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不好养 第十章
  还是感冒了,医生开了药,要她按时吃,临走前那位有些年纪的老医生又特别嘱咐了东方策,病人需要休息,要他别太折腾病人。
  被医生这么说,东方策向来冷静的好看脸庞,竟然泛起一丝红潮,“我知道了。”
  因为倦累加上感冒,任清清整个下午都在昏睡,等她睁开眼时,外面的天色都暗了。
  她觉得热,刚踢了被子,马上被沉声制止:“不准踢。”是东方策,他整个下午都没去公司,而是守在床边。
  东方策帮她拉好被子,“肚子饿不饿?”
  她摇头,有点讶异他还没去公司,“你一直在这里吗?”
  “嗯。”
  “为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对她好?
  东方策没回她,只是坐在床边,倾身以额头帮她测量看有没有再发烧。
  “傻瓜,略不能去接你,就该打电话给我。”
  “为什么?”还是同样一句傻愣的话,“一直都是略接送我。”况且,她都已经决定,她要结束跟他的同居关系。

  当她一个人走在雨中,脑子里反反覆覆想着的都是东方策,想他好看的脸、想他对自己的好,可是又觉得他好残忍,一直以来都只当她是情妇,难怪他从不介绍朋友给她认识,除了东方略外,她一点都不了解他。
  他有什么朋友?他的工作?他的生活圈她一概都不知情,只是傻得被他养在家里,当个永远见不得光的情妇。
  “没有为什么。”他独裁的结束了她的疑问,要她再休息一下,“睡觉,其他的事改天再说。”
  “策。”
  “嗯?”他的手握住她嫩嫩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
  “上次那套运动服,其实略穿起来很好看,我打算……”
  “睡觉。”霸道又没有预警的低头封住她的唇,不让她把话说完,待他移开薄唇时,任清清红着眼眶,晶亮的眼眸看着他,“我想把运动服给略,改天我再买一件不同款式的给你。”
  东方策不傻,听着她的话,明白她话里的暗喻,脸色一沉,表情复杂说:“那套运动服,我打算留下来自己穿。”大掌覆上她的眼睛,他的手指撑开她的指缝,与她交扣。
  “那我再去买一套,我不喜欢那套粉红色的。”
  “清清!”东方策移开手掌,望入她清澈的眼眸,她柔柔的笑出声,“策,我想睡了。”抽出手指,埋进被子里,漂亮的眼睛不再看他,静静地闭上。
  ☆☆☆
  入夜,东方家族临海郊区的别墅,占地近两千坪的喷水池庭院,满是名车及来往狂欢的宾客,屋内欧式气派豪华装潢及随处可见的珍贵收藏,不难看出,主人的权势及尊贵。
  仆人们穿梭在宾客间,忙不迭地招呼端酒,欢快的音乐,暧昧的男女调情,看着这样的情景,落坐在角落的东方策被好友硬塞个火辣美女,只见那美女对着他巧笑,甜美的五官在脂粉的点缀下,更显女人味。
  男人,总是抗拒不了美女的投怀送抱,更难拒绝美女的娇嗔,东方策的大掌,轻落向美女小可爱的裸背上,只着热裤地跨坐在他腿上,表情带着挑逗。
  那轻扭的俏臀,在东方策的轻抚下轻扭着,可当她以为自己的勾引成功时,那大掌的主人却停止了。
  美女不解的盯着他看,那情迷的表情教东方策英挺的脸庞露出苦笑,“我今晚不打算找女伴。”
  “为女朋友守身吗?”美女轻笑,又贴近他,低头吻住他的耳垂,想要挑起另一波情火,“反正她没来不是吗?”况且来这里作客的男女,谁还在乎另一半?今晚,不过是享乐的夜,追逐情欲的开始,而她看上这男人。
  美女在东方策身上又扭又抚的,小手一寸寸地往下滑,直到他的下腹,还想往下探,却被大掌给制止,“去找别人吧。”那声调很是平和,与他脸上淡淡的笑一样,给人舒服的感觉。
  “我偏要你。”那美女不放弃,小手努力要挣开他的箝制,却发现大掌的力道与他温和的笑全然不同,带着坚决及霸气,那眼神锐利的教人不敢造次。
  她知道这男人是谁,他叫东方策,是这次派对的举办人,也是这别墅的主人,而常在媒体杂志看到他的身影,以为他是斯文温雅的,才会借由这次的派对,大胆地勾引他。
