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丈夫超专情 第十章
  昏黄幽柔的灯光下,柔星如在梦中,她已想不起自己有多少年没来这间牛排馆了。
  美雅琪西餐厅——她还清楚记得当年和官声勋在这里吃牛排的情景。
  今天仿佛回到了从前,桌上的花瓶里一样插着一朵玫瑰,也一样摆放着紫色的蜡烛以及银制烛台。
  他把声儿和勋儿的牛排切成块状,就如同当年对她一样。
  他不时照顾着孩子们的需要,一会儿递纸巾,一会儿为他们倒果汁,还不忘时时抬眸对她微笑。
  看他们一大两小,三个人相处得如此融洽,她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
  如果他们不曾分开多好,如果他不曾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缺席多好,如果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没有夭折多好……
  遗憾太多,她没有权利也不能再给孩子们制造遗憾,决定了,她要把自己的感受摆在一边,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所以,当他送她们回到住处之后,她淡淡的对他说:“明天来接孩子们吧,不过不是去迪士尼,去花莲的海洋公园就好,他们也没去过。”
  孩子们累坏了,在车上就已经睡着,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叫醒,让她母亲带进去洗澡,所以没有听见她的决定,不然一定会大声欢呼。
  官声勋惊喜的看着他可爱又动人的前妻。“很高兴你改变了主意,我这算是——孝感动天吗?”

  柔星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七点来接他们吧,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在乐园里玩。”
  “你呢?”他紧盯着她,给她一个几乎令她心跳停止的俊笑,发出诚挚的邀请。“我才刚认识他们,有些状况可能处理不来,我希望你能一起去,当然,华姨也一起去更好,我想好好招待她。”
  他们全家一起出游的情景从昨天就一直浮现在他眼前,这是他梦寐以求的。
  “我会一起去。”他当然没办法一个人搞定两个孩子,她绝对是要同行的。“至于我妈,我会问问她,但机率不大,她向来恐惧飞机。”
  他笑了。“我怎么忘了华姨惧怕飞机?我想她大概是不会跟我们去了,话说回来,你渴不渴?牛排好像有点太咸,我们去喝杯果汁吧。”他就是不想太快跟她分开。
  “时间很晚了,明天要那么早出发,你快回去休息吧。”她敦促着,回避他太过热切的眼神。
  “你家没有空房间吗?”他黑眸亮晶晶地瞅着她,眼里闪烁深情的光芒。“老实说,我想睡在这里,明天早上我们可以一起出发。”
  他的话触动了她的每根神经,几乎当场融化了她。
  家里并没有多余的空房间,但她可以跟母亲睡,把她的房间让给他……老天,她在想什么?竟然认真的考虑起他的提议来了,就算她心里渴望他,也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吞了口口水,她装出一脸遗憾。“我家很小,没有空房,你快点回去吧。”
  “我家很大。”他用着对比字。“但大而不当,只有我一个人,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很想念你们,也一定会觉得既空虚又寂寞,你不觉得我很可怜吗?”
  她仰起对,对上他的眸,努力忽略他那极力博取她同情的用字,只问重点。“为什么?总裁和夫人不在吗?”
  官声勋脸色一沉,浓眉低垂。“我现在不跟他们住。”他顿了顿。“自从你走了之后,我跟他们就变得生疏了,我们的关系一度掉到冰点,如果不是为了我大哥,我不会回来。”
  闻言,她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了,强烈的想投入他怀中。
  不、不行。
  望着雾气渐重的夜晚街道,柔星强迫自己回到现实里。
  就算他现在跟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也不代表他会为了她和孩子而选择抛弃他的父母,他是官家两个合法继承人之一,选择她的代价可能会让他一无所有。
  “你回去吧。”她还是狠心的下了逐客令,马上听到他沉沉的叹了口气。
  “明天见。”他一脸的依依不舍,打开车门,上了车。
  她目送着他的车子离开,心里想着他回家之后的情景。若真是一室凄凉,他是不是真的很寂寞?
  同时间,母亲的声音在屋里扬起,“柔星,你的手机在响!”
