉,心想这情形若让那个小醋桶看到,可就麻烦了。
  “我都做了,你就别客气了,而且我已说过好几次直接叫我的名字,你却还是叫我何助教,真让人伤心!”她使出惯用的撒娇策略。
  “没办法,这是我的习惯。”他无奈一笑。
  “什么怪习惯!”她皱起眉,“那好吧!你吃掉便当,我就不再逼你也不吵你。”
  “要不你把东西放下,等我忙完就吃,现在我真的很忙。”他对她客气地说。
  “一定要吃完喔!”
  她说着就要扑向他,但是季楚成却俐落的闪开,表情冷酷,“别再这样了,我真的生气了。”
  “你为什么就这么死板,那个小女生有什么好的?一点也不体贴,明知道你忙着学校的研究,忙到常常错过午餐时间,她却不懂得带午餐给你吃!”她气得说道。
  “我没告诉她这些。”
  “为什么不说?”
  “何必说?我的事为什么要成为她的负担?谢谢你的午餐,改天我会和立芃一起回请你。”他保持风度,面露微笑。
  “算了,走就走。”何佳珍摇摇头,转身离开。
  门外的陶立芃赶紧躲到柱子后面,直见何佳珍走远后,她才慢慢走到他的窗边,看着他专心研究的神情。
  她真的好惭愧,不但没有帮他什么,还让他做早餐给她吃,真是不应该。
  看着他工作的模样好一会儿,好正想离开,却不慎踢到地上一块小铁片,发出不小的声音!
  “谁?”季楚成以为何佳珍还没离开,走出来一看,“立芃!你怎么来了?”
  她勉强地露出微笑走近他,“我来送午餐给你。”
  “哦!快进步。”他笑着接过餐点,牵她进办公室。
  “咦?你已经有吃的了?”陶立芃装作不知情,“怎么办?”
  “没关系,我吃你送来的。”他打开一看,“哇……是日式定食,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呢?”
  “当然是观察的。”她看看何佳珍做的便当,还真是色香味俱全,忍不住说:“你要不要吃这份呀!我的留到晚上吃好了,不然浪费了。”
  “可是……”他一副舍不得日式定食的模样。
  “这样吧!你吃这个,我帮你吃便当,我比较喜欢吃台菜。”虽然不喜欢何佳珍对他死缠滥打的,便毕竟是人家的心血,放到臭掉扔了多可惜。
  她吃了口,哇……好好吃喔!幸她他没吃,否则胃被何佳珍抓住了,那该怎么办?
  “怎么了?瞧你那个表情,不好吃吗?”和楚成注视着她。
  “不,是太好吃了。”她在心底发誓,她一定要学做菜,要做得比何佳珍更好吃!
  “那就全吃完吧!”他笑了笑。
  “嗯。”陶立芃点点头,“你也要吃完喔!”
  “放心,既然是你买的,我一定吃个精光。”季楚成又问:“要不要喝咖啡,我来泡。”
  “不用,我泡就好。”她站了起来,“呃……咖啡在哪儿?”
  “还是我来吧!”他笑着站起,直接走到角落的柜子,拿出三合一,再用热水壶泡两杯,端到她面有,“我这里没有咖啡机。”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什么都不懂。
  “以后常来我办公室,摸熟了就清楚了。”他勾起嘴角,“喝喝看,我泡的咖啡很不错呢?”
  陶立芃接过手,尝了口,“好香,是哪一种牌子的三合一?”
  “楚成牌的,是我自己用习惯的比例先分成小包装存放好,要用的话随手一包,很方便。”他露出令人迷醉的笑容。
  “以后告诉我比例,我也要学起来。”看来她要学的东西还真多,可见她真是一无是处。
  “没问题,傻丫头,怎么突然颓丧着一张脸呢?”他蹙眉望着她。
  “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她苦涩一笑。
  “为什么这么想?”
