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到贪吃鬼 第十章
  天旋地转!
  “唔……”头好晕,想吐,而且口很干。
  花容又闭了闭眼睛,隐忍住想吐的感觉,好半晌,等待那不适的晕眩感渐趋缓和之后,才再睁开眼。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她很努力地想着、想着,终于让她想起一点头绪。
  她说得自己好像出门要去采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却在途中巧遇广源。
  原本只打算寒暄几句就要离开,却没有预料到广源竟然要请她喝咖啡,她原想婉转地拒绝,但是一想到圣诞节Menu泄漏一事,当厨房里的其他员工都怀疑她的时候,只有他相信她是清白的。
  所以,她请他喝了咖啡,表达感谢之意,然后……然后……
  然后呢?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门打开来,有人走进房间内。“要不要喝点水?”

  这个声音……花容立即坐起身,下一秒却又软绵绵地倒回床上。
  “果然……是你!你在我的咖啡里下了药……”除了他,没有别人有机会对她下手了。“为什么?我那么相信你,还把你当朋友,你竟然……”花容既震惊又难过。
  广源只是一脸歉疚地道歉。“对不起,我是逼不得已的……”他别无选择。
  “难道……泄漏圣诞节Menu的人也是你?”
  他头低得更低。“对不起。”害她被其他人怀疑误会。
  花容激动了起来,声音微微拔高,“我以上你喜欢在J’aime工作,我以为你对J’aime也是有感情的──”
  “我是!”只是他被人设计,染上赌博恶习,积欠了一大笔赌债,不得不听命行事。
  “如果你是真心喜欢J’aime的话,又怎么会把圣诞节的Menu泄漏出去?”
  “我欠了一笔债,如果不帮他们做事,就得马上还钱,不然他们会剁掉我一只手指头。”而他哪来的钱还债?
  花容想坐起来,却是一动就晕眩,只好乖乖躺卧在床上。“谁……逼你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和J’aime有关吗?”难怪她没有被绑住,现在就算没有人挡她,她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屋子。
  “他们要狄先生用J’aime来换你……”
  “这是掳人勒赎!”对方根本就是强盗、土匪嘛!
  他当然知道,只是已经回不了头了,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
  她试着游说,“广源,只要你帮助我离开这里,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低着头,广源叹了口气。“我不能……”事情已经超出他所能控制的范畴了。
  狄阙瞪着面前厚厚的一叠报表好半晌之后,转而瞪向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打开软木塞,正在斟酒的乔易。“你找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些报表和账册?”
  乔易肩一耸,没有否认。
  “我早说过不用这么麻烦。”他们两个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绝对信得过他的为人处事,何必多此一举?
  乔易举起杯,“顺道品尝一下昨天才送来的红酒。”
  狄阙连翻都没翻就推开那叠报表和账册,“幸好还有品尝红酒这件事,不然我肯定马上掉头走人。”
  闻言,他不禁失笑,“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大咧咧的股东,要是我做假账私吞你的红利怎么办?”
  “那就恭喜你发财喽。”他端起酒杯轻轻摇晃了一下,闻着前发出来的香气,随口漫应。
  乔易大笑地拍拍他的肩,“你这个家伙真是……”
  啜了一口红酒,狄阙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容容。
  “喂?”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中午找她一起吃饭,她不是吃饱了就是和同事有约,今天张三、明天李四、后天赵五,倒是比他这个总经理还要忙碌啊,让他很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她终于腾出时间陪他吃饭,她又有问题,不是身体不适食欲不佳,就是胡乱扒两三口便说吃饱了,就连替黎师傅试吃新甜点也是浅尝即止,他都忍不住要怀疑,会不会是黎师傅的手艺变差了?
  肯定是因为他反对她减肥,所以她才会借故闪避、减少和他一起用餐的次数。他以为他们已经达成共识,她也打消减肥的念头了,显然并没有。
  “你是狄阙吗?”
  陌生男人的声音,他先是一怔,随即急切地问﹕“你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个电话?花容呢?”
  怎么了?乔易以眼神询问。
  他摇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花容在我手上,而我想和你做个交易。”对方也不啰唆,迅速导入主题。
  容容在他身上?狄阙脸色一沉。“什么交易?”
  “如果你想花容平安无事回到你身边,就拿J’aime来换。”
  “我手上只有J’aime一半的股份。”即使要换,他能动用的也只有名下的那一半。
  “那是你的问题,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打电话来听取你的回复。”对方说完就打算挂断电话。
  “等一下。”狄阙出声。
  “做什么?”
  “我得先确认花容平安无事,否则免谈。”他的态度十分坚决,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对方想二一下便应允。“好,你等一下。”
  然后,是一阵脚步声、开门声。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
  是容容的声音!