  她连忙回房间听电话。
  “是我。”电话的另一端,居然传来官声勋温暖亲昵的声音。
  她的心猛然一跳,手机差点滑落。
  “明天不要做早餐,我会准备。”说完,他低柔的笑问:“你刚刚看着我的车开走吗,一直看着?”
  柔星感到自己的耳根子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回答没关系,我看到了,你在看我。”他柔情地说:“我爱你,小星星,我一直没有停止过爱你,虽然恨你不告而别,这些年来却还是爱着你,想到你的时候,总是亲杂着甜蜜和痛苦,我真的很后悔没有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伤害了你,破坏你对婚姻的想像,我很可恶。”
  如此直接的告白,柔星只觉得心跳快要停止了,虽然他看不到她,她还是觉得浑身发烫。
  她努力稳定自己的声音。“不要再说了,一切都过去了,专心开车吧,明天见。”
  “你好残忍,以前,只要我一个眼神,你就会融化。”他抱怨,语气跟真的一样。
  她被逗笑了。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以前,她是动不动就会为他意乱情迷的小女孩,现在虽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她可不会让他知道这一点。
  “如果你再说个不停,我可能就要取消明天的约定了。”她快乐的威胁他。
  他委屈又哀怨的笑骂,“你这个铁石心肠的小女人,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再度为我融化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告诉你一句话——我爱你!”
  阖起手机,柔星像是作梦般笑了起来。
  好奇怪,好像回到与他热恋时的感觉。
  只不过现在情况有点微妙,他们是对离婚夫妻,自己会不会跟死党嘉弥一样回到前夫身边呢?对于这个想法,她竟然一点也不排斥。
  ☆☆☆
  虽然游玩地点从迪士尼变成了海洋公园,但声儿、勋儿并不在乎,他们对私人飞机啧啧称奇,这里摸摸,那里摸摸,赞叹不已。
  别说他们了,柔星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不像飞机,比较像五星级的豪华套房,不但有床,还有酒吧和沙发,应有尽有,他们在飞机上享用了全套的西式早餐,有两名空姐为他们服务。
  航程很短,吃完早餐之后,某人就开始疯狂陪孩子们打电动,这点无疑又轻易征服了他们,谁教她是个电动白痴,从来就搞不清楚荧幕里那些跑来跑去的东西在干什么。
  “拔拔万岁!拔拔好棒!拔拔是英雄!”声儿热情的赖在父亲怀里,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英俊的父亲。
  勋儿则不一样,他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他对父亲的喜爱和崇拜,虽然他不会赖在父亲膝盖上,但是那闪亮亮、意气风发的眼神无不透露出一个讯息——他明天一定要去跟马太龙炫耀!
  柔星好笑地看着他们三个,满足全围绕在她身上。
  飞机降落在花莲机场,一部舒适的六人座休旅车来接他们,司机恭敬地为他们开车门,直接把他们送到海洋公园。
  柔星看得出来,今天无疑是声儿、勋儿来到这个世界最快乐的一天,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总算到齐了。看着两个天使宝贝脸上的笑容,她深深感觉到自己这次做对了。
  回程,飞机才起飞,孩子们就累极的睡着,机舱里很安静,空姐也去休息了,柔星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她不知道官声勋是何时躺在她身边的,当她有感觉时,一睁开眼,他的唇就徘徊在她鬓边,她的身上盖着毛毯。
  “我把你吵醒了。”他立即把她搂进怀中,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温柔的抚弄她柔软的发丝,表情满足。
  柔星看着他唇边的微笑。她被他吵醒了,但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抱歉,根本是敌意的吧?
