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惹到熊 第十章
  两人的误会冰释了!
  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没什么进展。
  因为熊光青为了周雨薇的事而心情低落,而巩臻也不想在这时候打扰他,想给他一点私人的空间,所以两人各自订了一间房间。
  他们订好房间之后,一起到饭店附近的商店街买衣服,然后各自回到房间里用餐,并没有再碰面。
  这一晚,两个人都失眠了。
  到了凌晨时分,熊光青突然从隔壁房间过来敲巩臻的房门。
  当她一脸疲倦的打开房门之后,站在门外形容憔悴的熊光青哀伤的告诉她,周雨薇的先生刚才打了电话过来,说雨薇带着微笑很安静的走了。
  巩臻忍不住哭了出来,昨天在病房里压抑的情绪,在这一秒钟全数崩溃!
  熊光青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他的身体也在颤抖着,呼吸粗浊,似乎在强忍着悲伤。
  在房门口,在寂静的走廊上,两人抱着彼此,好久好久。
  「别哭,雨薇她不希望看见我们哭泣,我答应她绝对不能哭。」轻轻将巩臻推离怀抱,低头看着她苍白的泪颜,粗砺的指腹拭去那不断淌下的泪珠。「你别哭,你现在是我的支柱,连你也哭了,我不晓得自己伤心的情绪该怎么收起来……」

  他悲伤的情绪因为巩臻的陪伴而和缓了一些,她的存在、她的笑容,神奇的抚慰了他的情绪。
  「好。」努力压抑住难受的泪水,她没有多想,便拉起熊光青的手,把他拉进房间里。
  但他的脚步却停在门口,裹足不前。
  「你该睡觉了,明天还有公事要谈,不睡会没精神应付明天的工作。」
  熊光青不想利用自己脆弱的一面去博取她的感情,这样做太卑鄙了。更何况他答应过,如果她决定彻底忘记他,他不会再做任何的努力和阻挠。
  他会放巩臻自由,就像他当初不愿放掉雨薇,却不得不放手一样。
  虽然会挣扎,会难过,但总有一天会释怀。
  「我睡不着,而且我有话想跟你说。」她执意不放手,眼神很坚定。
  他犹豫了许久,叹一口气,困难的迈开长腿,往她的房间踏进一步、两步……
  在他进房后,巩臻松开他的手,越过他的身边,将房门关上,并轻轻将暗锁按下。
  转过身来,她看着他宽阔的背,几秒的踌躇之后,她鼓足勇气,缓缓将脸颊贴上他的背,粉臂从后方圈住他粗壮的腰肢。
  庞大的身躯为之一震,脑袋一片空白。
  「大熊……对不起,其实我、我……并没有把你忘掉。」鼓足勇气,巩臻怀着忐忑不安又愧疚的心情,坦承自己的伪装。
  「车祸醒来之后,我很气你,所以我决定给你惩罚,决定把这段感情放掉,所以我假装失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并不是存心要欺骗你,只是当时好生气……」
  她终於肯承认了!
  这令熊光青十分震惊,因为他以为她早巳放弃这段感情,即使误会能够解开,他也不敢抱着任何一丝复合的希望。
  「你不说话……是还在气我不相信你对不对?」她都鼓起勇气认错了,这只大熊却不为所动。
  头一回,巩臻失去自信,咽下一声难受的叹息,垂头丧气的放开他。
  退后两步,重新把房门打开。
  「我话说完了,你回去吧。」沮丧的声音,沮丧的表情,她紧紧咬着唇,看起来很无助。「别想太多,你看起来不太好,也该好好睡一觉……」
  转过身来的熊光青,清楚看见了她无肋的表情。
  「你知道我跟雨薇说了些什么话吗?我跟她说,我想好好爱你,我答应她要跟你幸福一辈子,我叫雨薇别为我担心,我要她毫无牵挂的走……」在病房里,他给了周雨薇承诺。「这不是谎言,我是真的想这么做!但是我不确定你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巩臻不争气的又哭了。
  咬着唇,眼泪扑簌簌的猛掉,她再也忍不住的扑进他怀里。