  “听电话。”那个男人命令。
  “……喂?”
  “容容,你没事吧?”只要确定她毫发未伤,其他的事都好安排。“有没有受伤?”
  “阙……我没事。”只是头晕得难受而已。“你……”花容还想说什么,手机已经被拿走。
  “容容,你别担心,我会去救你──”
  男人哼了哼,“最好你明天的回复能令我满意,不然你的女朋友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你──”
  通讯中断。
  该死!狄阙冷凝着脸,仿佛罩上一层冻人的寒霜。
  “对方的目的是J’aime?”即使乔易没听到对方说了些什么,也能从狄阙的话里猜出一些端倪。
  J’aime的存在对普罗旺斯是个巨大的威胁,普罗旺斯的老板一直处心积累想击垮J’aime却力有未逮。
  这件事八成跟普罗旺斯脱不了关系。
  “嗯。”狄阙迅速在手机上键入一组号码,另一端很快有了回应。“把我的命令传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在最短时间内知道花容跟普罗旺斯老板的下落。”
  “救人要紧,对方要你拿J’aime去换回花容,快点打电话。”没有第二句话,没有一丝犹豫,乔易将一纸文件递到他面前。
  那是股份让渡书。
  他的义气相挺他会记在心上。狄阙立即拨了花容的电话号码,却是转入语音信箱。“关机了。”
  “看来对方是真的打算明天这个时候再跟你联络。”真有耐心。
  “我却等不了那么久。”他不想让容容在对方手里多待一秒钟。“搞什么!怎么还没回报消息?”
  乔易认识狄阙也好几年了,这还是他头一遭见他这么急躁、这么沉不住气的样子。“距离你下命令到现在也才过了八分钟,“穆集”的成员虽然遍及各行各业、神通广大,你也得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知道自己的确乱了方寸,狄阙也只好勉强捺住性子,继续等待。
  所幸,“穆集”并未让他失望,在十五分钟之后立即回报花容和普罗旺斯老板所在位置。
  他们两方仅仅隔了一条街,就在普罗旺斯后方的员工宿舍里。
  普罗旺斯的老板肯定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把花容囚禁在距离J’aime不到八百公尺处,就绝对万无一失了。
  很好、好极了,他绝对会让他后悔招惹上他!
  火速调动手下,狄阙带着他们兵分两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无声无息地解决在员工宿舍里外站岗的黑衣人。
  “叩叩。”
  门内响起声音。“什么事?”
  他没有回答,温吞吞地推门而入。
  “没有我的命令,谁允许你、你……”原本在房间内休憩的中年男子惊愕地站了起来,不小心撞翻旁边茶几上的一杯茶。
  他、他、他是怎么进来的?
  狄阙微微一笑,斯文有礼地开口。“打扰了,我是来接花容的。”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他的人、他的手下呢?
  “当然是走进来的。”狄阙的态度温和得很诡异。“我的女朋友我自己照顾就行了,不劳荣哥费心。”
  他能说不吗?他现在根本就是俎上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我的手下呢?”
  “他们都累了,正在休息。”狄阙轻描淡写地回答。
  荣哥瞪视着他,背脊一凉,冷汗涔涔。
  他原以为这个地方很安全,不会有人想得到他就把花容关在这栋员工宿舍里,没想到狄阙竟能在短短的半小时内就找上门来,摆平了他的十来名手下,却没有惊动任何人,他着实低估了他的能耐。
  “既然我的女朋友受到荣哥的招待,我也应该礼尚往来一下才对。”
  他想做什么?荣哥陡地一震,防备地望着他。
  看了看时间,狄阙勾唇一笑。“我的礼物应该送到了。”
  他顿时有不祥的预感,“你到底想做什么?”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铃……铃……”
  “怎么不接电话?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喂。”他一边瞪视狄阙,一边听着电话彼端手下的报告,脸色倏地铁青难看。
  他经营的十多个赌场里最赚钱的一个,就在刚刚被大批警察冲入搜查,他的手下,赌客、两三千万的赌金全部都被带走了!
  他怒不可遏地挂断电话,“是你干的!”他的赌场那么隐蔽,每月还固定拿一大笔钱去作公关,如果不是有人检举,警察是不会去查的。“你为什么会知道?”
