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美人 第十章
  中秋的隔日,太阳还未升起,水明月已经来到艳城。
  倍大的艳城才刚卸下一晚不熄的灯笼烛火,今日照例不对外营业,能进出的除了在艳城工作的奴仆丫鬟外,敞开的大门只为迎接他们的少夫人。
  矫健的步履迈向皓月楼,水明月刻意隐瞒了心里的沉重,要自己打起精神。
  或许她今日会回来,那么他决计不能让她看出自己的颓废丧志,必须用笑容去迎接她,就好似她每晚待他回房后给的抚慰笑容。
  打定主意后,他欲先打理自己一身的颓靡,于是顺手招了个丫鬟想差遣她去烧水。
  被唤住的丫鬟突然一脸惊愕,怯懦的福了个身。
  水明月发现她手上捧著一只托盘,好奇的问:“你要将这些食物送去给谁?”
  “是、是小姐。”丫鬟稳著声音回答。
  “朝阳?”扫了眼托盘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甜品,水明月蹙起眉,“她不是不爱吃甜的?”
  “小姐最近改了胃口!”丫鬟急急的应道,反而给他一丝欲盖弥彰的感觉。
  改胃口?他又不是不了解自己的亲妹子,如果她真有可能改胃口,要她少固执点就不是难事了。

  隐约察觉不对劲,水明月多看了丫鬟几眼。
  沉不住气的丫鬟先开口了,“少爷有事情要交代春桃?”
  “没,你先下去吧。”水明月挥挥手,放人离去;但他跟著脚下步伐一转,决定上水朝阳那儿去看看。
  整座长安京都被他翻了过来,还是没有余美人的下落,远在南边的永乐城他亦亲自去了一趟,老丈人的表情确实不像是骗他,他确信妻子也不在那儿,那么到底在哪儿?
  如果他们不断扩大范围的找人,其实她却是在这座广大的艳城里呢?
  要在拥有五座别院,几十座庭院,上百间房间的艳城里藏一个人有多难?或许答案比他们想的都还要简单,因为他们从未仔细搜寻过的地方只剩一个一一骄阳楼。
  感觉到水明月跟著她,水朝阳的贴身丫鬟春桃不禁慌了,真想直奔回骄阳楼去通风报信,免得少夫人被找著,她这个干系人一定脱不了罪。
  “少爷还有事……”不得已,春桃硬著头皮僭越的问。
  水明月光是一个眼神便遏止了她的问题,同时在心里打量著妻子被妹妹包庇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下糟了啦!
  春桃在心中哀叫,不自觉的加快脚步,一进入骄阳楼的前庭,便扬声朝里头喊道:“小姐,少爷来看你了。”
  春桃反常的举动看在水明月眼里更是可疑。
  来到门前,春桃提起最后一丝丝勇气,回头面对主子,“少爷,小姐尚未更衣,请少爷稍待一会儿。”
  “嗯。”水明月也不怕她们耍花样,只要余美人真的在这里,他便有办法找出她来。
  春桃将门推开快速闪身入内,随即关紧门扉。
  屋内方躺下的余美人一听见水明月就在门外,赶忙躲到大浴桶里。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春桃才请水明月入内,水朝阳则一副没事的模样迎接他。
  “大哥日安。”
  “嗯。”缓缓颔首,水明月在妹妹面前也不多隐瞒,放肆的打量著和皓月楼完全不同格局的骄阳楼。
  他知道骄阳楼有两层,除了一楼以外,可以躲人的地方就剩二楼,所以他也不担心,直接坐上太师椅。
  “听说你最近改吃甜。”没有多余的问候,水明月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吃甜?
  虽然不懂哥哥的话,不过从丫鬟心急如焚的眼神里,水朝阳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偶尔换换口味罢了。”
  “是该换换。”水明月不疾不徐的吩咐,“既然来了,今日我便同你一块用早膳。”
  水朝阳知道胞兄是想亲眼见她吞下那些甜得足以腻死人的甜品,若他没有一定程度的把握是不会上门来的,这不要避也没法子了。
  她最讨厌的就是甜品,怎么可能办到?
