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奸不丈夫 第八章
  真正的爱情,是双方互相"无条件投降"。
  --福洛贝大年初一,沈厚言陪着净雪一道回白家向长辈拜年。白舒媛与石尊元交往顺利,石尊元自然也往白家跑,他的弟弟石俊羽也一道来。
  "净雪!"石俊羽的声音带着一丝眷恋,"我就知道来这里能见到你。"净雪迎向他俊朗的面容,笑了。"学长新年好,恭喜发财。""大家恭喜。"石俊羽还想向净雪多说些什么,但净雪已和沈厚言携手上前向白奶奶恭恭敬敬的行礼拜年。
  白钟泠习惯给未结婚的孙子女压岁钱,自然也少不了净雪的一份。
  "白奶奶,我这么大了还拿压岁钱不好意思。""还没结婚都算小孩子。"老人家的心意已决。
  净雪只好谢谢收下。
  沈厚言笑道:"等我们结婚后,换你包红包孝敬白奶奶。""谁谁......谁要结婚啦!"他的话像打在心湖上的小石子,教她心一荡,双颊染开了两朵红花,比门上贴的"春"字更艳。
  "不结婚?难道你在玩弄我的感情!"沈厚言故意大惊失色。
  "你不要乱说话啦!"净雪笑着推他一下。
  他顺势抓住她的手,目光柔和地瞅着她。"我们当然要结婚,昨晚跟我爸妈吃年夜饭时,你不是顺着我妈的要求直接叫"爸、妈"了吗?"别以为他没注意到石俊羽对净雪依恋的神色,奉行"无奸不丈夫"原则的沈厚言,自然要剔除情敌。
  粉红的唇蠕了蠕。"你妈教人很难拒绝呢!""这表示我妈爱死你了,通常年轻女孩子很难得到她的赏识。"净雪像个小女孩一样笑得好开怀,她真的很高兴沈厚言的爸妈把她当女儿一样善待,没有嫌弃她是孤儿。

  白钟泠笑看他们之间打情骂俏,对净雪与沈厚言互相钟情感到欣慰,她总算对得起年师傅了。
  大过年的,大家都面带笑容,一片喜气洋洋,只有曲元宁满腹委屈,一肚子忿忿不平,积怨颇深的臭脸色,几乎没人敢去撩拨她,省得触霉头。
  相对于她的不幸,净雪一脸幸福的表情实在太刺眼了。
  "年净雪,你知道亚凡哥订婚了吗?"她要扯下净雪幸福的面具。
  净雪转头看她,"是啊,我听舒媛姊说了,是很好的对象呢!""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亚凡哥曾那么爱你......""那是稚气的兄妹之情啦!"净雪非这么想、这么说不可,曲元宁怎么学不乖,非挑拨不可呢?
  "我不适合豪门世家版的轰轰烈烈,我只要一份真诚与平实的"年净雪,你真以为你得到幸福了吗?"她事先有准备,不怀好意的看着那对爱情鸟。"沈厚言也是有钱的大少爷,想倒追他的女人应该不少。现在网路上很红的一则新闻,就是刚出道即一鸣惊人的外景主持人鱼娣,她身边围绕许多豪门公子追求,沈厚言便是其中之一。"呵呵呵,大年初一若能瞧见年净雪痛哭流涕,今年肯定有好事发生。
  "胡说八道!"沈厚言直觉反应。
  "我才没胡说,你都不看娱乐新闻吗?"沈厚言懒得理她。
  白晨洋皱眉道:"元宁,你喜欢欺负净雪的毛病也改一改.""谁欺负她啦!"曲元宁很气白晨洋每次都胳臂往外弯,皮笑肉不笑的说."哥,追求鱼娣的豪门公子,你是其中之二喔!""滑稽!"白晨洋嗤之以鼻。
  "鱼娣的网站上,P0了很多你们的照片,不信自己去看!"曲元宁故意呵呵一笑,"你们的身材很不错呢,看得出来有练过。"沈厚言与白晨洋互望一眼,脸色微变,一起上楼进白晨洋的书房上网查看。
  净雪神色不安,白舒媛安慰道."没事的,从度假村回来后不是没有联络了吗?走,我陪你上楼去看清楚。"好想当缩头乌龟,白舒媛却不喜欢情侣互相猜忌,硬拉她上楼。
  一进书房,便听到沈厚言和白晨洋两人骂声连连。
