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老爸 第十章
  医院急诊室里人来人往,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心急如焚、忧虑焦急、脸色苍白的,姜堪也不例外。
  他的脸色紧绷,嘴巴抿得死紧,目光笔直锁定躺在病床上的老婆,既担心又生气到想骂人,却又舍不得骂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沉声问。
  他才离开一下子没看着她而已,她竟然就从病床上爬起来准备下床,不知道要去哪里,她难道不知道现在不应该胡乱移动自己的身体吗?
  半个小时前才受到巨大的惊吓,甚至差点滚下楼楼,把他吓死,若不是他眼明手快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拉住已经跌落两级阶梯的她的话,后果肯定难以想像。
  不,根本不用去想像,因为林丽玉已经把那血淋淋的后果展现在他们眼前。
  她自己摔下楼了。
  那并不是意外,因为他亲眼目睹她在跌落时还对他们冷笑,身体放松连着一点自救的迹象都没有。
  他本以为她是跑来这里搞自杀的,直到刚刚警察找上他,这才恍然大悟,她想利用坠楼的方式让自己流产,再将蓄意谋害的罪名嫁祸给采儿。
  听说她在救护车上不断地对医护人员哭诉说,她是被人蓄意推下楼的,有人想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她的孩子死了,她也不要活了,演得跟真的一样。
  那个女人是有备而来的,早就计划好一切,才会找上门的。

  只可惜她万万想没想到除了他们夫妻俩,现场还有其他的目击证人,就是住在他们对门的好奇老太太,闲来无事的她可是躺在门后将一切经过从头看到尾,而早已迫不及待对前去了解情况的警察诉说经过。
  老人家平常太闲,难得有新鲜事发生,让她整个人精神大振,说起话来手舞足蹈的。这是警方说的,而他们倾向相信老人家说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串供,相对的于是相信他们夫妻俩是清白的。
  “你去好久,我好担心。警察跟你说了什么?我们需要负任何责任吗?”艾采儿目不转睛的凝望着老公,忧心的问。
  她真是担心死了,因为他和警察去了好久都没回来,她才会按捺不住担心,想下床去找他。
  姜堪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轻叹一口气,露出一个完全拿她没办法的表情。
  “不需要。”他告诉她,没办法不伸手碰触的脸、她的手,只为了证实她是真的完好无缺。“因为对门的老太太亲眼目睹一切事情经过,而且所说的经过和我说的不谋而合,警方相信我们是无辜的。”
  艾采儿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又忍不住问:“林小姐呢?她现在怎么样了?孩子没事吧?”
  “那个女人想谋害你,你还管她做什么?”姜堪浑身一僵,遏制不住怒气的咬牙切齿道。
  一想到那个恶毒的女人自己想死就算了,竟然想拉采儿当垫背,他就火冒三丈,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她怀着身孕。”孩子是无辜的。
  “所以才会想到用摔下楼梯的方法来让自己流产。”他冷笑的说。
  艾采儿震惊不已,难以置信,缓慢地摇了摇头,拒绝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冷血无情又残忍的女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骨肉呀。
  “也许真的是场意外,那是她的孩子,她是个母亲,不会——”
  “不会用这种方法来杀害自己的孩子吗?”姜琪冷哼,语气里充满了对那女人的不屑。“问题是她到底有没有当母亲的自觉,有没有把孩子当成孩子来看待?在我看来答案根本就是否定的,她自始至终都只把孩子当成一个让她可以达成目的的棋子而已。之前想利用孩子来逼迫我和她结婚,现在又利用他来嫁祸我们谋害她。你知道她是怎么跟警察说的吗?她说是我们推她下楼的。”
  艾采儿杏眼圆瞠,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知道我不在家,才跑来找你的,不然的话,一般人会连续按始终没人应门的门铃超过十分钟吗?”
  姜堪的话让她说不出话来,她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自己当时按捺不住而跑去应门的话,那结果……
  她脸色一阵苍白,下意识的双手覆盖在小腹上,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孩子何其无辜,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她的孩子……”她不得不问。
  “如她所愿的流产了。”
  她只觉得一阵难过,为那还来不用出生的小生命。
  “不过如果她以为这样就死无对证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小产下来的胎儿还是可以验DNA的。”姜堪冷笑的说。
  “老公?”艾采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不要说我残忍,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只会让她借题发挥,从今以后对我们纠缠不休。”他摇着头,一脸坚定的表情。“我是可以不在乎她像只苍蝇在我们身边绕,但是如果她不是苍蝇而是只虎头蜂呢?我不能再让她有机会接近你,伤害你和我们的孩子。”
  她轻叹一口气,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休息一下,连夕葳一会儿就会到了,我去处理那件事。”他轻轻地梳理一下她颊边有些凌乱的头发。
  “你通知夕葳了?”