  不过,她一点都不讨厌他的靠近,甚至有种回到了多年前的错觉。
  她发现自己醒来感觉到他的暖度之后,第一个反射动作不是将他推开,而是纵容自己贴靠过去,让自己轻松地偎在他怀里,然后轻轻叹息一声,感到满足不已。
  他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至今她还是爱着他,她不再苦苦隐藏自己对他的感觉了。
  “今天谢谢你,孩子们玩得很开心。”她柔柔的说,感觉到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她的心跳蓦然加速,但又觉得好舒服,好放松。
  许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为了生活,她一直撑住,看着孩子长大是她最大的成就感,于是她忘了自己的需求,身为女人,渴望被男人呵护、照顾的需求,而此刻他唤醒了她遗忘的事,让她一点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这是我该做的。”官声勋抵在她的发间低语,随即以手肘支起身子端详她,温柔的问:“告诉我,当你知道怀了双胞胎时,你有什么感觉,害怕吗?我无法想像你是怎么走过来的,一定很辛苦。”
  自从知道她为他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之后,他便一再的懊恼自己没有陪在她身边,什么都没有为她做。
  如果说,她是上帝派来解救他的天使,那么他一定是撒旦派给她的冤家,所以她才会为了他吃那么多苦。
  “一开始是有点害怕。”柔星一笑。“那时我才刚跟你离婚,一无所有的离开你家,随后就发现怀孕,我很担心自己不能胜任两个孩子母亲的角色,但随着他们一天天在我肚子里长大,我的害怕减少了,反而变得很期待,想看看他们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我真是个混蛋,对吧?”他深深地看进她眼底,一面支起她的脸,缓缓地吻她,舌探入她的唇,如饥如渴的吮吻起来……
  “妈咪~”
  突地,软软的童音吓坏了他们,四片嘴唇立即分开,不约而同的看向孩子,两个人神情都无比紧张。
  好家在!他们都还有睡,只不过在说梦话罢了。
  “真希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官声勋轻柔的叹口气,做个深呼吸,身体的某个部份仍然坚挺,为她而疼痛。
  柔星脸红心跳的注视着他,不难了解他的话中之意。
  “今天你别想赶我回家。”他重新将她搂入怀中,深深瞅着她。
  她的呼吸仍然急促,双颊嫣红,浓密的睫毛害羞的低垂着,秀发凌乱,柔软的嘴唇因他的吻而肿胀。
  她美得不可思议,浑身散发出特殊的光芒,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会如此闪亮。
  她是为他而闪亮的……要命!一意识到这点,官声勋感觉疯狂的窜动又在自己腰间活跃,她真能轻易勾起他的欲望!他连忙闭上眼睛,费力压抑住那种感觉。
  他发誓,今晚他一定要待在他们母子三人身边,天大的事也别想让他走!
  ☆☆☆
  柔星悄声带上孩子房间的门。
  洗澡和吃宵夜时,他们兴奋过度,一直对外婆叽叽喳喳的形容飞机的酷和海洋公园的炫,柔星一度以为他们会讲到天亮,不过总算是入睡了。
  她走到客厅,何文华随即站起来,还刻意把手中的茶杯往茶几一放,伸了伸懒腰。
  “灯给你们关,我今天一个人洗了被单又洗了厨房,还去社区当义工,好累,要先去睡了,八成一碰到枕头就会立刻睡着,什么也听不到。”
  柔星脸一红。母亲分明是要把空间留给他们啊……
  她羞涩地坐了下来,在官声勋的杯里添了些茶。“我妈对你说什么?”
  他对她扬起一记迷人的笑容。“华姨说晚上会有特级雷阵雨,叫我千万不要回去,开车太冒险了,如果累的话,可以跟你睡同一个房间。”
  她轻斥,嗔了他一眼,“不要胡扯了,喝完茶就回去吧,明天是星期一,早上八点半有一周一次的例行性早餐会报,你这个总裁可不要迟到了。”
  他叹息一声。“看来你是一定要赶我走了。”
  她低首啜了几口热茶,不看他深情的眼眸,以免被影响。“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好好想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做。”
  官声勋脑中的警铃顿时大作。
  他一点也不想要她想清楚!