  「我愿意给你机会……」踮起脚尖,她激动的边哭泣边捧住他的脸颊,送上自己被眼泪沾湿的唇,吻住他冰凉的唇瓣。
  结实的手臂紧紧回搂着她的腰肢,他的嘴热烈的回应她的吻,抚摸她敏感的颈子,在她激动的喘息中,他的舌尖闯进她的嘴里,翻搅出一阵狂野的火花。
  她轻轻闭上泪眼,在热吻停歇间,浅促的呼息,急促的问他:「大熊,我还是你的宝贝吗?」
  「你永远都是我的宝贝。」仅仅让她有两秒钟的喘息时间,他再度封住她的唇,缠吻间,他抱着她往落地窗前的白色大床走过去。
  带着她跌落在柔软的床上,他精壮的健躯旋即覆上去,熟悉的身体和重量压在她纤细的娇躯上,让她觉得好甜蜜,这样沈重的负担她一点也不以为苦。
  粉臂圈住他的颈项,她主动回应他的吻、他的挑逗,美好的身子弓起来,呻吟地承受他更多的爱抚和亲吻。
  落地窗外,香港的夜色璀璨美丽,窗内的大床上,两个交缠的人越来越放开自己,他们急乱的把彼此的衣物褪去,渴望的用彼此的肌肤熨烫着对方,进而结合为一 。
  「啊……」当两人真正属於彼此的那一刹那,她咬唇低喘一声,他则低头含住她微启的粉唇,在两人相属的这一瞬间,用身体和爱带给对方更多的快感和甜蜜。
  房间内的激情维持好久,一回又一回。
  巩臻的体力一向不敌熊光青,她终究承受不住的求饶。
  熊光青心疼的拨开她黏在额头和粉颊上的发丝,再—次满足的释放后,终於放过了她。
  「抱歉,我失控了,我不应该只顾着自己……」他的欲望一向猛烈,又因为太久没有亲密,所以他今晚需索过头了。
  「嘘,别说话,我现在好想睡觉。」从他汗湿的胸膛前抬起疲倦的脸蛋,她的手指压住他的嘴唇。
  「晚安。」抓开她的手握在掌间,他温柔轻吻她的额头,今晚打算赖在这张床上,不要离开。
  「呵……」已经无力道晚安,爱困的打了个呵欠,巩臻渐渐跌人梦乡。
  躺在他结实的臂弯里,她作了一个梦,梦里周雨薇变成美丽的天使,跟她和熊光青道别,在离开前不断的祝福她和熊光青,一定要幸福一辈子。
  这个梦有点伤感,也有些美好。
  巩臻微笑的流下眼泪,偎着熊光青,一觉睡到天明。
  从香港回来后,巩臻进出绿色光芒景观设计公司的频率很高,熊光青只要有空档也会往对面的工作室跑,两人还几乎天天腻在一起上下班。
  公司里的员工们都觉得很莫名其妙,完全不晓得这对恋人在搞什么飞机?更对於巩臻突然恢复记忆一事感到神奇,不过他们都乐於见到这样的结果。
  「你真的要去?我家人很冷淡,你去了也没人会理你。」巩臻端着两杯咖啡来到沙发这边,一杯递给坐在鹅黄色沙发上的熊光青。
  两人和好之后,巩臻已经搬到山上跟熊光青同居,所以每天接近下班时间,熊光青总会来她的工作室报到,接她一起回家。
  这样的日子很甜蜜、很幸福,巩臻也逐渐学习对这份感情的信任,不会再因为一点点的误解而全盘推翻这段恋情。
  也因为感情更加稳固了,熊光青开始有了结婚的打算,希望能够前去拜访巩家长辈。
  「你肯理我就好了,其他人我不在乎。」熊光青会坚持陪巩臻回家一趟,是打算当面跟巩母提亲。
  这份亲事不管巩家答不答应,基於礼貌他得知会一声,至於巩家人愿不愿意来参加婚礼,他完全不勉强。
  「既然不在乎,何必多此一举跟我妈见面呢?她眼中没有我这个女儿存在,我爸更不用说,他根本巴不得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所以我的婚姻我自己决定,不需要跟长辈报告。」
  自从大学毕业决定离家独立时,她的父亲就撂下狠话,除非她改变心意愿意接受他所安排的婚姻,否则这辈子他不会认她这个大逆不道的女儿。
  母亲的冷淡,父亲不重视女儿的利用心态,家庭的冷漠,是巩臻这辈子最大的痛!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回去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庭,即使那是个金碧辉煌的皇宫,她也不屑一顾。