  于是她很干脆的说:“我要求将功抵罪。”
  听见妹子承认妻子在她这儿,水明月精锐的眸光一瞪,沉声问:“她在哪?”
  “大哥还没答应我。”如果不能让自己全身而退,那她收留嫂子的这件事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点好处也没得沾吗?她是个商人,至少得保全自个儿。
  “告诉我她在哪。”水明月耐性尽失,清朗的嗓音变得阴恻恻的,瞪人的目光足以致人于死地。
  水朝阳吞了口唾沫,好半晌才在他无声的恫喝下找回声音,“二楼的木桶里。”
  好吧,她考虑现在离开长安京,然后永远不再回来,除非大哥原谅她。
  
  不安地缩藏在桧木浴桶里的余美人屏气凝神,竖起两耳注意著外头的情况。
  有水朝阳在她很放心,可水明月一早杀进骄阳楼的举动确实让她怀疑自己的行踪已暴露。
  “不打紧的,或许他只是来找朝阳谈事情……”她小小声的安慰自己,试图放宽心。
  “别让我进去抓你。”蓦地,水明月清朗的嗓音窜入。
  余美人大大一惊,浑身一震,碰撞到木桶发出细微的声响。
  他来了!该怎么办?
  心下慌乱到不行,她几乎无法思考,只能躲在木桶里不敢出声,也不敢踏出去。
  要承认吗?还是装做没听见?或许他并不清楚她藏身的地方,不会搜到木桶来,还好水朝阳顺手拆了纱帐替她盖在木桶上。
  余美人抱著逃避的心态,殊不知水朝阳不但已经出卖她,连她的藏身之处也一并供出来。
  若非她不小心发出碰撞声,水明月当真会怀疑妹妹是骗他;好不容易找到她的踪迹,倘若结果还是不如他的意,那么他可能会克制不了自己想杀人泄气的欲望。
  但妻子不出声欲装傻的行径直接触怒了他,水明月几步来到木桶边,看著那超过他腰际的木桶高度,不明白她是如何躲进去的,这种高度一不小心摔著了该怎么办?她没有更安全的地方可躲了吗?
  抿紧薄唇,水明月下颚抽搐,隐忍著怒火,大掌抓住纱帐一掀一一
  光芒霎时从上方照射下来,来不及去想自己被发现了,余美人只得先眯合著眼,等待眼睛习惯光亮。
  当光影交错的面孔映入眼帘,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他,视线胶著在他的脸上无法离开。
  他瘦了,两颊明显的凹陷,覆满下颚的胡碴和风眼下的阴影让他整个人添了一股沧桑的气息,她认识的那个尊贵的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倦累颓丧,看得她好不心疼。
  “你……”
  水明月紧瞅著她,深怕眨了眼她便会消失,他承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
  他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间他们只是互望著彼此。
  忽地,他伸出手想确认她的存在,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些。
  她闪避的举动,让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受伤的光芒。
  知道自己伤了他,余美人差点心软的吐出歉意,随即又想到错的不是自个儿,嘴一扁别过头,不想再心软。
  她的态度决绝,水明月在心里暗骂葛京说什么她会心软的原谅他,这下若不好好的说,别说原谅了,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他说话!
  “美人。”他轻唤了声,声音有著苦涩。
  低沉沙哑的嗓音直撞进余美人的心头,才刚想著不要心软念头立刻换成一摊春泥,不舍的鼻酸呛上来,她差点忍不住哽咽。
  “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他低声下气,努力将悔过之情表现的更突出,只为了求得她的原谅。如今她已近在眼前,倘若他还不能成功挽回她的心,那……就继续努力。
  余美人背过身,心中砌起的高墙就快被他敲出一个大洞,她只好闪避。
  “美人……”他声声唤著,每一声都代表他欲唤回她的决心。
  他太狡诈了,做出这么让她伤心的事,居然想要她轻易的原谅,算准她是个心软的人,拒绝不了他……
  “你怎么能如此伤害我?”她终于愿意正眼看他,只是眼神泛著被背叛的哀恸。
  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相信他的话,是不是他给予她的疼爱全是有目的的?全是为了隐瞒他所做的事情所给的假象?一思及此,她便感到退却,无法真正敞开心胸面对他。
  “我……”她的不信任都是他造成的,这一点水明月再清楚人过,是以不知说什么为自己辩解。
  “你把我对你的信任和感情全都打散了,是不是要连缘分一起打散你才甘心?”水漾的眸子泛著泪光,她指控著,
  紧咬著牙,他怒驳:“不是!”他从没那么想过!