  想清楚通常代表太理性,而理性往往就不会兼具感情,她可能会为了某些考量把他排除在一边,或者带着孩子离开他,更狠一点,甚至连工作也可以辞掉,把他摆脱得干干净净……
  天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绝不可以坐以待毙!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打乱她的思绪,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不给她停下来思考的时间。
  “我同意你的话,你确实需要好好想想。”他开始发动男色攻击,深情的凝视她的眸子,嘴角浮起魅笑。
  看着他迷人的笑容,柔星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时间不早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他没动作,只是悠闲地问:“家里有孩子们婴孩时期的照片吗?我想看。”
  这点要求,她无法拒绝。“在我房里,我去拿。”
  走回房,她在大抽屉里找相本,当她站起来预备要出去的时候,这才发现他也跟了进来,还顺手关上房门,她的心猛然一跳,顿时感到慌乱。
  “我可以在这里看。”官声勋对她的惊慌视而不见,闲适地抽走她手中的相本,走到床边坐下。
  她紧张的看着他,可他开始看照片了,并没有抬眼看她。
  她知道自己渴望着他的怀抱,却又害怕自己作出错误的决定。
  如果他的父母知道他们又在一起会怎么做?会使出什么计谋对付她?她可以保证她能同时拥有孩子及他吗?
  她还是缺乏勇气,因为怕自己会再度受到伤害,那种痛苦的感觉,她一点也不想复习……
  “这是他们几岁的时候?”忽地,他指着一张照片问。
  柔星不得不走过去。
  那是在动物园里拍的照片,也是双胞胎第一次去动物园。看到真正的老虎,声儿还吓哭了,勋儿则一直想去骑大象,最后一个闹肚子疼,一个尿裤子,把她搞得筋疲力尽。
  回忆使她微笑。“四岁,我第一次带他们去动物园,人满为患,两个小恶魔累惨我了。”
  他抬眸看着她,叹息一声。“你应该找我帮忙的。”
  他在说什么?柔星扬高眉。
  官声勋却趋势用力一拉,揽她入怀,她直接趴倒在他身上,姿势非常暧昧。
  “让我起来。”她羞红了脸,想起身,他却紧紧搂着她不放。
  “不要动。”他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贴着她的唇,顺着她的发,柔声道:“看照片只是借口,我想待在你身边,一直看着你。”
  她的心骤然狂跳起来。
  他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深深的凝视她,望进她眼底。“错过了那么多,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我要和你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我要再一次把婚戒戴在你手中,变成你的丈夫。”
  “不要给我那么大我的希望。”她摇着头,双眸里充满了不安。“你不会知道事情有多困难,你的父母绝不会接受我,他们会抢走我的孩子……”
  他仔细看她的表情,看到她极力隐藏却显露无遗的害怕。
  原来,她的逃避是因为不安,害怕会失去心爱的孩子。
  “听着,柔星,我的柔星,没有人可以抢走你辛苦养育的孩子,连我也不行。”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不管任何时候,你都拥有孩子的所有主导权,你不必去见我的父母,他们的意见对我再也不重要,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让我陪着你和孩子。”
  她迷惑的看着他。“你是说……”
  他看着她困惑的双眸,又落下一吻。“我们要举行公开的婚礼,我会再买一栋别墅,一家五口住在一起,如果孩子们的爷爷奶奶想见他们,得经过你的同意,并且到我们家来看孩子。”
  柔星看着他,眸中泪光浮动。“我以为你会把你父母的意愿摆在第一位。”
  他摇头,手指不断轻柔的抚弄着她柔软的秀发。
  “你错了。”他轻声说,声音略微粗哑。“我是个不会做坏勾当的儿子,但绝不是个唯命是从的儿子。很抱歉我没有给你安全感,但希望你知道一件事,你在生产前,我父亲对我说希望我去美国出差,我拒绝了,但是他说,如果我把你摆在工作之前,他永远也不会真正的接纳你,若是我希望我们的婚姻得到他的认同,那么就要做给他看,证明你会是我的贤内助,而不是绊脚石。”
  柔星震惊的看着他,胸口剧烈的起伏。
  她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她以为他心里只有工作,为了那该死的工作,把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置于一边……
  她对他的误解到底有多大?也是这层层的误解,才令她没有求证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让声儿、勋儿变成没有爸爸的孩子,也令自己与他错身而过了许多年……