  狄阙的嘴角跃上一抹冷冷的笑意,“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小回礼,请笑纳。
  “你……”
  “我还知道其他十一个赌场分别位于何处,只要花容安然无恙,荣哥的赌场自然不会有灾难,失陪了。”他撂完话就转身离开,去接被囚禁在最里面房间内的女友。
  他打开门,“容容,我来接你了。”
  “阙?”她又惊又喜,勉强起身。
  他几个大跨步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了?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一直站在角落的广源看见一帮人冲进来,也知大势已去,只能站出来认错。“对不起,是我迷昏了她。”
  狄阙这才发现他的存在,立即危险地眯起双眼。“你?你不是J’aime的……”
  “阙。”坚持跟来的乔易走上前,看了广源一眼,便对好友说﹕“把他交给我处理吧。”
  “不可能。”
  相信这人一定是利用J’aime员工的身份才能接近花容,进而绑架她,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阙……你就放过他吧,他不是故意的。”花容看广源慌张焦急的模样,实在很不忍,加上他刚才虽然没有放她走,但分明是被逼到走投无路才做错事,她没有办法把他当坏人看。
  看花容虚弱靠在自己肩上,他实在很不就这样算了,可是她又这么可怜兮兮地央求他……
  “算了,乔易,他是你的人,我不管了。”
  乔易感激地拍了下狄阙的肩,然后意味深长地对广源说﹕“只要你有心改过,J’aime的大门不会在你面前关上的。”
  闻言,广源的眼中立即盈满泪水,悔恨无比地跟着乔易走了。
  “竟然对你下药,我刚刚应该痛扁他一顿才对。”虽然放了人,狄阙还是气冲冲。“我送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应该不用吧。”
  “不行,一定要去。”他得确定她完全没事健健康康才能安心。狄阙倾身将她抱起。
  “啊──”花容惊呼。
  他叮嘱,“别乱动,小心摔下去。”
  “你快点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勾住我的脖子,你只要乖乖待在我怀里就好。”
  她小小声地抗议,“我很重的,你放我下来啦。”
  他瞄瞄她的手,“你要是不抱紧,等一下滚下楼梯我可不管。”
  看他始于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花容只好怯怯地伸手环住他的颈项。
  他抱着她下楼,“谁说你很重?我一点都不觉得。”
  花容悄悄地把脸埋进他的项颈窝。她真的是全世界最幸运的女人,可以爱上阙、可以拥有他的爱,她好爱好爱他喔……
  花容在家休息了两天之后才回公司上班。
  “花容,你怎么了?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前辈……”她欲眼无泪啊!
  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甩掉一公斤肥肉,结果却因为被掳走的意外在家休息了两天,迅速补了回来,还生了利息──零点五公斤。
  所以,她现在是六十一公斤了!
  前辈鼓励她,“说说看,也许我可以给你一点意见。”
  “我……”花容非常烦恼,“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减掉身上的肥肉?”
  “减肥喔……”那对女人来说可是一门艰巨又浩大的工程呢!“少吃多运动才能瘦得美丽又健康。”
  不然,为了减肥赔上健康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个道理谁不知道,但是知易行难啊!“我试过了,可是还是瘦不下来啊。”
  前辈忽然凑上前,小小声地问﹕“总经理对你的身材不满意吗?是腰太粗还是胸部不够大?”
  “我、我哪……哪知道啊!”花容一呆,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回答。
  “怎么会不知道?就感觉啊,看他爱抚的时候对哪个部位最爱不释手、对哪里最敷衍了事,不就知道了!”
  爱、爱抚?花容的脸像着了火般滚烫,“我、我们没、没……”厚!话题怎么会扯到“那个”上头去?
  前辈瞪大眼,一脸无法置信,“你和总经理还没那个那个喔?”
  “嘘!”这种事没有必要大肆宣扬吧。
  只是前辈一脸陶醉地幻想着,“总经理的身材一定很棒。”虽然她已经结婚多年了,不过总还有欣赏猛男的权利吧。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别再讨论这种会让她血压急速窜升的话题?她怕会中风晎暴毙啊!
  看花容的脸红得不能再红,前辈才终于善心大发地放过她,“听说三餐吃菠萝,两天可以减掉二点五公斤耶!”
  “真的吗?”她的眼睛一亮。
  “另一种是三餐只吃豆芽菜,连吃三天能减两公斤。”
  花容点点头,这个也不错。
  “还有就是买一般的米醋或天然酿造的醋,加入蜂蜜和水调合,每天早上出门前喝一杯,连续一个月可以瘦三到五公斤。”
  “等等……”花容赶紧拿出笔记本,打算记下来,“前辈,你刚刚说三餐都吃菠萝,要吃几天啊?”
  “两天。”
  “吃两天……”她抬起头,“可以瘦几公斤?”
  “二点五公斤。”
  “那吃豆芽菜呢?”
  “连吃三天,瘦两公斤。”
  花容很仔细地一一记下来,“前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快速减肥法啊?”太厉害了!
  “有些是网络流传的,有些是朋友试过的,不过效果会因人而异,我不能保证一定有效喔。”
  “我知道。”
  “要是那些方法试过都不行的话,也可以考虑要不要去抽脂,不过我是不建议啦。”花容是有点儿圆润,但还不到需要动手术来减肥的地步。“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模样也很好啊,圆润圆润的,很有福气……啊!”
