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责前妻 第十章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面对杨凯调侃的目光,尴尬不已的凌熹晴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怪来怪去,当然周羽寒错最大,她跟雷昕汉闹翻了,她总不能一直住旅馆,住到他家来也算刚好而已。
  想到雷昕汉,她就忍不住叹气,自从上次在咖啡厅的争吵过后,她已经三天没再回到雷家了。雷浩阳的电话每天照三餐加点心、宵夜打,她不敢告诉儿子她和他老爸之间大吵的事,也担心一旦和雷昕汉再次决裂,恐怕她会再一次失去和儿子相处的机会。
  心底矛盾着,偏偏又找不到解决的途径。
  雷昕汉那番无情的话语,字字句句如榔头般敲击在她的心头。
  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她在自作多情,一相情愿的认定,两人再度相逢相恋,是因为彼此之间旧情难忘,爱火重燃。
  呵!她不禁苦笑,错了!全错了!
  其实一直以来对这段感情念念不忘的人,都是她而已。
  否则怎么会八年来都不交男友,即使面对别人追求,也会找出各种借口回绝对方。
  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像白痴一样苦苦巴望着他对自己的垂爱,真是丢脸到家,恐怕雷昕汉那个混蛋,还会在暗中嘲笑自己的痴傻天真吧。
  但是自己有些衣物、东西还放在雷家,势必回去一趟。

  再次踏进这楝大宅的时候,是三天后的周末。客厅里,雷昕汉正和管家交代着什么,看到她回来,脸色有些不自然,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竟尴尬得无话可说。
  管家识趣退下,凌宣思晴顿住脚步,眼神有些怯怯的,「我……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我是回来搬东西的。」
  虽然离开儿子会让她心情难过,可雷昕汉将话说得那么绝,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住在这里?
  雷昕汉脸色一僵,彷佛没料到她会作出这样的决定。
  「那么这三天来,妳都是住在他家里了?」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却止不住胸口那滴血的疼痛。
  她听懂他指的是谁,只是淡淡点头。「我去房间里收拾行李了。」
  他冷哼一声,「雷家对妳来说是饭店吗?而且还是免费的饭店。」
  她闻言冷下小脸,不想跟他多说。当初是他要她搬进来的,他以为她希罕呀!
  她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却在中途被他拦住。
  「如果我说不准呢?」
  「我想我没有立场留在这里。」她不想抬头看他……好吧,她承认她害怕如此近距离的面对他,他对自己的影响力是不可思议的大。
  「没有立场?」他冷笑重复她的话,冰冷的俊容蓦地蒙上了一层阴郁,「这么说来,妳去那个周羽寒的家里住就有立场了?」
  「你非要将话说得这么难听吗?」她忍不住回吼,「从小时候到现在,你有没有真正尊重过我一次?好,就算羽寒是我的旧情人,那么顾媚莹呢?她又算你的什么人?大家都分开了,你可以在外面找女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找男人?」
  她气得口不择言,「还是你天真的以为,我活该就得为你守身如玉,直到八年后再次相逢?」
  雷昕汉脸色更难看了,「看来我的存在似乎妨碍到妳了,妳想离开,悉听尊便!」
  说完,他转身离去,看样子应该是走到书房的方向。
  凌熹晴被扔在原地,尴尬到极点,眼泪也委屈得流了下来。
  她步履艰难的走向两人曾共度许多个夜晚的房间,机械式的打开衣柜、收拾行李……
  就算已经做好要离开他的准备,可心情仍是沮丧得要命。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离开他……从来都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结果。她只是想在他面前任性,想要他的尊重,让他懂得如何把她当成一个女人,而非宠物。
  「老师,妳真的要离开吗?」
  身后传来稚嫩的童音,凌熹晴不敢回头,努力的平复情绪,抹去颊上的泪痕。
  她用尽全身力气摆出一个笑脸,转身,抱住雷浩阳,「老师家里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所以……所以老师就要搬回去住了,小浩,你要答应老师,以后乖乖听爸爸的话……」
  「这么说来,爸爸和老师之间……真的不适合喽?」小家伙在她的怀中仰起小脸,「还是爸爸做了什么让老师不开心的事,所以老师才生气的想要离开?」
