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惑天使 尾声
  天未亮两人就退房,去了机场,一夜未眠的云衣体力不支很想睡,於是梦寒要她在座椅上小憩,她去航空公司柜枱取票。
  正当云衣在座椅上打瞌睡时,有位醒目的俊美男人注意到她,朝她走了过来。
  「白小姐,你要回瑞典了吗?」
  云衣半睁著睡眼,端倪眼前的男人。「是啊,你是……」
  「邢君焰。」邢君焰淡笑,深黑的眸散发著性格的魅力。
  「哦。刑氏集团的总裁。」
  「好记性。」
  「你要回中国吗?」
  「不,我要去瑞典的分公司。」
  「那我们是同一班机喽。」
  「应该是吧!贵公司那位设计师没有和你同行吗?」邢君焰问道。

  「有啊,她来了。」云衣指著飘逸的梦寒。
  邢君焰一见到梦寒,眸光瞬间灼亮,双眼一刻也无法转移,原来他所中意的设计师是位绝色美人。
  「你好,我是邢氏集团总裁。」他主动问候梦寒。
  「你好。」梦寒冷淡地点头,前些日子云衣似乎提过这个人。
  「我想以三百万美元和你签三年合约,希望你成为我旗下婚纱公司的专任设计师。」邢君焰开出「创意界」的天价。
  「三百万美元?!」云衣突然醒了过来。
  「不,谢谢。」梦寒仍只有一句话。
  「梦寒,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呢!」云衣这么认为。
  「我不再设计婚纱。」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却道出梦寒所有的伤痛。
  「这是我的名片。我会到贵公司造访,倘若将来你同意了,今天我说的话一样算数。」邢君焰表示诚意後便不再打扰这位冷漠的美女,潇洒地离去。
  云衣觉得可惜,但她尊重梦寒的决定。
  ******
  寒峻斯一早便埋首公文,藉著繁忙的公务麻痹知觉,那没心肝的女人竟说走就走了,但最可恶的是他居然无法将她忘怀。
  她冷漠的气质宛若清酽,娇羞的模样令人著迷;此刻的他就像贪杯的醉汉,望著空瓶兴叹。
  「真是可笑之至!你还算是个情场浪子吗?」他忍不住在心底怒骂自己。
  忘了她吧,就像以往被你遗忘的那些女人一样……
  「秘书,把这些批好的公文送到楼下。」他烦躁地吼了一声。
  「是。」秘书觉得奇怪,今早副社长的火气似乎特别旺盛,但他只能领命行事,小心地下去误触地雷。
  寒峻斯从皮椅上起身,立在窗前燃上一根菸,烟雾中出现一张冷绝的小脸,眼睫闪烁著泪光,令他心头颤动。
  天啊,他究竟要沈迷到什么程度方可罢休?!
  「二表哥。」柳碧茵推开办公室的门,失望地走了进来。
  寒峻斯回顾了一眼,沈重地问:「怎么了?」
  「你知道吗?你的『夜惑天使』回瑞典去了,今早我去找她,发现她退房了。」柳碧茵带来的消息令寒峻斯痛心。
  「我说过她不会留下的。」他阴郁地道。
  「我以为她是你的女朋友,你会极力留住她呢!」柳碧茵抱怨。
  「女人如衣服,旧不如新。」寒峻斯冷笑,不愿将心情透露。
  「你真坏!难怪我留不住她。」
  「别提她了,去做事吧。」
  「好吧。」柳碧茵退了下去。
  寒峻斯冷冷地望著窗台上的雪,胸口却似著了火,她不只离开他,还立刻离开了日本!
  想彻底的离他而去是吗?那么她就永远是他的猎物——
  他邪魅的眸燃起两簇青焰,一改放任她的初衷,有了新的决定。
  ******
  瑞典?斯德哥尔摩
  邢君焰藉著公务之便,天天到「梦影工作室」报到,而且从梦寒身边最亲密的夥伴云衣下手,首先低价承包了她在日本接下的婚纱case,有了工作上的往来,他更顺理成章的成了「座上客」,小小的工作室常常传出他幽默风趣的言谈,逗得两位女生笑口常开。
  下班後,他一定请两人共进晚餐,营造愉快的宾主关系。但邢君焰这么做不为别的,只为了——接近梦寒。
  这位出色的才女深深吸引著他,他不只想请她成为设计师,更想得到她!从云衣口中他探知梦寒正值「感情空窗期」,他相信自己机会很大。
  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云衣请假,工作室里只有梦寒一人,邢君焰终於大胆地向梦寒求婚。「请你嫁给我,我有能力给你最幸福的生活。」
  梦寒大感震惊,她以为他常来工作室,要追的人是云衣。「我不结婚。」
  「你还忘不了之前的男友?」邢君焰从她失落的眼神得知。
  「忘不忘都无所谓了。」梦寒淡然地道。
  「那就试著接纳我的真心。」邢君焰握住她的手。
  「试?」梦寒惊讶了,她想抽回手,但他不放!