  “你这么忙,我却什么都让你做,一直想改变自己好配得上你,可当知道你是爱我的,我就是变得放纵。”她吸吸鼻子,“真的很抱歉。”
  “傻瓜,怎么突然这么想,还真是吓到我了。”他抿嘴一笑,“为你做任何事我都甘之如饴。”
  “真的?”她重展欢颜。
  “当然了。”他喝了口咖啡,又回到位子上继续吃午餐。
  陶立芃看见他桌子上叠资料,等他吃饱了,便上前收拾东西,“我该回去了。”
  “这么急?”
  “帮不了你总不能耽误你呀!”她将东西装入袋子里,“我走了,傍晚要准时回家喔!”
  “放心,我哪时候赖在学校没回去了,我会买晚餐回去,你好好用功。”
  “不要,不用买晚餐,我……我去买好了。”她支吾道:“我想在附近找找看什么好吃的,我们换个口味。”
  “也好。”他拭拭唇,“我送你去坐车。”
  “不用啦!我是自己过来的,难道还不会回去?你好好做你的事。”她上前献上一个吻后,才离开他的办公室。
  季楚成摸摸脸,笑望着她背影离去,这才将思绪拉回公事上。
  *****************************************************
  陶立芃在回家的路上经书局,便进去买了本食谱,又去超市买了几样食材,打算好好的为楚成做一次晚餐。
  回到家后,她开始洗菜拣菜,将所有的主菜配菜弄好,便准备下锅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似简单,做来却这么困难,明明她事先都准备好所有佐料,可当下锅时还是手忙脚乱的,而成果更是让她灰心。
  陶立芃,你不能这么快放弃,要拿出当初学日语的决心,煮菜可要比学语文简单多了,她为自己打气。
  “这道菜一定要成功。”她用力告诉自己,而后开始切萝卜,突然持刀的手一滑,居然往自己的指头切下去!
  “啊!”她惨叫了声,“天,我怎么这么笨?”
  赶紧找来医药箱,一边哭一边用OK绷包扎伤口,看看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她抹去泪水继续努力,总算在季楚成回来之前做晚餐。
  “好像不太美观。”人家说中国菜首重“色、香、味”,可是她做出来的菜色既没有漂亮的颜色,也闻不到吸引人的香气,至于味嘛……要等吃了才知道,不过她完全没有信心。
  “早知道就跟外婆多学几道菜,想想外婆拥有一手好手艺,到了我竟然失传,唉~~”她一叹,喃喃念道:“等他吃了这些菜,会不会后悔说要娶我呢?不,还是不要献丑的她。”
  就在她拿来垃桶,正准备“毁灭证物”时,楚成回来了!
  她吃了一惊,赶紧冲到门口迎接他。见他走来,立刻笑脸迎上,“你回来啦?”
  “是呀!好想你。”季楚成抱住她。
  “别这样,才几个小时不见。”她羞赧的推开他。
  “有些女人巴不得老公对她这么说,你居然还嫌。”他将外套挂到衣架上,“晚餐买回来了吗?”
  “呃!我忘了。”她紧张地说。
  “忘了?”他蹙眉嗅了嗅,“我明明闻到饭菜香。”
  “你真的闻到香味?”这么说色香味她已经符合一项啰?
  “没错。”说着,季楚成就要往饭厅走去。
  “不要进去。”她挡在他身前,“你的鼻子有问题,哪来的饭菜香呀!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好饿喔!快带我出去吃饭嘛!”
  “是吗?”他眉一皱。
  “当然了,我去拿外套,你等我喔!”陶立芃说完便冲到楼上房间拿外套,再下楼时发现他已不在客厅。
  糟了!她倒吸口气,随即走向饭厅,却看见他在盛饭。
  “你这丫头是想给我惊喜吗?这……是你作的吧?”季楚成回头对她一笑。
  “嗯,可是……很难吃。”她哭丧着脸,“我不想输给何佳珍,不想再做个不懂事的女人,我也想做好吃的饭菜等你回来。”
  “你看见何佳珍来找我,也知道那是她做的?”他放下碗。
  “对,我看见了,我要做个不成为你负担的女人。”她看看桌上那些菜,“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吃吧!不好吃要老实说,我会改进。”
  她上前将饭端了过来,这让季楚成看见她左手食指上的OK绷,“你受伤了?”