  她不经意地一抬眼,对上了两道锐利的眸光,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总、总……”
  “总什么?”花容不解地抬头。“前──阙?”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和前辈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你跟我来。”脸很臭的狄阙蓦地抓住她的手,将她带离财政部办公室。
  “你要做什么?”电梯门关上,花容立刻瞪着他的背影,“现在是上班时间耶!虽然我们是情侣、虽然你是老板,你也不能老是在上班时间拉着我就走人逃班,别人会觉得我耍特权啦……”
  他旋过身,脸色很恐怖。“你还想减肥?”
  “呃?”他果然听到了!“我……我太胖了,瘦个两三公斤下来会比较好看,我也会比较有自信……”
  “为什么没有自信?我倒觉得你这样很顺眼、很好看,在我眼里没有人比你更漂亮。”他目光灼灼地望住她。
  他炽热的眼神仿佛带着火焰,让花容皮肤底下的血液像着了火般滚烫。“可是我怕……”
  “你到底在怕什么?”他靠近她,在她的耳畔低语。
  温热的气息拂掠过她的耳朵,仿佛有股微量的电流贯穿了她的身体﹐酥酥麻麻的。“你那么完美,我却有好多缺点,我怕……你看了真正的我之后会失望……”
  她不自觉地吐露了真心话。
  看了真正的她之后会失望……狄阙的眸色悄悄漾深。
  他会非常乐意让她知道他有多么爱、多么想要她,即使她的脸是圆的、即使她的手臂不够纤细、即使她有微凸的小腹,他依然渴望她、想要她。
  “叮”电梯抵达十八楼,门打开来。
  “总经理、容容。”龚秘书随即也发现了花容不正常的脸色,“容容,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没事吧!”
  “没、没事……”她差点咬舌头。
  “没事就好。”龚秘书抱起桌面上整理好的一叠档案文件,起身要跟进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这些……”
  不料狄阙却头也不回地下了命令。“今天上午所有的事都取消。”
  “所有的……都取消?”她很是错愕。
  “没错,不管有什么事,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许来打扰我。”他加强语气。“清、楚,吗?”
  “很清楚。”
  花容只觉得头发麻,“你……你要做什么啦?放开我!”
  “进来吧。”他坏坏一笑,像是准备饱餐一顿的大野狼。
  狄阙反手关门,落了锁。
  “干、干嘛锁、锁门啊?”她蓦地一慌,口吃了起来。
  “我要帮你建立自信心,让你了解自己的美,当然得锁门啦。”他可不希望养了别人的眼。
  他要怎么帮她建立自信心啊?花容很好,忘了挣扎。
  下一秒,他便低头吻住她的唇,吮着,深入探索纠缠,彼此的气息浅浅地、暧昧地交融。
  他的吻温柔中带着一丝狂热迫切,她的气息略显急促,全身虚软无力,微微地颤抖,脑袋当机无法思考。
  热吻依恋不舍地结束后,狄阙将她打横抱,带进办公室后供他平时工作累了休憩用的小套房,轻轻关上门。
  花容稍稍回过神,眼神迷蒙地望着天花板……吓、天花板?她为什么会看到天花板?“阙……你、你不是说要帮、帮我建立自……自信心吗?”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躺在狄阙的身下,背抵着柔软的床铺。
  “我正在做啊。”他忍不住轻笑。
  她顿时瞪圆眼睛。“这、这是哪门子的方……”
  狄阙又吻住她喃喃抗议的嘴,迷惑她的理智,大手也忙碌地解开她衬衫上的钮扣,灼热的沿着白皙粉嫩的颈项蜿蜒而下,一路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滚烫的肌肤接触到空气,花容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飞到九霄云外的理智瞬间归位,“啊──”她察觉到身体的裸露,惊呼了声,自卑地抬手想遮住过于丰腴、圆润的身体。
  他却抓住她的手,不让她逃,暖热的眼色尽情浏览美好的春光,悄悄抹上炙热的情欲,益发勾人。“容容,你好漂亮……”
  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赞美、一声呢喃都有魅惑花容的魔力,让她像含苞的花朵彻底绽放美丽,像扑火的飞蛾义无反顾,再无一丝保留。
  她只能无助地在他的撩拨呻吟颤抖,任由他摆布,直到一抹尖锐的刺痛贯穿了她──
  “啊……”她吃痛地轻呼,而后僵住。
  墙上的时钟清楚地告诉她,现在才早早上点多,她竟然就在公司里、总经理办公室内的小房间,让狄阙把她拆卸入腹、吃干抹净,而龚秘书还在总经理办公室外认真地工作着!她会不会猜到她和狄阙在办公室里做什么事啊?
  天啊!她没脸见人了啦……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