  「老实说,我也到了成家的年龄,但一直苦无对象,直到遇见你——」
  邢君焰话没说完,梦寒就甩开他的手,冷漠地重复:「我不结婚。」
  但邢君焰一点也不放弃。「无论你之前的感情世界如何,我都不介意,我只在乎我可以成为你的未来。」
  「不!」一道深切的伤痕自她心底撕裂开来,幸福她不敢奢求,未来她更不敢去触碰,任何感情她都无法接受。
  「为什么?」邢君焰锲而不舍地追问。
  「因为他会一辈子存在我心底。」梦寒幽静的眼中有伤痛的波澜。
  邢君焰沈默了许久,坚定地告诉她:「让我取代他!」
  梦寒不可思议地摇头。「你不需要取代任何人,你该有个乾净无瑕的女孩与你匹配,而我……不配!」
  「不,我就要你,要定你。」邢君焰坦诚且庄重的宣示。「我会让你忘了他,完全的感受到我的爱。」
  苦涩的泪在梦寒眼底打转,她相信这是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但……没有人可以抹去深植她心底那个炽烈的影子。
  「你总不能一辈子这样沈沦下去,让我带你远走高飞,重新找到新生。」邢君焰用感性打动她脆弱的心灵。
  梦寒失神地倚著窗棂,飘雪的天空让她遥想起在日本,初遇寒峻斯时也下著大雪……
  也许她只是一艘小船,需要安全的港湾,可是,她该如何释放自己被寒峻斯擒住的心,而去接受邢君焰呢?
  ******
  一个星期後——
  教堂的屋瓦上覆著白雪,钟声在寒冷的空气中回荡,一个低调且简单的婚礼在宁静的气氛中展开,除了新郎新娘,没有任何亲朋好友到场。
  新娘穿著自己设计的婚纱,飘然出尘的小脸平静且安详,温柔俊逸的新郎幸福地执起她的手,一同走向为两人福证的神父。
  年迈的神父扶正了老花眼镜,正要开口问新郎:「你愿意娶……」
  「慢著!」教堂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冻人的冷风随著这气势万钧的制止声一并扫进教堂里。
  一个身著墨色风衣的高大男子在寒风中出现,来势汹汹朝新娘走近。
  「跟我走!」寒峻斯攫住梦寒的手,完全不理会神父的惊愕,连正眼也不看「新郎」一眼。
  梦寒难以相信寒峻斯会出现在她面前!「你来做什么?」
  寒峻斯二话不说,攫紧她的手,拉著她往门口走。
  「放开我!」泪在梦寒眼中打转。
  「放开她!」邢君焰挺身而出,不用问也知道这狂妄的男人是谁了。
  寒峻斯不可一世地瞪著邢君焰。「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你无权破坏我的婚礼。」
  「什么鬼婚礼,这女人是我的!」寒峻斯懒得理他,拉著梦寒离去。
  「不,我不是……」梦寒奋力地挣扎,他不是要娶柳碧茵吗?