  “那么你就是真的想要我余家的产业了。”
  “我……”水明月窒了窒,语塞得说不出话来。
  那的确是他欲夺取的,但现在他已经不要了呀!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给你算了,都给你,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余美人使劲的想推开他从木桶里爬出来,可惜木桶高度土高,没有人帮忙她根本无计可施。
  “别乱动!”见她情绪激动得想爬出来,水明月捏了好几把冷汗,屡次伸手帮她都被推开,未了,他冷静下来,眼神一黯,沉声道:“别拿孩子和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余美人受了惊吓,手一滑,原本攀在木桶边缘的身躯站不稳,差点往后倒。
  “当心!”水明月扶住她的腰,顺手将她往木桶外带,眨眼间,她已经平安无事的站在地上。
  水明月一手仍搭著她的纤腰,气息微喘,早吓出一身冷汗。
  “你在干什么?”他的怒吼震得她一阵呆愣。
  “要是摔著了该怎么办?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啊!”他破口大骂,语气既硬又强势,完全忘了自己是来道歉的。此时此刻,他满脑子只有她差点摔著自己的画面,教他如何冷静下来?
  余美人有些瑟缩,腰间隐隐的颤抖是来自于他的手臂,她一抬头,就看见他写满了惊慌失措的面容,耳边听到的话或许凶狠大声,但全都是替她著想的话。
  他是发自真心在担忧她。
  “……听见没!以后不准你再爬进木桶里!”他像个父亲在教训孩子,但眉心的刻痕除了严肃还有关爱。
  蓦地,余美人轻笑出声。
  许久未见她的笑靥,水明月好片刻都说不出话来。
  她的笑容就好像泯逝了所有恩怨,浅浅的笑.却深深的触动著他的心弦。
  “为何笑?”怒火被一闪而逝的柔光取代,他问,想永远记住使她发笑的原因。
  “这是我第一次看你这么生气,而且是为了我。”那些话轻易的攻入了她的心房,使她得以看清他真正的想法。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瘦了不少,困倦的模样就跟她一样,虽然她逃开了他,却无一夜好眠,虽然她告诉自己应该恨他,却又无时无刻不想著他,到底分开的这段时间是给他的惩罚,抑或是她也相同?
  如今他有反省,也放下身段请求她的原谅,事情应该到此结束了吧?毕竟他们有多少时间能够浪费在那些无尽的悔恨和绵绵的相思呢?
  她终于愿意听他说话,水明月赶紧把握机会,“原谅我好吗?”
  凝视著他良久良久,她终于松口,“好吧,我原谅你,你必须保证不会再犯,无论对象是不是我。”
  “……我答应你。”商场上的变化诡谲多端,但他还是选择答应她,纵然他很犹豫。
  松了颦紧的眉心,余美人朱唇轻吐:“其实余家茶庄早是你的,我只是不愿看你操烦这些生意,才揽下当家的工作,如此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当她嫁进水家后,余家的一切同时也是他水明月的囊中之物。
  “我以为……”她竟是因为体贴他而扛下一肩的责任,而他居然……
  亏欠呀!此生他亏欠她已太多太多,如何补偿?