  他点头。“本来只是想麻烦她帮我们照顾一下儿子,她却坚持要过来看你,说孩子蓝斯会照顾。”
  话才刚说完,便看见带着一脸着急与忧心的连夕葳急匆匆的跑进急诊室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用下巴指了下急诊室入口的方向,对老婆说。
  艾采儿转头看骈,只见连夕威刚好看见他们,拔腿跑了过来。
  “采儿,你没事吧?”她一冲到病床边,开口就问。
  “我没事。”艾采儿对她微微一笑。
  确定她除了脸色比较苍白,看起来有点虚弱之外,身上看不出任何受伤的迹象,连夕威总算放下心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一回事?姜堪跟我说你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把我吓死了。”她紧握着好友的手。
  “你们俩慢聊,不过别让她太累。”姜堪对连夕葳点了下头,然后转向老婆,倾身温柔的吻了她额头一下。“老婆,我去处理那件事,待会儿见。”他轻声细语的对她说。
  “嗯。”艾采儿轻点了下头。
  他转身离开后,连夕威忍不住好奇的问:“他要去处理什么事?”
  艾采儿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轻叹一声,这才缓慢的把之前所发生的事说给她听。
  白纸黑字的证据让林丽玉百口莫辩,即使她想,她有如雷公脸的父亲也一巴掌打掉了她的辩解。
  从警方的调查报告明显指出,她的坠落事件定完全是自导自演,再加上姜堪递给他看的DNA报告,让林得强再也无法控制对女儿的失望,怒不可遏的当场重重甩了她一巴掌,随即大步转身离开。
  林家完全愧对姜家,在林得强离开之后,林夫人只能抱着女儿泪如雨下,同时不断向姜氏夫妻乞求原谅。
  被儿子通知来此的姜国鑫知李雅云目睹了这一切,震惊得张口结舌,呆若木鸡的说不出话来,怎么想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竟会如此夸张。
  林丽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儿子的,这是真的吗?
  李雅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简直就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发生。
  “你怎么敢撒这种谎骗我们?”她气愤的大声质问,“怀了别人的野种,竟然还想诬赖到我儿子头上,还想嫁给我儿子、嫁进我们姜家,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女人……你怎么敢这样做?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她气到全身发抖,不敢相信这就是她一直坚持想要,出身上流社会的名门千金的媳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紧抱着女儿的林夫人只能泣不成声的不断道歉。
  姜堪一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看这种无聊的八点档戏码,他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在所有相关人面前还他清白,所以他直接转身离开病房。
  “等一下。”
  身后突然伟来父亲的叫唤,他停下脚步,转身面对随他身后跟着走出病房的父亲。
  “既然已经知道事实真相,这件事就算了,从明天开始你可以回公司上班。”姜国鑫态度高高在上,一副赦免的口气。
  姜堪只觉得可笑。“不。”
  “不?”姜国鑫错愕的瞪着他。
  “短期之内我不打算回公司上班,采儿怀孕了,状况不是很好,我想待在她身边好好照顾她。”他直截了当的说。
  “又是为了那个女人?”姜国鑫怒声咆哮。
  光看父亲的反应,姜堪便知道要父母在短期内接受采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既然知道不可能,他自然不会重蹈十年前的覆彻,让采儿为做姜家媳妇而受尽委屈。
  “对,为了我唯一深爱的女人。”他直视父亲,缓慢地开口。“不管是回公司或是回家,直到你和妈妈都能真心诚意的接受她,并疼爱她,我才会考虑,短期之内我都不打算回去。”
  怒不可遏的瞪着他,姜国鑫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真的要为一个女人,什么都不要?”他厉声质问,像在对他下最后通谍。
  姜堪突然有种很深的‘多说无益’感。于是向父亲深深的点了一个头之后,头也不回的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
  姜国鑫没有再声阻拦他。
  半年后,艾采儿终于得偿所愿的搬进他们美丽的新家。
  其实早在三个多月前,她平安度过怀孕初期,进入稳定的怀孕中期之后,便一直向老公提起搬家的事,却被爱担心的老公一再否决,直到现在她都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宝宝每天好动又健康活泼的在她肚子里翻滚不停,他这才放心的同意搬家。
  过去半年来,他们一家人过得既幸福又平静。
  不,其实说平静有点言过其实,因为为了大明星蓝斯的事,艾采儿莫名其妙的上了报,被说成是蓝斯的秘密女友就算了,还说她脚踏两条船,除了蓝斯之外,另有个英俊多金的企业家二代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定期曾为她毁婚,把她说得像狐狸精似的。