  胸中一阵绞痛,难忍的热泪涌上来,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滑下。
  “不要哭,我的小星星,我的天使。”官声勋柔柔的吻去她颊上的泪痕,捧着她的脸,温柔地说:“虽然错过了许多,但现在我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再也不会分开,永远都不会了。”
  他的唇落在她唇上,她比他记忆中更美好,充满女人味的完美娇躯令他疯狂,每一个部份都令他屏息。
  他的手滑过她柔软的酥胸、纤细的楚腰,终于进入她的身体,带领她进入一场原始的暴风之中。
  柔星紧紧挨着他,任凭他缓缓为她卸下衣裳,任凭他的双手和唇徘徊在她的肌肤上爱抚膜拜。
  她闭上眼睛,全身无力,却很安然,好像找到了归路一般,他抚慰了一切,滋润了她荒芜的心灵。
  ☆☆☆
  每周一次的早餐会报是巧厨集团的惯例,每个部门主管,上至总裁,下至组长都必须参加。
  柔星也因此在大会议室里见到了她前夫做为一个集团领导者的风采,她的视线不自觉的跟着他,带着浓浓的倾慕,就像当年那个躲在窗帘后偷看主人家少爷的小女孩。
  早上他们是一起出门的,一起在家里享用母亲准备的早餐,一起送孩子们到学校,然后再回他的公寓换衣服,接着到公司,搭他专用的电梯上班,一切都是那么的奇妙。
  母亲若无其事的态度是她最大的支柱,她知道,只要她幸福,母亲永远站在支持她的那一边。
  她也没有想到短短几天之内,自己的生活会起这么大的变化,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有感情生活了,但早上……
  是他先醒过来的,他用吻唤醒她,吻着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再抚摸她的秀发、她的背脊、她的胸部,她的一切……
  他呼吸的热气在她颈边窜动,撩起了她的欲望,他的唇滑过她的颈子,细腻而温柔的轻吻里含了无限柔情,每一个吻、每一寸肌肤的相触都诉说着他对她的爱。
  她沉醉在他身下,一遍又一遍,一回又一回,最后她依偎在他怀里,安心的闭起眼睛,直到他再度唤醒她,说该上班了……
  想起激情场面,她便双颊酡红,这才发现坐在她旁边的主任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你知道会议刚刚结束了吗?”
  柔星微微一愣,看了看别人,大家已经开始收文件了。
  老天,她竟出神到会议结束了都不知道?
  “你一直在笑,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了?”主任好奇地问。
  她脸一红,“没什么。”
  “好事”太多了,她觉得既幸福又甜蜜,但是同时也有着一份不安全感,她害怕抓不住这份失而复得的幸福,害怕一切只是泡影。
  “咳——”官声勋清了清喉咙,唇际带着笑容,潇洒自如的环顾会议室一圈,微笑开口说:“各位同仁,有件事情,希望大家能分享我的喜悦。”
  柔星心里一跳,不由自主的润了润嘴唇,他却在此时笔直地投给她一个令她心颤的微笑。
  天啊,他要跟大家分享什么喜悦?不会是她吧?
  她紧张的看着他,就见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微笑说:“我要再婚了,到时欢迎各位一起来参加婚礼。”
  会议室里瞬间响起了一片惊呼和叹息。叹息声多半是女性主管发出的,好不容易来了个英俊总裁,却这么快就要死会了,不甘心啊。
  “恭喜你了,总裁。”林倚帆第一个鼓掌,接着,整个会议室便传出热烈的掌声。
  官声勋笑着起身,大步走到柔星座位旁,这举动再度引起一阵骚动。
  柔星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热辣辣的烧红着,简直不敢抬起眼,他却对她伸出了手。
  “起来吧,我的新娘,我想大家也该认识他们未来的总裁夫人了,同时,也是我的前妻,我们将再度成为夫妻。”
  柔星看企划室主任的眼珠子好像快掉下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上司,匆匆把手放进官声勋手中,鸵鸟的任由他主导一切。
  上一次,他们的婚姻遮遮掩掩,这一次,他选择在众人面前大方公开,这份用心,她全感受到了。
  “原来凌组长就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啊!”林倚帆微微一笑,再度带头鼓掌,一时间,众人也收起了惊讶的眼光,报以热烈掌声。
  柔星稳定了心绪之后,这才露出了浅浅的羞涩笑容。
  会议室里的人都是公司的大头啊,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为她这个小人物而鼓掌。
  官声勋握着她的手,手指轻挑着她的手心,柔星不禁轻颤,正想以眼神示意他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时,他的唇却压了过来。
  “哇~”惊呼声此起彼落,有人还反应迅速的拿出手机拍照。
  柔星则是惊讶得完全无法反应。
  老天……他居然在会议室里吻了她?!就算他非常想公开他们的关系也不能这么劲爆吧?