  “谁教你什么都不同我说。”她仍是有些怨慰。
  “是我的错。”水明月不得不承认自己错得离谱,连妻子的一片美意都看不出来,枉他还以识人功夫熟练沾沾自喜,却连她的心思都摸不透。
  “知道就好。”她故意板起脸数落他。知道她愿意原谅他了,水明月将头靠在她的肩上,松懈满身的紧绷,疲倦开始冒出来。
  “回去吧,今日回房好好休息。”他决定罢工一天。
  “行,夫君请便。”余美人站在原地,表明了和他“道不同”。
  不愿强行逼她走,他带著疑问的眼神看著她。
  “虽说是原谅你了,但不好好惩罚你一下,我和孩子都不舒坦,”她故意藉著孩子的名义出口气。“所以我决定暂时住在朝阳这儿,要回去的话,你请便吧。”
  收留她的好心小姑,她可得好好感谢水朝阳,只要她一走,难保水明月不会回头惩治自己的亲妹妹胳臂向外弯的行为,所以她留下,是惩罚他,也是保全水朝阳没事,况且她还想好好和小姑培养培养感情呢!
  “美人……”她这惩罚可真是下了帖猛药。
  “你不答应?”她故意拧紧眉头,雾气迅速漾满大眼。
  瞧她泫然欲泣的表情,他怎么舍得说不?水明月牙一咬,闷声道:“你高兴就好。”
  “那妾身谢过夫君罗。”娉婷的福了身,余美人欢送水明月离开。被请出骄阳楼的水明月只得猛叹,暂时忍受看得到妻子,却摸不到抱不著的日子。
  正月十五,元宵。
  在所有鼎沸的人声浪潮和艳城师父一致的肯定下,第一次的点妆宴选上了余美人这个名副其实的“美人”来担任“站台”的工作。
  当艳城的师父们贴出告示,长安京的百姓无论是赌输还是睹赢、猜对还是猜错,各个都很兴奋开心,这个原本是艳府水家最宝贝的少夫人,在经过了许多事情发生后,俨然成了长安京的宝贝。
  传闻,她是唯一能制得了水明月的女人,是唯一能和水明月平起平坐的女人,是能够从水明月手中夺回生意的女人,更是艳府水家实际掌权的幕后主事者……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她所做的善事,和中秋前夕所引发的寻人暴动来得众所皆知。
  长安京的百姓都庆幸水明月娶了余美人,如今她可是长安京最受人爱戴的人物,由她担任点妆宴的重头戏自然是当之无愧。众人都很开心,所有人也都很高兴,偏偏就是有一个男人脸色紧绷,一身阴霾晦暗的气息,吓得没人敢靠近他。
  被迫得面对他骇人怒气的是艳城的四位师父;每一位都专有不同的长才,且眼光独到,他们由各方面评断一个美丽的女人需要具备的条件,最后选出余美人为最适当人选。
  “她不行。”水明月直接拒绝。
  眼下余美人已经怀孕足月,随时可能准备生产,虽然他不能寸步不离的守著她,但丫鬟下人们可是争相以伺候她为荣。每当她一个走动,身旁总是跟著一大堆人保护,倘若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惊动的可不止一个人,而是一堆人。
  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让余美人站上去?
  “主子,这点妆宴顾名思义即是钦点红妆,那么只要是女的,而且又是咱们几位师父一同决定的,可就没得反对了。”负责服装打点的朝师父没将他的怒气放在眼里。
  虽然称水明月一声主子,但他们可都是被水明月花大把银两聘请回来的,自是有一番骄气。
  “而且赋予我等这项权利的即是主子。”一脸冷漠的倚在门边的路师父开口。对,一开始是他赋予他们决定人选的权利……但该死的!他就是想反悔不行吗?
  “总之不妥,依她现下的情况就是不行。”拿出当家的气势,水明月摆明了这件事没得谈。一边吃著桂花糕,负责打理妆容的苗师父提醒他,“可再过两个时辰点妆宴就要开始了。”
  “当然主子也可以临时喊停,只不过少夫人可能会很失望。”
  一手打掉苗师父手上抓著的桂花糕,负责膳食调配的温师父满脸不敢苟同有人能吃下如此甜腻的食物。
  丹凤眼倏地放大,水明月无法反驳。
  这点妆宴的确是为讨好妻子而举办的,只是他一开始的打算是让妻子安安全全的坐在艳城的最高楼阁观看,而不是站在高台任人观赏呀!