  人家都说,东方家有只难驯的狮子,那是东方略,张狂的个性教人不敢领教,一旦他少爷脾气疯起来,狂风可能都没他来得有破坏性,因为东方略的桀骛不驯,更衫出长子东方策的风雅气质,都是东方家的少爷,不似东方略的阳刚味,俊美的东方策却多了份亲和力,虽然他甚少露面,也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可暗恋大少爷的女生们,可是大排长龙。
  而今晚她对狂妄风流的二少爷没兴趣,她喜欢的是眼前这位沉稳冷静的大少爷。
  见美女还是不死心,一双修长的美腿在他腰侧蹭磨,想要勾起他的欲火。
  可惜,她找错对象了。
  眼前的东方策不是派对里的任何一位下半身动物,他的理智并没有因为美酒而失控,反倒是清醒地看着迷醉的男女。
  一整个晚上,眸光中,闪动的除了玩味,还有一抹难以察觉的不耐。今晚,他本来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明天,他还要起个大早,根本没空参与这场派对。
  而该死的,那伙朋友竟然扬言若是他不出席,就要直闯他的住处,因为他们都明白,他的家,有个秘密,一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想到这里,东方策没再多言,只是温柔却又坚定地将美女抱离自己身上,然后不理会美女的娇喊,大步直往某个该为这场派对负责的人走去。
  ☆☆☆
  正与女伴在角落打得火热,那纠缠的喘息声在震耳的音乐下,显得有些颓靡,却因为东方策的出现,任浩扬本是揉捏女伴饱满的动作停止,对好友依旧衣着整齐的像是与这场派对无关,黑眸上抬,“你的女伴呢?”
  “我先走了。”
  “走了?今晚的派对都还没开始。”
  “我还有事。”
  像是故意与东方策作对,任浩扬哼笑了声,对东方策的冷淡的态度很是不以为然,“如果你今晚不在这里过夜,我想你明天或许会后悔自己错过了什么,或是你的小秘密在家等你?”
  这是威胁,也有点挖苦,明明是好友,却还往那疼处扎,东方策本是温和的脸庞露出不易察觉的愠意,但也只有一瞬间,随后他又是平静淡笑,“那是秘密吗?”
  “如果不是秘密,为什么不带她一起来?”任浩扬拍了拍女伴,又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教女人娇嗔又不舍的走人,临走前还在任浩扬唇上讨个吻。
  见女伴走人,任浩扬随手取过放在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略告诉我,今晚的重点戏很精彩,要你千万别错过。”
  “我没兴趣。”没被好友的话给影响,东方策索性也坐下,跟服务生要了杯酒,不似任浩扬的狂饮,他轻啜了口,不改他东方策的优雅,却看得好友很是刺眼。
  “有没有兴趣先看过再说,说不定你会改变心意。”任浩扬扬起嘴角戏谑道。
  “略说你下个月要回日本接下你父亲的全部事业,那她呢?是不是要跟你走?还是你打算拱手让人?”
  那挑衅的话,惹来东方策的冷光,东方策一闪而逝的愠意由眼中射出,眯眼的视线带着锐利,“她不是你可以玩弄的对象。”
  “为什么不是?只要你腻了,我很乐意陪她玩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戏码,保证令她永生难忘。”情场浪荡的任浩扬,看好的脸上有着抹不去的兴味,而那浪子的口吻,教东方策皱眉紧锁,那表情像是随时要动手揍任浩扬一顿。
  “还是你舍不得?”见好友似乎被自己惹毛了,任浩扬还故作漫不经心的问,手中的酒杯还在转啊转的,任里头晶亮的酒液起了波浪。
  不理会好友的问话,东方策放下酒杯,沉怒道:“我走了。”
  “真的要走,不看看任清清?”后头又传来任浩扬再一次戏谑的问话。
  “你说什么?”东方策急转身子,怒瞪着好友,“她在哪里?”
  任浩扬耸了下肩,“刚才你跟小美女打得火热时,我看她刚好被别的男人带走了,说不定看你跟别的女人亲热,她决定投入别人的怀抱。”
  “该死!”