  “呃!没什么关系。”他把手抽回来。
  “什么没关系,只贴OK绷怎么行?我帮你重新包扎。”他把她拉出饭厅,重新为好消毒上药,再用绷带系好,“你给我听好,会不会做饭都没关系,不会做有空再慢慢学,我喜欢的女人只要保有一颗赤子之心就行了。”
  “真的吗?厨艺很烂也行?”她惊喜地问。
  “是呀!走,去吃饭吧!”他笑着抱起她往饭厅走去。
  “不要这样啦!放我下来。”她踢着两条腿嘻嘻笑着,“好丢脸喔!”
  他低头瞅着她,故意说着逗弄她的话,“如果我说我想把你当成晚餐吃呢?”
  “你——”她的小脸完全烧红。
  “你的脸像红苹果,真想咬一口。将她放在椅子上,他来到对面坐下,“真的很香,我吃啰!”
  她直盯着他的表情——
  第一道菜,他皱起了眉,一脸苦瓜,“有点咸。”
  第二道菜,他吐了出来,耸耸肩说:“这肉还没熟透。”
  第三道菜,他重咳不止,连眼泪都流出来了,“胡椒似乎多了点。”
  第四道菜,他笑了,还津津有味的吃着,“这好吃,青菜炒得又脆又绿,真的很棒。”
  看他吃光这道菜就扒了一碗饭,没再提前面三道难以下咽的菜,陶立芃感动得湿了眼眶。
  她想了想,便去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些酱菜,“怎么能只吃一样菜,也配配这个吧!”
  “没关系,我已经吃饱了,你怎么不吃?”他看她动也没动。
  “好,我吃吃看。”她拿着筷子夹了些青菜进碗里,尝了口,“真的耶!这道菜可以成为我的代表作。”
  “所以我说你没这么差,第一天就很棒了。”
  听他这么说,她愈吃愈起劲,也将一整碗饭吃完,“我来收。”
  “我帮你。”
  于是两个就在水槽前开心地笑闹着,一个负责洗、一个负责擦拭,当所以碗盘全部清干后,两人脸上满是泡沫,彼此相视大笑着。
  “我帮你擦擦。”季楚成抽了张面纸,将她脸上、发上沾着的泡沫拭去,当他拭好的唇角时,望着她纤柔水亮的唇瓣,忍不住覆了上去——
  “我们去楼上?”他的热唇来到她耳畔低哑地问。
  “嗯。”她迷乱地应了声。
  季楚成迫不及待地将她抱走,直接奔上楼,踢开房门,双双倒在弹簧床上。
  “明天奶奶和外婆就要回来了,以后不能再这样一起睡了。”他轻拂她乌黑的发丝。
  “真的,她们明天就要回来了?”她露出笑容,“我好想她们。”
  “我也是。”季楚成魅惑地弯起嘴角,大手伸向她,轻而易举卸下她的衣服,将她整个人揽在怀中。
  “我只想取悦你。”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吐息。
  “别说……”她羞红着小脸,对他露骨的诉爱仍不太习惯。
  “那你要我怎么说?”季楚成幽沉的眼眸直缪着在她嫩红的双腮上,大手开始在她身上尽情探索。
  他火热的眼先凝住她令人销魂的眼眸,接着来到她动人的玉体,而手上撩拨的动作也随视线而移动。
  “楚成……”她按捺不住地喊了他的名字。
  “怎么了?”他半眯起眸,双手紧揉住她的娇软。
  “好热、好麻,血液好像在体内奔窜……”她窝进他怀中,羞涩地说。
  “那么我们就让它抒发出来吧!”才说完,他便猛地进攻,再次将她纳为已有……
  直到夜深他都不想停止。
  **************************************************
  一年半之后。
  陶立芃已是大学新鲜人,当然也如她所愿,成为季楚成的学生。
  “这一题谁要上来试试?”季楚成看着下面的学生。
  “我。”陶立芃举起手。
  “好,你来黑板上作答。”他双手环胸让开身,望着她益发美丽的倩影奔上台,俐落的将他出的题目解开。
  底下的学生个个发出惊叹声,“哇……这么困难的题目,你怎么会?”