  凌熹晴不想让小孩子知道大人之间的矛盾,她轻轻抚摸儿子的软发,「和你爸爸没关系,是老师自己的问题,从头到尾,我都不是一个……」
  她好想亲口向儿子道歉,告诉他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可话到嘴边,又猛然停住,「老师……老师忽然觉得,欠了小浩很多,事实上,小浩被爸爸教育得很好……」
  「真可惜,老师就要离开了,以后早上都不可以赖在老师怀里撒娇,也吃不到老师煮的晚餐,最喜欢穿老师帮我洗的衣服了,香喷喷的,还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味……」
  雷浩阳抱住她的脖子,声音软软闷闷的,「老师,妳记得我们以前说好的,私底下没人时,我要叫妳妈咪哟,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连老爸都不可以说。」
  凌熹晴被他软声细语的一声声妈咪,叫得浑身一颤。
  「所以妈咪……」小鬼叫得甜甜的,脸上的笑容也是极其天真,「妳在离开前,我要送一样礼物给老师哦。」
  语毕,他退开她的的怀中,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出卧室。
  凌熹晴只能一头雾水的被拉着走。
  当她被雷浩阳领到熟悉的卧室房门前时,心底骤然一跳。
  这……是她刚搬进雷家时的卧室,来到雷宅后,她曾想进去看看,却发现门被上了锁。
  跟雷昕汉要了几次钥匙,他都说钥匙丢掉了,里面只是一些陈旧家具,没什么好看的,三言两语打断了她的念头。她看着雷浩阳不知从哪拿出一把钥匙,顺利的开了门。原来钥匙不是掉了,是被小浩拿走了吗?她有些困惑的想。走进房内,四周墙壁雪白,纱幔轻舞,浅汾色大床居于室内正中央,房里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四周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
  那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更让她吃惊的是,里头摆满雷昕汉和她的结婚巨照。
  二十岁的他和十八岁的她,身穿新郎新娘礼服,甜蜜相拥,她笑颜如花,他英俊潇洒,一帧帧的结婚照,布满整个房间。
  她小心翼翼的跨进房内,目光飞速浏览,流连于两人昔日的光阴。
  拉开衣柜,里面整整两大排全是她少女时期穿过的衣服裙子,每一件,都经由他亲自挑选,点头同意,最后才上得了她的身。
  他总是霸道的参与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无孔不入的占有她生命的全部。
  她被爱得快要窒息,完全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空间,所以才想逃避,却没想到,脱离他的掌控,她并未能如愿拥有想象中快乐的生活。
  原来少了他的羽翼,生命中带来的寂寞和空虚更多更多。桌面上放着一架小型DV,她记得,这是他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之一。
  小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用它拍下妳每一个美丽的瞬间,记载妳世界的点点滴滴……
  那时,他是这么说的。
  回忆的片段很美,她忍不住露出一个温柔笑脸。
  她按下Play键,画面亮起,小小的屏幕上一只白猫正搂着一只黄毛鼠睡得极香甜。
  「小晴,我就说猫和老鼠也可以和平相处的,怎么样,我的理论没有错吧?」
  画面裹,他坏坏笑着,趁她正在逗弄小肥猫的空档,一把将她抱进怀中。
  「不准妳再理那只臭猫,妳是我的小老鼠,从今以后,妳也只能给我一个人搂……」
  她叹怒的瞪他,「谁要做你的小老鼠,而且我才不是老鼠。」
  他继续坏笑,「妳从小怕我,不是老鼠是什么?」
  说着,他吻着她挺翘的鼻头,趁其不备,一口轻轻咬住,痛得她哇哇大叫。
  画面切换,她躺在床上正熟睡着,早起的他调皮的把镜头对准她素净的小脸。他从口袋拿出画笔,居然在她的小脸上作文章,搞得她面目全非。诸如此类的恶作剧,层出不穷,那段时间,她真的很像他的小老鼠,被他恶劣的对待,毫无反击之力。
  陷入沉思,过往的一幕幕浮现脑海,眼眶不禁湿润。原来,他们之间,也曾如此幸福快乐过。
  DV下压着一本蓝皮封面的册子,她心底一愕,这是……她的日记本。
  她颤抖的翻开,绢秀的笔迹,出自她的手笔。
  日记里有她第一次和他争吵的理由,第一次被他推倒在地,第一次被他捉弄,第一次与他单独在家,第一次被他吻住双唇,第一次……
  她生命中有太多的第一次,全都有他,全因为他。
  往后翻阅,绢秀的字迹没了,竟成了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字体―
  她离开的第九天,我仍然不敢相信我们离婚了,那个怯懦的、胆小的、对我唯命是从的小女人,居然说走说走,抛下我和儿子,这狠心的女人,从此以后,我决定恨她!
