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新娘 第二十一章
  两人你来我往的互不相让,情况越来越火爆,两人的叫骂声险些没掀翻了屋顶。
  「嗨,小师妹婿王子,老头有话要我们私下跟你聊聊。」一只柔若无骨的手臂搭上东方聿的肩,他侧身一闪,避开来人娇媚的攻势。
  「有话跟我说?」噙着温和的微笑,东方聿挑高眉,看着眼前那一脸因恶作剧失败,而一脸无趣的红衣女子,缓缓开口,「是为了古玉的事?」除了这个,他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原因。
  「聪明!」红雨眸光一闪,赞了声,「的确是为了古玉的事。」
  「哦?」斜睨了一眼在场中打得不分轩轾的两人,他双手环胸,微笑说道,「说吧!他要什么条件?」
  知道这老人之所以迟迟不肯答应,恐怕是有事情要求他做的。
  「很简单,不过是要你替他在世界各国开立龙异武馆的分道馆,并替他招募学员,开扩龙异武馆在世界上的知名度。」红雨拨过一头波浪长发,慵懒地道,漂亮的眼眸倏地一瞇,迸出锐利的精光,「还有,要你发誓一辈子都会待蓝好!」
  虽然老头表面上老是跟蓝吵吵闹闹的,实际上,他还是很疼这个他从小照顾到大的女孩,为了重振龙异武馆的雄风,她也吃了不少苦。
  「这个条件我答应,至于蓝的事,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因为,她是我的唯一,我爱她!」东方聿很坦白的说道,毫不掩饰对于场中那正打得气喘呼呼女人的娇宠。
  「你确定?」红雨挑眉,「她可是挺麻烦的。」
  蓝的倔傲、不驯恐怕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就算这样,他也不后悔?

  「我确定。」东方聿点头,没有一丝迟疑,「请你告诉他,我答应这个条件,可以要他停手了吗?」
  见于蓝的脸上逐渐露出疲累,他蹙起眉,担心老人一个不小心会伤了她!
  红雨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她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对着场中的老人开口。
  「喂,老头,任务完成了,你可以省点力气,小心别扭到腰!」
  闻言,老人顿了下,然后长棍一扫,将于蓝整个人给拐倒。
  「该死!」于蓝重摔到地上,痛得咒骂出声。
  「哼!想打赢我,你还早咧!回去再练个十年八年再说吧!」说完,他收起长棍,无视那瘫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无力反驳他的女人,缓缓走出场外。
  「还好吗?」东方聿来到她的身边蹲下,温柔的凝视着她,替她拂开了黏在脸颊上的发丝,关心的问道。
  「我还是打不过他……」于蓝喘着气,有些沮丧的开口,「学了十几年的武功,我还是打不赢他!」
  该死!为什么她就是赢不了他呢?
  「他是你的师父,你当然怎么也赢不了他的。」东方聿轻声安慰着她受创的自尊。
  「打不过他,我要怎么保护你嘛!我答应过你,要一辈子保护你的啊!」皱起小脸,于蓝开始生起自己的闷气来了。她真是笨!明明可以闪过的,怎么偏偏……笨!笨!笨!她真是笨死了!
  「不需要了……」东方聿的眸子柔柔的凝着她,拇指厮磨着她的红唇,爱恋的移不开眼,「你不需要保护我的,从现在起,该是我来保护你……」
  「啥?」于蓝以为她听错了,睁着惊讶的大眼,不解的望着那位于她上方的男人。
  没有开口,东方聿低头吻住了她那张红嫩的唇瓣,随后轻轻的、柔柔的,如微风般徐缓地吻过她的脸。
  「蓝……我爱你。」这个让他等了十年的女子,他再也不放手了!
  于蓝闻言愣住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随即回过神,绽开一抹甜美的笑靥。
  「我也是……」勾住他的颈项,将他拉向自己,于蓝主动的吻上他,也一并吻住他的心。
  于是,王子跟他在海边遇见的蓝色顽皮天使,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再也没有伤心、再也没有难过,有的只是对彼此间,无穷无尽的深爱……高踞山头的城堡在绿茵山岚中,依旧如数百年来一样的沉静。远处的高山依旧戴着由白雪堆成的帽子,衬着湛蓝天空,让人心旷神怡。
  「你猜……其它人找到东西了没?」杨荭荭偎在开车的丈夫怀里,轻声问。
  「唔,应该吧!」嵇虙望着怀中的妻子,开心的咧嘴一笑。
  被她整得头昏脑胀,根本没时间去想,其它三人是否比他早找到各自要找的古玉。还没举行婚礼,为了报恩,他先把帕瑞斯先生的宝贝送回来。
  两人到了山顶的古堡上,相偕走进空荡荡的别墅,走向半年前许下约定的书房,他看见那和蔼的老人正站在窗前,回头对他微笑。
  「帕瑞斯先生您好……啊!聿你已经到了!」嵇虙讶异会在今天看见同伴。
  东方聿微微一笑,「老是迟到,被你们取笑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赶紧把帕瑞斯先生的宝贝送来。」他看向身旁坐着的灵动女孩,温和笑容加深了,「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于蓝,都靠她,我才能找到帕瑞斯先生的玉。」