  早已习惯狗仔作风的蓝斯为此哈哈大笑,姜堪却气得破口大骂,一状告上法院,让该记者与杂志社首次尝到踢到铁板的滋味,连续一个星期在天大报上刊登半版的道歉启事,这才结束那场闹剧。
  值得一提的是,这事件却意外捧红了他们的儿子,经纪公司、广告公司,甚至连唱片公司都有人找上门来,想签下他们的儿子捧成明日之星。
  当然,下场是被姜堪给轰出门去。
  过去半年,可以说是艾采儿至今人生中,拥有最多幸福与喜悦的时光。
  有温柔体贴的老公陪在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虽然有时候他会霸道得很讨人厌,但是看在他一切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也只好认了。
  还有两个儿子健康的陪在身边,虽然有时候会被他们过度精力充沛,动不动就吵架,还会大打出手气到,但是有老公出在管教,根本也不需要她操心。
  她呀,简直就像是皇太后一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觉得无聊时,还有人会说笑话帮她解闷,无忧无虑,心宽体胖——
  体胖……胖……
  “唉!”艾采儿遏制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老婆?”走进房里,就听见她那一声深深的叹息,姜堪紧张的立刻走上前。
  “你走开,我现在不想理你。”艾采儿背过身去,不想理他。
  他温柔的将老婆脸转回来面向自己,认真而担忧的凝望着她,“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你害我越来越胖。”她瞪了他半晌,才以指控的语气对他说。
  他有哭笑不得。“老婆,你忘了你现在是孕妇吗?”
  “孕妇又怎样?孕妇也有分胖和瘦,而我就是那个胖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这个罪魁祸首!”
  她才怀孕七个多月而已,就已经胖了十公斤,产检的时候,连医生都告诉她体重增加太快了,要注意,不要吃太多,害她一整个丢脸到想死。
  “老婆,你这样哪叫胖?怀孕七个月才五六公斤而已,你这样说是想叫那些没有怀孕体重却超过五六十公斤的女人全都去撞墙自杀吗?”姜堪笑声连连。
  艾采儿用力瞪他一眼,再捶他一记。
  “没有怀孕的人另当别论,我说的是怀孕才七个月就已经胖了十公斤这件事,连医生都叫我要注意,不要吃太多,难道你没听到吗?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啦!”她说着用力的再捶他一记。
  都是他动不动就喂她吃东西,又什么不都不让她做,才会让她的体重增加这么快,这么多,都是他害的啦!
  “好,是我害的,对不起。”他伸手包住她捶人的拳头,柔声道歉,接着却问:“我刚刚买了你早上说想吃的传统豆花,要不要吃?”
  “姜堪!”她气得大叫,想捶他,却发现自己的拳头早已被他包裹在掌中,动弹不得。“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他大笑出声。“对。”
  “可恶!”手动不了,她还有嘴巴可以动。艾采儿倾身用力的咬了他下巴一下。
  “你咬我?”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做,他惊讶的瞠大双眼。
  “怎样?”她抬高下巴,一脸挑畔。谁叫他在她烦恼不休的时候,还这样开她玩笑,一个人笑得这么开心。
  “我要咬回来。”他盯着她,一脸认真的宣布。
  “你敢?”她瞪眼。
  “我当然敢。”说着,他慢慢地倾身轻咬她的柔唇。
  “我又不是咬你的嘴巴。”她微微将他推离自己,朝他皱起眉。
  “我不介意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咬。”他朝她眨了眨眼,咧嘴邪气的一笑,然后再度低下头来覆盖住她的柔唇,温柔而绵长的亲吻着她,吻到她昏头转向。
  敲门声响起,沉浸以两人世界忘情亲吻的夫妻两都没听见。
  拿着手机进来找父亲的姜伯宇,和因为好奇而跟着来的姜仲宇,一走进房间里就看到父母亲在接吻,而且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出现。
  “他们俩整天亲来亲去都不会觉得烦喔?”姜仲宇翻了个大白眼,转头问老哥。
  “谁知道你自己不会去问。”姜伯宇也翻了生个白眼。
  姜仲宇想了一想,觉得有道理,便扬声大叫,“老爸!”他怕不这样叫,老爸老妈永远不会主动发现他和老哥站在这里。
  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儿子大叫声,让姜堪和艾采儿瞬间从两人世界中惊醒过来。
  姜堪抬起头离开老婆的醉人红唇,转头看向不知何时跑到他们房里来的儿子,朝他们皱了皱眉头。“你们俩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和妈吻来吻去的时候。”姜伯宇翻着白眼回答。
  艾采儿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以为被儿子这样说已经够尴尬了,没想到——
  “老爸,你和妈整天亲来亲去都不会觉得烦喔?”姜仲宇真的问出口了。
  她闭上眼睛,遏制不住呻吟出声。整天亲来亲去?他们有这么夸张吗?儿子都这样说了,肯定有。呜……
  听见她的呻吟,姜堪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会。”他笑着回答儿子的问题,“你们俩一起到这里来要做什么?”