  「你别担心,就算我们的婚姻不被你的家人接受,对我而言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放下杯子,并拿走她手里的杯子搁好,他拉着她坐在他的腿上。
  「陪你回去一趟,只是一个义务,你的父母再怎么不是,他们也尽力将你养育成人,这份恩情是不能抹灭的,知道吗?」
  将她的发勾到耳后,他的唇落下,先吻了吻她的脸颊,继而攫获住那张诱人的唇瓣。
  「我知道……」
  好吧,那就回家一趟吧。仰头承接他的吻的同时,巩臻心里做了这样的决定。
  巩臻被熊光青说服了,她决定让他陪着回家一趟,陪着她告知母亲他们即将结婚一事。
  分享完亲吻,熊光青开车载着巩臻离开。
  吉普车一路往新店方向走,来到山边一处占地极广,有着广大庭园,充满欧洲风格的一座红瓦白墙别墅前。
  光看这栋建筑,就知道住在里头的人有多富裕。
  熊光青把车开进车道里,缓缓往主屋前进的同时,心里也暗暗咋舌。
  没想到他的宝贝身分如此娇贵。
  「你别想太多,巩家的财产我一毛都拿不到。」看见他突然变得严肃的脸色,巩臻靠过去,打趣的跟他咬耳朵。「以后你娶了我,要努力工作养活我。」
  「幸好你没能分到财产,要不然以你娇贵的富家千金身分,我恐怕高攀不起。」松一口气,他看起来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要娶你回家,还真是压力不小。」
  「说得好像我马上要嫁给你似的……你别忘了,你还没跟我求婚喔。」她开心的笑着,因为他一副夸张惊悚的表情。
  「等今晚我们在床上独处时,我再跟你求婚如何?」眨眨眼,他的眼神和表情好瞹昧。
  脸颊一臊,她不敢看他,别开脸专注的看着越来越接近的主屋。
  那栋房子里,她的母亲正在等着她。
  车子在大门口停下,管家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着,巩臻美丽的睑蛋沉了下来,心情不安。
  熊光青了解她,一下车随即牵起她冰冷的手,给她加油打气,安抚她的不安。
  两人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过主屋大厅,朝右翼的一栋别屋走过去。
  多年没有回来,巩臻感觉这里一点都没变,像一栋没有温度的豪宅,一走进这里头,就会感受到强烈的寒意。
  这一刻,她终於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就怕冷了,因为是这间没有温度的屋子让她失去温暖,所以她变得特别怕冷。
  「有我在,别怕。」一只手臂环住她单薄的肩,给了她暖度。
  她感动的笑了,前一秒冰冷的感受已不复存在。
  「小姐,太太在里头,您进去吧。」来到门口,管家冷冷地说道。
  巩臻和熊光青互看一眼,她鼓足勇气,带着他一起推开门,进入另一座豪华冰冷的殿堂。
  「伯母好,我是熊光青。」
  「妈,我跟光青决定结婚,所以我带他回来见您。」
  气派的客厅里,巩臻和熊光青亲昵的站在一起,他们同时望向坐在红色沙发上,正专心翻阅服装杂志的那名贵妇。
  这位贵妇正是巩臻的母亲,巩臻的美貌应该是遗传自其母,因为母女俩外貌神似,都是属於美女等级。
  「你要跟谁结婚就去结,不用特地回来告诉我。」巩母仅是抬头淡淡看了熊光青和女儿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净是淡漠神情。「在你决定遗弃我,忤逆你父亲帮你安排的婚姻,让我在这个家更没地位之后,我就对你这个女儿失望透顶了。」
  生了一个不被夫家重视的女儿,原以为自己将来还可以靠女儿嫁人豪门,成就夫家事业的价值来提升自己在巩家的地位,重新得到丈夫的重视。
  结果呢?这个逆女在大学毕业后就离家出走,拒绝家里安排的婚姻,害她更加被丈夫冷落,连夫家的亲戚都没将她放在眼里,这口怨气她梗在喉咙好几年了,吐掉也不是,咽下也不是。