  「只要你说不爱我,我立刻就走。」寒峻斯将她的手握得死紧,森沈的眸子闪过苦涩。
  梦寒心慌意乱地瞥著他,苦涩的泪滑下脸庞。
  「说啊!」他昂起坚毅的下颚命令。
  她是爱他,但她开不了口。
  寒峻斯严酷的眸子冷凝成霜,他猝然放开她的手,独自离去,飘扬在风中的墨色风衣像一道暗淡的帘幕……
  邢君焰怜惜地搂住梦寒,梦寒怔怔地抬眼看著他温和的眼神,这一刻她知道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她选择的安逸幸福,只是在逃避现实,并不能填补心中的空缺,因为她的心早巳属于——寒峻斯。
  「对不起!」她泪眼迷蒙地向邢君焰道歉,她不该答应和他闪电结婚。
  邢君焰百般不愿意,但他心里有数,喟然道:「去吧!」
  梦寒一刻也没有停留,飞奔向寒峻斯——
  「不要走!」
  雪花纷飞的教堂外,寒峻斯转过身来将梦寒抱个满怀,深深地把她颤抖的身子埋在自己温暖的胸膛里,深深地吻著她。
  此刻言语已是多余,因为深刻浓烈的感情早已刻划在他们的心间。
  ******
  情人的夜,如同一首醉人的诗。
  在下榻的古堡旅馆中,寒峻斯亲手解下梦寒身上的白纱。
  「我会为你订制一件全新的,名叫永远的白纱。」他深情地说。
  「我会期待。」她感动得流泪。
  「别哭!我的天使。」他爱怜地吻去她脸上的泪。
  梦寒含泪微笑,倚进他的怀抱。
  他的身子蓦然绷紧,轻声对她诉说:「感受我的爱……」
  她害羞地点头,心底跳跃著喜悦的因子,这是他第一次……温柔地请求。
  他亲密的爱抚她凝脂般的肌肤,褪去她的内衣,吻她动人的乳房,顺著白皙的乳沟而下,单膝著地卸下她紧小的防线,吻上她美丽禁地,他轻柔的舌像在膜拜圣洁的宝贝,旋绕在她的花瓣上……
  她芳心悸动,满溢热情。他起身抱她走向柔软的床,褪去自己的衣衫,将对她的朝思暮想化成炽情,送进她的暖潮中……
  她的身子承受著为他所胀满的愉悦,随著他渐进的速度与他共同奔驰;温馨的情怀在她心底散成一片云,爱火在他们的身子里飞窜,升华的性灵在高点狂舞,亲昵的汗水交织,欢爱地互诉情衷……
  夜将尽,他们相拥著迎接晨曦,交缠的心不愿离开彼此。
  「你怎么知道我要结婚了?」梦寒枕在他的臂弯轻声问。
  「我去了梦影工作室,云衣告诉了我。」寒峻斯轻抚她的发丝柔声说。
  「我以为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我也这么以为。」
  「那你为何还要来找我?」梦寒扬起羽睫瞥著他性感的唇。
  「你是我的女人,我也是你唯一的男人,不是吗?」寒峻斯酷笑著。
  「那柳碧茵呢?」
  「茵茵?她是我表妹。」寒峻斯不明白梦寒为何这么问。
  「表妹!」梦寒心情舒放开来,不自禁地微笑。
  「干么提她,莫非你以为她是我的另一个女人?」他眯起魔魅的双眼。
  「我以为你要娶她。」
  「荒谬!」寒峻斯一转身将她压在身下,惩罚地吻她。「我要娶的人是你。」
  「是什么理由使你想这么做?」她想知道。
  「因为我爱你,这个理由够充分吧!没良心的女人,说走就走,让我伤神!」
  「原来你也会伤神,我以为你只会命令人呢!」
  「可恶的女人!」寒峻斯不怀好意的笑,以吻封住她的小嘴,许久才放开她,认真专注的「命令」。「亲口告诉我你爱我。」
  梦寒凝视他眼中的深情,悠悠的水眸染上薄雾,她伸出纤臂环住他的颈项,甜蜜地对他说:「我、爱、你,希望你再没有任何女人,只容许我一个人爱你。」
  「那有什么问题。」寒峻斯开怀地笑,爱怜地拥住她,再也不让他的天使飞走!
  是爱,唤回了这段差点错失的良缘。
  是情,牵系著恋人的心。
  爱情永远是人间最美的诗歌。
  ----全书完----
  天使心?甜心情——
  六月釆花046「赌徒的甜心」:安琪VS.华尔沙。
  七月采花052「织梦天使」:小舞VS.华洛夫。
  八月采花063「夜惑天使」:梦寒VS.寒峻斯。
  九月采花073「勾梦影」:让米琪为心爱的天使甜心们,诉说一段荡气回肠的古装恋曲。
  十月之後「浪子系列」之《魔焰浪子》、《尊爵浪子》、《狂野浪子》诱惑登场。敬请期待!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