  看来,她真的要出名了……
  ☆☆☆
  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还在圣诞节,最兴奋的莫过于声儿和勋儿了。
  官声勋为他们订制了礼服,让他们担任花童,全家人一起拍婚纱,一起到美国度假,住在他留学时住的房子,参观他就读的大学,也认识了他的朋友,留下一份最美好的回忆。
  结婚那天,柔星的好友们都来了,大家都携家带眷,当年的翠江女中的六朵花,如今都有了美好的归宿。
  白色教堂布满了鲜花,柔星身穿乳白色的绸缎礼服,让官声勋挽着她的手臂走向神父,两个孩子则在后头为她拉着曳地白纱。
  他们互相为对方套上婚戒,柔星看她手上的钻石戒指,在满室的金黄烛光中熠熠生辉,颈上则戴着她另一个舍不得丢掉的婚戒,两枚婚戒代表了她的爱情故事,从过去到现在,唯一的男人,唯一的执着。
  “我在这里宣布,两位成为正式的夫妻。”
  宾客撒着满天小花,纷纷走上前去向新人道贺,柔星深情的望着丈夫,唇边漾起幸福的笑,他低头轻轻吻着她。
  “我爱你,老婆。”官声勋用手臂搂住他美丽的新娘,凝视她的目光,亲密得宛如一个吻。
  柔星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纵然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结婚,她仍为他倾倒,甚至想着如果有来生,还要再嫁他。
  两人手挽着手走出教堂,外头阳光很好,婚礼顾问公司架设了气球拱门,在草皮上摆了长桌,铺上白色桌巾,准备了丰盛的自助餐点,孩子们可以无拘无束的在草地上嬉戏玩耍。
  “声儿昨天告诉我,她好想要个弟弟或妹妹。”突然,官声勋小声说。
  柔星顿时瞪大眼睛。“怎么可能?”
  声儿从来就没有说过这种话,这位总裁先生该不会还想要她再生一个吧?
  “我会骗你这种事吗?”他很无辜的看着妻子。“声儿真的很想要个弟弟或妹妹,我呢,也很想全程参与你怀孕的过程,如果你不答应,我会很遗憾,这个遗憾将会跟着我一辈子,要不要让我过得这么遗憾,操控权全在你了。”说完又露出委屈的表情。
  “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她被逗得轻笑出声,这个要求对她而言是个甜蜜的负荷。眼一扫,看见枫树下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仔,她不禁同情地说:“大哥好可怜。”
  官声勋却一派轻松。“等着,我会教他怎么再把前妻追回来,尤其是大嫂还爱着他的情况之下,跟你一样对吧?这并不困难。”
  柔星扬扬眉梢,瞋了他一眼。“是啊,女人好笨。”
  不过,却笨得很幸福。
  蓦然间,她又看到一对夫妇盛装而来,脸上带着兴奋的笑,一人拿着一个礼物,官总裁手里的盒子装的是组合机械人,官夫人的则是芭比娃娃。
  她眨眨眸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她以为幸福已经到达顶点了,原来还可以更多。
  此刻,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像官声勋这么无敌的老公哪里还有?请看——
  *简璎花园系列1014夯夫之一《高调爱妻大丈夫》,邢紫元对楼承雨的爱全世界都知道!
  *简璎花园系列1031夯夫之二《先婚后爱乐无穷》,尚载陵对康薇冰的热情永远不会灭!
  *简璎花园系列1048夯夫之三《等到总裁帅老公》,官有炫对韩邦洁用一生幸福来守候!
  *简璎花园系列1057夯夫之四《头号前夫来求和》,霍野蜂对秦嘉弥决定一辈子不放手!
  *简璎花园系列1096夯夫之五《英俊富豪说嫁我》,白聘旋对裘依然发誓要牵手到来生!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