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美眉 第十章
  五年后一妈咪,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里有着掩不住的兴奋。她等这一天已经好久、好久了。
  "走啦!小荭,-个人待在家里多无聊,等会儿甜心玩累,我们一起去吃大餐!"
  亮光提议。
  "对呀!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好怀念以前的生活。"陶回想起那段吵吵闹闹的日子,不禁充满感慨。
  "孩子的妈,这么重要的家庭户外等会,你怎么可以缺席呢?"
  酷哥将迷人的小祖宗放在肩胛上戏耍,逗得甜心笑得合不拢嘴。
  退伍之后,这三位不忘音乐的年轻人本想找回江荭再组乐团,想不到才短短两年时间,她已经生了一个女儿。
  为了避免江荭触景回忆起她小时候的单亲生活,他们三人自告奋勇当甜心的干爹,并提议大伙儿住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
  这三年来,他们从不过问甜心的父亲是谁,能让一个女人甘愿生下小孩,那个男人在女人心里必定有相当重的分量。
  "这样好了,你们先带甜心到附近公园玩,我稍微整理一下房子,等我整理好了,再去找你们。"

  江荭原本想利用时间彻底打扫房子,看来只能重点式整理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房子乱一点住起来才舒服嘛!"已经习惯房问乱得像猪窝的陶不以为意。
  "小荭,大好的假期拿来大扫除,未免太浪费了!"
  他们三人的魅力外加一个小祖宗,竟然抵不过环境清洁来得重要?
  "不行会影响小孩子的健康。"
  江荭坚持。
  "放心,甜心壮得像条牛,病毒毒不到她的。"
  当妈妈的都这么神经兮兮吗?完全不像以前爱整人的小荭。
  "大爹地、二爹地、三爹地,你们三个好?唆,太阳都快下山了!"
  受不了三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甜心插话。
  "糟了!咱们小祖宗发飙了,赶快闪人!"
  拿甜心当宝疼爱的三个大男生,犹如接到懿旨,不再多说废话,直接杀到门边。
  "妈咪,我带三只麻雀出门,你不要太劳累,要赶快来接我喔!"
  甜心回过头对妈咪顽皮眨眼,遗传其母喜欢玩弄人的个性如出一辙。
  "孩子的妈,我们出门--秃头陶,滚远一点!今天换我牵右手。"
  一看苗头不对,亮光赶紧切到甜心右手边,一手打掉霸占位置的手。
  "小气鬼!借牵一下会死啊!
  "陶瞪了乱吼的亮光一眼,心不甘、情不愿放手。
  "呸、呸、呸!乌鸦嘴,吐不出好话--"
  "你们两个吵死了!"酷哥受不了了,开口终结两人的斗嘴。
  "嫌我们吵?!哼!死小子,你走开!小祖宗的左手让我牵--"
  三个人争先恐后围着甜心。
  甜心美丽细致的小脸蛋、活灵活现水汪汪的大眼眸,像个高贵小公主般,经常吸路人赞叹目光。是故,三个大男生常抢要牵她出门,好妤炫耀一番。
  好不容易等他们吵出门,耳根子得以清静的江荭准备先从厨房开始整理。
  不一会儿,开门声传来。
  "这次又忘了什么东西啊?"江荭边洗碗边问。
  早已习惯他们丢三落四个性的她忽感不对劲,因为太安静了!
  关掉水龙头,她抽出拭手纸,准备前去查看,一道不容他人忽视被人盯上的毛骨悚然感,让她寒毛直竖,瞬间僵住身子。
  有人在她背后,空气中传来熟悉男性麝香味,江荭倏地旋过身子。
  "你--"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江荭乱了分。
  "我是该先拿五年前的不听话开铡?还是先处罚你粗心到连大门也没锁?"
  双臂交抱在胸前,斜倚在门边的石天行以轻得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怒气的口吻说着。
  老天!他们三个大人竟然忘记将门带上!
  "万一今天进来的是小偷或是强暴犯,你他妈的该怎么办?!"
  石天行原本尚能克制的脾气突然爆发,他害伯极了脑海里浮现的画面。
  "我--我跆拳道五段,自保无虞--"
  江荭作梦也没想到五年后两人再度重逢的话题,竟会是无关紧要的事。
  "你?"他讥笑,走近她。
  "你来做什么?"都五年了,他昂藏挺拔的体格依旧让她呼吸息促不稳。
  她深吸口气,转过身,打开水龙头,藉由洗碗的动作极力稳住自己。
  "现在才知道害怕,会不会太迟了?"
  他将身体贴在她背后两手横放在洗碗槽上,俯下身子亲吻她细嫩颈子。
  "你走开!"他的身骼像磁铁,轻易吸住她的心。
  "哼!自保?万-歹徒抱箸你的腰,你该怎么办?"他倏地箝制住她的柳腰,用力之猛,痛得她呼出声。
  "疼--"
  "万一歹徒强吻你,你该怎么办?一石天行一手勾住她的下巴,用力扳向他,张口粗暴咬住她的嫩唇,舌尖绕开她紧闭的贝齿,卷住她的嫩舌交缠吸吮……
  "你的房间在哪?"