  “因为我有位非常棒的家庭教师。”她回以一笑,漂亮的眸心直望着台上那个俊魅的男人。
  “你还请家庭教师呀!真好。”同学们都好羡慕,“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我也想请他来教我。”
  “不行,因为我已经和他定下终生契约,他可是非卖品喔!”陶立芃开心道。
  听她这么说,季楚成忍不住低声笑说:“这个调皮的丫头。”
  季楚成随即拍拍手要大家安静,“好了,大家别吵了,现在开始要出功课了。”
  “教授,报告都做不完了,不要再写不学生才做的功课好不好?”底下的学生又开始抱怨。
  “就有一个人靠我出的功课考上不可能考上的大学,如果你们希望能够通过期末考的话,还是老实的做作业吧!”说完,他便开始出功课。
  就算不情愿,大家还是将功课的范围抄起来。
  “抄好了就自行下课。”说完,季楚成便离开了教室。
  陶立芃迅速写完后便将背袋一背,快步追了出去,“喂……教授,你干嘛走这么急呢?”
  “快点走才能早点回去为我心爱的女人补习呀!”他转首一笑。
  “今天不要上课了好不好?”她噘起小嘴,“我已经如愿成为你的学生,就不能放松一下吗?”
  “那你今天想做什么?”他双臂抱胸等着她开口。
  她瞅着他,“你真的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季楚成想了想,蓦然想起,“老天,我怎么忘了今天是奶奶的生日!”
  “我就说,生男孩一点用都没有,还是女孩子贴心。”陶立芃又说:“巧的是外婆生日就在下星期,我们一起为她们过,如何?”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现在才说要准备也太迟了。”都怪他一心想着下个月的论文发表,竟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忙,所以就一个人包办了,你不会生我气吧?”她甜沁一笑,“所以蛋糕我已经订好了。”
  “我怎么会生你气,走吧!也该轮到我尽一些心力了。”他加快脚步,“你等我,我把东西拿回办公室就走。”
  “我先走出校门,到下一个路口等你。”以往她都是这么做,因为不想带给他压力,毕竟身兼他的女友和学生,总会给人想像的空间。
  “不用这么麻烦。”
  “我还是觉得这样好。”她甜甜一笑。
  “真说不过你。好,你先走,我会去那里接你。”季楚成说完便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他先将书本收好,穿上外套,便锁上门前往停车场开车。
  出了校门,他来到下个路口,才转弯就看见陶立芃已站在那里等着他。他为她打开车门,“上车吧!”
  她立即跳上车,说着等会儿的计划,“我们先去蛋糕店确认一下,然后去挑礼物。”
  “好,一切都听你的。”这丫头的主意还真多,有时想得比他还周到,但只要能让奶奶们开心,那就值得了。
  “你觉得奶奶喜欢什么?”陶立芃试问。
  “奶奶向来什么都不缺,她喜欢的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季楚成蹙眉想了想,才说出这个答案。
  “我当然知道,但是生日总要表示一下嘛!”她可是想了好多东西都下不了决定,这才问问他。
  “对了,我爷爷曾送给奶奶一条珍珠项链,但就在火灾意外那一年被大火烧毁了。”他突然想起。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买条珍珠项链吗?”她眸子一亮,“那很好。”
  “外婆的礼物呢?”
  “我早就想好了,我要买只手环给外婆,我已经看好样式,不过存了这几个月零用钱还是不够,你能不能先借我?还有奶奶的珍珠项链,可能也……”她不好意思地垂下小脸。
  “傻瓜,奶奶和外婆都是我们的,跟我计较什么?”
  “那我就不客气啰!”她抿唇一笑,“快走吧!”
  “是,我未来的老婆。”季楚成笑着踩下油门。
  ****************************************************
  季家的客厅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大家一边拍手,一边唱着生日快乐歌,可让在场的两位老人家开心不已。
  “真是谢谢你们,还送我礼物,好漂亮的珍珠项链。”老奶奶拿给陶立芃,“快帮我戴上。”
  “是的,奶奶。”陶立芃立刻为老奶奶戴上,“哇……好漂亮,楚成你说是不是?”
