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男低调点 第二十章
  她迷离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的灵魂吸出来一来,她的手如蔓一般爬上他的背、缠上他的脖子,她的唇微微开启,一副请君品尝的娇媚模样,他迫不及待地将她捕获,一双大手落在她的胸部、腰肢,正细细感受着她肌肤的温度。
  衣服被一件件抛下床,尽管开着冷气,汗依旧不停往外冒,他们一边大口喘息一边低笑着,亲昵地爱抚着,都希望能永远在彼此身边。
  她忽然在他耳边呵气,大着胆子挑逗道:“想不想让我挑战一下女王的角色?”
  “你终于要展现出S属性了吗?”宫彬在她身上笑得发颤,揉了揉她的脸颊,捏了捏她的娇乳,毫无预警地吞没了她的回应,再次吻得天昏地暗。
  他一手玩着她的发,兴致勃勃地问:“你要我怎么配合你呢?”
  “换我趴在你身上。”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她要在上面。
  “没问题。”宫彬马上照办,抱着她滚了一圈,换她在上面。
  朴玉儿撑起身子,学着他坏笑,不过很快就红着脸转过身去,跨在他小腹上。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到了下个周末,朴玉儿已经正式拜访过宫彬的爸妈,在宫彬的怂恿下,带着亲手做的凤梨酥和莫札特蛋糕当作见面礼,当时她非常紧张,要不是宫彬在她前面挡着,他爸妈还以为是他们长得太凶恶才把她吓成这样。

  朴玉儿看起来弱不经风又楚楚可怜,在宫家二老面前着实捞了不少便宜,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起初宫母因为先前擅自爆料,被向来还算听话的儿子冷落了许久,对朴玉儿的印象非常差,只等着见面就数落这个带坏她儿子的坏女人。
  而朴玉儿没有家世背景,宫父自然也不赞成儿子的选择,哪怕儿子之前就已撂下狠话,扬言不让他娶朴玉儿,他们两人就只好私奔,再也不回这个家。
  可是见过一面之后,宫家二老就发自内心觉得这个女孩很适合儿子,她的柔正好中和了儿子的阳刚,让儿子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毫无顾忌。
  他们的眼睛没瞎,看得出儿子一门心思全在朴玉儿身上,要是硬拆散他们,只怕会让他痛苦得像是死过一次一样,而这绝对不是为人父母愿意的。
  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既然他都作出保证,会比之前更顾家、顾事业,既然朴玉儿品性优良,那么他们做长辈的何不大度一些,毕竟有爱情基础的婚姻,远比冰冷的商业婚姻更有意义。
  朴玉儿轻轻松松就过了家长这一关,可谓幸运至极。
  今天是朴玉儿答应宫彬,要为此好好庆祝一番的日子,地点自然是她的住处,宫彬已将公寓退租,搬来和她同住,新房也已购置妥当,只等一切就绪,也就是说还差他的求婚。
  她在院子里剪下几朵月季花和一枝七里香,扎成一个简单的花束,不知道待会宫彬会不会向她求婚,她是不急啦,她是为他急,对,她就是在可怜他。
  “呵呵。”想起他们这段日子恨不得整天粘在一起,她就忍不住傻笑。
  “请问……”院门外忽然响起低沉的男性嗓音,似乎略带犹豫,“你是不是姓朴?”