  欲望来得又急又切,石天行本能想先解决身体的饥渴,再跟她一条一条帐算清楚。
  江荭指向楼上。被他的急切所影响,她也跟着血脉愤张,迫不及待想占有彼此--
  "孩子的妈,盛装打扮好了吗?我们要去吃大餐?!"
  一回来,没看到江荭在客厅,众人以为她在房间里梳妆整理自己。
  "小祖宗,去叫妈咪-来,爹地们先冲个澡。"
  浑身是汗的陶轻拍了甜心的头,三人各自回到房间冲澡。
  甜心听话的往楼上走去,母亲房内断断续续传来叫喊声,吸引她的注意力,她轻轻打开房门,看到母亲正跟一个男人光着身子在床上滚来抱去。
  她好奇坐在梳妆台前椅子上,单纯无邪的脑袋瓜里好奇蚂咪在做什么。
  床上激烈动作以及呻吟声终于歇止,甜心也看出了心得。
  "妈咪-"
  她走近倒在男人身上的母亲。
  石天行先看到小女孩,他迅即抓住被子遮住两人赤裸的身体,眸底掀起疑问。
  他有没有听错?她叫江荭妈咪?
  "妈咪!"小女孩再次印证他的话。
  甜心--江荭昏睡的脑袋瓜终于有了反应,她掀眸,对上女儿清澈无邪的灵眸。
  "你--啊--"
  江荭满脸通红的看向女儿。"甜心--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不敢想象女儿看到多少。
  "从你们一直叫的时候,我就进来了。"
  甜心老实回答。
  一直叫?江荭羞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妈咪,你们刚刚在交配吗?"有些动作好像是电视里动物正在交配。
  "我们--"
  "小妹妹,你今年几岁?你的爸爸呢?"
  石大行转移话题。这个年纪的小孩,他不得不起疑。
  甜心看向母亲身边的男人。"我叫甜心,今年四岁,我有三个爹地。"
  甜心主动提供更多的数据。妈咪一定很喜欢他,才会脱光衣服跟他上床玩游戏!嗯!对,就是这样。
  三个爹地?莫非搞不清楚是谁播的种,她才会有三他爹地?石天行阴狠瞪着江荭,有种被耍的灰头土脸感觉。
  "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他们是甜心的干爹!"
  一看到他沉下的怒脸,江荭赶紧解释。
  甜心?是他对她的昵称?
  "她是我的孩子!"
  不是质疑,而是肯定的口气。
  知道他已听出含意,江荭点点头,不敢看向他。
  "妈咪,他是我的亲爸爸吗?"
  听到他们对话的甜心,眉开眼笑。她的爸爸终于来找妈咪了。
  "嗯!他是甜心的亲爸爸--甜心,你可不可以先下楼找三位爹地?妈咪跟爸爸马上下去。"
  江荭头疼的先支开其中-人。
  "妈咪!我喜欢亲爸爸!"她的爸爸比三位爹地帅多了,她决定以后要让爸爸牵出门,她就可以炫耀她的帅爸爸!
  等得快抓狂的三人,在听到甜心说她的亲爸爸在楼上时,三个人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往楼上跑。
  他们一直很好奇是哪个男人有勇气敢爱小祖宗的妈咪,这问题已憋在心头三年了,他们哪还能等到江荭下楼宣布答案。
  三个人贴在门板上,仔细听房内对话--
  "该死!为什么不告诉我?"
  男人的声音率先吼入他们耳内。都五年了,挺会生气,这男人铁定爱惨小荭了。
  既然爱她,为什么又会分开?
  三人搔搔头,理不出问题症结点。
  "石天行,你会在乎吗?"
  是他白已花心,他凭什么生气?
  谜底揭晓,原来小祖宗的亲爸爸真的是五年前跟小荭传出绯闻的男人!
  "如果不在乎,我干嘛还找了你五年?"
  原本以为她还在北部,想不到她竟然跑到中部,害他白白浪费太多时间。
  他找了她五年?!二你没跟赵晓晓结婚?"
  江荭问道。
  "你要我娶别人?!"仿佛冒出烟的声音-字-
  字迸出,听起来霎是吓人。
  这男人快发飙了!门外三人心惊胆战,不住祈求众神保佑里面不知死活的女人。
  "她那么爱你,我以为......"
  不知死活的女人继续不知死活的说着话。
  "住嘴!"
  响彻云霄的怒吼声震天响起。
  要是每个爱他的人他都得娶,他岂不妻妾满天下?石天行真是不能接受江荭这个论调。
  天啊!这男人比雷公的脾气还坏呢!贴在门上的四对耳朵赶紧撤离一公分。
  石天行不住深呼吸,强压下翻滚的怒气,-并列入秋后算帐。
  "你不是说要乖乖听我的话?为什么还离开我?"