  见主子神情苦恼,朝师父说:“我倒是有别的方法。”
  不光是水明月,其他三位师父同时瞥向他。
  “就怕主子不肯了。”朝师父露出别具深意的微笑。
  向来算计别人的水明月对朝师父的笑容颇为反感,但眼下又没有其他的替代法子,姑且听听也好。
  “说吧。”不管是什么方法,都好过让妻子站上高台。说穿了,水明月只是私心不愿让妻子供人观赏的成分占了大部分反对的原因。
  点妆宴
  艳府联合皇宫将整个长安京主要的四条大道点亮,以艳城所在的东大街为主,那儿的花灯更是新奇,种类繁多,不过到这儿来赏灯的人还有更想看的,那就是一一点妆宴。
  无论见过或没见过余美人的人,都想知道艳城将她打扮成怎生的模样了。
  艳城大门外筑起一座高高的台子,台子底下四周围出约莫两个人的距离,避免人群造成的推挤会把台子推垮,台子的后方直接通往艳城大门,同时备了把坚固的梯子,让准备登台的余美人使用。
  当然,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当整个高台上的灯火亮起,早已登上台子的美人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咦?那不是水家少夫人呀!”人群里起了骚动。
  “对啊!那是……”另一边有人在猜。
  “水当家!”看清楚后,众人齐声惊喊。高高在上的水明月一身女装打扮,长长的一束发披垂而下,部分梳起绾了个髻,上头插著随著他步伐而摇曳的金步摇,深紫色的绸裳衬托出他高雅不凡的气质,和与生俱来的尊贵威仪。
  没错,点妆宴的人选是由四位师父会同水明月一起决定的,既然有人提出反对,那该名人选便会被推翻;但点妆宴从去年的中秋延到今年的元宵,势必不能再拖下去,于是朝师父提出的建议就是由原本他们同样看好的水明月来代替余美人。
  初时他们便在水明月和余美人之间摇摆不定,他们夫妻俩可说是不分轩轾,由于水明月终究为男儿身,他们才敲定由余美人雀屏中选;当然,如果是中秋那时候的话,就不用担心余美人的肚子。
  站在高台上的水明月对这身扮相当然不高兴,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当女人看,如今却得穿上女装,站上高台展示自家的商品台,心里的不舒坦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形容的。
  他丝毫不愿去多看底下的人一眼,惦念的只有妻子一人。
  不想让她穿梭在人群里,他在艳城主楼的最高阁设立了观赏区,同时差人准备了许多她爱吃的甜品,希望她能在最舒适的情况下参与这场点妆宴。
  水明月的视线直往特别设置的观赏区瞟,偏偏余美人并不在那里。
  “该死的!”忍不住啐了声,他早该知道这种热闹宛如庆典的活动,她是决计不会乖乖待在他为她准备的地方。
  那么她在哪儿?
  将视线移往人群中,其实不用多加寻找,水明月很快便发现了妻子的踪迹。只见上一刻还对著他高兴招手的余美人,下一刻突然抱著肚子蹲下身,然后是一大群的仆人对他又是挥手又是呐喊的,只不过距离太远,他根本听不见他们想说什么。
  不过,看情况也知道一一她要生了!
  水明月飞身窜出高台,底下的众人急忙让开,他使著轻功准确的落在余美人身旁,一把扶起她。
  “呼……”余美人已经开始喘气,话也说得断断续绩,“夫、夫君……你来了……”
  “疼吗?要生了吗?”水明月连声问,整个人是前所未见的慌张。她喘著气,虚弱一笑,“我想……是快了……”
  水明月二话不说把她抱起,一旁的仆人早已替他们开辟出一条道路直通艳城,众家仆簇拥在他们后头,人人脸上都带著心急。他们的少夫人要生了,怎么可能不急!