  朴玉儿的第一反应是,宫彬又在跟她玩什么新把戏了?但转身一看,是个身穿西装且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她楞了好一会,难受的感觉不知为何慢慢爬遍全身。
  “是朴玉儿小姐吗?”男子看到她的脸时有些震惊,接着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忧伤使他本来就没有笑意的嘴角更显苍老,过了一会,他又开口说:“我是曹远达,我是来为我的妻女向你道歉的,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你可以恨我。”
  曹远达!这三个字在她脑海里炸了开来。
  恨他、不恨他不是他说了算的,他没有这个资格,说实在的,她确实有点恨他。
  朴玉儿迈开脚步走了过去,只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希望你能同意,让我去探望一下你妈妈。”曹远达眉头深锁。
  “我妈已经过世了。”朴玉儿嗓音尖锐,比平时高了好几度。
  “我知道,我想去祭拜她一下。”
  早在宫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晓了一切,之所以迟迟没有前来,一是他必须管好他那刁蛮的老婆和任性的女儿,二是他自认没脸来见她这个女儿。
  做了半辈子鸵鸟,为了家族,不堪重负的他默许了爱人的离开,默认了她的成全,不断地骗自己,她离开后一定会幸福的,可是到头来,他跟她都没有得到幸福,她走了,离开了纷扰的尘世,留下他继续与孤独为伴。
  “你还要我告诉你葬在哪里吗?”朴玉儿冷笑道,不论新仇旧恨,她都迁怒于他,是他误了她妈妈一生,也是他的不负责任让他的妻女行事偏激。
  “我知道,我只是想征求你的同意。”他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一时承受不了她的指责。
  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很像他,而她的眉型、嘴巴和脸型很像她妈妈,这教他心如刀割,因为曾经有那么一份完整的幸福摆在他面前,他却不懂得珍惜。
  “你这时候愧疚有什么用?”朴玉儿咆哮道,二十几年来的心酸委屈瞬间汹涌而出。
  泪水夺眶而出,她不想哭,不想在这个人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但情绪却不受控制。
  “曹远……不,曹董事长。”宫彬车都没停好就急忙跑过来,还差点直呼未来老丈人的姓名,“你……不,您来这里干嘛?”
  他二十几天前去曹氏企业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他们父女的关系,他会想办法从中进行调解,为什么曹远达偏偏这时候跑来,还选在他求婚的日子?
  看吧,他家玉儿泪眼汪汪的,要不是看在老丈人这个称谓的分上,他差点就想举起拳头痛扁这姓曹的一顿了,曹远达却把他当成了救星,眼巴巴地看向他。
  “是你把他带来的?”朴玉儿也将矛头对准宫彬。
  “不是,我发誓。”无视曹远达哀求的眼神,宫彬直接走进院子,一手揽住她的腰,笑嘻嘻地讨好道:“我只是请叔叔好好管教好妻女,不过你们相认的事情,我可不敢替你作主,本来打算等哪天把你哄得高兴了,再趁机劝劝你的。”
  被他一逗,朴玉儿的心不由软了,擦掉眼泪,她再次看向曹远逹,“我不恨你,因为妈说了,她爱你,她不恨你,你想去看她就去吧,你去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番话一说完,曹远达再也抑制不住情感,老泪纵横。
  宫彬知道朴玉儿此时需要他,他让她的身体稳稳地靠在自己身上,让她清楚地感受到他会是她永远的依靠。
  感伤完,曹远达再次望向朴玉儿,父女俩谁都没再说一句话,然而他们心里都清楚,罅隙依旧存在,不是一时就能弥补的,不过等伤口慢慢复原,他们欢聚的时刻迟早会到来。
  “拜托你了,宫彬。”曹远达最后对宫彬笑了笑,以爸爸的立场托付女儿的终生,“你对我说的都要做到,否则……”
  宫彬抢着接了下去,“否则您会雇一百个杀手,每个人捅我一刀。”
  朴玉儿倔强地望着天,就是不看他们这两个自说自话的男人。
  “那我先告辞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下次见面时,他们能够坐在一起吃饭。
  怀抱着美好的期许,曹远达朝他们露出这个年纪该有的和蔼慈祥的笑容。
  “您慢走。”宫彬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自己对他这位准岳父大人的敬意,“以后找时间一起去吃好吃的。”
  “一定。”
  曹远达走后,朴玉儿斜着眼睨向宫彬,说:“谁教你多嘴的,曹美幸和她妈我搞得定,不用你和他出马。”
  “我知道,但我是怕她们的嘴太脏,害你得中耳炎。”他搂着她的腰,拉着她转身往屋里走,顺便转移话题,“想好要穿什么衣服了没?要不要化个美美的妆锦上添花,八点钟之前到餐厅那边就行。”
  朴玉儿呶呶嘴,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多余,又被他哄了几句后,不开心的情绪就被甩得远远的,她任由他帮她画了眉、抹了口红,七点钟准时出门。
  她想着他为她精心安排的晚餐,他则想着今晚九点要将口袋里的那枚钻戒套上她的无名指,宠她一辈子,幸福从此不会止息。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