  "真的太过分了,她怎么可以这样子?""是谁拍摄的?我不记得当时有镜头对准我们......""不可能是度假村的人,当时她尚未出道,不会有人跟拍,而且那时候泳池只有我们三个人在使用......:""除非是......""鱼娣早有计划?""嗯,除非她暗中安排认识的人埋伏在泳池周围偷拍,否则拍出来的照片不会刚好都是她想要的暧昧效果。""我就跟你说那女人心机颇深......""气死我了!她居然这样利用我......""还把我拖下水,我怎么可能对她有意思?奶奶不砍了我才怪!""对不起!阿洋。""又不是你的错,是鱼娣太过分了,想出名想疯了,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一定要反击,通知我所有的好朋友,只要是有鱼娣露脸的节目,就不提供广告!要不要告诉奶奶?奶奶可以影响更多企业主不付广告费。""我也会告诉我爸妈,我妈最受不了我和女明星传绋闻......""......"在两个男人专心讨论之时,净雪和白舒媛从他们背后已看清在鱼娣网站上的照片。两男一女在漂亮的泳池玩水,女的身材诱人,两位男士身形健硕、肌肉结实,又是三人同游,又是有说有笑的种种画面,突显出"双星拱月"或"双龙抢珠"之类的暧昧情节。
  女的自然是鱼娣,男的不用说是沈厚言和白晨洋.当然PO在鱼娣网站上的男主角不只这两位,也有她和其他帅哥在夜店深情凝视的画面,或一起手牵手逛街的照片。
  这形成一种鱼娣桃花满天飞、极为抢手的暧昧局面,她一下子就红了,比她主持的节目更红。
  被利用的男人当然不爽到了极点,而男人的女朋友所受到的冲击绝不亚于他。
  "阿言,你太过分了!"净雪气得转身便走。
  "净雪!"沈厚言心里大叫一声"糟",想追上去还差点被椅子绊倒,可见多心慌,等他追到楼下,净雪已向长辈告辞,正走出大门。"净雪,等等我--"匆匆向长辈们点个头,冲出自家大门。
  "怎么回事?净雪为何眼睛红红的?"白奶奶还在一头雾水。
  曲元宁得意的笑,心情大好,开学后希望能听到年净雪与沈厚言分手的好消息,年净雪的不幸一定能增强她的好运。
  大门外--沈厚言人高腿长的,还没到停车处便追上净雪,净雪转身不理他,他主动走到她面前,她再转身,他再移动位置,她索性把脸遮起来."净雪,不要跟我生气好不好?我和阿洋真的被设计了......"他努力解释当时的情况,真的没有一丝丝的暧昧,他可以对天发誓。
  净雪仍然掩住脸,不肯把手放下来。
  "你在哭吗?"他小心的问。
  "才没有。"声音却是哽咽的。
  沈厚言急得拉下她的手,她眼眶湿湿的,硬是不让眼泪往下掉的红了眼眶,不想被人瞧见的转身背对着他。
  "大过年的,我才不会哭!"他从背后拥抱住她:心疼她的故作坚强,怜惜的在她耳旁轻道:"对不起,净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轻柔的话语所产生的悸动,让净雪的心酥酥麻麻。
  这怀抱她由陌生、到慢慢熟悉、到充满依恋,她已习惯任自己放松的靠在他怀里,无法离开了。
  "那些照片我看了心里好难过......"声音无助又伤心。
  "我知道,我会赶快处理掉。"他抱紧她,摩挲她的发丝,怕她的爱会动摇。"净雪,我爱你!以后我会更注意"避嫌",这次你就原谅我,嗯?""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她终于肯转身看他了。
  "不会,我保证。"他看着她细致的脸蛋,低声道:"面对你,我早已提不起潇洒,也不可能云淡风轻,你的悲喜都牵引着我的情绪。我啊,早就对年净雪小姐无条件投降了。"净雪羞怯的对他笑了。"我也是。"温柔的回抱他的腰。
  他柔软温热的唇覆上她的,挑逗地吻住她,随即在她微张小嘴吸气时,灵活的舌长驱直入,热情又柔蜜的吻持续了许久。
  其实光是听他和白晨洋讨论的内容,她心里也明白沈厚言并没有背叛她,只是,当女朋友的人哪受得了男朋友与别的女人亲密合照?伤心是一定的,生气也在所难免,若不是忌讳大年初一,早就哭给他看了。
  沈厚言欣慰的环紧她。谢天谢地,他爱的女人没有刁钻难缠的坏毛病。
  "我们去逛街。"原本说好在白家用餐,但既然出来了,反而乐逍遥。
  他带着净雪去吃日本料理,逛百货公司的精品店。他听白晨洋说过,何亚凡过去每一年都送净雪GUCCI的新品,虽然净雪很懂事,不曾在他面前炫耀过,但身为正牌男友怎能输给过去式?