  她离开的三十三天,心情超级烦躁,工作极不顺心,原来,我也会为了一个女人借酒消愁,独自在酒吧里买醉,连自尊也失去了,我还是雷昕汉吗?
  儿子终于取名了,本来想叫雷恨晴的,不过算了,就叫浩阳吧。还好,那笨女人留了个宝贝给我,否则,我拿什么去思念她,见鬼,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她。
  已经整整三年了吗?可到现在,我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忘记过她,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难道在她的心裹,我真的就那么不可原谅?还是她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我?
  最近有个叫顾媚莹的女人像八爪章鱼一样缠人,不过偶尔利用一下她的明星身份也未尝不可,就不信那笨女人在看到我和别人的绯闻时,还能泰然处之。
  媒体传得绘声绘影的说我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可是,见鬼了,她居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还是她完全把我忘记了?
  今天我做了一件蠢事,清晨起来,我将她送我的那枚濂价戒指扔到垃圾筒,两个小时后,我像个白痴一样跑到垃圾场,花了七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把那见鬼的戒指找了回来,因为这个丑束西,是她留给我唯一的纪念……我用了八年的时间去思念一个女人,本以为她会在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像个傻瓜一样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我……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真他妈的有点激动,我怎么会像个十八岁的青涩少年一样,连心,都跳得毫无规律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在日记本上,钢笔字迹让泪水晕染模糊。她毫无预警的看到他的真心,明明两人都爱着对方,好不容易重逢了,偏要将真心隐藏,用最恶毒的话语去伤害彼此,只在背后为了自尊、自由这种狗屁理由,固守过去,无法迈向未来……
  「这个房间是老爸的禁地,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
  雷浩阳的声音将她唤回神。
  「我小时候很调皮,有一次趁他不注意想偷溜进来,结果被老爸骂了一顿,我后来也就没有进来过。」他说着说着,脸有点红起来,「直到上次老爸因为我害妳进医院,打了我,我气不过,偏要违抗他命令的闯进来。」他望向四周挂满两人婚照的墙壁,眼神期待的转而看向她,「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是有妈咪的……」
  凌熹晴的脑中犹如一道响雷劈过,「小浩……你……」她有些语无伦次,「你都知道了?」
  等等!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凌熹晴猛然间想到什么似的,想起自己搬回雷宅的第一天,这小子就像无尾熊一样扑到她怀中,用一种让她心跳的口气喊她妈咪。
  从那以后,他时不时的对自己表现得很亲密,一口一个妈咪,叫得亲热至极。
  莫非,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这想法若是事实的话简直太打击她了,那么也就是说,一直以来,她都像个白痴一样被儿子耍得团团转?
  雷浩阳很性格的皱了皱眉,「我才不要像那些蠢小孩一样,找到亲生妈咪就哭得淅沥哗啦,虽然我一直都很想有一个老妈,但这个妈咪如果不符合我的标准,同样也会被我三振出局的哟。」
  小家伙说得有模有样,凌熹晴却忍不住气结,雷家男人果然都有恶魔气质。「不过……」他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经过这些天我对妳的考核,我已经决定,正式聘请妳做我的亲生老妈喽。」
  「你这个……」
  训斥的话还没说出口,她的身子冷不防被他软嫩的手臂牢牢抱住,「妈咪,妳已经不要了我八年,从今以后,妳……不会再轻易放开我了吧?」
  他流露出一股无助,小小的手臂紧紧抓着她的手,生怕放开,眼前好不容易找到的至亲就会平空消失。
  任凌熹晴再铁石心肠,又怎能敌过怀中宝贝那软声细语的哀求。
  早在她踏进这房间之后,潜藏在自己心底多年的纠结已逐一迎刃而解。
  她果然是个笨蛋,怎么会盲目的觉得昕汉和自己复合,是为了要报复呢?那日记本、这房间的一景一物,都可以为她证明,这些年,他没忘记过她。
  一如她也是,这些年,她始终将他刻在心底最深的角落。
  「妈咪,我肯定忘了告诉妳,这几年来老爸养成了一个很坏的习惯,就是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会突然一个人跑去国外躲起来不肯见人,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也联络不到他。」
  「躲起来?」凌熹晴很是吃惊。
  「前几天妳没回来,老爸的心情变得很差,每天都和佣人发脾气,还有,我今天早上看到他偷偷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所以我猜,他肯定又想偷溜出国了……」
  还没等小家伙说完,凌熹晴飞也似的夺门而出,跑到雷昕汉的房间,没有!接着跑到他的书房,还是没有!