  东方策大声诅咒,随即转身跑去,那急切的身影,怎么看都不像是丢了情妇的人,反倒更像是手里的宝贝被人抢走,心急的想要找回来,而事实上,任清清只是拿着一盘食物往外走。
  ☆☆☆
  原来,这就是东方策平时跟朋友消遣的娱乐,任清清上妆的小脸美得教人惊艳,不时有男人上前跟她搭讪,好不容易她偷溜出来。
  此时她一手拿着餐盘,一手吃着美味食物,早知道她就不答应东方略,一点都不好玩,不用看,她都可以看出来参加派对的男女,别有用心。
  这画面让她回想之前,自己也曾被表姐拉去参加过一次,然后她不自觉的又想起东方策那时的温柔。
  “不行,别想他了,今晚我要好好放肆的玩。”已经一个多月了,她跟东方策的冷战进入高峰期,不只她冷淡,连东方策都有些冷漠,唯独床上的他是火热狂野,跟白天的他完全不同。
  他好像也接受了她的说不地,那么是不是他也打算放她走了?
  这应该就是王祥之说的包养情妇,男人要的是肉体,一旦发现变质了,转身走人,根本不用负任何责任。
  那,她也可以,她也可以很潇洒的走人,天底下本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而她既然不要东方策的包养,就不该继续赖在东方家。
  想到这里,又叉了块小蛋糕吃进嘴里,以后可能都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如果她要继续念书就要开始打工,东方策给她的东西,她一样都不会带走。
  想到这里,又有些心酸,多亏东方策她才能多了两年优渥的生活。
  “任清清!”被人一喊,任清清视线离开盘餐,抬眼看去,天啊,王祥之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眼前打扮的任清清,美得教人不敢多看一眼。
  “我?我当然是来打工的,不过现在打工结束,准备回家睡觉。”王祥之穿着服务生的制服,看来还蛮人模人样的,很有贵公子的气质。
  王祥之将手里的背包放在长椅,也陪她坐下来,这阵子看她有些闷闷不乐,现在看来应该是跟男朋友又合好了。
  “你跟男朋友一起来?”
  任清清叉了一个小泡芙,低头摇了摇,“没有。”
  “那你跟谁来的?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派对……”
  “我知道,我以前就来过了。”
  “原来如此,跟男朋友分手,打算来找新恋情?”王祥之取笑她。
  任清清没回话,只有继续叉着小泡芙,转啊转的,最后开口:“王祥之,打工会不会很难找?”
  “不难,只是钱多钱少,怎么你也想要打工?”
  “有点想,但是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她,从未吃过苦,根本不懂得怎么自立更生。
  “那还不简单,找我就好了,我是打工达人。”
  “真的吗?那我……”
  “慢着,小姐,你真的想去打工?”王祥之瞠目的说,本来以为她是闹着玩的,没想到她是讲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不打工,哪来的钱?”任清清白他一眼,而后站起身,“这样好了,就从今天开始。”既然都要走了,那就不要再眷恋了。
  “什么从今天开始?”
  “我跟你回家。”
  “任清清,你是不是醉了?你跟我回家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跟我去找工作,你不是有机车?还是你不肯?”
  “我哪有说不肯?只是你这么突然,让我有点吃惊。”
  “走吧。”任清清拉着王祥之,要他起身,“你不是要回家了?”
  王祥之的手被她拉住,直扯着要他走人,拗不过她只有拿过背包,随她拉着自己走。
  “你的机车停在哪里?”
  “小姐,我们又不是私奔,你不用走这么快。”王祥之累了一天,全身酸痛,被她拖着走怎么也走不快。
  “就算本小姐要私奔,也不跟你,走这么慢,马上就被捉到了。”
  “哈哈……。”王祥之被她逗得大笑,气得任清清转头又赏他一记白眼,不满的甩开他的手。
  “好啦,大小姐,别生气了,我们快走,我拉你。”王祥之哄她,将她的手牵住,“你走小心点,免得高跟鞋扭到脚。”
  而这一幕,正好落入焦急寻人的东方策眼里,看着那男人牵着她的小手,任清清跟他打闹的画面,胸口一股怒火直窜,急吼道:“任清清!”
  那吼声很大,任清清惊得全身一僵,而后转身看去,只见东方策快步朝自己走来。
  东方策的表情像是要杀人,凶光瞪着王祥之,一走近,二话不说,出拳就往王祥之的脸上揍了一拳。
  “东方策!你为什么的打人?”眼前的他,像个失控的怒狮,本是温和好看的脸庞,有些狰狞扭曲。
  东方策捉过她的手,硬将想扶王祥之的任清清给扯到自己怀里,“你要跟他私奔?”刚才两人打骂的笑语,早传进他耳里,那酸意教他无法自制,急想将心里的怒火宣泄。
  “我……。”
  她没有想过东方策会这么生气,虽然私奔不过是玩笑话,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大的脾气,他不是会想要她走,不然他这阵子为什么对她那冷漠。
  “清清,他是谁?”