  水明月急切的走进皓月楼,产婆已在里头候著,他轻柔的将妻子放到床上,即使是命令人惯了的他也不得留下,只能被请出房外干著急。
  等待的时间总是刻骨的难熬,葛京和惠舜禾陪同在水明月身边,两老一左一右的来回踱步。
  水明月则是神情平静的坐在主位上,一杯温热的香片从他坐下开始就握在手中,直到茶水变凉他一口也没饮下,沉著镇定的外貌是费了好一番功夫伪装出来的,其实他心中也是一片乱糟糟,连换下一身华服赘饰都忘了。
  折腾了一夜毫无动静,终于在东方天际露出鱼肚白时,从旁内传来了等待已久的声音。
  “是女孩儿!是女孩儿呀!”入内帮忙的杏梅在孩子的第一道哭声响起时,忙著出来报喜。
  “生了……”水明月一脸失神,好半晌才恢复,急忙问:“可以进去了吗?”
  得到产婆的首肯,向来呼风唤雨的水明月才得以入内。
  满脸汗湿和泪痕的余美人正合著眼休息。
  “水当家赶紧去看看吧!少夫人很努力,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说是怕水当家会担心,老妇未曾看过这么安静的产妇呢。”无怪乎半点声响都没有,葛京还直喊怪异,想当初葛大娘产子时呼天抢地的跟被抢了一样。
  原来是怕他担心。唉,他的妻子傻得令人心疼,总是为他如此着想,要他如何能放开她的手?
  来到床畔,水明月半跪著,紧紧的握住她软软的手。
  手中传来的温热唤醒了余美人,眨眨眼睫,见着了他。
  “同我回去可好?”他伸手替她拭去眼睫上残留的泪,问道:“很快就到花期了,孤芳自赏的感觉可不好受。”
  “胡说……”噗哧笑了声,她轻摇螓首,“花期明明是在夏季,这会儿才早春呢!”
  方才使力的汗滴由她的额际滑落,晶莹得有如朝露,耀眼的阳光破窗而入,把她映照得闪闪发光,令他著迷得无法忘怀。
  “回去好吗?”他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
  此时,产婆将小女婴交到他手中,抱著甫出世的女儿,水明月胸中的感动涨得满满的,大掌轻轻拍抚著沉沉入睡的女儿,父女俩沭浴在阳光之中。
  “起名了?”余美人美目柔兮,看著这一生她最爱的两个人一一她的丈夫和她的女儿,鼻头一酸,眼眶盈满了泪珠。
  “胭脂。”搔搔女儿软软的腮帮子,水明月回首看著她,“水胭脂。”
  “胭脂水粉的胭脂?”
  “嗯。”他颔首,抱著女儿回到床边,同时开口:“回去吧。”
  他水明月的妻子怎么能不回家?没有她的日子他过得可不好。再说,他已经不想夜夜上妹妹的骄阳楼讨床睡了,不趁现在有女儿在捞些油水好处怎么行!
  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她会同他回去吧?余美人伸手也摸了摸女儿小小的脸蛋、小小的手掌,脸上沁出甜蜜的笑。
  “好,回去,我们一起回去。”回他们家去,回那个有他的家去,这次他们要带著一个小小的新生命一起回去。
  又是花季。
  今年遇上突如其来的骤雨,打断花期,也打落一地未开的花苞。生了对龙凤胎,如愿求得一子的余美人月子还没坐满,倒是整日盯著院子里的昙花,偶尔逸出几声低低的叹息,那模样让艳府上下所有人看了好不怜惜。
  几个女儿瞧见,大的牵小的,小的拉大的,一群小萝卜头涌进父亲处理事情的书房,向父亲报告母亲的近况。
  小脑袋瓜搁在案上,水珍珠明亮的眼睛盯著父亲正在翻阅的折子。
  “娘成天叹气。”她嘴上不忘报告余美人的状况。
  不够高的水绮罗跑到水明月坐著的椅子边,猛点头,附和道:“一直叹,一直叹。”
  水明月将年纪最小还走不稳的水蔻丹抱上大腿,漂亮的凤眼扫过五个女儿。
  “有用膳吗?”他问的当然是余美人。
  水绮罗忙回答:“娘今日午膳吃得很少。”
  “三日前的早膳也是。”水珍珠抢著应话。
  “还有大大前日。”水青丝也帮腔证实。年纪尚小不太会说活的水蔻丹看著三个姊姊争先恐后的模样,咯咯猛笑。
  合眼片刻再张开,水明月开口寻找少话的大女儿,“胭脂。”
  “爹。”站在离门口最近的水胭脂小声。
  水明月将小女儿放下,朝水胭脂招手要她过来。“之前交予你的事,处理的如何?”