  她急忙唤来管家询问,管家一脸茫然的道:「少爷刚刚出门没多久,好像要去机场的样子……」
  她忍不住低悴,「这可恶的男人,什么时候学会生气就要跷家了?」
  她带着复杂的心情赶往机场,看到机场人群涌动,这么多人,都傻眼了。
  那男人手机关机,简讯没回,难道已经上了飞机了吗?
  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拂袖离开时那冰冷绝决的表情,她伤他太深了吗?可谁叫他要跟她说那些话呢?
  啊,他是误会了,她得赶紧向他解释,羽寒只是好朋友,她跟他之间没什么的……可他会相信吧?万一他不信的话该怎么办……对了,那就找羽寒帮她证明,羽寒不够的话,还有杨凯……心底乱糟糟的想着,双眼茫然的在混乱的机场内寻找着那抹熟悉的身影。
  耳边传来广播小姐甜美的声音,她在登机大厅像一只无头苍蝇,找得团团转。
  「你在哪里?雷昕汉……你到底在哪里?」
  她急得高声嘶喊,眼泪狂流,此刻,她是如此孤独无助,看着机场内人来人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皆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她。
  好像是出自一股直觉,她猛地转过身,迎面对上一双深邃的瞳眸。
  天地之间,彷佛只剩下他们两人,来往人潮,全成了苍白的背景。
  雷昕汉眼中带着惊讶、不解、怀疑、犹豫……太多种情绪同时掺杂其中,看到她在发现他之后,欣喜的扑到他怀里来,他不解,只能本能的伸手将她接了个满怀。
  「小晴?」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什么都知道了……」她从他的胸前仰起小脸,「我知道我是笨蛋,从来都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想过,单纯的认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并非我想象中的爱情。」
  雷昕汉挑眉,想要插口,却被她制止。「其实,我只是想说……就算是八年前我提出离婚,也并非出自真心,好吧,我承认自己那时候很任性,希望得到你的关注,我……我整天被困在家里,觉得很寂寞很孤单,我只是幼稚的想要让你多陪陪我……」
  她说得语无伦次,断断续续的道出自己这八年来,午夜梦迥的悔意、对他的思念。
  她还解释了自己和周羽寒之间的事,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暧昧。
  听到她说到对自己的心情,雷昕汉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倒流,内心激动不已。
  看着眼前的她那期待着他有些什么响应的小脸,大大的眼内含着雾气,却偏要死忍着不肯让泪水掉出来的悲惨模样,他忍不住心疼万分。
  「小晴,妳风风火火的跑到机场,和我说了这么多……究竟……有什么目的?」她这举动着实有些没头没脑。
  凌熹晴可怜兮兮的咬着下唇,带着怯怯的神色道:「我……我只是想问,你……你还爱着我吗?」她问得万般不确定,彷佛怕自己若太过大声一点,会扰乱他脑海中的答案。他不禁吊高眉头,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不爱她,又怎会每日为她神伤?
  如果不爱她,他干么为她吃醋气得大发脾气?
  如果不爱她,为什么当他看到她的眼泪时,依旧会像多年前那样,告诉她只要有他在,这世上再没人敢害她伤心和难过?
  「妳这个傻瓜。」
  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狂热,他一把将她的身子揉进怀中,「像个疯子一样冲进机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难道就只是想要问我这个问题,我到底还爱不爱妳?」
  她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害羞的把脸埋进他怀里。
  耳边,传来人群的嘈杂声,她用眼角偷偷一瞄,老天,好多人呀,她她……她好像太过鲁莽了。
  不管如何,她找到他比较重要,丢点脸不算什么。
  「我……」她闷闷解释,「我只是害怕,你真的会被我气得离家出走,整整一年毫无音讯,那样……我想我会疯掉的。」
  「我被妳气得离家出走?整整一年毫无音讯?」雷昕汉重复着她的话,她为什么这样说?这女人什么时候把他的心眼想得那么小器了?
  「小浩他说……」
  「小浩他说?」
  两人皆是一怔,彷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一股上当受骗的想法同时闯入他们的脑内。
  而机场大厅角落里,正躲在某根大柱子后面看热闹的某个小鬼,偷偷捂嘴笑着。
  都说他机灵,今天早上无意间看到老爸的行事历,得知他今天要到机场接待客户,他跟妈咪讲着讲着马上想到这个妙计,也才会有眼前如此精彩的一幕上演。
  他就说他很有算计人的天份吧。
  嘻!
  全书完!
  *欲知其它袋鼠老爸含辛茹苦的孵爱情经,请看新月春天系列R120袋鼠老爸之一《调教小妈味》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