  「你们都到啦!」高大冷峻的赛勒斯偕同未婚妻出现在门口。让人惊讶的,是他的脸色不再冷峻难以亲近,被北极寒冷冰封的脸居然带着笑容。
  「大家好。」赛勒斯的妻子笑咪咪的偎在他身旁,抬头看着爱人,当他赞许的点点头时,她可爱的笑容更亮眼了。
  「布莱恩还没来吗?哼,我就说他太自抬身价了……啊!听到声音了。」嵇虙有点失望,还以为他可以把布莱恩的自尊踩扁。
  话尾才落,吵闹声便由远而近,其它人都挑眉等着他们现身。
  「你真是神经病……哇!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布莱恩的爱人尹红玉讶异的打量众人,完全没想到眼前每个人都是一国的权贵。
  布莱恩看了看大家,不悦的皱眉,「什么状况,为什么大家都在?」
  「你以为你是第一名吗?算了吧!」嵇虙咧嘴指指东方聿,「如果非要分个清楚,他才是第一名啦!」
  「哼!古玉我早就找到了,只是事情太多了,才会拖到今天送过来。」布莱恩回嘴。
  「是啊!失败者总是这么辩解。」嵇虙冷讥他,半年不见,两人还是忍不住要唇枪舌战。
  「各位,我没有袒护赛勒斯,其实他早就找到古玉了,只是为了一些原因,一直没送来而已。」赛勒斯的未婚妻高琪菲小声的替爱人抱不平。
  她望着赛勒斯,眼里有着自责,如果不是她,他早把古玉送来,抢得第一了。
  赛勒斯对她摇摇头,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这么重要。
  「布莱恩早就找到我了,东西就在我身上,他没输唷!」吵架归吵架,红玉依旧维护着爱人,她习惯性的揪住布莱恩一撮头发在手中把玩。
  「那我也是啊!」
  「我早就找到了,是被这麻烦的女人缠得无暇分身……」
  大家七嘴八舌争着自己是第一名,同时把自己寻到的古玉放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果然,四块古玉合成一只圆盘。
  奥森.帕瑞斯红了眼眶,轻抚这四件传家宝。
  「谢谢你们,帕瑞森家族永远感激各位。」他激动的只能说出这句话。
  「希望没有下一次了。」嵇虙说。他能承受的惊吓已经够了,他的眼垂望爱人的胸口,好担心她的伤有后遗症。
  「可是我们也因为这样,才能相遇啊!」杨荭荭回他一个拥抱。
  「看见没,人家多恩爱啊!」尹红玉不满的瞪向老爱和她斗嘴的布莱恩。
  「不用被那种肤浅的人影响。」布莱恩用力亲她一个,安抚她。
  「喂,没有水准的男人……」嵇虙抗议地伸腿一踢,爱斗嘴的两人又杠上了。
  东方聿与于蓝对望一眼,他的轻柔笑容对上她调皮的微笑,他在意的是他心爱的女人,至于谁是第一名,现在好象一点都不重要了。
  「帕瑞斯先生,这场赌局,您说如何定输赢?」赛勒斯睨着拌嘴的两人,替他们请出仲裁者。
  「无论如何,我对你们每一位的感谢都是最真诚的。」奥森.帕瑞斯微笑道。
  「可是他们两个要吵不停了。」高琪菲挺担心他们会打起来,赛勒斯对她挤挤眼,要她放心。
  关于古玉的话题暂时被拋诸脑后,四个王子各自搂着他们心爱的女人,聊起天来。
  「……我的女人才美哩!」布莱恩一把搂住红玉,用力的献宝,不知何时,话题从古玉吵到了他们心爱的女人。
  嵇虙冷笑,轻轻环住杨荭荭的腰,「你没瞧瞧,我怀里这个才是极品。」
  「不信我们再来打个赌!」布莱恩眼一瞪,又和他杠上。
  「好,来啊!赌谁的女人最美!」两个男人又快揪打成一团了。
  「天哪!他们两个怎么这么幼稚啊?」连高琪菲也忍不住皱起双眉。
  「嗯。」赛勒斯和东方聿一脸无奈,就连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怀里的女人也忍不住用力点头。
  「你们别吵了!」赛勒斯依旧负责压制他们的气焰外加泼冷水。
  冷静下来后,大家望着四块完美的古玉契合成一只圆盘,想起因为这宝物让他们在世上找到心爱的女人。
  「到底谁是第一名?」这是大家的疑问。
  「那你们说说是哪天找到的。」奥森.帕瑞斯笑咪咪的准备替大家作仲裁。
  「呃……这个很难解释。」大家都露出受困的表情,事情太复杂了。
  「这重要吗?古玉被寻回来,才是值得大家开心的吧?」红玉说道。
  另外三位女性也点点头附和她。在她们女人看来,男人的意气之争可笑极了。
  突然之间,男与女的战争开打,八个年轻人吵成一团。
  奥森.帕瑞斯微笑看着他们,呵,好热闹唷!
  他伸手触着绿红紫蓝四块古玉,笑容满足而释然。
  他好欣慰,在带给他们麻烦的同时,也帮他们找到了幸福。
  真是太好了……
  编注:别忘了《王子的新娘》还有「南欧新娘」、「北欧新娘」和「中东新娘」喔!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dbbb.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版:www.dddbbb.net;手机版:m.dddbbb.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