  不过,人心是最微妙的,原本很欣赏GUCCI的沈厚言,从此不想再光顾GUCCI,带净雪去逛LV和LOEwE,女孩子出门必备的手提包、皮夹、零钱包、化妆包、保暖的披肩,一次买给她。
  "你怎么了?"净雪只收过他送的手链和项链等饰品。
  "当作赔礼好了。"他绝不想看到净雪身上有GUCCI的东西。
  "怕我秋后算帐啊?放心好了,我不会紧抓住过去不放,况且你也说了,你和晨洋哥都是被设计的。""你愿意相信我,我更乐得花钱宠你。"她粲笑。"既然爱你,当然要相信你,如果连相爱的人都不能信任,日子如何过下去?我才不想自寻烦恼呢!""刚才是谁一脸快要掉泪的表情?"他故意逗她。
  "看到那种照片,谁不会难过啊!"她恶作剧的掐了他一下,他吃痛的呼了声,"要不要我也找两个男生合拍几张给你看?""不要,不要。"他瞪着她,却不生气,反而着迷地看着她也有不淑女的一面,惊叹她的改变。
  是他改变了她吗?不,是他的爱给了她勇气,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他很欣慰,更加小心翼翼的将她保护在他的怀里.她是他的,值得他用一生去宝贝她、珍惜她,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石家长公子与白氏千金的订婚宴,冠盖云集。
  沈厚言和年净雪甜甜蜜蜜的连袂出席,连沈厚言的父母也受到邀请。
  净雪穿着香奈儿的早春小礼服,是沈母送她的。
  沈母听儿子说过曲元宁从小就爱欺负净雪,而曲元宁的生母邱玉簪却是白楚轩的初恋情人,害得她妹妹在痛苦的婚姻下抑郁而终,她一直无法谅解白楚轩和邱玉簪。而邱玉簪的女儿想再欺负她未来的儿媳妇?门儿都没有!
  净雪当然不会如曲元宁所期望的和沈厚言分手,开学后沈厚言一样常开车接送她,听说开学前还带她去日本玩了一趟,拍了许多相片回来,尤其在东京迪士尼便玩了两天,买了许多礼物到白家送礼。
  沉醉在订婚喜悦中的白舒媛,巴不得全天下的好女孩都与她一样觅得良缘,一见到打扮得像公主一样的净雪,便拉住她的手不放。
  "什么时候换你们办喜事?"净雪害羞不语,沈厚言爽朗道:"快了,快了,我们决定先订婚,等净雪大学毕业就举行婚礼。""这样也好,完成学业也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总要一件一件慢慢来。"白舒媛顽皮的眨眨眼,"可是,如果突然怀孕了怎么办?""讨厌啦!舒媛姊。""哦~~不打自招罗!"沈厚言哈哈大笑,火热的视线让净雪含羞带怯地低下头,两颊好似涂了腮红的染上一层红霞。
  讨厌讨厌啦,舒媛姊怎么看出来的?