  被问到这个一直难以启齿的问题,任清清心头一紧,看着眼前发怒的东方策,她淡淡的说:“我是他包养的情妇,我说我有男朋友是骗人的。”
  “清清!”东方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捉住她的大掌捏紧,教她吃痛的想挣开。
  “我有说错了吗?一直以来,我对你来说只是情妇,不是吗?”很是委屈的,她拚命想扯回自己的手,但东方策却不放人。
  因为刚才东方策的大吼,引来今晚的保全人员,东方策要他们带走王祥之,自己则是单独与她面对面的,她瞪他,他也瞪她。
  “谁跟你说的?”他扳着脸问。
  “需要人家跟我说吗?我自己难道没有感觉?”因为委屈,又因为手被捉痛,任清清红了眼眶,眼泪在那里滚动。“你放开我,骗子!”
  见他不放人,任清清索性拍他打他,“说什么要对我很好……骗人!”任清清边说眼泪边流,“你对我一点都不好,不好!”
  “清清……。”本是狂怒的东方策见她哭得伤心,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将她抱住。
  “放开我……!”
  “如果能放,你以为我不想吗?”
  这两年心里的挣扎,不是没有,却怎么都无法放手,他只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就这么过一辈子。
  “自私鬼,我才不要再当你的情妇了!”
  “不准再说情妇这两个字。”东方策扳正她的脸,与她目光相视。
  任清清气得咬他,把他的手掌重重咬住,像是要将心里的怒气全都发泄出来。
  “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不好吗?”被她咬住手背,东方策忍住痛,在她耳边轻地吐出自己的无奈。
  “可是一辈子很长,当一辈子的情妇我不要……。”她放开咬他的手背,转而打他,一再的打他的胸膛,“我不要!”
  “为什么不要?”他苦笑,“我这辈子就只宠你一个人、只疼你一个人、只陪你一个人,不好吗?”
  “不好……。”打得没力气,好气喘吁吁的伏在他胸前哭着,“一点都不好。”
  “那你想要什么?”
  “我……。”猛一抬头,想要说出心里的渴望,却在触及他的目光时打住了。
  “嗯?”愤怒早已消逝,此时的东方策只有心疼,温柔地哄她,“想要什么?”
  “不知道!”她才不会自己开口先要当他的女朋友。
  “当我的女朋友吗?”可有人却先点破了。
  “我、我才不稀罕!”
  “那为什么买情侣装?”
  任清清低头不语。
  “那套运动服不是我给略的,林伯以为是他的,放到他房里,所以略是真的穿错了。”而且还吃了他几记拳头。
  任清清抬眸,想要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不是你给的?”
  “那是你第一次买给我的东西,我自己都舍不得穿,怎么可能给略。”他边说脸还有些微红。
  原来,不是他给的,是自己想错了,任清清赶紧低头,不敢看他的眼。
  “我跟略说了,以后接送你的工作我自己来,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
  “骗人……。”她哽咽的将头更往地上低去。
  “除非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这句话东方策说得有些苦涩。
  “我才不会!我……。”倏地抬眼,脸上满是泪痕,她捣住他的嘴巴,“我才不会不喜欢你!”
  “那就跟我回日本。”东方策额头轻触她的,温柔的笑着说。
  “以情妇的身份吗?”她嘟嘴。
  东方策蹙眉,大掌轻拍了下她的圆臀,斥道:“不准再讲‘情妇’这两个字。”
  —全书完—
  《六惑系列》——
  ◎喜欢霸道男的痴情吗?请不要错过脸红红BR059<处女很难追>
  ◎想看冷酷男的爱情吗?请一定要锁定脸红红BR072<才女不能爱>
  ◎想看放荡男的浪情吗?请记得锁定脸红红BR079<妩女最花心>
  ◎想看潇洒男的骗情吗?请记得锁定脸红红BR085<半调女不可爱>
  ◎想知道多情男的真情吗?请期待脸红红BR098<宅女不出门>
  ◎渴望独占男人的专情吗?请分享脸红红BR138<美女不好养>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