  “电话,是奶奶。”姜伯宇将手机拿给他。
  艾采儿倏然睁开眼睛,一动也动的。
  姜堪脸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间敛起。
  他先伸手将老婆搂进臂弯里,顺势在她额上安抚的亲吻了一下,这才伸手将通话中的手机从儿子手上拿过来接听。
  “喂?妈,怎会有空打电话给我,最近好吗?”他轻松自若的开口,好像他们并没有因为断绝关系,而长达半年之久没有联络一样。
  他的轻松传染给了艾采儿,让她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还有余力对他挑挑眉头。怎会有空打电话给他?这话他也说得出口!
  两个儿子一左一右的跳到床上来,不急着离开,似乎对奶奶突然打电话来这件事充满好奇。
  他们俩都知道因为爷爷奶奶不喜欢妈妈,所以和他们断绝来往的事。
  看老婆和儿子都一脸好奇,似乎很想听的模样,姜堪干脆将手机转成扩音模式,再对他们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还好,你爸就比较忙了,为了工作整个人瘦了一圈,头发也白了不少。”李雅云的声音透过手机扩音器传了出来。
  “那爸现在一定变得很帅,因为之前你总是说他太胖了。”姜堪避重就轻的回应,见两个儿子立刻捣住嘴巴在那边偷笑。
  “你不担心吗?”李雅云沉默了一下,犹豫的问。
  “担心什么?”他假装不懂。
  “你爸的身体。”
  “爸的身体一向很好,每年健康检查的报告都让医生称赞不已,当然,只有胆固醇高了点这点要注意,不过现在瘦下来了正好,不是吗?”他边说边向身旁的老婆眨眨眼。
  艾采儿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一下,用眼色叫他认真点。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
  “伯宇和仲宇都学好吧?”李雅云换个话题问。
  “很好呀。”
  “我好久没看到他们了,他们应该又长高不少吧?”
  “不知道,我天天都在看,实在看不出来他们有没有长高。”
  艾采儿闻言,忍不住又伸手推了他一下。他应该听得出来婆婆语气里的期盼吧?她在想儿子、想孙子了,他明明知道,却还这样戏弄婆婆,实在太不应该了。
  姜堪给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再度低头吻她一下,看见两个儿子见状又在那边翻白眼。
  “妈,你若想看他们俩有没有长高,可以自己来看。”他开口对母亲说。
  “真的吗?”李雅云先是兴奋,随即又以有些不确定与担忧的语气问:“我真的可以去看他们吗?”
  “当然,你是他们的奶奶不是吗?”他扬起嘴角。
  “我是指……采儿她会欢迎我去吗?”
  姜堪看了一眼因为听见这个问题而讶然瞠大双眼的老婆,无声的挑眉询问她:“你会欢迎吗?”
  当然。艾采儿立刻以眼神无声的回答。
  事实上,婆婆会在意她的感受,还真的吓了她一跳,因为过去公公婆婆哪里曾经在乎过她这个媳妇的感受呀?即使她哭天喊地喊到断气,他们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会。”姜堪柔情的凝望着老婆,回答母亲的问题。
  “她……的身体还好吗?”李雅云犹豫的问。“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你们男人可能不知道,你要多体贴、关心她一点。”
  乍然见婆婆的关心,让艾采儿既惊讶、感动又有些难以置信。
  姜堪对她眨眼微笑,看样子经过半年多的断绝往来,让母亲的了改变。
  意思就是未来要见他们婆媳俩相安无事、相处愉快,甚至哪天感情好到情同母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喽?
  他突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也在老婆眼中看见了希望。
  “我会的。”他温柔深情的凝望着老婆,对电话那头的母亲承诺,然后停顿了一下,问:“妈,你什么时候要来看我们?就这个周末怎么样?我想采儿和孩子们都会很欢迎你的……”
  艾采儿一手搭着一个儿子的肩膀,眼里带着笑,一股浓浓的甜意盈满心头,她已经可以预见幸福的未来在前头招手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