  她和沈厚言真的在一起了,在日本的温柔乡结为一体。
  沈厚言很满足,满足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上的契合,他终于完完整整的拥有了净雪,净雪也完完全全的接纳了他。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又露出笑容。
  "笑得这么"性"福洋溢,谁看不出来?"白舒媛取笑道。
  净雪红着脸反驳,"你自己呢?"沈厚言抢道:"当然也是"性"福美满啦!""呋,臭表哥!"换白舒媛难为情了。
  "好,表哥臭,你的香香老公来了。"订婚仪式开始,石尊元一脸幸福的来接准新娘,携手共度未来的每一个日子。
  每个准新郎都是最帅的,每位准新娘也都是最美的,因为心中有爱,自然而然散发出幸福的光晕,美得醉人。
  净雪以祝福的心情看着那对准新人,不时抬头与自己所爱的男人凝望。
  沈厚言受不住诱惑,低头偷亲她一下。"我们会比他们更幸福的。"净雪从不怀疑这点。
  她想要幸福,从小便好想好想要。奶奶病重的那段日子,教了她好多好多道理,当时不一定完全理解,但她一一默记在心。奶奶说,只要相信自己的未来比今天更光明更幸福,就一定可以实现的!
  她可是深受奶奶庇佑的幸运女孩呢!
  曲元宁尽管欺负她、找她的碴儿,那从来不能真正伤害她什么,除了半夜偷剪她头发的那件事,不过,如今她的头发又慢慢留长了,还得到沈厚言全心全意的爱。相反的,曲元宁反而因此事更令何亚凡痛恶在心,居然还梦想得到何亚凡的爱,真是没有自觉心哪!
  种恶因,如何得善果呢?
  在酒宴上,曲元宁一直抱怨没有邀请何亚凡一家人回来参与盛会,大家都笑笑没理会,在心中翻白眼:也不想想是为了谁才不敢邀亚凡回来!
  曲元宁却将矛头指向对面,"年净雪,都是因为你,奶奶才没有发邀请函给亚凡和姑姑、姑丈。"净雪无辜的眨眨眼。"因为我吗?""当然不是。"白晨洋打哈哈。"因为他们工作太忙了,又忙着筹备亚凡的婚礼,所以来不及赶回来。"净雪笑了,黑眸流动灿光。"可惜美国太远,我必须上学,没办法去。阿言,你代表去参加亚凡哥的婚礼吧!"沈厚言定定凝视她数秒,笑了笑。"没问题,只要有邀请函我就去。"曲元宁脸色阴晴不定,咀嚼这件最新情报。亚凡哥这么快就要结婚了?才二十四岁的年轻男子,何必急苦踏进婚姻殿堂?她不信他对那位与他联姻的千金小姐一见钟情,急着娶进门,她不信!莫非是因为爱不到年净雪,所以觉得娶谁都一样?
  那么,为何不娶她呢?
  在这一刻,曲元宁真恨年净雪太早回绝何亚凡的爱,应该拖到她去美国留学之前再拒绝何亚凡,等她到美国去女慰伤心欲绝的何亚凡不正好?
  年净雪是故意不成全她的!
  曲元宁咬牙道:"你、为什么可以说不爱就不爱亚凡哥?""因为他是哥哥啊!就像晨洋哥一样,谁会对哥哥生出男女之情?奇怪的是元宁你吧!"清丽出尘的容颜笑得云淡风轻。
  奶奶临终前最担心何亚凡待她太好、太特殊,在白家服务二、三十年的奶奶,也是看着白姑姑长大的,如何不了解白姑姑基本上和白奶奶是同一种人,至死也不会真心接纳门不当户不对的媳妇。
  以前净雪不懂,后来便懂了奶奶的用心良苦。她是那么怕小净雪受到伤害,那样忧心小净雪长大后得不到幸福。
  净雪能回报奶奶的,就是要幸福给天国的奶奶看。
  而这些心情转折,也只能说给天国的奶奶听,其他人不会懂。
  曲元宁更不会懂,所以只能继续执迷不悟下去.沈厚言不再疑心净雪对何亚凡有丝毫爱恋,他喜欢她只对着他好娇好娇地笑,喜欢到想一生占有。
  人生寻寻觅觅,无非想找到另一个半圆,共筑幸福的爱巢。
  净雪朝他浅浅地笑,明眸却不由自主漫开甜蜜的妩媚,那笑容,幸福极了。
  喜宴结束,走出订婚的饭店,早春的凉意使她缩了缩雪肩,沈厚言忙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搭在她肩上。
  她只是笑,心中觉得好幸福!真的好幸福啊!
  在天国的奶奶,您瞧见了吗?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