  “没错,整个人年轻了二十岁。”季楚成笑着夸奖。
  “你这小子愈来愈哄我,和小芃相处久了,倒有这项优点。”老奶奶这话一出口,又是惹得大家闻堂大笑。
  “是我们立芃太皮了,倒是楚成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老婆婆了道。
  “还是外婆懂我。”季楚成走向老婆婆,“我和立芃也买了你的生日礼物。”说完,他便向陶立芃使个眼色。
  陶立芃点点头,笑着将礼物送上,“外婆,也祝你生日快乐。”
  外婆颤抖的手将盒子打开,看着里头的一只翠玉手环,“好美的玉,谢谢你们。”
  “快戴戴看,会不会太大或是太小。”陶立芃看着外婆将手环戴上,“刚刚好呢!这下我终于放心了。”
  “看来我们有这对宝贝在,生活不会无聊了。”老奶奶笑了笑。
  “说得是呀!”老婆婆也附和。
  “老夫人,这是刚刚有人送来的信。”老刘从外头跑了进来,“从监狱寄来,应该是先生寄的。”
  奶奶接过信,打开一看,里头只是简单的几句话——
  妈:
  我在这里很好,也后悔自己的过错,希望有天能用我的悔恨洗清自己的罪孽。
  生日快乐!
  不孝儿 彦发
  老奶奶看过后情绪变得很激动,也终于流出不舍的泪水,老婆婆见了,赶紧上前安慰。
  季楚成则拉起陶立芃的手,走了客厅。
  “为什么要拉我出来?”她不解地问。
  “在我们晚辈面前,奶奶一向故作坚强,很少流泪,我们离开可以让她尽情抒出来。”季楚成揽住她的肩,“我也期望叔叔能真正洗心革面,重新开始。”
  “会的,一定会的。”她点点头,伸个懒腰,“好快,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也是很愉快的一天。”他轻轻拨开她额前的发丝,将她揽进怀里,“我也有东西送你。”
  “什么?”她眨着眼。
  季楚成的双手放在身后,而后伸到她面前,这时手上多了只水晶夹子,“喜欢吗?”
  “好喜欢,这个很贵吧?你什么时候买的?”陶立芃最喜欢这种会闪闪发亮的东西,她立刻将它夹在发上。
  “在百货公司你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这只夹子,觉得很适合你。”他笑望着她的小脸,“买给心爱的女人,管它多少钱。”
  “那一定不便宜了。”她开心地摸了摸,“好看吗?”
  “很美,戴在你发上更美!”他双臂抱胸,半眯着眸欣赏着。
  她的笑灿烂如星,而水晶夹在月光的反射下尤其闪亮,美夹配美人,还真是夺目啊!
  “你就是会说这些好听的话逗我开心。”她心底可是喜孜孜的。
  “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什么事?”她甜甜笑着。
  “不要等到毕业,再一年我们就结婚?”他深情款款地说道。
  “那你不是教授兼老公?”她笑道。
  “这样也挺好,我不介意双重身分。”季楚成精锐的双瞳带着一丝与平日迥异的神采。
  “其实我们现在这样也很好。”她故意这么说。
  “一点也不好,每天下课你得到外面等我,早上也不能一起去学校,我厌了!”他说着自认为最重要的理由。
  “可是结了婚就不能让你教我了。”
  “换个教授也不错,只要在同一间学校,我还是你的教授,嗯?”他眼中带着炽烈的期待。
  “那……看在今天是好日了的份上……好吧!我答应你。”她也厌了每天单人枕头双床的寂寞。
  “真的?”他眸心瞬亮,紧紧抱住她,“太好了。”
  “你就这样想娶我?”她被他抱得好紧,差点喘不过气来。
  “嗯,想了好久。”他吻了下她的额。
  “那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我等你这句话也等了好久。”一说完,她便羞赧地推开他,直往屋时跑,“快进来切蛋糕吧!他们一定在等了。”
  望着她蝶般美丽雀跃耀的身影,季楚成轻笑出声,快步跟上。
  屋里再次响起快乐的声响,那气氛就如同蛋糕一般,甜甜蜜蜜。
  编注:欲知[型男的游戏]系列其他故事,请看玫瑰吻408《老婆心,海底针》。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