  “东西由葛叔亲自护卫,今儿晚上便会送来。”水胭脂和母亲最为相似的眼里,闪著和父亲同样聪慧的光芒。
  水明月唇畔勾起笑,摸了摸大女儿的头,表示赞许。跟著水胭脂又将妹妹们领出书房,还水明月一个安静的空间。凡事喜欢追根究底的水珍珠,一出房门便问:“爹指的是什么?”
  淡觑了她一眼,水胭脂不答反问:“想知道?”
  几个妹妹都点头。
  “待天色暗了,再告诉你们。”水胭脂硬是要卖个关子。
  几个妹妹立刻相约今晚谁都不许睡。
  深夜。
  往年这个时候庭院里的昙花齐放,今年因狂雨打散了一切,徒留无法映衬花儿的绿色枝叶。
  替一双刚出生的儿女哺过奶后,余美人趁丈夫还没回房前先来到庭院里,心疼的看著今年等不著的花儿。
  “不睡?”醇厚的男音在她身后响起。
  余美人轻巧的回过身,面对他,“吹吹风,房里委实热著。”她编派小借口。
  水明月没有拆穿她,仅是牵著她漫步在月光下。
  快要离开种满昙花的前院时,余美人依依不舍地回眸望了一眼,这些小举动都落在水明月眼底。
  向来清冷的丹凤黑眸黯了黯,他向一旁随侍在侧的葛京使了个眼色。接到主子的暗示,葛京悄悄离开。
  “今年真可惜。”水明月淡淡地开口。余美人听出他所指的,答腔:“天灾无法避免,我并没有很在意。”
  才怪,她透明如水的心思全写在脸上。
  水明月仍不戳穿她的口是心非,带著她信步往后院走。
  入夏的夜,微风阵阵带来几许舒适的凉意,彼此之间没有谈话声,气氛虽静谧却不僵硬。
  那是她和他相处的方式。
  蓦地,一道小小的白影吸引了余美人的注意;
  “那是……”水亮的大眼紧盯著黑夜中的一点白。那模样、像极了花季时常会看到的昙花,虽然只有一朵,却依然让余美人惊艳不已。
  “还有没被雨水打掉的吗?”太过欣喜让余美人忘了自家后院没有种植半棵昙花,直往那方向走去。
  水明月没开口,只是静静的陪在她身后。
  绕过曲折的院道,她很快来到后院,那里的景象顿时让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是昙花,满满整个后院的昙花。余美人这才发觉不对劲,连声问:“昙花哪来的?是你买的吗?”
  正值花季的昙花昂贵且不易取得,每年有大批的昙花在这时候送进宫内,更是让想赏玩这些花期短暂花儿的人们知难而退。
  这些她都知道,所以才更讶异这满院的昙花从何而来。
  打从骤雨开始他便知道妻子的挂心,不舍她整日蹙眉,面对他时又要佯装一副不甚在意的神情,水明月让聪慧的大女儿去处理收购昙花的事,而他只要坐收渔翁之利便行。
  水明月带笑的日光和躲在树丛里窥探一切的女儿们对上,继而移开,转向妻子。
  “年年,我为你送上这些花儿。”他摘下一朵昙花亲手交到地手里:“岁岁,我以花儿做为对你不渝的誓言。”
  轻柔却坚定的捧著昙花,余美人心头一阵紧缩,有暖流淌过。
  他不知道,每年期待著昙花的绽放,是他为她养成的习惯。
  又名“月下美人”的昙花,是他特地为她种的花。
  意为一一水明月保护下的余美人。
  他种的花,完全向她吐露出他誓言爱她一生的决定。
  而她知道,在他的羽翼下自己会活得很好,就像这年年盛开的昙花一样,他给的爱不会只是片刻,而是一辈子。
  如同这月下美人,一瞬亦永恒。
  ----END------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