  他永远记得五年前的那一天,他醒来时找不到她的心慌与浓浓的失落感。
  "屈就的爱情我不要!"
  江荭撇开头,简单带过。
  一屈就的爱情?当时我明明已经答应?的求婚,哪来的屈就?"
  这女人的脑袋瓜都装些什么啊?
  哇!好劲爆!小荭竟然主动向男人求婚耶!
  "那只是-场戏。"
  "谁说假戏不能真做的?"
  石天行才不管。
  "我的爱情很自私,容不下一颗沙。你爱的人太多了,我不想步入我母亲的后尘,天天倚门望夫归。"
  江荭说出内心厂结所在。
  "这是五年前你不告而别的原因?"石天行满是追根究柢的眸子闪出疑问。
  江荭点头。"离开你的那一天,我曾到公司找你,看到你正跟一个女人--你说过要我别爱上你,我没有办法克制自己,只好识相离开。"
  "那只是--对不起,我用了最笨的方法测试你我之间的感情,当时我只想要知道在别的女人身上是否也能找到同样的悸动。"
  到头来,原来是他伤害了她,她才会坚决离开。
  呼!原来是误会一场!门外听戏的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结果呢?"
  这男人聪明-世,却做出最笨的事。
  "我--爱你。"
  石天行困窘着脸,吞吞吐吐开口。
  他爱她?她有没有听错?
  江荭呆呆的表情令石天行很捉狂。他这辈子第一次说这种话,她不但没有欣喜若狂,还一副痴呆相!
  "你爱不爱我?"
  他粗声粗气问道。
  "我要找个男人试试,才能知道爱不爱你!"
  江荭调皮的损他。
  "那多麻烦,我免费借你试用!"
  "我不是说你--喂!我们已经做两次了,还不够呀--我的双腿都伸不直了,不要啦!"
  "当真不要?"他瞪着她。
  "再做,我会没体力陪甜心吃大餐--"
  "给我专心点!一石天行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下她白嫩嫩的翘臀。
  "我都说不要--你--哦!慢一点--嗯--"
  江荭放声尖叫,过于淫荡的声音清晰传出房外。
  三个大男生赶紧将甜心拉离门?,免得太过激情的叫床声毒害到下-代纯洁的心灵。
  "小祖宗,你妈咪跟爸爸正忙着打肉搏战,战况激烈,一时难分难舍,我们自己去吃大餐!"
  "里面没有打战,他们在交配!"
  甜心突然口出劲爆话语。
  三人面面相觑,不敢置信刚才听到的话。
  "你说什么?"亮光目瞪口呆。
  "谁--是谁教?的?"
  陶忘了合起下巴。
  "小祖宗?--"酷哥抚着胸口,说不出话来。
  "笨!没知识就要常看电视。"甜心自动解开谜题。
  "你父亲会接受我跟甜心吗?"
  前衽石家祖宅途中,江荭分外忐忑不安。
  "早在五年前他回绝赵家婚约时,便已经认定你是他的媳妇了。"
  石大行带笑的眸睇她一眼。
  "他不嫌弃我身分不明?"有钱人向来注重家世背景。
  "没有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出身。
  说来还得感谢你流有赵家血统的事实,才不至于让石家背负背信罪名。"
  他们俩的缘分早已情牵,上一代帮他订下赵家亲事,他却意外爱上赵家私生女。
  一切冥冥之中似乎早已注定。
  "甜心,我爱你,已经五年了。"
  他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是痴情汉子,漫长的时间里,就爱她一人。
  "我也爱你,不多不少!也有五年。"
  江荭锁住他的视线,吐露爱意。
  "你愿意嫁给我吗?甜心。"他正式向她求婚。
  "我愿意。"
  小甜心听到自己的名字一再被提起,虽不憧父亲的意思,她还是很配合附和石天行说的话。
  甜心天真无邪的回答,惹来他们俩相视而笑,和乐的气氛笼罩在彼此问。
  "甜心!爸爸不能答应?,爸爸五年前已经答应妈咪的求婚了。"
  石天行搔搔女儿的头。
  "好吧!爸爸让给妈咪,甜心找别人求婚!"
  甜心再次语出惊人。
  "千万别告诉我上了贼船!"
  有其母果真有其女,他未来的日子肯定是心惊胆战多于平静安和。
  "不止是上了贼船,你还入了贼窝,这辈子永不得翻身!"
  江荭贼贼的笑开。
  "有你这贼婆子作伴,贼窝直比天堂处,我愿生生世世永不翻身。"
  他的爱情因她开花、结果,他想逃也逃不了。
  "记得下辈子别让我找不到你喔!"她预约了彼此的下世。
  "我会一直守候着?。"
  他承诺。
  爱倩就此守住他们俩的誓言,生生世世,不曾远离。
  一全书完一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