  「妈,虽然你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我来也只是基於养育之恩跟你说一声,如果你一点都不想听,那我跟光青就不打扰了。」进屋不到两分钟,巩臻就被母亲冷漠的态度给剌伤,一心想逃走。
  「伯母,虽然你不乐意见到我们,不过我还是想亲口跟伯母说,我会让巩臻幸福,我跟巩臻的家庭一定会非常美满而充满欢乐。」陪在巩臻身边的熊光青,即使面对巩母的冷漠,还是坚持说出今天前来拜访的目的。「伯母,我们告辞了。」
  从进门就一直没放开她的手,他跟巩臻十指相握,一起大步离去。
  今晚终於亲眼见到巩母的冷漠态度,管家也是,仆人也是。
  这间豪华宅邸里,没有一丝温情。
  他无法想像天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的母亲!今晚他总算见识到了,也更加了解巩臻为什么会对感情产生不信任感,甚至会因为一点点的不信任而毅然抛弃所有情分。
  因为家庭太过冷漠,让她一旦对感情失去信任,便会退缩。
  「我就说吧,我妈她根本不在乎我要嫁给谁,她甚至连跟你谈上一句话的意愿都没有。」回到车上,巩臻卸下紧绷的面具,美丽的睑蛋浮现一丝自我嘲弄和哀伤。「我早说了,我们根本没必要走这一趟。」
  坐在车上,她生气的用双手紧抱着自己,生气的瞪着前方。
  「这一趟并没有白走,至少你告诉你母亲我们要结婚的消息,身为子女的基本义务,你做到了。」熊光青很快的开车上路,他想尽快把她带离这个冰冷的家,回到他们温暖的住处。
  他要给她温暖,满满的温暖。
  当他们回到山上,回到他一砖一瓦亲手改建的老房子里,一进屋,熊光青便给她一个熊抱,给她满怀的温暖。
  她好感动,纤臂回抱住他的腰,也给予他一记拥抱。
  站在一点也不豪华但却充满温馨氛围的客厅里,他们分享幸福的温度。
  熊光青低头吻住巩臻的唇,她开心的仰头承接他烙下的吻。
  「宝贝,我好饿……」晚餐到现在还没吃,他肚子空空。不过胃的饥饿感他忍得住,欲望的饥饿恐怕就不能等了。
  「那就去下厨啊,随便你弄什么吃的,我都可以。」被他这一说,她也饿了。
  离开他的胸怀,被吻得脸颊红烫、嘴唇微肿的她,转身拉着熊光青要往厨房走。
  「等等。你走错地方了。」庞大的身躯动也不动,他反手拉住她,改变方向往楼梯上走。
  「你不是饿了吗?」怎么往楼上走哩?
  前一秒她还感到莫名其妙,但下一瞬间她见到了他奸佞的笑容,立即会意过来,美丽的脸蛋瞬间爆红。
  「你……真是的!」
  嘴里吐出恼怒,但她却一点也没拒绝他的需索。
  因为,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温暖的感动。
  这份感动,也只有熊光青给得起,属於她的幸福,也只有在熊光青身上才能找得到。
  这一晚,巩臻以更多的热情回应熊光青的需索,当两人缠绵到体力透支,在她即将虚脱跌入梦乡时,她将睑颊偎进他的颈侧,蹭了蹭——
  「大熊,虽然你忘了跟我求婚,可是我还是愿意嫁给你。」她在他耳边说话,用很温柔的声音。
  「啊,刚刚太忙,我都忙忘了。」熊光青这才想起自己太专注於她的美色,忘记了这件重要的事。「宝贝,你当然嫁定我啦,明天我们就去买婚戒,然后我们去登记公证结婚,我们的婚礼就在庭园里举行,我决定来个烤肉大会,举办一个另类的婚宴。」
  巩臻听了有些傻眼。她从没听过有哪对新人举办婚礼,竟是办烤肉大会来宴客的?
  不过,这也挺新鲜的就是了。
  「好,就来办个烤肉大会。」她欣然同意,一点也不反对。她相信宾客们也绝对不会有意见,因为熊光青亲手准备的烤肉食材,绝对能满足每一张挑剔的嘴。
  太好了!
  没料到巩臻这么好说话,熊光青简直乐歪了。
  低头给巩臻一个火辣辣的晚安吻,缠绵到体力透支的两人,拥抱着彼此,度过一个好眠的夜。
  【全书完】
  编注:
  ☆敬请期待花蝶:1123下一个好男人之二《甜心遇到狼》。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